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朋友难当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钢琴是乐器之王,小提琴是乐器之后。这两个乐器算是乐器界鼎鼎大名的,但皆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头牌。经常是卖艺不卖身。

    吉他呢?只能算是乐器“公主”。出台便宜,价格低。是个人就能把其拉怀里拨弄两下,而且还一拨就叫……

    “噔——”

    吴导演手里捏着玻片,轻轻拨弄一下琴弦。c调4/4的简单节奏飘荡在餐厅之内。

    “她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

    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

    吴孝祖的声音低沉磁性,带着一点点沧桑感,手指快速的拨弄琴弦。歌声一出,就像是一只柔软又刚硬的修长大手,轻抚在林清霞情感丰富又多愁善感的心房之上,搓一搓、揉一揉、压一压、捻一捻、抓一抓、捏一捏、挤一挤……心房就这样在大手下不断变幻。

    不摸不知道,一摸真奇妙。

    自古音乐圈就流行一句话:摇滚硬,民谣骚。蓝调爵士最难熬,流行乱叫,舞曲费腰,嘻哈要问freestyle!

    对于文艺女青年来说,她们最受不了的就是被民谣撩!民谣的揉骚小调一起,立刻就缴械投诚!

    在夜场圈,民谣歌手基本等同于诈骗。吴孝祖当年是骗场之骗,免费的从外至内安慰了不少买醉文艺女。

    林清霞原本静好文雅的半蹲撅着蜜桃臀给吴孝祖举着话筒。可当音乐一起,她整个人好似被雷击中一般,整个人随着音乐沉浸其中。

    “我听到,孤单的跟鞋声和你的笑——

    你可以,随便找个人依靠……

    那么寒冬后,炎夏前,谁会给你春一样的爱恋……

    日落后,最美的,时光已溜走……”

    林清霞盯着吴孝祖,双眸中都泛着那种瞬间凿穿心房后的笑意。此刻的吴导演则根本没心思观察眼前白花花的事业线,一脸认真的弹着吉他。

    生怕自己手生弹错。

    他这个样子到是让林清霞与高丽红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荷尔蒙扑面而来。

    “咔咔——”

    突然,白光闪烁,快门声快速的在耳边响起。突兀的声音瞬间惊醒沉浸气氛里的林清霞。

    “叮——”

    吴孝祖手指一顿,似是受到惊吓,琴声一断,脸色诧异的抬起头,先是疑惑,继而又皱眉,然后又有些恼火的放下吉他。

    “你们不许拍!”

    吴孝祖放下吉他,挺胸挡在林清霞身前,态度蛮横的伸手去制止狗仔,“都不许拍!!”

    “咔咔咔咔——”

    相机的开门声按的更快速,闪光灯晃的吴孝祖眼睛都睁不开。这个时候他就知道明星为何要戴墨镜了。

    “青霞,我们走!”

    吴孝祖先开声,然后在去拉林清霞和高丽红。他开口的瞬间,狗仔得到了这声“提醒”,瞬间就蜂拥围堵。整个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慌乱间,林清霞被挤的东倒西歪,身为绅士,吴孝祖如何能够眼看这种事情发生?真要是这时候袖手旁观,还是男人嘛?

    男人!!就要有担当!

    “joyce、青霞,搂紧我,不要松手!!”

    吴孝祖贴心的用宽阔无边的臂弯把两女夹在其中,扣住丰臀,凭借着身强体壮顺势的挤出了人群。

    “咔咔咔!”

    “咔咔——”

    吴孝祖拉着林清霞手的样子瞬间被无数相机记录下来。

    每个人都激动的差点跳脚,眼前这一幕幕的照片直接就宣告了“绯闻”的真实性!眼前这种反激分明是一种被撞破了好事的心慌与惊恐!

    一龙二凤啊!

    无数脑补直接帮吴孝祖补上了噱头证据。

    吴导演展现出了演员的基本功。教科书般的情绪转变演练。由外入内,在通过表情表现出内心,最后付之于行动。

    “林小姐、吴导演,你们两位是不是在拍拖……”

    “三位如此亲密,是不是二女共侍一夫?”

    “无可奉告!”

    吴孝祖黑着脸,完全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旁边的林清霞与高丽红皆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这一幕看在身后的狗仔眼中,无数个标题已经在脑中酝酿出来了。眼前的林清霞这分明就是小鸟依人,两人如果没事?干嘛跑呢?

    看着三人坐上一台的士离开,众多狗仔们兴奋的纷纷跟上。这种新闻,全港一个月不见得能碰上一回。谁也不愿意放弃。说不准拍到更劲爆的新闻呢?

    林清霞这个级别的绯闻,价值连城!在东南亚地区,林清霞的票房号召力不输给男明星。这一点华语女演员里无人能比肩。她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后世,王仙仙的“鬼怪片”能媲美一二,杨紫穹的“打片”也可以,除此外,寥寥无几。能够自带票房号召力的女明星,此刻就真的只有林清霞一人而已。

    吴孝祖这边驾车带着众多狗仔兜圈子,脑子里在不断的完善计划。

    “对不起,连累你了。”

    林清霞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紧闭不言的吴孝祖,歉意解释道,“我也没想到有狗仔跟拍我。害的你和高小姐都受到波及,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这些狗仔跟到了餐厅……”话语之中充满了愧疚。

    她真的认为今天这种事情是自己连累了吴孝祖。刚刚的情况让她也有些庆幸的同时也很内疚。庆幸的是有吴孝祖帮她解围,她没有受到伤害。内疚则是自己连累了对方。

    吴孝祖紧闭嘴,双眸平静的盯着窗外的倒车镜,脑子却快速的运转,不断查漏补缺自己刚刚的表演有没有差错。

    一个好演员必须要时时刻刻自省吾身!这是原则问题。

    做一行爱一行,吴孝祖自问自己比那些明星要敬业多了!后世靠抠图、念1234都能混上一线,这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口白这一关绝对是演员最重要的一关!吴孝祖想了想,觉得自己刚刚那个反应有点过激了!

    不自然!

    不生活!

    不接地气!

    可能是最近《演员的自我修养》看多了。

    吴孝祖琢磨咀嚼,刚刚的表演确实还真的有点用力过猛了。

    自己在放下吉他后,应该先冷冷的盯着狗仔看三秒,眼神中透露出倔强、冰冷和紧张。然后在继续,这才更符合表演逻辑和人设性格。

    想到这,吴孝祖暗自摇摇头,俗话讲: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自己这种吃表演饭的人,日常一定要更加注重基本功。

    一个演员,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状态!

    “刹——”

    吴孝祖一脚踩住刹车,也不回头。停顿了一会,这才叹了一口气,抿嘴挤出僵硬的笑,直视林清霞,“青霞,你还是没有把我吴孝祖当做你的朋友。”说到这,自嘲的笑了笑,欲说还休,转过头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窜而去。

    “对不起……”

    林清霞被吴孝祖那自嘲的笑弄的心都慌了,连忙解释,“阿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把你当做朋友,那晚在维多利亚港,我就已经把你当做朋友了。只是今天的事确实是我连累了你……”她说这话的时候,旁边的高丽红竖起耳朵。

    “如果当我是朋友,你就不该说什么对不起。”

    吴孝祖淡淡一笑,看了后车镜里的林清霞一眼,“朋友之间需要解释,需要说对不起吗?从来都不需要!朋友之间更不会有什么连累不连累。除非你没把我当朋友!被你连累,我乐意!”

    不等林清霞开口,继续道,“随便他们怎么去写好了,我不在乎!难道我吴孝祖一个站着比人高,躺下比人长的堂堂男子汉,还怕几个狗仔乱写?我就怕他们乱写你!我都无所谓!你也知道他们为了销量无所不用其极……”

    说到这,吴孝祖冲着林清霞一笑,“说真的,如果震得因为这一次的连累,我能多一个姐姐的话,我觉得这连累——值!我都要感谢一下这群狗仔,你说呢?姐?”

    “傻瓜——”

    林清霞嘴角一翘,用国语轻轻喃了一句。脑海中不自觉的就荡漾起《三十岁的女人》。

    “我喜欢,三十岁女人特有的温柔。我知道,深夜里的寂寞难以忍受……”

    高丽红笑了笑,也没说话。

    林清霞肯定不会是她的朋友就是了。她可不希望自己这边勾引吴孝祖,那边恶斗王仙仙,然后回头被林清霞给抄底。

    后世,长腿抖m连做后妈都不怕,还怕抢男人?抢男人,她家祖传!

    …

    天后地铁站,佳美汽车旁。

    “头,有人报案,总部在催附近的巡街军装赶过来……”肥差佬对着钱家豪道,“头,使唔使拉人?”

    “呸—”钱家豪用冰可乐漱了漱口,含糊不清问,“几时了?”

    “18时18分。”

    “钉不钉的死?”

    “不会比他大佬吴孝祖坐堂坐的时间短。”

    “那就是说,证据充分咯?”钱家豪手握着冰可乐,倒出一块冰含在嘴里,咔吧咔吧的嚼起来,“那还等咩?难道真让军装把功劳抢走?拉人——”

    “yes sir!”肥差佬点点头,朝着旁边的四五个伙计招招手,“今晚我们不管和胜与联乐堂边个胜,但这个古天樂就一定沉了!开工做事!”

    哗啦,两三台汽车内钻出五六个差佬,很默契的一一把“狗牌”挂在脖子上,朝着古惑仔走过去。

    “大佬,差人!”一名古惑仔喊道。

    大口麟瞥了一眼气势汹汹分开自己手下一众古惑仔走进来的差佬,目光放在了身后一个慢悠悠吸着可乐的钱家豪身上。

    “钱sir,今天这样得闲,下班了还带着兄弟们散步?”大口麟阴阳怪气道,“要不要我们拿出身份证给你们查?”

    “唉,阿肥你知不知我最讨厌什么?”钱家豪吸着可乐吸管,摇头晃脑冷冷的自问自答,“我最讨厌不入流的古惑仔,矮骡子。”

    “挑,你讲咩?”

    “叼!死差佬,信唔信砍死你个扑街!”

    “浦你阿姆!”

    古惑仔齐齐围堵上来,形色各异,怒气汹汹。

    “我叼……古惑仔……”钱家豪阴鹫冷笑一声,心中暗骂邓广荣那个扑街不靠谱。自己堂口的兄弟竟然连招呼都没有打,害的自己在这里要和一群古惑仔对峙。

    钱家豪错身贴在大口麟耳边冷道,“如果你不知如何做事,先打个电话问一问长辈。今晚这件事我接手,你可以去扫街,也可以去扔烟花,总之一句话。你愿意做咩就去做,但眼前这几个学生仔你不能动……”说着,一部大哥大递给对方。

    “你说不能动就不能动?”大口麟呛了一句,却也不傻的从钱家豪手上接过大哥大,回拨回去。

    …

    联乐堂坨地—联乐雀馆。

    “天后站附近泊车生意,还有我朋友的酒楼、夜总会的场子,我全交给了社团。你们够不够胆立下旗,就不该我来操心了。”邓广荣叼着雪茄环视众人,不以为意。

    “自然如此。”一位四眼天鸡附和。

    “大口麟的电话!”门外一名矮壮满脸胡须的古惑仔拎着手提电话走了进来,“大佬们,大口麟打电话来说差佬在他面前,要保下那几名学生仔……”

    “他说保谁就保谁?胡须勇,你秀逗了吧?这种话也要传?”一名叔伯辈的叫嚷一句,然后看向邓广荣,“阿荣,你觉的……”

    “放这几个学生仔给差佬。我们留他们没用。”邓广荣补充道,“今晚我们的目的是天后站……”、

    …

    “收工!”大口麟不忿的一挥手。

    钱家豪嘴角一翘,格外的得意,目光顺着瞥向了不远处白面书生一样的古天樂,朝着身后几名差佬一挥手,“开工!”

    古天樂扔掉烟蒂,用欧版尖头的黑漆皮鞋捻了捻,面色狰狞的吼道,“我叼,人死吊朝天,不死万万年!我就不信今天大口麟这帮扑街真敢剁碎我……”

    “不许动,放下刀!”

    唰!

    六七把“点三八”唰的出现在古天樂众人面前。原本脸色狰狞的社会大佬乐哥手里的刀僵在半空中,尴尬到刚刚一段话整段垮掉……

    “阿sir,我到底是该不动,还是放下刀?有冇人告诉你们,你们这些话很矛盾?”古天樂看着走近自己的差佬,硬着嘴继续扮大佬。

    “你可以不说话,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乱说话,小心你祸从口出!”

    肥差佬冷冷一笑,“扑街小白脸,等到了差馆你契爷我在教你如何同阿sir讲话,带走——”

    倒驴不倒架的乐哥被彪形大汉直接按在了地上,一张小白脸憋成了黑脸。

    不远处,肥成则带着刘玮强等人匆匆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