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南派舞狮,坐收渔翁(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1月26日,古惑仔午夜场当天。

    德宝戏院门前,旌旗猎猎,苼鼓震天,帜蟠巍峨,红纸铺地。

    吴孝祖实际上没注意过,当晚的星空很暗淡,没得几点星光。反倒是有一种黑云压顶的压抑。

    “人气好旺,不愧是年轻人,有一套。”

    一台全黑色宾利,干瘦的老头杵着一根文明棍坐在后座,面容和蔼,慈眉善目。

    干瘪老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德宝戏院门前两头狮子“采青”。一黄一红两头狮子活灵活现,赢得阵阵喝彩。

    “舞狮舞的很赞,记的下次我们首映也请两头狮来舞。”

    邹汶怀不回头的对旁边儒雅姿态的老友问,“阿昌,你识唔识舞狮?这关公狮和刘备狮舞的很赞,了不得啊。”

    “可惜缺了张飞狮。”何冠倡轻笑回答。

    舞狮和武术一样,拳分南北,舞狮同样分南北。

    南派舞狮,狮头分为:关公、刘备、张飞。三种颜色,代表三种用途。

    平日里,喜庆之事多采用红色的关公狮和黄色的刘备狮,关公狮代表的是忠义、胜利和财富,刘备狮代表的仁义、贵气,大富大贵之意。

    黑色的张飞狮则用来比赛或踢馆!

    “这个古惑仔分明就是张飞狮嘛。”

    邹汶怀满含深意的看着热闹非凡的戏院,笑道,“想进入贺岁档吃肉,不是张飞狮是什么?现在的后生仔,手段太尖锐。招招致命,刀刀见血。

    幸亏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不然还真抵不住这帮后生仔的三板斧。

    这个吴孝祖满有意思嘅。真的好像一条疯狗,盯着别人扔下的‘采青’就不放口。不合规矩啊”

    “我讲,邵六叔手段高明才对,自己不在江湖,却依旧是不放过给我们添堵的机会。我前两日看vb,全都是热血豪言的宣传。”

    何冠倡笑着调侃,“六叔这是人老心不老,扔出‘采青’让后生仔来寻我们搏命啊。不过,后面的手笔就有点糙了,直接让德宝给人家提档期,逼得人家后生仔来搏命。

    这风格弄不好又是那位方小姐的手段了。以六叔的城府不行于色,不拘于形才对。”

    “方小姐不甘心嘛,可以理解。”邹汶怀笑道。

    “恐怕这位潘公子也乐意如此吧。”何冠倡打趣的指了指外边的盛况,道,“放进场一条疯狗,别说,这招虽然不高明,但还是很见效嘅。”

    “但黑狮终归不该来‘采青’,犯忌讳嘛。”邹汶怀嘴角翻着和蔼的笑,双目好似也充满笑意。

    但,融合在一起,就显得十分别扭。

    如果此时你遮住他脸的下半部分,单看双眸,就会明白什么叫做“眼含凌厉,目露杀气”了。

    心藏杀人意,面上拂春风!内有狂风皱起,外无半点波澜。这才是邹汶怀!

    一个能够硬生生把邵老六给顶翻,让其马失前蹄的影坛枭雄怎么可能是良善之辈?一直来,娱乐圈之中,何冠倡的手段很出名。不然程龙也不会一直为嘉禾赚钱啦。

    反倒是邹汶怀,很多人知道他,但却一直都是“走运”碰到李小龙这种看法。最多就是知道他是嘉禾掌舵手,很厉害。

    但哪里厉害?好像又没人知道。

    这正应验了那句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吴孝祖的手段很凌厉和尖锐,但真以为凭借着狂风骤雨就想让他们这些老骥俯首那等于痴人说梦。

    电影圈,实际上还是生意场。

    做生意哪有因为避风头就不赚钱的道理?

    吴孝祖进场搵水,割的就是他们的肉。麦加选择的是“草船借箭”,邹汶怀则准备“当头一棒”。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吴孝祖重生也不见得斗得过这些人杰。

    你说这算不算赌,算不算搏呢?

    “后生仔喜欢赌博,那就先发牌给他好了。”

    邹汶怀始终保持着和蔼的微笑,干瘦的脸上抬头纹里都挂着善意。

    “我听下边人讲,项家的马仔都在各个午夜档充人数,我看这位贤侄是想一炮而响。那我就回去叮嘱一下。”何冠倡点头。

    黑色宾利从门前驶过,邹汶怀一脸欣慰的看着热闹的现场。

    1月2日,夜。

    福记茶楼。

    吴孝祖、项胜、蒋志强围坐一张圆木桌旁,肥成、苏黎耀和罗东依次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盯着中间的三人。楼梯口,阿虎靠在那边望风。

    茶盖轻轻拂着茶碗,吴孝祖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项生、蒋生,看来春节档真的不简单。刚一冒头,就有人同我们打了个招呼。”

    吴孝祖放下杯子,轻笑道:“好巧不巧,偏偏是11万,这帮人还真客气。”

    “边个报出的这个数字?”蒋志强翘着腿,双手抱胸。

    “我猜不到谁搞的鬼,但我知,哪个获利最大,那么就一定是谁。”项十三说着朝着手里的金丝眼镜哈了一口气,用白手绢轻拭,抬起头望向吴孝祖,“那么是谁呢?”

    “德宝!”

    三人异口同声的齐齐咬出一个名字。

    街面上突然爆出古惑仔破首日票房纪录,好巧不巧就是11万港币。这种消息一出,自然会引发娱乐圈的震动。这种“巧事”换谁都会多想!

    这样一来,古惑仔就的位置就很玄妙了。

    既有准确消息足够让外界信服,又可能挑起其他大鳄的关注,同时还能把古惑仔的风头给再添一把火,陷入更大争议之中,达到宣传的效果。

    这种招数只有“德宝”最可能做到。不管首日票房是不是11万,德宝说它是,那么古惑仔自然就是11万!

    既让电影有了噱头,增加票房,又帮古惑仔引起大鳄注意。

    这手段,漂亮!

    真的做到了“既宣传有打压!”,他们还坐收渔翁。

    就连吴孝祖都不得不竖一个大拇指给德宝,他倒是很想知道这样的招数出自谁的手笔。

    “钱由他们赚,骂名我们背,这手段真犀利。”蒋二少摇头戏谑,“感情我们古惑仔真就是帮他们杀出血路啦?做生意得唔得这样精明”

    “我们不守这些大鳄的规矩嘛,情有可原。”

    吴孝祖倒是心态很好笑着自嘲,“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别说此时的吴孝祖,在后世。永胜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也一样被影坛大鳄们一阵撕咬。

    你项家过把瘾没问题,真想鸠占鹊巢,那就真的没有那么简单了。

    哪一个影坛大鳄的背后没有几分底蕴?会怕你项家?

    嘉禾邹汶怀与李超人可以称得上是挚友。两人同乡之外之情外,私交更是莫逆,同时生意上也有诸多联系。

    后世澳洲财团和林胖子都曾想恶意收购过嘉禾,李超人都亲自担任过嘉禾的“白骑士”,帮助嘉禾渡过难关。这种关系,非比寻常。

    邵六叔、雷家就不同提了,诸如其他一些诸如吴思源、麦党雄这些影坛的人杰,各个背后也关系复杂。

    更不用提各个堂口创收的电影公司了。简直数不胜数。

    “同德宝比起来,嘉禾倒是还算讲究。”蒋志强开玩笑说,刚说完,就见到吴孝祖与项胜都齐齐看向他。

    古惑仔上映,受损最大的首当其冲的就是龙兄虎弟,嘉禾不发声,太诡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