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安全阀?安全阀!(求订阅)
    &bp;&bp;&bp;&bp;p:求推荐票!求月票!

    &bp;&bp;&bp;&bp;“各位,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很恶劣的事件,我虽然很想让各位能发声,但”

    &bp;&bp;&bp;&bp;吴孝祖突然开口,迟疑的看着众多的狗仔记者,担忧道,“你们也看到了,这帮烂仔们光天化日就敢抢拷贝,直接来砍青霞

    &bp;&bp;&bp;&bp;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尽量我不是质疑各位的职业道德,只是想让大家用有用之躯,来做更多对社会、对年轻人有意的事”

    &bp;&bp;&bp;&bp;吴孝祖必须叮嘱一下,万一这帮扑街把重心全放在当街砍人这种事情上的话,那古惑仔的新闻热度必然会受影响。

    &bp;&bp;&bp;&bp;为了利益最大化,吴孝祖自然要保证热点不会太分散。

    &bp;&bp;&bp;&bp;当然,吴孝祖的话必然激起很多年轻记者和狗仔的“叛逆心理”。

    &bp;&bp;&bp;&bp;但既然都已经热血了,自然也不会落下吴孝祖的宣传。

    &bp;&bp;&bp;&bp;何况指望记者狗仔能够热血,还不如指望你的女友少去做头发更好!

    &bp;&bp;&bp;&bp;“先去医院吧!”

    &bp;&bp;&bp;&bp;林清霞站起身,双手好似保护着稀世珍宝一样护着吴孝祖受伤的手,“先打一针破伤风”

    &bp;&bp;&bp;&bp;她这一刻不是大明星林清霞,她心疼男人的林蜜桃。

    &bp;&bp;&bp;&bp;就不知道蜜桃斗不斗得过隔壁老王。斗奶稳赢,斗腿嘴就不一定了。

    &bp;&bp;&bp;&bp;“吴导演——”

    &bp;&bp;&bp;&bp;“林小姐!”

    &bp;&bp;&bp;&bp;狗仔、记者追堵着两人,就连项胜身前都围着几个记者打转。这段时间新闻要不就是港督赴帝都访问,要不就是电影票房,但这哪里有眼前这种热点新闻劲爆?

    &bp;&bp;&bp;&bp;谁也不乐意轻易放弃这种有价值的新闻!

    &bp;&bp;&bp;&bp;吴孝祖的这个“夜砍门”事件,所有人都明白有多么的吸引眼球。明天,这就是头版!

    &bp;&bp;&bp;&bp;吴孝祖也许不值头版。

    &bp;&bp;&bp;&bp;导演被砍或许能上头版。

    &bp;&bp;&bp;&bp;导演的电影拷贝被抢,还被砍,娱乐版和社会版头条虚席以待。

    &bp;&bp;&bp;&bp;林清霞绯闻男友为她挡刀,被牵连到自己电影拷贝被抢,人还被砍这他妈的要是还不上全版头条,除非港督明天翘辫子

    &bp;&bp;&bp;&bp;这已经不是上头条的事情了,这是版面专栏的待遇!现在多问出一句,他们或许就多拿一份钱。真要问出更多内幕所有人都疯癫了。

    &bp;&bp;&bp;&bp;港岛狗仔唯恐天下不乱的尿性和金钱观注定这件事不会平息!

    &bp;&bp;&bp;&bp;吴孝祖的一番宣战!简直就是新一代年轻人的纲领啊!最起码对此刻的某些年轻人来说,不亚于马丁路德金那个我有一个梦想。

    &bp;&bp;&bp;&bp;这一碗营养丰富的励志鸡汤文啊!

    &bp;&bp;&bp;&bp;别说年轻人,很多三四十岁的人听了都有点热血沸腾。这如何不让他们激动?

    &bp;&bp;&bp;&bp;不远处,无数手握古惑仔漫画的学生仔也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一个个嚎叫着嗓子“追星”。

    &bp;&bp;&bp;&bp;今日之感染,不在他人,而全在眼前这些学生仔!

    &bp;&bp;&bp;&bp;骚年强,则票房强!

    &bp;&bp;&bp;&bp;骚年肯花钱,则票房大卖!

    &bp;&bp;&bp;&bp;骚年热血,则吴孝祖就热血。骚年们支持,则古惑仔一定会在春节档杀出一条血路!

    &bp;&bp;&bp;&bp;有句话说得好:莫欺少年穷!

    &bp;&bp;&bp;&bp;眼前这些学生仔一点都不穷!年轻人的购买力滋滋!绝对是电影档的生力军。郭小四已经用身高证明,再小的身体也有大大的梦想,年轻人虽然年纪小,但花钱很大!

    &bp;&bp;&bp;&bp;凭借着热血少年团,吴孝祖相信自己的血不会白流。古惑仔跑路的钱不会白花,一切损失,不会白费!

    &bp;&bp;&bp;&bp;看了一眼梨花带雨却带着英气坚强的林清霞。

    &bp;&bp;&bp;&bp;额,自己的嘴不会白亲!

    &bp;&bp;&bp;&bp;一想到这,脑海里闪过王仙仙眯眼媚笑

    &bp;&bp;&bp;&bp;人生几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情与精在谁嘴里!

    &bp;&bp;&bp;&bp;咳咳

    &bp;&bp;&bp;&bp;车到山前必有路,翘到床前自然直,

    &bp;&bp;&bp;&bp;停车坐爱枫林晚,鲜血红于二月花!

    &bp;&bp;&bp;&bp;“不如,我来载你吧,吴导演——”

    &bp;&bp;&bp;&bp;忽然,一个突兀声音响起,三四个年轻人拥着一个平头干练的男人走了进来。遇到两名军装和保安的时候,旁边的青春痘男朝对方亮了亮身前的挂牌,直接被放行。

    &bp;&bp;&bp;&bp;守在外围配合搞事情的罗东、苏黎耀脸色骤变。

    &bp;&bp;&bp;&bp;“我往日里不懂为何江湖人钟意讲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我倒是领悟了一点,二位,你们说呢?”

    &bp;&bp;&bp;&bp;陈炳中抬眼冲着吴孝祖与项十三两人笑了笑,“二位不介意坐我的车吧?”目光紧盯两人。

    &bp;&bp;&bp;&bp;“好啊,不知我要不要同这些记者朋友打个招呼,夸一夸你们这些差人敬业负责呢?”

    &bp;&bp;&bp;&bp;吴孝祖面不改色的盯着陈炳中,笑容不变,“陈ir,你们ib这样犀利,不知我报案你受不受理?”

    &bp;&bp;&bp;&bp;“阿聪,阿鬼,这位先生报案——”

    &bp;&bp;&bp;&bp;陈炳中直视着吴孝祖,头也不回的对身边喊了一句,“麻烦给这位先生记下笔录。”

    &bp;&bp;&bp;&bp;安静了三秒。

    &bp;&bp;&bp;&bp;“阿聪?”

    &bp;&bp;&bp;&bp;陈炳中忍不住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跟班,只见两人直勾勾的盯着林清霞,吞咽着口水

    &bp;&bp;&bp;&bp;“这位阿ir,我想你搞错情况了。我们是受害者。我现在要求先去医院,你”林清霞皱了皱英眉。

    &bp;&bp;&bp;&bp;“没事,陈ir都讲了开车载我去。我刚被砍,哪里有差佬在身边更安全?”

    &bp;&bp;&bp;&bp;吴孝祖笑着安慰了一下林清霞,转过脸对着被保安、差佬堵在不远处的狗仔笑着喊了一句,“各位,现在我已经受到了警方的保护!”

    &bp;&bp;&bp;&bp;手指点了点陈炳中,“这位是警队高层陈炳中警司,现在他负责带队保护我,你们放心好了”

    &bp;&bp;&bp;&bp;说完,对着陈炳中点点头,“谢谢你陈ir,辛苦各位了!既然有人朗朗乾坤抢夺价值几千万的拷贝,我想雇杀手刺杀我应该也是有可能。

    &bp;&bp;&bp;&bp;果然,还是你们警察考虑的更周祥”

    &bp;&bp;&bp;&bp;项胜金丝眼镜后边的狡诈双眸微微闪烁,嘴角露出笑意。

    &bp;&bp;&bp;&bp;安全阀?

    &bp;&bp;&bp;&bp;吴孝祖在把眼前的陈炳中当做自己的安全阀啊!

    &bp;&bp;&bp;&bp;这种当街被砍的风暴会不会吹起很大的波澜?答案是肯定!不管几多原因,港英绝对没多少自信。再加上如此具有煽动性的场景

    &bp;&bp;&bp;&bp;他第一感觉就是社团最近估计吃枣药丸!第二感觉就是吴孝祖弄不好要被有心人惦记!

    &bp;&bp;&bp;&bp;现在好啦,ib都出动了!吴孝祖很强力的找来了一个最好的背书人!这波洗地太他妈高明了!

    &bp;&bp;&bp;&bp;“没错,几千万的拷贝都抢,我看这帮人恐怕是危险分子。不排除他们打击报复。”

    &bp;&bp;&bp;&bp;项十三在旁出声配合,若有其事的推了推金丝眼镜,“陈ir,我强烈建议警队最近加大打击力度,港岛市民的安全都压在你们身上!”

    &bp;&bp;&bp;&bp;陈炳中脸一阵白一阵青一阵黑他是ib啊!!!他刚刚看到项胜与吴孝祖,下意识的就过来准备敲打一下。

    &bp;&bp;&bp;&bp;mgb!

    &bp;&bp;&bp;&bp;这哪里是他来敲打,这他妈明明是自己被碰瓷!

    &bp;&bp;&bp;&bp;“睇咩!还不去取车!”

    &bp;&bp;&bp;&bp;看着两个手下一脸猪哥相,陈炳中咬牙切齿的冷道,“陪吴导演去医院!”

    &bp;&bp;&bp;&bp;“谢谢警官。”

    &bp;&bp;&bp;&bp;吴孝祖说着,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罗东与苏黎耀,对面两人会意点点头。

    &bp;&bp;&bp;&bp;在这之前,吴孝祖就已经有计划报警了。但显然现在这个比计划更完美。

    &bp;&bp;&bp;&bp;万事俱备,东风也吹了。现在他去差馆躲风头,正合适。如今,他站在镁光灯下,吸引了全港的目光。既是优势,却也是一个弊端。

    &bp;&bp;&bp;&bp;这就好比成为了一个靶子让人盯着一样,这时候,他躲开视线,刚刚好!

    &bp;&bp;&bp;&bp;被黑、背阴的人这时候有差佬看着,没人敢动。包括古惑仔这部戏。

    &bp;&bp;&bp;&bp;谁动,谁就是吴孝祖口中的魑魅魍魉!

    &bp;&bp;&bp;&bp;谁动,谁就是港岛的危险分子!

    &bp;&bp;&bp;&bp;这口大黑锅正举在无数人头顶,伸头想去教训吴孝祖,那黑锅就砸谁头上!

    &bp;&bp;&bp;&bp;

    &bp;&bp;&bp;&bp;银白色平治,邓广荣呆滞了十多分钟了。四眼仔全身好似抖筛一样不断打着寒颤。

    &bp;&bp;&bp;&bp;事情闹大了!

    &bp;&bp;&bp;&bp;蒲你阿母!这事情太大了!那是什么部门?那他妈是ib!

    &bp;&bp;&bp;&bp;“邓生,现在怎么办”四眼仔的颤音和卷舌音共鸣。

    &bp;&bp;&bp;&bp;“闭嘴!!”

    &bp;&bp;&bp;&bp;邓广荣恶狠狠把两个不情不愿地陪酒女赶下车,破口大骂,“蒲你阿母!你搵的人你来解决!如果敢透露出一丝风声”说到这,牙缝中都冒出冷意,让四眼仔吓到脸色发白。

    &bp;&bp;&bp;&bp;“电电电话”突然电话响起,四眼仔吓得哆嗦。

    &bp;&bp;&bp;&bp;“让他们跑路去湾湾,不!去泰国!避避风头再回来!”

    &bp;&bp;&bp;&bp;邓广荣一想到林清霞,头都炸了!

    &bp;&bp;&bp;&bp;这种戏子他不在意,但戏子有了影响力,他们这些有钱佬一样要忌惮,他作为从戏子出身的有钱佬更明白这个道理。也更懂得如果明天报纸发表后所产生的动荡。

    &bp;&bp;&bp;&bp;他现在连想压都不想压。他没到一言以定的地步。甚至邹汶怀他们也不能!

    &bp;&bp;&bp;&bp;港岛能压住这波动荡的人有不少,但谁又会出手呢?

    &bp;&bp;&bp;&bp;恐怕此刻,不论是vb还是亚视,都巴不得把事情闹大!各个报馆的老板更是如此!

    &bp;&bp;&bp;&bp;这一次事件产生的利润,绝对值得他们得罪足够多的人。

    &bp;&bp;&bp;&bp;“我干你阿母!去用公用电话回电!”看着四眼仔就要接电话,邓广荣拎起身边的大哥大直接砸向四眼仔,“你想害死我?安排船让他们今晚就滚!如果让我知道还有人留在港岛”

    &bp;&bp;&bp;&bp;四眼仔头若捣蒜,推开车门踉踉跄跄的跑像不远处的电话亭。

    &bp;&bp;&bp;&bp;联乐堂或许不如老牌社团那样势大,但对付他们绝对够用了。身为坐馆的弟子,邓广荣地位足够高!甚至社团内都谣传他被坐馆钦点为下一届社团舵手。

    &bp;&bp;&bp;&bp;如今,有钱有势比能打能杀对社团更有用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