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挖墙脚递铁镐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春风得意楼。

    富丽堂皇的雅间内,灯光璀璨。

    “三哥——”

    邓广荣挥手散去陪酒女,瞥了眼独自一旁的白面无须男子,雪茄在手中轻轻磕了磕木桌,略带深意又好似不在意的提点,“三哥,你这位‘契爷’真是好疼女儿们。

    外边帮挡社好多人伸出的手不说,里边还要照顾每个女儿的情绪,真把自己当菲佣?契女们不一定会感恩……”

    白面无须的男子粉衬衫,白西服,搭着一条花领带。翘着腿,手上拿着抛光刀修着美甲,闻言,吹了吹指甲,五指摆在眼前欣赏一下,满意点点头,这才开口。

    “我如何教女,我心里有分寸。当妈妈的,自然要包容女儿们的任性。”

    陈子强兰花指轻捏过一支女士烟,顿了顿,香烟含在嘴里,手指轻点了一下旁边拿着打火机点烟人的手背,含笑望向邓广荣,“之前我就提醒过你,年轻人不一定就好调理。你非不听……事实证明我女儿们的眼光不错。”

    “诺,亚洲奖、鬼佬奖拿到手软,十大华语片都轻松入选。票房就更不用提了。

    一部年度前十,另一部也有前三十。皆破千万。这种成就……”烟雾轻吐,不言而喻。

    精明的目光隐藏在茶色眼镜之后,蕴含深意。

    “呵呵,三哥讲的是。”

    邓广荣笑了笑,叼住雪茄道,“还要感谢三哥帮我联系嘉禾在湾湾的戏院档期。等到影片下档,不如,我请三哥你去日本泡温泉……”

    《义盖云天》湾湾发行,同样走的是嘉禾的发行渠道。

    如今港岛的独立制作公司面临的窘境正是如此。

    就算是你拉来了投资,搵来了大明星,凑齐了一副好牌。

    依旧不行。

    因为,你根本没资格上桌!

    “最近邹老板和阿龙在筹备大制作,我哪里走得开。”

    陈子强轻拉下墨镜,挑着眉目望向邓广荣,“这次湾湾票房好巧也是吴孝祖这个后生仔。邹老板倒是觉的最好和气生财……”

    “哈哈,三哥。既然邹老板都讲和气生财,我还不至于同钱过不去吧?”邓广荣豪气大笑,尽显大佬本色。

    “这就好,我稍晚一些还要回嘉禾开会……”陈子强推上墨镜,笑着点点头,客气几句告辞离去。

    望着陈子强离开,邓广荣笑脸慢慢收敛,目光阴沉的瞥了眼桌上的《电影双周刊》。

    上边自然就是1986年十大华语片的评选。

    “嘉禾这一次在湾湾给我们的排片量远没有达到预期,摆明了不撑我们……”

    旁边四眼田鸡凑上前,面色迟疑,“嘉禾这一次……”

    “嘉禾圣诞档大卖,自然要借着这股东风登录湾湾了。”邓广荣目光中闪过一抹阴霾,“十大华语片,票房过千万。你知不知这代表咩?”

    邓广荣不等回答,声音淡淡自言自语,“娱乐圈,能卖钱的导演与能卖钱的明星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资源,甚至更受重视……”

    娱乐圈,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只要能卖钱,自然就会被投资人当爷爷供着。这世界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想一想后世冯大炮在华谊的地位就可见一斑了。

    吴孝祖此刻也算是一项很不错的资源。嘉禾这种巨头眼睛自然不瞎。更何况吴孝祖还势单力薄,这就更有吸引力了。

    嘉禾自然没有必要为了他不去赚钱。

    “邓生——”

    “有话就讲。”

    邓广荣阴鹫的转过头,目光直射,“吞吞吐吐。”

    “是是是。”

    四眼田鸡点头哈腰的抹了把汗,认真道,“我倒是觉的咱们也可以学学《一个字头的诞生》。他们走的的奖宣传路线貌似很有市场,尤其是湾湾,票房成绩很不错……”

    “继续……”

    邓广荣目光烁烁。

    …

    《古惑仔》剧组。

    “江制片?消消气,来喝杯清茶……”

    吴孝祖一边笑脸如花的奉茶赔罪,一边不断给梁镓辉打眼色。

    江嘉华叠着腿靠坐在椅子上,伸手想要指吴孝祖发怒两句,对方则立马露出笑脸。让她哭笑不得。

    为了控制影片成本,身为制片人的江嘉华一天跑到吴孝祖的屋里摔了三次企划方案。

    这第四次,江嘉华也不摔企划方案了,干脆坐这不走了。

    梁镓辉冲着吴孝祖比划个ok,然后献媚的转向江嘉华,“老婆……”

    “咳咳!”

    江嘉华挪动一下脚,轻咳两声,梁镓辉瞬间就缩回去继续装作一条狗。根本不顾吴孝祖的眼色了。

    说好的靓坤呢?

    什么瞬间变丧坤了?

    “阿祖,你也不必给他打眼色,投入成本问题如果你还是敷衍我,那我这个制片人,就不干了。”

    江嘉华直接撂下狠话。她也看出来了,对付吴孝祖这种人,不能轻声细语。

    吴孝祖也很无奈,他也没预想到《古惑仔》剧组消耗这么大。三百万的资金现在也还仅剩二三十万,真应证了花钱如流水。

    “花姐你放心,绝对不会再超支了。”

    最后无奈,吴孝祖只能给予了承诺,这才让江嘉华消气。然后女强人范的站起身,这才满意离开。

    “……”

    吴孝祖叼着烟,直视梁镓辉,“家辉,你变了。”

    “有些事情你不懂……”

    梁镓辉深吸了两口烟,撑了撑腰,表情慷慨的走出屋门,走出前顿了顿,转头道,“如果贤贤整日在你身边你就明白了。男人做人做事都不能虚头虚脑,一定要实诚。”

    凸凸!

    吴小蹭充起竖起中指,然后甩过去一盒烟,“多来几次中场休息……”

    握着手里的烟,兄弟之情回荡体内。梁镓辉狠狠的点点头,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明天拍摄一些转场镜头,家辉哥的镜头后天集中在拍摄。”吴孝祖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通知剧组场务修改拍摄日程表。

    这就是朋友!

    真当江嘉华五次三番来剧组只是单纯的追“超支”啊?

    吴导演明察秋毫。

    “当当当——”

    “?”

    吴孝祖眨眨眼,瞥了一眼钟表,心中荡漾起小船和倒影。

    “请……”

    “吴导,我觉的你白天的镜头应该选择长镜头诠释更好一点……”

    侯赔钱推门走进屋,正好看到吴孝祖笑容可掬的来开门。

    “时间不早了,明晚再谈吧。”

    吴孝祖不管侯赔钱莫名其妙的眼神,不耐烦的拿过一沓资料塞进其怀中,“这是几家电影制作公司,都有实力投资电影,我帮你联系了几家,你回家先研究研究……”

    “砰!”

    房门紧闭。

    侯孝苋挠挠头,看了看怀里的资料。

    “不是你叫我半夜过来聊拍摄嘛……”说着摇摇头,把注意力全放在电影制作公司的资料上了。

    吴导演趴床上拿着大哥大给自家老王打过去,慰藉一下相思之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