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惦记?惦记。惦记!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湾湾台北,学者电影公司。

    “蔡老板,最近上边大佬正在促进与北面的文化交流。你这个时候提出解封,时机找的还真的很恰当。不过,文化当局不会声张,新闻暑那边会逐步解禁他的消息,徐徐图之……”

    西装革履,金丝眼镜打扮的精明男子立在鹰鼻狼眸的蔡松淋身后,扶了扶眼镜,轻笑道,“蔡老板,老板还让我转告你,下个月花莲有场茗会,关系到议会事宜,你这边一定要准备好。”

    蔡松淋放下手中的喷壶,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擦手,示意对方坐下。“茗会的赞助我一直挂在心上。胡律师转告老板,放心好了。”

    “好!”胡律师淡淡一笑,“这我就好交差了!”

    两人又云山雾绕的聊了一些,这才告别。

    站在楼上飘窗前,目送着对方上车离去,蔡松淋神色如常。对方口风之中吐露出的讯息让他闻到了意思不同寻常的味道。随着这段时间‘民间’力量的推动,两岸的关系也似乎进入另一个层面。

    夜壶们最近都闹得很欢。

    恰好,娱乐业在湾湾又常常被视为夜壶们泼出的第一泡尿,又黄又骚。湾湾娱乐业的发展就像是过山车,禁锢很严,个中缘由同样很复杂,不便多说。

    50、60年代,港岛一批电影人来湾湾发展,其中代表人物就是李翰翔。港岛的专业电影人可以说是推动了湾湾电影业的发展。这才促使了湾湾除了国教片外商业、风格电影的出现。之后为何又陷入寒冬,很敏感,大闸蟹太狠,就不好讲下去了。

    随着“拆迁(基建)”开始,湾湾房地产、加工业带动了经济增长,也促使了民众对娱乐消费的渴望。

    在这个时候,港岛娱乐业就像是花枝招展的姑娘,顿时就满足了湾湾这群土包子的各种遐想。

    他们这时候才明白,确实是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1986年前,湾湾属于纯粹的港片掠夺地。1986年后,以八大片商为首的片商们看到巨大的利益,也就掀起了“八仙过海”的事件。

    1987年开始,港片开始进入“坑蒙拐骗”阶段。明星身价成倍增长!大卡司、大阵容成倍增长。

    财帛动人心,当黑社会发现看场子、鼓捣白面还没当娱乐圈‘人贩子’赚得多,自然就利益驱使下进军娱乐圈了。

    实际上,八大为首的片商也同时把港片当做他们开垦大陆市场的急先锋。1988年开始,你就会发现无数的港岛电影人前赴后继赴大陆开戏。90年代呈现出一窝蜂的状态。

    直到港岛电影人与湾湾片商狗咬狗,这才算是功亏一篑。

    蔡松淋是一个很有眼光和野心的商人。他突然觉的,吴孝祖这个1024火车头貌似很有搞头。梁镓辉这个被封杀的经历似乎并不是那么没用处!

    陈荣美、冯秉中两位是一个棋子,那吴孝祖何尝不是一个棋子呢?况且,他也并不是很愿意把所有资源都砸在陈、冯两家身上,谁也不愿意在捧出另一个“三大”。

    吴孝祖、蒋志强就是那个掺进去的沙子。现在看来,这粒沙子恐怕有可能会成为一颗帮他赚钱的钻石!这就很有意思了。

    何况,天然上蔡松淋认为自己就高吴孝祖一筹。拿捏吴孝祖他很有把握。但陈、冯两家就不一样了。对方的家族势力可不比他小。

    有些时候,自信心就是靠比较产生的。

    商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一群混蛋。只要有利可图,没有他们不能做的生意。

    吴孝祖都不知道,自己身在港岛,已经被人惦记心中。实际上惦记他的人不止蔡松淋一人。

    …

    台北,忠孝路高级豪宅公寓。

    蔡芹瞥了一眼不远处端着小酒盅,翻箱倒柜拿进口食材当下酒菜,蹲那里,一副台南老农民模样的侯孝闲,忍不住翻起大白眼。

    这货一来到杨德倡家,就自带一股:小狗掉茅房,有吃又有喝的buff!

    烦死!

    这是一种朋友妻子的痛恶嫌弃!蔡芹有些时候都觉的眼前这位‘阿伯’是影响夫妻生活的最大阻碍。虽然他们夫妻也没什么生活可言。

    “发专辑?”

    蔡芹看着农民工模样,咧着大嘴,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大屁股脸的侯孝闲。有一种发自肺腑的惊恐。怎么都想不明白侯孝闲哪里来的这种蜜汁自信。

    是的,大屁股脸候导演心血来潮,继推销员、水管工、员、电气焊、编剧、演员等职业之后,又异想天开的想当一把歌手!

    有那么一瞬间,蔡芹真的想指着屋门冲侯孝苋吼一句:“你给我‘歌屋吻’,别糟蹋歌手这两个字。”

    “我觉得我的嗓音很像罗大右,他都可以去港岛发财,我应该也可以吧。”

    侯孝苋啄了一口酒盅,眼睛眯成一条线笑,“我也准备去港岛寻找一下机会,看看能不能发一张专辑……”

    罗大右用后牙槽唱出的跑调歌曲都比你强!这是蔡芹想法。最起码罗大右跑调归跑调,但有自己特色,很有感情啊。

    想到这,瞥了眼大屁股脸侯大饼,她不但觉得眼睛疼。就连眼睛下边的痦子都疼。

    “电影资金还差多少?”

    杨德倡打断侯孝苋的话,拿出一张便条递过去,“我知道你发专辑是为了给新戏筹集资金。

    前两日蒋志强正好来台北宣传《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蒋老板约我吃了饭,这部电影在港岛不但口碑大爆,票房也很火热上映20天拿下1700多万的票房,相当耀眼。

    过几天也会去参加南特三大洲电影节,想来在湾湾票房也不会差。你如果真想筹备新戏,不如去港岛找吴孝祖和蒋老板想一想办法。

    他们对文艺电影还是真的很热爱。高丽的一些电影人都告诉我,他们欣赏阿祖,非常推崇他对电影的热爱和理念。

    你是上一届最佳导演,他是这一届最佳导演,很多人都认为你们两个是近年来亚太影展最大的惊喜。一个是湾湾电影的小津安二郎,一个是港岛黑泽明!”

    咳咳!

    吴孝祖确实被日韩很多电影人称之为“港岛黑泽明!”

    两人同样喜欢营造空间维度,利用小小的空间营造出磅礴史诗质感。

    至于侯赔钱被称为小津安二郎?

    自然不全是因为赔钱。主要还是二者都喜欢和善于在影片中运用定镜拍摄,采用长镜头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当然,后世侯赔钱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此时,他确实被很多人看作是小津安二郎影像风格的接班人!

    “你这个湾湾小津去找港岛黑泽明很合适啊!况且——”杨德倡笑着拿起一份报纸递给侯孝苋——《林清霞情坠香江,携手新欢对唱情歌!》。

    报纸上,正好是吴孝祖抱着吉他与林清霞奸情满满站在那对视而笑的照片。

    “就算是你想筹备专辑,用专辑的钱来开戏,在港岛人生地不熟也需要有人帮你吧?

    你也别忘记,他的电影中的音乐都是他自己创作的…

    你就算真的想发行专辑筹资,他或许也能帮上忙!”

    蔡芹端着水杯,看了眼亲密对视的二人,心中也有点唏嘘感叹。侯孝苋对艺术的追求让她肃然起敬,但一想想他这条艺术道路上用新台币铺成的崎岖山路,她急忙按住了那颗文艺女青年的同情心。

    家里有了一个赔钱货,她支撑不起第二个!

    最起码杨德倡的电影够犀利,凭着“重口味”和犀利视角,还是能吸引一些观众。

    至于侯孝闲……他的那种追求韵味的电影需要一个人静静地看才好。也就是俗称的:催眠神片!看他电影,跳着看一点都不会唐突。

    段落式的表达再加上长镜头、空镜头的叙事,绝对是观众最大的敌人!

    “吴孝祖?”

    侯赔钱咂了一口酒,摸了摸自己刚刚剃掉的乌黑黑的秀发,觉的可以去港岛化缘。

    …

    “仙仙?”

    门外响起王妈妈诱诱的声音。“我做了你最喜欢最喜欢的大鸡排,你吃不吃?”

    大鸡排?

    我才不稀罕!

    王仙仙穿着短裤小背心夹着枕头,翘着小柯基臀趴在床上,暗生闷气,两条大美腿还弯折翘在空中抖动。

    美目一转,大鸡排……大**……pai!

    嘴里小舌头旋转几下,空荡荡,一点滋味都没有,莫名还有点不习惯。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呸呸呸!

    王仙仙猛然坐骑枕头上,两条白嫩大长腿盘在一起,瞪着眼睛盯着床上的报纸。

    “唱歌有什么了不起?”

    小鼻子一皱,轻哼了哼。揉了揉胸前二两小笼包,扭扭身子,脸上原本想表达出“不屑一顾”的公主姿态,但偏偏一对眸子不知为何就染上了一层薄雾。

    “叮铃铃……”

    突然,王仙仙直接跳下床,光着脚一溜烟开门冲了出去。

    “……”

    王妈妈、王爸爸、王大哥、王二哥、王大嫂齐刷刷看着王祖苋跑去接电话。

    “看什么看?接电话而已。”王仙仙轻咳一声,站在电话前整理了一下妆容,装模作样道,“正巧赶上电话,真的是……”

    “快接吧,一会就挂了!”王二哥直接补刀。

    “要你管!”王仙仙脸黑怒眉,然后连忙抓起电话,嘴角上翘,眉梢带情的嗲嗲道,“喂……”然后瞬间脸色变黑,“不在!!”

    啪的一下就挂掉电话,怒气冲冲的看着王二哥,“你整天约小女生就约了,还把咱家电话告诉她们。”

    “你妹妹说的没错!”王妈妈站位很明确的数落一句。

    “你妈讲得对!”王爸爸立场更明确。

    “恩!”王大哥、王大嫂点头应承,表明观点。

    “……”

    正在此时,电话响起,王仙仙迅速拿起电话——“好滴,嗯嗯,没关系……”整个声音甜到起腻。

    “……”

    煲了十几分钟电话,王仙仙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

    小手得意的背在身后,挺着机场上边的飞机,两条白嫩大长腿迈着八字步,嘴里还哼起情歌。

    “妈,我要吃大鸡……鸡排!”

    “好!你二哥的给你吃!”

    王妈妈特熟练的直接把王二哥碗里的鸡排夹给王祖苋,毫不在意王二哥那黑掉的脸。

    “小心发胖!”王二哥咬着牙诅咒。

    “嘻嘻……”

    王祖苋抬起脸,笑靥如花,“我-乐-意!”

    说着,狠狠的先舔了一口大鸡排,舌头一卷,沿着边沿……吃到这里,王祖苋脸红了一下,快速的把大鸡排咬进嘴里。

    别看王仙仙平时的长相好似一副御姐妩媚范,但她的情绪就和她胸怀一样,根本没发育成熟!

    话又说回来,实际上多大年龄的女孩子都希望男友把她们当女儿一样宠溺。

    ………

    龙城冰室。

    吴孝祖盯着离开的男人,手上夹着雪茄,皱起眉头摇摇头。

    “吴大导演,你这样选,全港都选不到一个符合你要求的演员。”梁镓辉靠在椅子上翻着剧本,“干脆你自己演陈浩南好啦。”

    唰!

    邱立涛、刘玮镪一众人全都转过头,齐齐冲梁镓辉竖起一根大拇指。他们不是没劝过,可惜吴孝祖一直就是没同意演“陈浩南”。

    “你又想便宜,又提这么多要求,除了你自己,我看没别人能够符合要求了。”梁镓辉撇嘴一笑,目光放在吴孝祖脸上,略微挑了挑眉毛,“点样?你不会是不敢同我演对手戏吧?这可不是你吴大导的性格啊……”

    对手戏?

    我是不想穿皮裤而已!

    古惑仔穿皮裤现在正流行!但吴孝祖真的不想穿皮裤!而且他一直认同一个观点。一个好的导演并不该在剧中来扮演主要角色。

    电影是导演的艺术,导演在营造这个世界。这时候下场去演故事里的主人公,这两种思维的变化一般人很难转换。

    这就是电影界常说的:跳戏!

    导演是理性,但角色往往却需要感性来表达。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

    况且,吴孝祖不认为自己驾驭得了这样热血的角色。他内心永远不会成为陈浩南。虽然说性格不够演技凑!

    但有些角色并不能靠演技来弥补!

    很多时候,年轻人可以通过演技来扮演老人,但老人在怎么扮也没法演年轻人。除非你也叫刘小庆!

    角色也是一样!

    陈浩南这个角色,实际上并不吃演技。

    一个靠演技演出的陈浩南,还是吴孝祖想要拍摄出的陈浩南吗?

    答案是个问号!

    陈浩南吸引观众的标签是什么?

    热血!义气!当然帅也很重要!

    当然,吴孝祖后两点能做到,但热血他就真的难做。你让他扮陈永仁他可以,陈浩南……难!

    那么谁符合热血,义气和帅这三点呢?吴孝祖心中突然惦记起……

    “祖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