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开机拜神,请神送神(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铜锣湾。

    365*24小时全年无眠的地区。

    白日,这里繁花似锦。

    夜晚,这里轰炸全港。

    如果问后世少年们对港岛哪里最熟悉,一定是铜锣湾!

    这个与铜锣烧一个名字的地方注定承载了内地许多盗版少年的中二情怀!

    你看那阳光下拎着片刀、义结金兰、称霸校园的少年,一定是很多人逝去的青春!

    铜锣湾只有一个浩南!那就是我——司徒颧骨高钙片!

    吴孝祖站在铜锣湾。

    “铜锣湾只有一个大佬!”

    肥成哈着两根粗壮大腿,腆着肚子,耷拉着吊钟型微晃大灯,摇头晃奶指天大吼,“那、就、是——”

    “我叼——”

    吴监制两腿空中凌空换腿,一个飞踹直接窝在后臀上,肥成的声音顿时间烟消云散……

    肥成最近包皮上身,俗称包皮长,嫌命长!

    罗东大拇指抠抠耳朵笑而不语,旁边的几人也都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叼!”

    肥成夹着屁股朝着众人竖起中指,勾起衣领上的眼镜框戴在脸上,顿时一个卷发胖脸猥琐男的形象跃然呈现出来。

    像不像十分样,大胸弟形象就很出彩。

    “点同你浩南哥讲话嘅?死肥仔?系唔系痒痒了?你山鸡哥帮你松一松——”

    吴镇予抿着嘴色眯眯的朝着肥成胸前猛掏,享受全港第一波霸的丰满手感。

    自从摸上了肥成,全港凤姐全不行!全不行——

    嘟啷嘟啷,当啷当啷,咕呲咕呲,嘟呲嘟呲!

    吴镇予这两日不摸两把吊钟,浑身难受!成哥最近不怕大佬吴孝祖,最怕吴镇予这个斗鸡眼。

    这家伙盯着自己大灯的眼神,分明有一种要给自己摸升杯的感觉……

    蒲你阿母!老子大灯岂是你想摸就能摸?

    肥成还想着与狄波菈大灯蹭大灯,噔噔噔噔呢!

    一想到这,浑身打颤,后脊梁骨一紧,化作相思淚。

    …

    关二爷威风凛凛立在那,瓜果梨桃,乳猪腊味应有尽有。

    捻香,拜神!

    《古惑仔》三部摄像机皆掀开红布,运转一下。象征着正式开机!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一地的红色炮皮铺满一地。周围有不少记者和民众围观,热闹非凡!

    这部新戏的开机仪式一改吴孝祖之前两部戏的低调作风,显得非常地热闹及高调。

    铜锣湾这地方龙蛇混杂,《古惑仔》想要在这里顺利的取景拍摄,低调无异于给自己找别扭。

    吴孝祖不想装b打脸,心累!

    又装b的功夫,不如提前搵来项十三与陈慎之这两位江湖巨擘来压场面。

    虽然,他当年在铜锣湾的名头同样很响,但这个名头本身就是一个麻烦,反而不如项十三更威。

    过气大佬在铜锣湾大吼,嫌麻烦少?还是嫌命长?

    “华叔、项生,来一份叉烧食,沾一沾喜气。”

    吴孝祖端着两份叉烧朝着坐在椅子上,二位同样斯文的一老一中两个男人走来,笑道,“剧组的工作人员特意去‘再兴’外带回来的叉烧,你们尝一尝。”

    湾仔再兴叉烧,港岛最著名的叉烧老店。百年历史仿若大排档,后世多次入选米其林评选的港味美食。

    “呀,再兴的叉烧很久冇食啦!”

    陈慎之微笑的接过叉烧,夹了一块放入口中,蜜香多汁,满意的点点头。

    “依旧还是老味道。当年冇几多钱财,最钟意就是去再兴食一份三宝叉烧饭,现在想想都还是意犹未尽……”

    “华叔钟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这边食。”

    项十三端着叉烧却未动筷子,意味深长,“就算是不方便,也可以搵阿祖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方便嘅。”

    “人老了,最不服老,就更不愿意麻烦晚辈。”

    陈慎之慈眉善目的眯了眯眼睛,放下筷子,擦擦嘴,话有所指道,“叉烧在美味一样不能多食。现在人老了,肉食多了太腻,对身体不好。如今我已经改食素了……”

    话音一转,平淡一笑,直视项胜,“项生钟不钟意食素?”

    “华叔你讲对了,我现在一样在尝试食素。”

    项十三叠着腿,双眸泛着浅笑,“素食者号,既健康又时尚,现在港岛富人都钟意食素,大鱼大肉已经不流行了。我们这些人要想跟上步伐,当然也要食素……”

    “健康这一点我就同意。大鱼大肉容易胆固醇高,很难消化。营养再多也冇用。”陈慎之不置可否的挽了挽衣袖,意味深长道,“很多事情,模棱两可就最不划算。”

    “比如吸烟吧……”

    手指了指掏出香烟的吴孝祖,“要么就坚持吸烟!这样就能享受到烟草的味道。”

    又指了指项胜。“要么就干脆不吸烟,健康就有了保证。”

    “最怕就是我这种,最怕我这种,念着戒烟又舍不得离。最无奈,两边都不讨好”

    陈慎之笑着接过吴孝祖递过的香烟,在鼻尖嗅了嗅,自嘲道,“既不能痛快的享受烟草,又冇办法为自己健康负责。这样最难受……”

    “你说呢?项生——”陈慎之抬起头笑眯眯的看向项十三,目光深远。

    “哗——”

    项胜手臂不小心一下扫到叉烧盘,幸好吴孝祖手速够快稳稳接住,看了眼项胜笑道,“可惜了项生你这一身名贵西装,沾上了油渍……”

    “冇关系,沾上油渍干脆脱掉好了。”

    项胜忽如一笑,别有所指的道,“脱掉这身束缚的衣服,说不准更适合食这盘叉烧呢?”

    说完,突然出乎意料的捏起一块叉烧放入嘴中,点点头,朝着两人竖起拇指笑赞,“嗯,你别说,味道真的很赞!”

    “华叔一番话让我是受益匪浅,穿西装就是不适合食叉烧。”项胜拿着白色手绢轻拭手上的油渍。

    “受益匪浅谈不上,多食了两口饭,老生常谈而已。”

    陈慎之看了眼扔在地上的“皮”,也放下了手中的烟,看到吴孝祖同样也放下了眼,欣慰大笑,“阿祖,看来你烟瘾也不是很大啊?”

    “项生都钟意上了食叉烧,我少吸两支烟自然也冇什么……”

    吴孝祖颔首轻笑,“今天捻香已经足够请神了,不必在点烟了……”

    “请神?瘟神嘅?”

    陈慎之不以为意瞥了眼不远处的黑色佳美轿车,打趣道:“开一部戏街道这边项生照拂,街道那边还有差佬站街把风。程龙都冇阿祖你来的威风!”

    “呵呵,上次我同阿祖一起巧遇饮茶都有差佬盘查,这一次这样大动静也情有可原咯。”

    项胜轻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佳美,眼中不知为何闪过一丝忌惮与沉重。

    他笑着同吴孝祖、陈慎之说了两句,就告辞离开。

    望着项胜的银色平治消失不见,陈慎之这才收敛起几分虚与委蛇的笑容,皱了皱眉。

    “知不知最近警队传出几多风声?”

    陈慎之笑看着对面的佳美轿车,目不转睛的轻笑。

    “这个时间点同项家合作,你想冇想过后果?”说着,扫了一眼吴孝祖,目光最后定格在他双眸上,“小心点。”

    “看来又给华叔你添麻烦了。”吴孝祖道。

    “我能解决的事就算不得麻烦事。”陈慎之摆摆手,“我这把老骨头,没事活动活动有意身体健康。好了,不和你讲了,晚上约了号码帮的胡须勇打麻将……”

    陈慎之临走前,顿了顿身子,转过头,盯着吴孝祖的双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同你大头邱斩鸡头,烧黄纸,一辈子的兄弟。

    你们这个年龄对可能不以为意,但我们这个年龄讲一辈子,就真的是一辈子。

    你是他心腹又是他契仔,我没道理不帮自己人!还是那句话,有事情,记得呼我!”

    陈慎之笑着拍了拍腰间的传呼机,转过头对着不远处胆战心惊惴惴不安的肥成招招手,“肥仔,《圣经》睇的点样?能不能编一部耶和华三战白骨精嘅?”

    一边走一边瞥着黑色佳美轿车,自言自语淡笑,“现在差佬真敬业。

    你开戏差佬帮你把风。

    早知如此,我这把老骨头就躲在福音堂不来了,边个敢在差佬眼皮底下开片?项老幺倒是打的好算盘……”

    开片?开片?一语双关!

    吴孝祖笑了笑,没讲话,冲着黑色佳美笑了笑。

    …

    “钱sir?”

    一名瘦高差佬朝着后排座位上一脸享受,抓着一把瓜子,嗑瓜子的钱家豪询问道,“现在怎么办?全都是狗仔记者,咱们不好拉人……”

    “那就回去饮一杯咖啡咯。”

    钱家豪低着头磕着瓜子,毫不在意的嘴角一翘,“平时告诉巡街的师兄们,多多关照一下他们,尤其是那个保释的肥仔,盯紧一点,哪怕他随地吐一口痰,都给我拉回差馆做笔录……”

    “这……钱sir,吐痰不违法嘅。”

    瘦高差佬硬着头皮道,“事处无音乱拉人,我怕事情不好做。”

    “随便找个由头打报告咯?难道要我教你?”钱家豪冷笑道,“怀疑他出来做鸭得唔得?

    随地吐痰难道不能怀疑是其他东西吗?

    做事要懂得食脑,做不到……那就不如去陪阿肥守水库好啦。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钱家豪说着,把瓜子分给瘦高差佬一捧。玻璃拉下,目光冷冷的望向不远处的吴孝祖。

    “开车——”

    黑色佳美缓缓离开!

    吴孝祖细品陈慎之的话,脑子一清,心中凛然。

    蒲你阿母!

    这次自己因为临时起意,不得不拍摄《古惑仔》,去搵项胜帮忙,对方条件都没怎么谈就爽快投钱,之前只是认为对方是看好自己,想要赚钱。

    现在……

    对方看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或者对方两者皆有之!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前两部电影大卖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把自己当做了一把挡箭牌,帮他分担一些流言蜚语!

    刚刚华叔的话才真正的提醒了吴孝祖。

    想到这,吴孝祖大吐一口浊气!狠瞪了一眼不远处讪笑的古天樂。这扑街实力坑大佬啊!!

    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为了稳妥,让罗东特意招呼了华叔,恐怕这次自己会不明不白帮项胜分担不少事情,这位项十三摆明借力打力,坑自己!

    项十三,项花狈,名不虚传啊!

    一步一坑,一手好算计!

    开机拜神?

    关二爷明显镇不住这些瘟神!钱家豪如此,项十三也没憋着好屁!

    请神容易送神难!?

    “那就不送咯。”

    吴孝祖想了很长一会,嘴角露出一抹充满良善的微笑,“自己请来的神,既然送不走,那就只能‘神打’了。”

    神打,又叫请神上身。

    神借自己身,自己何尝不是在皆神威呢?

    环视了一眼铜锣湾。最起码项十三这杆大旗很威风啊!震慑宵小还是挺管用嘅。

    吴孝祖从不认为只许自己算计别人,不允他人算计自己。出来混,迟早要还。

    这就好像是下棋,你来我往才有意思。生活不是童话,不会以自己意志转移。吴孝祖既然趟风冒雪进入了名利圈,就不怕有人惦记自己。

    这最起码告诉吴孝祖,他这粒无名小卒倒还是有点作用!

    想到这,他招手叫来苏黎耀。不管怎样,他要弄清项胜的打算!

    ……

    项胜坐在银色平治后座,脸色平静。

    “老板,今晚我请了很多记者,拍摄了很多你在拍摄现场的照片……”前排司机目不转睛的盯着前边,沉声汇报。

    “嗯!”

    项胜轻嗯,目光望着窗外出神。

    警队这股风陈慎之知道,他们项家自然知道。

    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些事情主动出击比逃离更能掌握主动权。

    投名状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需要!

    算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能够在“拉清单”之前算好账,哪怕付出一定代价,项家都要去做。

    这个代价就是他大佬!

    如果吴孝祖知道项家面临着和自己当初重生的时候一样的选择,不知道会不会笑呢?

    更巧合的是,项家的选择同他一模一样!

    他大哥不入监,项家这笔账不好算。所以,尽管他们项家早就知道,但他大佬却不能离港。不但不能离港,还要推波助澜这件事。

    留,则项家留。逃,则项家逃。

    没得选!

    “拍的够不够靓?”项胜忽如开口。

    “我去报馆打招呼……”司机急忙道。

    “我同你开玩笑罢了。靓或者不靓,都没关系。”

    项胜摆摆手,“最重要是让明眼人知道,我项胜懂规矩,守规矩!”

    明眼人是谁?项胜没解释,司机也没敢问。

    “记得妥妥宣传一下《古惑仔》这部电影。”

    项胜失笑自言自语,“吴孝祖这部戏选的真好,呵呵……下一部干脆选一部监狱电影好了……”

    这话里又失落,也有悲伤,还有一丝得意和雄心勃勃。

    吴孝祖当初选择自首,而没有逃港。

    项家?

    有点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