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风乍起,惹不起
    &bp;&bp;&bp;&bp;p:求推荐票!求月票!

    &bp;&bp;&bp;&bp;晕!

    &bp;&bp;&bp;&bp;头胀,脸疼,全身痛。

    &bp;&bp;&bp;&bp;古天樂偷偷睁开眼,瞳仁扫视左右。整个剪辑室一片狼藉,破碎一地。

    &bp;&bp;&bp;&bp;古仔轻咳一声,望着明显无人回应的狼藉剪辑室,脸色瞬间从小心翼翼变成横眉竖眼。

    &bp;&bp;&bp;&bp;“蒲你阿母!一伙扑街,点不继续打?今天打不死我,早晚找回场子。”放完狠话,下意识的掀起手上贴着的纸张,“搞咩鬼?”

    &bp;&bp;&bp;&bp;看着扭扭曲曲的八个字,古天樂脸直接成了宝强绿。

    &bp;&bp;&bp;&bp;

    &bp;&bp;&bp;&bp;吴孝祖被警车送去医院的时候,苏黎耀背着双肩背包来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罗东叼着烟在旁守护。

    &bp;&bp;&bp;&bp;“告诉机主,这场戏很好,导演很满意。片酬增加5倍。去度个假吧。”拿着电话,对着传呼台留了几句话,他这才挂掉电话。

    &bp;&bp;&bp;&bp;“杀杀杀青了。”

    &bp;&bp;&bp;&bp;苏黎耀办完正事,又开始磕巴,“你要要要回去陪大妹吗?”

    &bp;&bp;&bp;&bp;“我去盯着他们上船。”罗东摇摇头,皱眉,“就不知道那个红毛到底是谁的人,要不要刮出来”

    &bp;&bp;&bp;&bp;“千万别!”

    &bp;&bp;&bp;&bp;苏黎耀急忙否决道,“大佬叮嘱了,这潭水越浑越好。既然有人陪我们一起演戏,没道理吃饱饭打厨子。

    &bp;&bp;&bp;&bp;刚刚的时候,红毛他们站在那,正对着记者,一定被拍的清清楚楚,有这帮扑街给鬼脸仔挡刀,对咱们更安全。甚至如果可以,我都可以安排他们跑路

    &bp;&bp;&bp;&bp;大佬为了下这盘棋,兜了好大一圈子。专门给林清霞弄剧本,让鬼脸仔去拿着剧本威胁她。这才起到了现在这个效果。毕竟这件事看起来与祖哥一点关系没有,完全就是对方为了报复林清霞所产生的报复行动。

    &bp;&bp;&bp;&bp;差佬按着这个方向差,才更符合咱们的利益”

    &bp;&bp;&bp;&bp;罗东酷酷的点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懂。食脑不是他擅长的项目,相比而言,苏黎耀绝对是lyb!

    &bp;&bp;&bp;&bp;至于祖哥那是大佬,不好评价。

    &bp;&bp;&bp;&bp;当晚,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许多有心人耳朵里。惊呆了很多人。

    &bp;&bp;&bp;&bp;嘉禾、德宝、新艺城全都被这件事情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谁都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时机,竟然爆出如此劲爆的大新闻。

    &bp;&bp;&bp;&bp;邹汶怀端着酒杯,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静立不语。

    &bp;&bp;&bp;&bp;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老谋深算的他就嗅到了这件事背后所带来的影响。

    &bp;&bp;&bp;&bp;“边个也冇想到竟然有古惑仔会报复林清霞,牵连出这样恶劣的事情。”

    &bp;&bp;&bp;&bp;何冠倡唏嘘的摇摇头,无奈道,“这个后生仔遇事不慌,还借机翻转一波,手段端是犀利!明天,或许今晚过后,全港就无人不识君了。他的新戏上映,强势袭来啊!”

    &bp;&bp;&bp;&bp;透过只言片语,何冠倡就看出了吴孝祖的打算。纵然是混迹商场几十年的他都不得不佩服吴孝祖手段的老辣和对时机把握的准确。

    &bp;&bp;&bp;&bp;“一个懂得食脑的后生仔,真是不简单。”

    &bp;&bp;&bp;&bp;邹汶怀摇了摇红酒杯,望着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的街道,轻笑,“通知阿龙,明天有人采访的话,务必真诚支持吴孝祖。千万不要讲其他的话。”

    &bp;&bp;&bp;&bp;“我一会就打电话给阿龙。”

    &bp;&bp;&bp;&bp;何冠倡点点头,深以为然道,“现在边个跳出来弄不好就背上一口锅。这个后生仔这件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讲,这群古惑仔会不会”

    &bp;&bp;&bp;&bp;“是不是都无所谓,一个是名声渐涨的新浪潮导演,一个是名满东南亚的巨星。就算是有人猜到真相都不会捅破。

    &bp;&bp;&bp;&bp;谁去捅破?谁能捅破?谁敢捅破?就算是你我都不得不配合。不然这么一大块蛋糕被人毁掉,这些媒体狗仔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bp;&bp;&bp;&bp;除非能找到证据。但你觉得这样精明的后生仔会不做后手?”邹汶怀淡淡一笑,不再言语。

    &bp;&bp;&bp;&bp;“当然有后手!”

    &bp;&bp;&bp;&bp;项胜看着面前脸色冷峻的项镪,斯斯文文的抿口茶,接着道,“这个时候,边个去寻证据都会被不明真相的市民看成是‘毁尸灭迹’。

    &bp;&bp;&bp;&bp;这场铡美案他从陈世美演成了秦祥琳,媒体、市民就是包拯和那把龙头铡,边个伸头,边个被铡!”

    &bp;&bp;&bp;&bp;书房内,两兄弟对视而坐,桌上小火炉慢慢煮着水,茶香四溢。..

    &bp;&bp;&bp;&bp;“这样讲,古惑仔必然大卖?”项镪问道。

    &bp;&bp;&bp;&bp;“十哥,吴孝祖告诉我,这部电影首日票房成绩加午夜场试映成绩会纪录。”项胜拎着水壶,沏满紫砂壶,“上一个纪录是龙兄虎弟的30万!”

    &bp;&bp;&bp;&bp;“这话不像从你嘴里讲出来的。”项镪挑挑眉,“什么时候你学会人云己云了?”

    &bp;&bp;&bp;&bp;“呵呵,他告诉我,票房成绩最低3万。”项胜双眸透出笑意,“我也认为首日一定会破纪录。”

    &bp;&bp;&bp;&bp;见十哥项镪一脸不解,他自言自语解释,“这杯茶水不够,那我就只能自己提壶沏水了,直到茶水满了为止”一边说一边沏茶,茶水外溢。

    &bp;&bp;&bp;&bp;“你们你们这是虚假票房?”项镪目瞪口呆。

    &bp;&bp;&bp;&bp;“哪里虚假?我自己花钱请人看电影难道违法?别人这一招可能学不好。但我们自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项胜笑道,“到时候还要十哥你带着兄弟们多多捧场”

    &bp;&bp;&bp;&bp;新安兄弟多少?总之,操作性很强!

    &bp;&bp;&bp;&bp;买票房这种事情在0年代的港岛还真的是没有出现!

    &bp;&bp;&bp;&bp;这种开门红的营销战略,在后世简直是数不胜数。后世,更是成为了重要的宣传手段。0部电影上映,部都会偷买票房。大导演更是如此!

    &bp;&bp;&bp;&bp;幽灵场、改票、增场这些手段简直太稀松平常了。

    &bp;&bp;&bp;&bp;但,放在0年代的港岛,吴导演一定算是第一人了!

    &bp;&bp;&bp;&bp;试想一下,一部电影第一天上映就破纪录你不想去看看?

    &bp;&bp;&bp;&bp;“当然,这种方式我觉得也许用不上。”项胜笃定道,“凭着今晚的新闻,明天古惑仔这部戏就足够吸引眼球了。”

    &bp;&bp;&bp;&bp;“阿胜,还是你眼光毒辣。这个吴孝祖”

    &bp;&bp;&bp;&bp;项镪也不得不感慨。项家漂白洗地竟然如此轻松的就开始了。顺利的让他都不敢想象。

    &bp;&bp;&bp;&bp;“不简单!”

    &bp;&bp;&bp;&bp;项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bp;&bp;&bp;&bp;电影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少知情人都惊掉了一地眼球。

    &bp;&bp;&bp;&bp;德宝内部更是如此。

    &bp;&bp;&bp;&bp;“我知道了,加大对古惑仔的宣传吧。”

    &bp;&bp;&bp;&bp;浅水湾别墅,潘廸生手握着电话,听着电话另一边冼杞燃的汇报。

    &bp;&bp;&bp;&bp;“怎么了?p?”

    &bp;&bp;&bp;&bp;一名穿着瑜伽服,前不凸后不翘身材纤细的女人端着一杯咖啡坐在潘廸生身边,用英文问道,“公司有事情要处理?”

    &bp;&bp;&bp;&bp;“没事,一点小惊喜。”

    &bp;&bp;&bp;&bp;潘廸生接过咖啡呷了一口,点点头轻笑夸赞,“你冲咖啡的水准没有人比得上。”然后嘴角一挑,打趣道,“但讲粤语的水准嘛”

    &bp;&bp;&bp;&bp;“噢!你在说我粤语讲的烂?”女人挑起细长的眉,情挑道,“我身手可不烂哦”

    &bp;&bp;&bp;&bp;“这一点我不否认。”潘廸生耸耸肩,“月2号陪我去参加一个电影首映。”说完,猛虎扑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