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全港轰动,美人情深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翌日,全港市民一早起床,铺天盖地的新闻顿时间轰炸下来。

    “林清霞遭受黑社会报复,花容失色,新男友英雄救美洒血当场!”——东方日报。

    东方日报头版头条上挂着吴孝祖与林清霞的照片,正是吴孝祖手捧林清霞脸的瞬间,血液横流,极具视觉冲击感。

    许多上班族刚拿到报纸,全都面露震惊,不敢相信。画面上,血液顺着林清霞的俏脸往下淌——

    脸很美,白腻若玉,玉藏水!

    血很艳,摧残夕阳,阳很残!

    面色惊恐,目露柔弱的林清霞与脸色坚毅却目光怜惜的吴孝祖,演绎了一种“血色浪漫”。任谁看到第一眼都能感受到心房被填满的感动。

    “林清霞被砍了?”

    这是所有男人心中第一想法!一瞬间,全港的街道上、地铁中、办公室全都响起破口大骂的声音,林清霞这三个字对男人来说等同于“性幻想”。

    vb早间新闻,更是播出了昨晚的视频。

    星眸英眉,五官分明,面色刚毅,身材挺拔。两条大长腿好似两根标枪扎在台阶上,林清霞跪在那一边滴答着泪珠,一边温柔的处理伤口。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透过眼眸都能感受到男人那股欲要喷发出的一腔热血。

    这一刻,许多正在茶餐厅食早茶的食客,无不动容。

    浅水湾一座庞大别墅。

    一名穿着睡衣,身形清瘦,面容古朴,脸若鹤相的老人手握着瓷勺,轻轻舀一口药膳黄芪人参粥。

    老人这种鼻长头尖型若苍鹤的面相,在风水面相里代表福禄寿三全的大富大贵面相。

    现实中,还真对的起这张脸!

    老人牙似磨盘,一口米粥,都会咀嚼多次,桌上除了药膳,还有几碟咸菜。精致而又简单。一连吃了两碗,胃口依然不减。

    听到,“莫欺少年穷”这句话的时候,老人正好放下瓷碗,旁边有佣人端上参茶漱口,热毛巾敷脸。

    “今年春节档竞争好激烈嘅?”老人放下毛巾,转头看了眼坐在门厅等候的秘书与司机,“这个后生仔叫吴孝祖?”

    “是的,六叔。”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颔首点头,缓缓道,“昨晚吴孝祖的原本要上映的新戏被黑社会给抢了。他也被当场追砍。通过当时媒体的口,这群古惑仔疑似是为了报复林清霞。”

    他的话客观中立,把整件事娓娓道来。没有夹带一丝自己的看法。身为秘书,他要做的就是把事情汇报给老板,至于如何判断,那是上位者要考虑的事情。

    他自0年,邵一夫正式成为vb董事局主席,就开始担任对方的秘书。年时间都能伴在其身边屹立不倒,怎能是等闲之辈?

    “娱乐圈确实需要新鲜血液,多给年轻人机会。阿瑾,你通知宣传部门,多多配合宣传一下没有坏处。如果没有艺员培训班,也不会有vb的今天了。”

    邵一夫沉吟几秒对着秘书叮嘱一句,“简报发给董事局过目。”

    “好的,邵生。”秘书点点头,脑子里思虑了一下邵一夫这番话。

    给年轻人机会?想到这,他低下头。

    邵一夫这分明是暗有所指。他虽然是vb董事局主席,但vb并不姓邵。这里边包含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同时,董事局主席并不参与vb具体经营和执行,这里边涉及到太多的弯弯道道了。

    方小姐最近一直在谋求vb的权利,阻碍最大的就是一些老人。

    再细想,春节档如今势最大的莫过于嘉禾,这时候帮着宣传古惑仔

    想到这,他连忙低下头。他这位老板整日眯眯笑、笑眯眯,喜怒不形于色。手段平和轻淡,不知不觉中就把vb的权力收入囊。

    “千万导演血洒旺角,女神跪地深陷情网;新戏筹备蓄势待发,剑指贺岁电影档期!”——星岛日报。

    星岛日报采用的是吴孝祖挺拔站在那,林清霞翘着屁股跪在脚边的图片。报纸上,吴孝祖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站在那,手捏着林清霞的脸,双眸坚定如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新报。新报全文摘抄了吴孝祖的宣言,整篇文章慷慨激昂,充斥着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风格。这篇文章也深受学生仔、古惑仔的欢迎。

    一早上,年轻人见面都会念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年轻人不气盛,那还叫年轻人嘛?”

    不然就是仰头阔步的大声嚎叫“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们年轻人的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下我们年轻的躁动的心”

    是想一下这个画面,全港陷入二次元——

    “电影拷贝被抢,新戏前途未知!”——新晚报。

    “我要这天,遮不住我的眼!”——成报。

    “黑社会肆无忌惮入侵娱乐圈,当红明星遭受生命威胁!”——文汇报。

    文汇报的新闻就显得偏左一些,大谈起港岛治安问题。文章把古惑仔这部戏也宣传了一下。

    这个宣传对吴孝祖很有利,文汇报的宣传很有洗地的效果。吴孝祖让人直接把这份报纸收藏起来。

    恐怕文汇报自己都不会想到,他帮着宣传的这部古惑仔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只怪吴孝祖讲的太犀利!全然一副青年之光,社会良心的姿态。文汇报被他带沟里了。

    ..

    “啊”

    林清霞米黄色u字领紧身衣,端着碗,檀口微张,轻吹一口香兰,手握汤勺送到男人嘴边,哈开红唇,示意对方张嘴,男人大爷一般靠在床边,一只手把着明报,顺势张开嘴,浓汤入口,抵消了周围的消毒水味。

    “我吩咐佣人煲的人参枸杞莲藕猪脚汤,很补。对伤口尤其奏效。”林清霞身子往前一送,紧身u字领顿时展现出白花花一片。

    女神事业果然是伸手能没两指。

    舀了一汤勺,红唇轻浮尝了尝,再次递到吴孝祖口中,“也不知这例汤合不合你的胃口。”

    “汤很合我胃口,我很钟意。”吴孝祖随意放下报纸,盖在小腹之下,“很久冇人煲汤给我了。”

    “你喜欢我以后日日煲给你喝。只不过我好久不下厨了,上一次下厨还是上国中的时候。”林清霞轻拂秀发,余光瞄到报纸支出一个三角“棚顶”。

    “早晨火气比较大。”吴导演维持气场,保持平静。

    “莲子百合汤我很拿手。”

    林清霞嘴角带笑,身子前倾,胸压在吴孝祖胸口,手顺势勾到被支起的明报,美目含春,御姐风情展露无疑。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外边狗仔堵满了。我安排司机去地下车库等候。我浅水湾正好有一处别墅你现在那里养伤修养吧?”一边说,一边把报纸叠好,放在吴孝祖的床头。

    “呵呵,我今天下午要去一下剪辑室,既然讲好2号上映,我总要言而有信吧。”

    吴孝祖微微摇了摇头,目光投向门外,“外边风雨飘摇,我没道理抛下兄弟在这里静养。放心不下”说到这,大手轻搭在林清霞的玉手上,手指一划——

    十几分钟,林清霞妩媚若晚霞,风情似摇柳的躲进洗手间洗手!每一个女神,都活很好!

    吴导演手动输出一次后,尿尿都不黄了。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吴孝祖真的没想去挑拨林美人,这明明是一个可以当做红颜知己的姐姐型女人,弄成这样吴导演很遗憾。

    这以后怎么坑?

    如果很多人知道林清霞柔弱无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玉手今天沾了阳-春-水,不知会不会捶胸顿足?

    十指不沾阳春水,皆是因为不够长!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枪月月闲!

    很多人总是一杆老枪,两颗子弹,二十几年不敢参战!

    手握着枪,他也不会成为一个好猎人!

    vb艺员宿舍。

    “祖哥!?”

    高丽红紧穿着居家服盯着电视,惊呼捂嘴,看着站在台阶上提拔如松的吴孝祖,两条搭在茶几上的大长腿猛然一收,差点掀翻茶几。

    偏过头,正好看到,卫生间门前,王仙仙拿着一根牙刷刷着牙,静静的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王仙仙英眉一挑,杏眸一眯,瞥一眼高丽红,家有内贼,外有强敌。老王心里瞬间升起一级战备。

    也幸好,电视媒体上全都是吴孝祖站立,林清霞半跪在地上的情景,并没有林清霞强吻之类的画面。然后,她心里就升起担心。

    岁是一个对感情特纯粹的年龄,她不懂如何经营感情。她只知道喜欢一个男人,她就会死心塌地挖心掏肺对他好。见到吴孝祖受伤,她心疼的差点哭出声。

    至于林清霞?

    她也担忧,但她更担心的是吴孝祖。

    有人说王祖苋是一个很傻的女人,她就好像是一只小小的飞蛾。

    前边或许是对,或许是错,或许是金山,或许是深渊。她爱上这个男人,就会不顾一切。

    所以

    吴孝祖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王祖苋报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