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狗血(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看项十三笑的如此虚伪,吴孝祖自然是既热情又坦然。

    装逼只是瞬间,不要脸才是永远。

    “这边的蟹很鲜,招牌醉蟹最赞。”

    项胜文质彬彬,热情的大长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浅笑,一边走一边道,“阿祖,这两日电影档好犀利。三大院线和旗下制片公司推出超过十几部新戏,你讲春节档是不是真的真要好搵水?弄的我都有些手痒。

    电影市场真的是越来越火,我乘车过来,正睇见好几家大戏院,皆是人满为患。想来今年春节档票房成绩超过去年不成问题了。”

    “项生独具慧眼。春节档票房潜力确实很大……”

    吴孝祖颔首认可,解释道,“每年票房榜前十的影片大多数都出自春节贺岁档与暑期档。”

    “我没记错的话,《一个字头的诞生》票房进入前十了吧?”项十三略带深意的笑道,“这样讲,如果你这部电影放在春节档,票房成绩会更好了?”

    随着《神探朱古力》以超2200万成绩落幕,《一个字头的诞生》1700多万的票房成绩,最终也确定在了年度票房第八的位置上。

    吴孝祖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古惑仔》要想从春节档杀出重围,必定是困难重重。电影工业流程与寻龙点穴有异曲同工之妙。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据此间。

    票房也是一样!

    市场最不怕激烈,反而风平浪静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才是真正的悲哀。三大院线如此造势,整个春节档却也犹如**,火上浇油。

    三大院线锁上了阙门,设下了万千阻碍。但这种情况下,反而越能激发票房市场的膨胀。

    竞争从来不会死人,只有水波不惊才会饿死人。电影如此,其他行业也是如此。

    如今,项十三与吴孝祖都需要一个能够打破平衡的契机。

    1987年的港岛冬天,注定很躁!

    ……

    亦抒师太恶意中伤完赵雅芷,身心气爽,上下通透。

    女人聚在一起除了逛吃懒外,一起挤兑某个她们眼中的妖艳贱货一定是这个小群体必修科目。

    赵雅芷无疑是她们团伙里供起来的攻击对象。当然,她们本人未必很干净。但那句怎么讲的?

    有钱难买老娘乐意!

    “嗝——”

    亦抒搂着林清霞的腰,醉眼朦胧的靠在怀里,喃喃自语,“当一个男人不在爱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哭闹是错、静默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

    “好像有点道理。”林清霞笑道。

    “错!”

    亦抒打着酒嗝,“实际上,能够说出的委屈,就算不上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也就算不上爱人。女人,你要是为了一个男人活,简直太可悲了……”

    施楠生冲着林清霞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和眼前这个疯婆子争论。

    女强人、女神、嘴炮党。构成了标准制式的闺蜜团队核心阵容。

    旁边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低着头,快步走出了餐厅。

    …

    洗手间。

    “林小姐……”

    林清霞微醺地走出洗手间,眉梢妩媚,两靥娇红。

    这时,一名左眼处一片暗红胎记,面色凶狠的壮硕男人伸出胳膊拦住林清霞的道路,身后两个马仔用身子也挡住目光,隐约把林清霞围在当中。

    “林小姐。前几日我老板约你档期来拍戏。你似乎忘记收下了剧本、签片约了,他特意叮嘱我们给你专门送过来。希望林小姐不要让我们难做……”

    一只胳膊横在林清霞面前,手中抓着一沓片约剧本。

    纸是什么样的纸?普通a4纸!

    字是什么样的字,白纸黑字。

    林清霞强作镇定的瞥了一眼一沓片约,“不好意思……”

    “噹——”声音消散,空气凝固。

    “噹-噹——”

    黄橙橙弹壳依次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声音清脆。一颗子弹微微弹起,轻轻磕在林清霞脚面上。

    “林小姐,你刚刚讲咩?”

    胎记男目光如炬道,“我们老板是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最钟意结交朋友。放心,演戏的片酬100万,我们已经带来了。”说着,旁边小弟把手中的旅行袋仍在地上,拉开拉锁,一卷卷港币躺在里边。

    100万的片酬对于林清霞来说并不低。基本符合她此时的市场行情。

    弹壳散落地上,钞票躺在旅行袋里。

    …

    “劳驾,让一让——”

    忽然,正凹造型的两个马仔被一只手推开。

    眯眯笑,笑眯眯。

    林清霞看着面前出现的熟悉男人,扬起下巴,笑了。

    “我蒲你阿……”

    马仔刚要破口大骂,目光突然凝聚在旁边一名黑衣保镖和文质彬彬的男人脸上,眨眨眼,好似见到了鬼,脸色骤变。

    “新安——”

    马仔咽了咽口水,连忙在胎记男耳边附耳嘀咕一句,随之,胎记男的目光也下意识的望向对面脸色平静的项胜和其保镖。

    三个古惑仔默默的退到一边,让出道路。

    吴孝祖眯笑着眼,走到林清霞身旁,忽如嗅了嗅鼻子,目光正视,严肃道,“少喝点酒,下次如果真的很想喝,我陪你——”

    林清霞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孝祖,凑到吴孝祖耳边,“不怕你的小女友吃醋?”

    吴孝祖毫不慌张,脸不红心不跳展现出戏精本色,坦然道:“怕。”

    然后,不等林清霞收敛起笑脸,又不紧不慢撩了一句,“但我更怕你自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不爱惜……我只能帮你。”

    怎么帮?

    林清霞差点就脱口而出。

    但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眼神中透露着六分关心、六分心疼、六分真挚的吴孝祖,她心里全身从脚趾到头皮都暖暖。

    项胜看着眼前一切,金丝眼镜下的双眸闪烁。

    “你们口中的林小姐不想接这部戏。”

    吴孝祖转过头,不留痕迹地朝着项胜挑挑下巴,目视面前三位古惑仔沉声道,“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林小姐有戏约在我们手上,可能最近都冇几多时间开新戏。”

    “……”

    胎记男看了看林清霞,又掠过……呃…确实是掠过了吴孝祖,看了一眼项十三,然后示意马仔拎回行李袋,什么话都没放就转身离开。

    “阿祖,你先聊,一会我们再谈。”

    项十三依旧是保持微笑的冲吴孝祖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把空间留给林清霞与吴孝祖这对狗男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