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舍得一身剐,敢把自己拉下海(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铜锣湾。

    街道上,两个身影被明亮地灯光越拉越长,一个婀娜丰满,一个修长提拔。

    林清霞嘴角飞扬,眉梢带笑的看着旁边立若青松的小男人。双颊夹着红晕,眸眼英气化作骚情,整个人都荡漾出一股难掩地欢愉。

    “我今天才发现,港岛的月亮也很美。”林清霞吐着酒气,仰望星空,散发出一股装逼的艺气息。

    “月亮美不美我不知,因为很远。”吴孝祖脱下风衣,披在林清霞身上,嘴角一扬,“但眼前的人就真的很美,经得起更近的摩挲……”

    “嘴这样甜,你就是这样把你的小女友骗到手的吗?”林清霞似笑非笑斜看吴孝祖,“不怕你小女友知道,你和我约会后吃醋?还是……你今晚约我实际上是另有所图?”

    前一句风情万种,有一句万种风霜。

    “如果……我说我真的是另有所图,你会不会觉的我这个人很虚伪?”吴孝祖停住脚步,黑漆漆的眼珠直视林清霞,不闪不躲,坦然自若。

    “也许吧……”林清霞淡笑,揶揄道,“那你又有什么所图?”

    林清霞又不是花痴,三十岁的女人,历经风波早已看清了很多东西。今晚吴孝祖唐突的邀请,她自然不会真以为对方只是单纯约会。

    “求人帮忙算不算?”吴孝祖镇定自若的微微一笑,“想不想听听我求你帮忙的事情?或者事情始末?虽然事情很俗……”

    林清霞轻甩秀发,眨着美目,红唇微张,轻声道,“不是所有事你都非要告诉我,但如果你想说,我有一双好耳朵……”

    吴导演顺着林清霞的脸看了一眼她的好耳朵。又大又圆!真好看!

    “你应该知道我情况吧?”吴孝祖眼皮一耷,努力的挤出灿烂的笑,“我呢,就是人们常说的矮骡子。没错,那种最臭最烂的古惑仔……”

    看着悲中带着笑,明明深处深渊,却努力迎接阳光的男人,她既心疼,又欣慰。她仿佛在听当初的广播。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包含坦然与沧桑,却又那般的让人心安。

    “四年后,我从那个好似深渊的地狱回来了。”吴孝祖张开眼睛,努力撑着。既显现出自己对回忆的不甘,又……迎风眼,人工制造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演技不过关!

    吴孝祖心中倒数五个数………………余光突然瞄到林清霞满脸泪水却嘴角带笑的一把搂住了自己——

    暂停!就是这种感觉!

    糖是甜的盐是咸的胸是软绵绵的!

    “世界以痛吻你,你却报之以歌!”林清霞口吐酒气,双眸似水,“我这样抱你,是不是能让不远处那个偷拍的狗仔拍的更好?”说着,林清霞松开手臂,目光望向吴孝祖。

    呃……

    吴孝祖差点就来一句“我来我在我征服。”情况不对,演技来凑!

    “抱歉,虽然我想说那个狗仔不是我安排……”

    吴孝祖坦然直视林清霞的清澈双眸,“可惜,我这个人嘴笨,最不擅长的就是骗人,尤其是我喜欢的漂亮女人。所以,那个狗仔是我安排的……”

    讲到这,吴孝祖心中倒数三个数,这回眼泪不掉,直接在眼窝里转,满含歉意扯着嘴角看似洒脱,但又充满了苦涩的笑,“为了影片上映,我却不择手段。对不……”

    一根柔荑食指推在吴孝祖嘴唇上,林女神盯着吴孝祖,保持了大约五秒钟,忽如一笑的眨眨眼,“这回这个狗仔的素材应该更多一点了吧?”

    看着吴孝祖诧异的目光,林清霞把散落地秀发捋在耳后,双眸看着对方,“我先谢谢你不骗我。上一次,我害的你陪我接受绯闻,这一次就当我还你好了。当然,你最好考虑一下你女友会不会介意……”

    “谢谢——”吴孝祖真诚的送上了自己的感激。呃,这个不是表演,这个是真感谢。

    “要谢我,就到时候请我这个绯闻女友,看看我绯闻男友的新戏好了。”林清霞大气的一笑。

    “不知道我能不能,现在就邀请我的绯闻女友去剪辑室看看她绯闻男友的新戏呢?”吴孝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轻瞥了一眼不远处找寻的罗梁。

    端着相机的罗梁放下相机,走到公用电话亭前。

    “喂,《东方日报》吗?我拍到了林清霞与吴孝祖……不是吴雨森,对,是吴孝祖。

    没错,就那个古惑仔出身导演……他没拎刀砍人!浦你阿姆!我拍到他们两个在街上搂搂抱抱,对对!我没看错!

    现在他们可能要去时钟酒店!当然,我现在就在铜锣湾……”罗梁连续给十几个报社,全都以要线报佣金的名义把消息散播出去,然后这才挂掉电话!

    十几家报馆的人起先还有些将信将疑,但随着罗梁的描述,顿时间兴奋不已。口中不断承诺着各种好处,但实际上当套出地址后,直接就把这个“线人”抛之脑后了。

    好处费?

    你讲的这样清晰,我何必浪费好处费在你身上?

    这些记者、狗仔全把罗梁当成了痴线。

    …

    广播道。

    一台红鸡泊靠在报馆门前。

    砰!

    突然,一家报馆中冲出一名手握相机的记者,直接朝着红鸡跑过来,拉门上车。

    “快!旺角天景大厦!!!”记者气喘吁吁大喊。

    “安心,很快!”司机头戴鸭舌帽酷酷回答。

    车子轰鸣的冲了出去,车尾灯在拐角处露出的车牌号!

    “我现在正拉客人去天景大厦,晚一点下班。”

    的士司机拿起车载对讲机冲着里边重复了一句道,“你们等我半小时,我再去搵你们一起食宵夜。”

    “麻烦快一点!!”后座的记者一边装胶卷,一边催促,满脸急切,“如果你能分钟到,我多加你车费!”

    “……如果你加块,我保证分钟就能到。”司机低着头回话。

    唰!

    “五百块!快一点!!”

    后排记者干净利落的甩出五张一百面额港币,心中充满着兴奋。如果他真的能够拍摄到“精彩”画面,别说五百块,一千块他都愿意出!

    在港岛这个浮夸的社会,一个劲爆的新闻足够一个底层狗仔过一个充裕富足的春节。

    “冇问题!”

    倒车镜里露出一张酷酷的面孔,可惜狗仔没心思注意。不然恐怕几天后他会记得这张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