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表现主义,热血情怀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死我一只,好过全部扑街!”

    古天樂扮演的巢皮倒在砍刀和血泊中,光影打在脸上,特写镜头,脖露青筋的冲着痛哭流涕的陈浩南、包皮、大天二大喊,“当我是兄弟,走啊!!”

    “走啊!!!”

    随着一声痛嚎,古天樂扮演的巢皮鲜血淋漓的印在荧幕上。荧幕上闪过一幕幕蒙太奇倒叙。画面很淡,与电影现实的时光交融在一起。

    兄弟间嬉笑打闹。

    他和女友的恩爱日常。

    众人脱裤子朝着大海尿尿,看谁射的远。

    兄弟们一起放任自我,大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豪迈。

    最终,全消散在画面中。镜头变慢,巢皮慢慢朝着地上倒去。中景推成大特写。

    一双眼望着前路,既而镜头慢慢拉回,脸上没有怨恨,只有微笑和欢喜。

    古天樂扮演的巢皮比前世更有存在感,也更加悲壮。人慢慢倒在血泊中,直直的往后倒。

    长镜头加慢镜头,画面成为无声的呐喊。有声转为无声,就是为了让这种情感汇聚在人的嗓子里,越低沉,越压抑,越有一种对人心的触动。

    罗东、肥成两个人嘶吼痛苦的画面慢慢呈现,却没有一丝声音。

    不论是罗东还是肥成,皆把痛失兄弟的悲痛演绎的格外到位。

    陈浩南青筋毕露,双目痛苦自责。包皮鼻涕横流,悲痛到让现场观众都抽泣不已。

    看着面前的荧幕,很多电影工作者都很受感动。..

    “呢两名演员点称呼?演得真犀利!眼睛里都裹着痛苦。就好像真死了兄弟一样让人感同身受。”

    黄霑吧唧嘴回味道,“古惑仔这部戏,选角好,很俗,但很有味道。”

    梁镓辉扮的靓坤就不用提了,之前哭好兄弟巴闭的戏,那股子邪意凛然简直看的人升起一层鸡皮疙瘩。但想一想梁镓辉对林过云的诠释,只能说是理所应当。

    但两个不知名的演员的演绎竟然都能让人痛彻心脾,这才叫惊喜!

    黄霑惊喜。李翰翔、徐尅、麦加这些电影人一样震撼。

    兄弟情他们也懂得拍,英雄本色小马哥与豪哥最后那场慷慨赴死的戏一样精彩。

    但眼前这一幕却更加真实,更加具有生活气息。真的就好像是一个兄弟倒在血泊中一样让人心痛。

    惊喜吗?

    坐在戏院的罗东、苏黎耀默默不出声,就连一向话多的肥成也深沉不少。

    这场戏,别人看的是故事。他们看的,则是自己的回忆。

    现实中,他们真的经历过生离死别。

    年,阿标碎成渣滓,喂了公海的鲨鱼。

    年,小细佬、阿金、飞仔坐了烟花火箭,血肉模糊,肠子塞都塞不回去。

    年,明仔被人追着砍了三十几刀。踉踉跄跄逃,血流一路,最终也没坚持到他们赶来,死不瞑目。

    江湖是锅粥,过了坎还有沟。

    他们没在演戏,他们在扮自己。

    有生活,这是一个好演员的基础。罗东、肥成也许算不上好演员。但在古惑仔里,他们就是在扮曾经年少的自己。

    所以,他们的表演才会如此动人心怀。

    “砰——”

    巢皮终于倒在血泊中,双眼望着天。主观镜头下,天空阴暗,一只只海鸥在空中掠过,拍打翅膀的震频打破了无声的画面,两旁的海浪声拍打礁石,镜头越来越远,无数古惑仔挥刀直追,巢皮死不瞑目。

    悲伤低沉的大提琴配合着钢琴响起,镜头不断拉远,升高

    最终,一个大俯视定格大远景镜头呈现在观众眼前,拼杀追赶的古惑仔人群中,倒在血泊中的古天樂凸显出来。

    整个画面构图很有一种缺陷美感。

    一个字头的诞生也有死亡的序章,吴孝祖采用了夜巡的灵感。

    这幅画面,吴孝祖也借鉴油画派系中的“表现主义”。表现主义强调的是画作的主观感情和自我感受。这种方式放入影片中更贴合此刻的主题。

    瞬间升华了“悲痛”与“兄弟情”。

    这里的镜头并非35胶片,而是采用了24胶片,这就使得这一镜略显瑕疵。

    这略失真的画面影像,无疑更能调动人们内心的负面情绪,给人以最真切的内心感受。

    华语电影人中,王佳卫与老谋子最喜欢在电影中用类似于象征主义与表现主义的风格来诠释影片。

    在0年代的港岛,前一个喜欢这样采用的导演叫胡金诠。

    吴孝祖升华了这种诠释。

    眼前这一幕,很俗的兄弟之情,却也最敲破人心。

    俗的东西实际上才是真正贴近观众的内容。这种兄弟情,往往比那种看似高端的后现代主义更富有视觉冲击感。

    吴孝祖很喜欢后世韩二的一句话。

    一个审美过关的电影人,他不会拍出烂片。

    审美这种东西狭隘了说,就是对色彩、人物、故事的正确认识,往大了说那也不是电影人该考虑的事情了。

    新浪潮余孽们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组“画作”。

    好几个人咽了咽口水。

    这画面真浪漫到了极致。暴力美学?他们觉得夸吴雨森等于打吴孝祖的屁股。

    一个字头的诞生当时血液雾化、万紫千红、夕阳飞鸟的影像已经让吴雨森所谓的“暴力美学”直接收回了肚子里继续酝酿。

    谁知道现在,这扑街随随便便一个“东施效颦”的刻意煽情故事,竟然也拍摄的如此绚烂。

    “刻意煽情”

    憋了半天,严昊吐出一句批判。随即,余允扛等人寻到话头,开始集体鞭挞。

    他们不能承认吴孝祖超他们一截。最起码在对美学、影像的应用上,他们开的车顶多是去幼儿园,吴孝祖开的则是去大学。

    王祖苋搂着吴孝祖的腰,靠在吴导演怀里,双眼含着泪。微微抬起头,望着那张百看不厌的帅的让她舌头颤的脸,心里甜到腻。

    林清霞?高丽红?还有哪个被捆绑的周慧慜?

    我王仙仙一妇裆灌,万妇莫开!

    谁能横身一字马,唯我王大仙仙。

    想到这,王仙仙挺挺胸,学着书本里用豆包蹭蹭吴孝祖的臂膀。又蹭蹭,磨的红豆馅豆包上的红豆疼。

    “”为了搭配晚礼服,她真空上阵。

    “这部戏的故事是真俗。”

    徐尅盯着荧幕,看得认真,不等旁边的施楠生出声,紧接着又道,“但电影节奏、镜头、色彩真犀利。这部戏同样讲社团和黑社会,但是与一个字头的诞生却全然不同。

    那部戏有宿命、有选择、有担当。但唯独没有热血与情义。这部戏却恰恰相反,全然没有太多内涵,故事也好、情节也罢,皆没有一丝前作影子。少了作者电影的探究。”

    “不那么新浪潮吗?”施楠生低声笑问,“你的意思就是很俗?”

    “俗?俗透了!纯粹的商业片。比我还俗的彻底。”

    徐尅自嘲笑了笑,正色道,“不过你看看,这些年轻人、这些学生看得确热血沸腾。很俗的题材,但吴孝祖就是能够拍出热血味道来。”

    看了眼略显惊奇的施楠生,徐尅嘴角一翘,“但能把一个很俗的故事拍的这样热血,吴孝祖也算是自我突破了不少。”说着,抬眼望了眼不远处的吴孝祖。

    目光一怔。

    王仙仙柔美妖娆的蹭在吴孝祖身旁,化作千指柔。两条腿搭在吴孝祖腿上,整个人像一个缠人的妖精。

    “哎?那个是小贤咩?”徐尅问。

    “嗯”施楠生脑海里闪过自己的闺蜜。

    “你看她妖娆做作的妩媚样,像不像聂小倩?”

    徐尅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发骚”的王祖苋,“原来小贤还能这样妖娆”

    前一世王仙仙主动请缨,又是换衣服又是求情,差点都要锯腿!

    这一世幸运多了!正冲自家男人发骚,就被徐尅相中了。

    所以,女人发骚不算坏事。只看你是不是非要出去做头发——不深夜做头发,冲自家男人发骚,那算骚吗?

    这分明叫作爱!

    电影过半,古惑仔故事一环扣一环,吸引着现场年轻人的眼球。每个人都恨不能化身为陈浩南、山鸡。

    看着无数学生仔抬着屁股盯着电影屏幕的激动模样,蒋志强、张家振他们这些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部戏显然打动年轻人的心。他们的宣传策略接下来就会集中轰炸年轻这个群体,不怕炸不出一个好票房。

    这样的情景,同时也让无数心藏龌龊的电影人松了一口气。

    这故事果然俗不可耐!

    看到这故事不是另一部一个字头的诞生,他们就放下了提着的心!

    再让吴孝祖来一部开宗立派的一个字头的诞生,那就真的要诞生电影界诞生“字头”了!

    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开创自我电影风格的年轻导演,谁愿意见到?他们这些新浪潮的余孽以后如何面对吴孝祖?

    玻璃心在娱乐圈是最典型的状态。见不得别人好同样是最常有的姿态。

    娱乐圈常有这样一句话,“见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情不自禁的手滑点赞!”

    吴孝祖也不关心这些人的想法,他在乎的就是他的生力军。这部戏只要挑动起年轻人的热潮,那么古惑仔掀起一场热血风暴指日可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