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Action!(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半个小时!

    苏黎耀看了眼对面信和大厦为了跨年特意准备的巨型挂钟。

    推了推黑框眼镜,瘦高的身子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背上背着黑色双肩背包。

    “《古惑仔》,ation——”说着,跳下天台的台阶。四五层高的天台上,七八个人正在忙碌。

    身后的邱立涛一脸亢奋的摆弄着巨型吊臂,对着大楼下方。

    固定a机,俯视镜头拍摄。

    历史战争题材常用的镜头,这种镜头很单一,但却很有视觉冲击感,容易创造出史诗感。

    剧组就位,只待演员!

    左边街角处,一台黑色平治关灯熄火停在那。

    右边街角处,一台银白色平治关灯熄火泊在那。

    旺角人流如织,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过往的路人把这里烘托的喧嚣热闹,车辆的鸣笛声奏出一曲《欢乐颂》。

    整个旺角好似一盆火炭,纵然是一月的凉气依旧难挡这里的火热,灯红酒绿。

    五颜六色花样百出的招牌招摇的横在街道上空,凌乱错落,每一个招牌似乎都能诉说出一段经久不衰的故事。

    这就是旺角!

    传唱着港岛最原汁原味港味的地方,油尖旺的心脏,全港社团最想扎旗的区域。

    如果说中环是港英政府的原配,那么,旺角一定是花名最盛,港英政府一直想摘下却欲拒还迎的艳俗花魁。

    《古惑仔》最后一场戏,就在这里演!

    ……

    左边街角处,黑色平治。

    车内昏暗。

    斯斯文文,金丝眼镜,白衬衫的男子看不清神态,只见修长手指在腿上轻轻弹动。

    “老板,我来盯着就好了。”

    前排黑衣黑裤西装革履的保镖关心道,“有任何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您,实在没必要坐在这里干等。”

    “在家也睡不下,不如在这里看戏。”

    项胜轻轻摘下金丝眼镜,手中卷着白手绢轻拭,“我倒是很想见一下吴孝祖这场《铡美案》如何收场……”说到这,脑子里不禁想起多日前的场景,那般淡然,那般冷静,眯眯笑笑眯眯,却自有一股自信。

    …

    “港岛这边流行听粤剧,不知项生你钟不钟意听京剧?”吴孝祖掰着蟹腿,嘎巴嘎巴嚼进嘴里,嘴角泛笑,眼露询问。

    项胜看过很多人食蟹,粗鲁比吴孝祖甚十倍有之,优雅比他甚十倍也有之。

    但每嚼一口,都有一种食肉啖骨感觉,他第一次见到。如果遮住脸的上半部分,只看吴孝祖咀嚼的嘴,会感受到吴孝祖挂在嘴角的淡笑。但如果反之,会见到吴孝祖的双眼中却藏着冷意,两相结合,既别扭又和谐。

    项胜嘴角挂笑,这一刻,他觉的他和吴孝祖是一类人!

    唯一的不同,他是一只狈,对方最多是一条鬣狗。

    食肉者鄙?

    可,无论是项胜,还是吴孝祖,他们无时无刻都渴望成为这个圈子里食物链的最顶端!

    哪怕只是一个鬣狗!

    吴孝祖露着白牙咬着蟹腿,特别像一只鬣狗!

    “我父亲钟意听京剧,我耳濡目染倒也略知一二。”

    项胜细嚼慢咽嗦着蟹腿,用手绢抿了抿嘴,“点样?阿祖你还懂得京剧?”

    “京剧我就不太懂,但如果项生你要听,我不介意给你唱一段!”吴孝祖嘎吱嘎吱的嚼着蟹腿,特像《黑社会》中张家辉嚼盘子碎末的画面。

    “哪一段?”项十三问。

    “《铡美案》如何?”吴孝祖笑。

    “好啊,我一定捧场!”项胜直视肯定道。

    “静候佳音。”吴孝祖留下一盘的碎末,转身离开。

    项胜手指轻敲大腿,记忆里全都是吴孝祖咀嚼蟹腿的画面。

    一只鬣狗,能不能在春节档猎到食物?

    鬣狗一点都不可怕,港岛狮子老虎何其多,一只小小的鬣狗何足惧哉?但时刻准备捕食,不择手段的鬣狗就真的很让人胆战心惊。

    它知道什么动物该惹,什么不该惹!

    它既食鲜肉,又食腐肉,口味很杂,胃口也很大!

    它一旦发动攻击就撕咬不松口,平日里却夹着尾巴。

    港岛之中,鬣狗很多!能猎到食物的鬣狗很少……但细数一下,真的能猎到食物的鬣狗,最后往往都变成了狮子老虎!

    “老板,有动静——”

    保镖的声音突然响起,让项胜收回了思绪。目光望向不远处——

    右边街角处,银白色平治。

    邓广荣大马金刀酒气熏天的坐在车内,左右两边丰满露骨的女郎倒在怀里。

    前座的司机目不斜视,盯着倒车镜窥探。副驾驶位置上的四眼仔偷瞄了一眼后座左边的女郎。

    那个是刚刚饮酒时候陪他的陪酒女……

    “邓生…时间差不多了,您看?”

    闻言邓广荣抬起头,重嗯一声缓缓睁开眼。

    四眼仔闻音知雅意,拎起大哥大,拨打传呼台输入号码,“留言,可以开饭了。”

    “滴滴——”

    不远处一处热火朝天的大排档,一张简易木桌上,七个古惑仔装扮的男人正打边炉喝着啤酒。传呼机声音响起。

    “开饭了。”

    领头一名红毛古惑仔拿出传呼机看了眼,一边嚼着肉,一边灌了口啤酒。

    “砰!”

    啤酒放在桌子上,其余六个古惑仔齐齐放下筷子,拎过手边的行李包,起身离开。他们一起身,旁边一桌突然也响起传呼机的声音。

    脸上挂着暗红胎记的壮硕男人看了眼传呼机,舌头挑了挑牙缝内的残肉,冲眼前六个细佬道,“开工了。”说着,也起身离开。

    “嗝——”

    红毛打了个啤酒嗝,转头看了眼周围,目光一怔,歪着头看着旁边起身的胎记男,对方也看了他一眼。

    “先做事。”红毛男冲着旁边脸色不善的马仔摆摆手,不理会胎记男一行古惑仔。

    这种晚上办事碰到同行的事情长长出现,他有事在身,自然不会多惹麻烦。对面的胎记男也如此想法。

    红毛一行人朝着天景大厦走去,旁边一名古惑仔拎着行李包,一行人走过马路,进入大厦。

    胎记古惑仔叼着烟瞪了一眼强行闯红灯穿过马路走远的红,伸手拉住了小弟,站在斑马线前等红绿灯。

    “出来混,一定要守规矩。现在办事,多等一个红灯又不妨碍。遵守交规人人有责。勿以恶小而为之!”胎记男对身后马仔教育了一番,一众古惑仔一脸的无可奈何。

    他们是古惑仔啊!出来办事,大佬你讲勿以恶小而为之!要不要这样无厘头?

    与此同时,无数计程车朝着天景大厦行驶而来,也在等红绿灯!

    天景大厦,剪辑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