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戏若人生(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电梯门打开。

    “老板,这个吴孝祖明明是在利用咱们!”走进电梯,名为阿虎的保镖忽然开口。

    “噢…是吗?”项胜眯着笑,神情不变。

    “刚刚那个扑街就是在打您的旗,恐吓走那三个古惑仔。摆明了当我们是凯子……”阿虎忿忿不平的低声抱怨。

    “什么旗?”

    项胜脸色平静,双眸冷静。

    从胸前掏出手绢,轻轻擦拭了一下刚刚与吴孝祖握手的手,随手塞进裤兜,不慌不忙,不紧不慢。

    “一个普通的电影商人,凭什么让一个连续票房大卖的导演和你合作?你又觉得他为何要同我合作?况且……”

    项胜转过身子,忽如皱起眉。

    “?”

    阿虎顺着目光低头一看,西装略显褶皱。

    “我项胜既然选择进入这个圈子,总要透过某些人的嘴和那些端着碗饭的人打个招呼吧?”

    项胜表情淡淡的伸手帮自己的保镖抻平胸前西服,继续道,“你讲,一个能够罩的演员、导演的投资人是不是更受欢迎一点?千金买马骨这种事,很划算……”

    “这么说刚刚这个吴孝祖明知道您知道?”保镖讶异的挠挠头,“这样看来我错怪他了……”

    “叮——”

    电梯门开,项胜笑了笑,“不过你有一句话讲的很对,他确实利用了我。”

    保镖愣了愣,看着迈步离开的项胜,有一种云山雾绕的懵逼感。

    如果不是胸前还残留着温热,他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

    厕所旁,狗男女,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笛菊花残,洗痒膻外膻……

    罗伊健弹出一根烟,转身走出门外。心中很纳闷,苏黎耀这扑街去哪里了!?

    “你好像欠了一个人情?”林清霞妩媚的盯着吴孝祖。

    “人情而已……”吴孝祖洒脱一笑,不以为意。

    “我也又欠了你一次人情。”林清霞继续盯着吴孝祖。

    “人情…而已!”吴孝祖强调道。

    林清霞忽如一笑,直视吴孝祖,“有没有人讲过,你这样很讨厌?同样是人情,干嘛非要区别对待?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吗?”

    吴孝祖笑而不语。

    心里吐槽:大姐,能不能不要这样文青!很累啊!

    老王那种半文盲多好……这种文艺女**都能吟出“仄平仄平仄仄平”的韵脚来。

    林清霞看着英俊潇洒的吴孝祖,心中有点羡慕19岁平胸王祖苋。

    “拿去还人情吧。”

    林清霞撅起丰腴蜜桃臀,捡起地上的一沓戏约递给吴孝祖,见其无动于衷,“怎么?”

    “咩意思?”

    吴孝祖一脸受到极大侮辱的收回了蜜桃上的目光,声音冷淡道,“你认为我帮你是为了戏约?”说着,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似魔鬼的爪牙。

    走出几米,吴导演心里数着步伐。身后林清霞这个丰腴大屁股文艺女不会真的当真了吧?

    “刚刚转身前加一点悲痛欲绝的眼神就好了。”吴戏精唏嘘一句。

    “哒、哒、哒——”

    身后高跟鞋声音响起,吴孝祖嘴角一翘,既而露出失望神色,大踏步往前走。

    “?”

    吴孝祖看着挡在面前的林清霞。

    “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欠人情。”

    林清霞目露笑意,眼藏甜意,“我欠你人情可以。你不许欠别人的人情。”

    “嗯……”吴导演略作沉吟。

    “你要不收下,我就真的不再追你了……”

    林大屁股似笑非笑的揶揄一声,调侃味十足,“嗯?”

    咳咳咳……

    什么叫尴尬?

    吴导演用实力证明了“尴尬”两个字一共确实是20笔画。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之间变成纯粹的交易。”

    吴孝祖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一个戏精的精髓实际上不是演技多么了得,而是——不要脸!

    “如果我们只剩下交易的话,还不如我转身离开,彼此留下一点念想。”

    孝祖稳如狗的不要脸操作,反客为主。

    看着林清霞,自嘲一笑,“没想到我不但做人失败,演戏也很失败。这么容易就被你拆穿。”

    “我如果我说我现在有点吃你小女友的醋,你会不会心情好一点?”林清霞极力掩藏住心思,用一种玩笑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

    吴孝祖看着戴着面具的林清霞,摇摇头。

    “你若真的吃醋,不妨我请你喝一杯酒。醋可以解酒,酒一样可以解醋。”

    “少喝点酒,你说的。”林清霞眨眨眼。

    “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稳如狗的吴孝祖继续撩,“这也是我说的。”

    “青霞——”

    突然传来亦抒的呼喊声。

    “看来只能下次了。”

    林清霞转过头,笑着离开。笑着笑着,左眼就划过一行泪。

    如果她19岁,她一定转身去抢这个男人!

    她是19岁吗?她不是。

    所以她不敢抢!

    如果她不是林清霞,她一定去抢这个男人!

    她是林清霞吗?她是。

    所以她不敢抢!

    如果的如果,所以的所以。结局从开始就注定。

    爱的开始可能是一个眼神,但爱的结束永远会是一片苍穹。

    吴孝祖握着手中的戏约,有那么一瞬间,他心软了一下,既而双眸又恢复了平静。保持坚硬!

    “我是坏蛋嘛——”

    他自嘲了一句,瞥着离开的蜜桃臀,“你欠我的人情,我自己来取。从此以后,我大不了换个人坑——”

    …

    湾仔码头,饺子摊。

    苏黎耀坐在大排档边上,桌子上摆着一盘饺子,一叠醋。

    港岛人不钟意食醋。

    他是个例外。

    “辉哥。”

    瘦骨如柴的罗梁环视左右,坐在了大排档上,不远处灯火辉煌的正是观海酒楼。

    “祖…祖哥请你嘅——”苏黎耀头也不抬塞着饺子,手随意推过一盘热气腾腾的水饺,“你最钟意嘅鲜虾馅。”

    鲜虾馅……

    罗梁咽了咽吐沫,身子不自觉的抖了抖。此刻,他有一种被勒住了脖子的无力感。

    “吧唧……”

    苏黎耀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轻声道,“这…这几日,祖哥说辛辛…辛苦你了。他特意让我拿五万块给你花……”

    说着,两捆港币扔在罗梁面前。

    “不辛苦不辛苦……”罗梁连忙拿过钱,看着钞票两眼冒光。他突然又觉得脖子被勒住好似也没有多难受。

    “辉哥,我……”

    “小心我……我替你收尸——”苏黎耀朝着眼前这个“道友”摆摆手,对方拿到钱,想去做什么不用讲都知道了。

    看着离开的罗梁,苏黎耀继续埋头吃饺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