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担竿也曾做过笋,酒香不怕人惦记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安泰荷里活戏院古惑仔午夜场。

    “老板——”

    一名黑衣人走到最后一排,对幽暗中叠腿而坐看不清面容的人低头附耳,声不可闻。

    整个戏厅满满当当坐满了粗鄙不堪的古惑仔。众多古惑仔兴致勃勃、激动万分的看着银幕上的古惑仔。

    修长手指轻扶金丝眼镜腿,面色平静不易察觉的微微颔首。

    “德宝、安泰旗下戏院有不少学生仔入场,咱们的人也补充一大半。现在保证场场爆满。有一些急性子的学生仔捧着爆米花买站票都乐意。”

    “那就继续让人去排队。”修长手指点了点不远处明亮的大银幕,“这样好的戏冇道理不火。”

    “好,我这就去办。”

    修长手指并拢轻摆打发离开,把心思重新放回电影荧幕上。身旁壮硕男人好奇问,“项生,你真相信就凭港岛这些学生仔会有咁大能力?

    程龙的龙兄虎弟很犀利,我去睇了,好精彩啊。这部古惑仔尽管不错,但总不会有程龙更受欢迎吧?”

    “阿虎,你随我这么久,知唔知我为何不准你出去?”

    项胜笑着直视自己心腹保镖阿虎,手指曲起,掸了掸对方西服,“麻布难做龙袍。你呢,动手就干净麻利,但独自做事就欠妥当。

    跟我这样长时间,经验越来越足。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不要忘记你也是从年轻人走过来嘅。

    担竿也曾做过笋,你可不要小瞧儿童。

    竹竿看似经历很多,见识很足。但同样不要小看竹笋。”说着,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对方的胸肌,“后生仔才更疯癫,更舍得花钱”

    “明白,项生。”阿虎低头受训。

    “走吧,送我回家。”项胜收回手,眼睛瞥了一眼银幕,“咱们回去等浩南哥是不是能够搏出位”

    与此同时,港岛德宝院线旗下的午夜场影厅全都上档古惑仔这部戏,更让无数人瞠目的则是场场爆满,新开一个厅立刻就爆仓。

    这种情况德宝院线还是第一次出现过。但他们却并不陌生,对面嘉禾旗下的戏院龙兄虎弟前段时间就是这样的情景。

    人满为患的滋味,德宝院线上下全体,从售票员、巡场员、放映员到经理全都是激动不已。这种情况出现,对于他们来讲就是大把大把的奖金。

    春节之前这种爆仓,简直在送钱给他们。甚至很多人都庆幸自家戏院上档了古惑仔!

    事情的发展需要酝酿。

    酝为之前的准备,底蕴。

    酿为事情的走向,发酵。

    吴孝祖也好,项胜也罢。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古惑仔这一坛酒酝酿的更加醇厚。越醇厚,后劲就越大,那么获利就会越充足。

    一套组合拳,面面俱到的安排,就是为了掀开酒坛的那一瞬间——

    “好!”

    “我顶你个肺啊!”

    “蒲你阿母,干死他!”

    电影发展到后半部分,陈浩南、山鸡站在铜锣湾竖旗,浩浩荡荡领着细佬去给“靓坤”老母拜寿的时候,戏厅好似炸开,全场大喊。

    甘蔗党们更是一边吐着残渣一边举着甘蔗狂叫支持。这种充满了戏剧感的画面最刺激人的肾上腺素,顿时让他们热血沸腾。

    戏厅爆炸般的支持声传到戏院外边,顿时惹得一些贪便宜睇午夜场的小市民们面面相觑,争相打听。

    全港十几家戏院都爆发出这样的惊动。

    全场年轻人有的都忍不住的抬起屁股,跟着电影中的陈浩南、山鸡等人问候靓坤的老母。

    这个时候,电影行业相关的人都提前选择了退场,有人唏嘘,有人暗叹,有人脸色难看,有人目光闪烁。

    但不管如何,这部戏的大爆之势,他们想拦也拦不住了。

    “我爱死你了!”

    感受到周围年轻人的激动难耐,王祖苋面容娇媚,双眸含水的兔牙衔住吴孝祖的耳垂,灵蛇轻探,“冰火漫游!”

    冰是冰,火是火。

    漫游则是嘴里裹着一口水,脚趾到头皮的长途。最终,这口水还不能洒光。这绝对是真功夫!

    “不如洗个鸳鸯浴,我给你搓澡。”

    吴孝祖搂住王仙仙的腰,“外边搓完,里边”后边的话贴着王祖苋耳朵讲了一下搓澡的奥秘。

    脸若红果春光现,眉梢带情心念念。眼似水杏丝入扣,唇绛微张轻卷珠。

    女人如诗,

    动情既相思,

    心宫是邮寄的地址,

    爱人的念潮是唯一寄托方式。

    王仙仙娇嗔的用头磕了磕吴孝祖的下巴,心间颤颤,腿内潺潺。

    颤颤潺潺欲缠缠,蝉蝉铲铲止馋馋。

    欲止玉汁止于指,指遇治汁预治愈。

    王祖苋两条齁白齁白的大长腿翘美叠在一起,依偎在吴孝祖怀中,吴孝祖右手环住细腰,手掌被叠在腿间。..

    学生仔、年轻人的入戏让吴孝祖心也很热。一部戏未上映之前,谁也无法有百分之百的肯定。

    有人说,吴孝祖连续成功了,为何还要赌?还要搏?

    任何一部电影上映,实际上都是在赌,都是在搏。电影如此,做生意一样如此。只要你不甘心,只要你有野心,那么你就时时刻刻都没有离开赌桌。

    李超人、包大亨他们不再赌,不再搏吗?吴孝祖没有到那样的位置,不清楚他们需不需要努力。或许那将会是另外的一种方式,或许是换个称呼,那时候该叫——博弈?

    吴孝祖又野心,所以他离不开赌桌。唯一的区别是,他是拼力还是拼命。

    他曾经认为娱乐圈这潭水太深。但,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吴孝祖不认为娱乐圈水深。

    这潭水应该叫水浑!任何人都在不断的搅浑这潭水,不但让外边的人摸不清虚实,就连里边的人也需要步步惊心。后世,多少成功的电影人败走麦城?看不清前路?

    他之所以不再认为娱乐圈的水深,那是因为,任何人想要跳入这潭水,都有头破血流的危险。

    如果水深就恰恰相反。对方一猛子扎进来,顶多就是摸不到底,不至于头破血流。

    电影结束,全场震耳欲聋,响彻一片。

    吴孝祖没有第一次时的激动,有的只是如释重负。自己这坛酒,终于不再担心贼惦记了。

    掌声雷动,口哨声、欢呼声不断。这种待遇是之前两部戏难有的体验。

    年轻人、学生仔们显然更加热血,更加热情。这一刻,人人如浩南,人人比山鸡。

    走出戏院,或许社会上就会多添几个出头搏命的古惑仔了。但是,这不仅仅是一部戏的教唆。更多应该是这个社会浮躁的勃发的原罪。

    华语电影或者世界电影,比古惑仔更加血腥的电影有,比他更具有轰动性的电影也有。所以,很多责任并不应该推在电影上面。

    显然以上这个解释是吴孝祖自我的心理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