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疯狂春节档,呡一线生机(上)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旺角差馆。

    二十来个形状各异胖瘦高矮的男人凑成一圈,聆听着“人生导师”对娱乐圈的鞭挞与揭露。

    “真相——只有一个!”

    一只水萝卜一般的胖手指竖在额头前30cm,斜45°方向,肉感十足的双下巴搭配着经典款吊钟大灯,屁股悬空而荡,只见四个木棍子立在那。

    胖招损,臀已溢。八十年代男版卡戴珊!

    “胸,摸了22年,兴致却保持不减;

    女人,偏爱丰满,内心依旧是此间少年;

    马栏,逛遍钵兰,每一个凤姐都值得赞颂千篇……

    小鸟,阅人无数,留念也最多那一颤。

    咸湿,上下千年,姿势古今很全!

    1986,成人之美,美到让你腿软——”

    “好——”

    二十几个大男人或坐或立,齐齐叫好。声音中充斥着对于畅谈者的崇拜与期待。

    “在我这个娱乐圈业内人士看来,要讲女明星,身材最丰满火辣的还要属狄波菈——”

    “可我还是觉的钟楚虹最靓……”

    旁边一名四眼仔疑惑质疑,满脸痴汉脸憧憬道,“卷发,媚眼,劲到爆——”

    “叼!红姑你睇冇睇过?我睇过啊!扑街!

    靓倒是蛮靓嘅,但身高略显矮,皮肤有点暗,胸根本冇法同狄波菈相提并论。狄波菈的胸,这么大——”

    一双胖手在胸前比划一下,引得周围的男人一阵狼嚎。

    “那……林清霞呢?”有狼友兴致高昂的舔嘴唇发问。

    “呀,看来你就懂行啦。

    林清霞的身材真是好到爆炸!

    不过呢,我同林清霞是好友,不方便透露她的性感三围……”胖手轻拂卷发,脸上全然写着“讲义气”三个大字。

    “有人讲秋官与赵雅芷之间有猫腻,系唔系真嘅?”

    “对呀对呀!赵雅芷的冯程程又端庄又大方……听说与靓仔发还有一腿……”旁边旁听生三三两两发问。

    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更甚就是漂亮的娱乐圈的女明星。从来都是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弄的万人皆传。

    “赵雅芷嘛……身材属于苗条型,我就冇很钟意。不过她和秋官纯属坊间谣传……但是——”说到这,胖手抓了抓腋窝,打了个哈欠。

    众人瞬间齐齐望向旁边穿着警服的男人。

    “成哥,食支烟——”差佬献媚的递上一支万宝路。

    “啪——”另一个人连忙举着火机点燃。

    “呼——万宝路就是比健牌要赞!”

    胖脸抬起,吐了一口烟雾,目光赞赏的冲其微微颔首,表示满意,“出去介绍女明星给你识!带你阅尽港岛十八窟,九龙三十六洞,还有娱乐圈东南西北中五骚……”

    “谢谢成哥!”

    “成哥,你饮茶!”旁边有人连忙端着茶杯奉上。

    “肥成…有人探班!”

    突然,外边走来一个差佬,用警棍敲了敲栅栏,“肥成,快点!”

    “叼!”

    “有冇搞错?知唔知现在是‘成人之美’时间嘅?”

    “蒲你阿母啊!”

    无数声怨念的声音怨声载道的骂起来,就连同属警察,刚刚上烟的那位差佬都忍不住朝着同事竖起中指。

    “人生就系这样咯,有遗憾才有求知欲。放心,等你们出去,皆可投奔你成哥我。保准你们吃香喝辣,有女人睡!”

    肥成则随手把烟递给旁边听众,拍拍众人肩膀,摇胸晃臀的站起身,露出可怜兮兮发出嘎吱嘎吱呻吟声的椅子。

    这是一个一屁股就能遮住庐山真面目的男人!

    ……

    探监室。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双修长、一双有力、一双瘦弱,三只手整齐的放在桌子上轻敲,很有节奏。

    “嘿嘿嘿……祖哥、东哥、辉哥劳你们三个探班……来吸烟——”

    肥成满脸谄媚地掏出万宝路,递给面前似笑非笑盯着他的三人,献媚道,“我身在曹营心在汉,坐监这段时间,日日夜夜都想念你们……”

    “红光满面!”吴孝祖笑道。

    “心宽体胖!”苏黎耀紧跟着道。

    “咳嗯……胖了十斤!”罗伊健面不改色吐出四个字。

    “十五斤——”肥成得意纠正,但瞥见罗伊健冷冷酷酷的目光,瞬间缩脖讪笑,“化悲愤为食量而已。”

    “凸凸凸!”

    三兄弟竖起中指,表明态度。

    “大佬,我昨晚听这里边的人讲,秃鹰四处刮他的头马花鸡。当初花鸡那样对你,没想到秃鹰这家伙还真狠心清理门户……”

    肥成一脸疑惑看向吴孝祖,笑着道,“你讲是不是社团记起你的功劳,所以……”

    “唰——”

    吴孝祖忽如抬起头,目光冷冷的望向肥成,让他后边的话咽了回去,不敢再多讲一句。

    “祖哥……我我…我……”肥成呐呐不言。

    “记起我?你再这里很闲嘅?得空讲故事之外还有心思扫听外边的事情……成哥,你知唔知我们为何拍这部《古惑仔》?使唔使我喊来古仔嘅?”

    “我就是说说而已……”肥成慌忙站起身,一脸尴尬道,“祖哥,我错了……”

    “你不是错,你是痴线!”

    吴孝祖骂了一句,伸手帮着肥成整理了一下衣领,“岁月本长,人生本宽。忙者自促,鄙者自隘。不要把心思放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上边。

    在蹲两个星期班房,我让你这个大导演风风光光走出差馆。别忘记,你可是《古惑仔》这部戏的大导演。大家还都等着你出去票房大卖呢……”

    “哇,大佬,你这表情很像《雨夜屠夫》、《一个字头的诞生》电影上映的时候嘅?”

    肥成一张脸瞬间哭丧的堆凑成一团,“从小到大你都冇这样正式的夸我。大佬,你突然对我这样甜蜜,人家心很慌啊,祖哥——”

    “多慌张,省的你有心思乱想。”吴孝祖错身而过,对着旁边的苏黎耀言语道,“阿耀。你让郑律师帮肥成投诉这间差馆。

    就说李莉成先生很反感旺角差馆这里宽松的环境。他对于这种放任自流的行为感到很失望。

    对了,重点是投诉这里的几名差佬。玩忽职守、渎职受贿。警队、廉署、福利署之类的能投诉的地方都投诉一遍。

    李莉成先生做为有责任心、有社会承担的良好市民,一定要帮助警队纠正这些不良风气……”

    “放心吧,政治部和港督府我都会让我老表帮忙递上投诉信……”苏黎耀认真应承下来。

    肥成目瞪口呆,感觉天旋地转。

    “我嘴这欠……社团关我屁事!”肥成哭嚎的轻扇了自己一巴掌,一转身,见罗东直愣愣的站在他身后,吓了他一跳,“你做咩?”

    “我可以帮你。”罗东酷酷的瞥了眼自己的手掌。

    ……

    项家。

    一杯茶端在手,戴着金丝眼镜的项胜叠着腿,轻轻的用茶杯盖抚了抚杯内慌慌乱乱、飘飘荡荡、上下沉浮的茶叶。瞧都不瞧眼前一身坐立不安、神色慌张的男子。

    “咕噜……”

    男子颤颤的端着茶杯喝茶,一不小心就洒了自己一身。

    “项生对不起,对不起……”

    项胜淡淡的吹了吹茶碗,呷了一口茶,没回应。

    “项生,这一次秃鹰佬真的要置我于死地,求求你救救我。我一直都替你卖命……”

    “噢。”

    项胜转着茶杯,看向面前挂着大金链子,穿着褶皱西服的花鸡,目光微凝,眉头一皱,“西服脱了。”

    “啊?哦哦哦……”花鸡先是一怔,既而连忙慌乱脱下西服。

    “穿西服最重要是不能褶皱。”

    项胜看着地上褶皱的西服,又看了看神色紧张的花鸡,“同时,并不是什么人都适合穿西服。你懂我的意思吗?”

    花鸡呆滞盲目的点点头,见项胜紧盯着自己,又连忙摇摇头。

    “你看看我屋内的摆设,椅子呢,可以坐下休息。点灯可以照明……”

    项胜点了点八仙桌上的茶杯,“就连它都能饮茶。可是……”慢慢的俯下身,紧贴着花鸡的脸,“你告诉我,你有咩用?”

    “我……”

    “开玩笑而已,不必当真。”项胜忽如笑着直起身,冲其宽慰道,“安心好了。你既然投奔我项家,我自然要保你性命。”

    “谢谢项生——”花鸡感激涕零的道谢,见项胜端起茶杯,知趣的离开。

    “阿虎——”

    项胜轻轻转动着尾戒,对着身侧黑西服保镖淡淡道,“我特别喜欢《一个字头的诞生》这部电影外埠发行的名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们不是黑社会,怎么能决定其他人的生死呢?这么大的事情当然是交给差佬了。

    把花鸡送给陈炳中警司,cib不是喜欢查吗?我们良好市民当然要配合。”

    这一次项家大爷入监,属于自投罗网,舍一人而搏出路。但陈炳中这家伙却一直不依不饶。

    项胜很随意的送一份大礼给他!如今,花鸡的生死交给他好了!

    “帮我约阿祖,就讲我请他去观海酒楼食蟹。”项胜道。

    “好的。”名为阿虎的保镖点点头。

    “把这肮脏的东西拿走。”项胜掏出白手绢,捂着鼻子,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褶皱西服。

    空荡荡的房间,项胜走到窗前。

    项家风雨飘摇。项炎入监,不管入狱何种目的,对于外界来说却好似一个信号,五虎也好,十杰也罢蠢蠢欲动是避免不了。外界更是如此。

    与其这样,不如抛个肥肉出去。让他们去争。项家这段时间就收缩了许多。

    “转移视线……”

    项胜念叨一句,默默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