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老鼠扛刀,满街找猫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天后地铁站,地铁口。

    十几位不良学生仔挤在地铁口,不断吞咽着口水。

    地铁口外,乌泱泱挤满了奇装怪服、桀骜嚣张的古惑仔。

    “duang——duang——duang——”

    一把把西瓜刀、铁棍、棒球棍在路旁栏杆上轻轻敲响,好似催命的音符,不断钻进被围堵的那些脸色煞白的学生仔耳中。

    学生仔们大气不敢喘的聚在一起,手中虽然拎着刀枪棍棒,但一个个早就被吓到两腿发软,更有甚者更是全身不断颤抖,差点吓尿了。

    “乐哥…”

    三四个学生仔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中间一位白面靓仔叼着烟,汗水浸湿了半场秀发,整个人好似水涝一般。

    “我顶你个肺!我唔信这帮杂碎真的够胆砍死我……”

    靓仔乐哥真可谓是倒驴不倒架,此刻手都抖成帕金森了,依旧保持着天后站大佬的架势,放狠话来鼓励手下细佬。

    “乐哥,你现在就别吹水了。大口麟喊来几十号古惑仔,今天砍不砍的死你我不知,但你我真想完好无损走出去恐怕是够呛了……弄不好乐哥你明天就变沙茶酱了……”

    旁边一名学生仔哭腔的吼,“你摇旗吹哨,人呢?呜呜呜……”

    “呜呜呜……”旁边几个古惑女也吓的抽泣大哭。

    十几岁的学生仔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真见了真章,没吓到飚屎飙尿已经是他们烧高香了。

    敲着铁栅栏的声音每一声都像一个催命音符一下一下的砸在他们身上。

    古惑仔都喜欢用心理战术了。

    “大佬,要不要砍死这群扑街?”门外的古惑仔有人叫嚣起来,然后就听到铺天盖地的叫喊声,整个地铁口的学生仔脸更白了。

    “挑!你真以为这群乖仔是我们的对手?”

    大口麟一巴掌拍在身旁马仔头上,“他后边站着的才是真正担大旗的人。镜头我们联乐堂来谈数,你让你大佬砍几个小崽子?”讲到这,冷眼一闪,“如果对方真的不出头,那就另当别说!”

    整个地铁口水泄不通,古惑仔嚣张的展现了什么叫做最后的疯狂。再过几年,底层这群古惑仔更疯狂。因为真正的大佬们全都修身养性,收敛性格不敢乱闹。

    没了这群大佬的约束,港岛古惑仔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可以说非常没有秩序,乱的一塌糊涂。

    这群古惑仔无法做出大的危害,但就像是疥癣之疾附在港岛娱乐圈,吸附着鲜血。

    九十年代是港岛娱乐业最繁盛的时刻,2000年后,随着内地深圳、东莞等地娱乐业的蓬勃发展,港岛娱乐业进入了冰河期,就连中国城、中国皇宫、杜老志这种名头响亮的大型夜总会都关门大吉。

    人心浮躁,社会迷茫,这就是80、90年代港岛社会的真实写照。古惑仔文化在这个时候真的开始步入了高峰期。

    江湖没有道义!社团只讲利益。

    矮骡子终将变成了古惑仔!

    不讲道义、不讲情义、不讲未来!

    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叛逆的时期,立棍大佬古天樂此刻却

    一根烟接着一根烟。他此刻真的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

    “难道真要交代在这里?”古天樂摸了摸自己的脸,可惜了自己英俊的相貌,恐难保村了!想到这,乐哥狠狠吸了一口烟。

    扮大佬原来这样难啊!

    他当初看着祖哥在火凤凰酒吧一言而无人敢吠,简直帅到掉渣,霸道的让他心神恍惚。16岁的古天樂那一刻真的把吴孝祖当成了人生的指路明灯。

    吴孝祖拍电影,做导演,他没觉得有多么了不起。但是那一刻,他就真觉得吴孝祖很了不起!

    也就是那一回,真正激发了少年大佬古天樂的“事业心”!他打出了“天后地铁站乐哥”的名头,开始学人家摇旗立棍。

    一时间,周围的学生仔全都折服在乐哥的石榴裙下。尤其是就连和胜、联乐堂几家大字头都不敢动“乐哥”,更是让乐哥声名远扬,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简直不要太嚣张!

    正当他志得意满的时候,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他就像是扛着刀满街找猫的老鼠,今天,猫来了——

    乐哥,就慌了!

    这一刻他就真的很怀念课堂,怀念学校,想念父母。

    原来做古惑仔真的学不来啊!他有点理解吴孝祖的话了。

    …

    街角外,佳美轿车旁一名阴鹫男子笑眯眯的依着车门看热闹,手里端着一杯加冰的可乐,吸管咬的很得意。

    “排演的点样?”

    “放心吧,刚刚叫人给吴孝祖打电话了。”肥差佬笑着回话,“豪哥你放心,这一次安排的妥妥当当。别说靓仔乐,就算是靓仔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讲话唔要那样大声。我们皇家警察嘅!打击罪恶要心怀正义。港岛**律,冇十拿九稳不要这么早下结论。钉死吴孝祖或者他细佬的时候,你在邀功吧!”

    钱家豪狠狠咬着吸管,笑容不减阴冷训斥,“我今夜要睇吴孝祖如何唱这出戏——”

    …

    “你打错电话了——”

    吴孝祖手握着大哥大,挂着淡笑,目光依旧直视着面前端庄大气的林清霞。

    “?”林清霞轻挑英眉不解看向吴孝祖。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还在笑,但不知为何,她总感觉那双眸子在一瞬间似乎有一股戾气在一瞬间自下而上刺穿了她的身体,但在去看吴孝祖,却发现其依旧是微笑,这让林清霞点些恍惚。暗想可能真的是自己感受错了吧。

    “嘤…”

    高丽红妩媚的轻吟一声,刚刚一瞬间,她只感觉吴孝祖胳膊瞬间绷劲,直接就怼在她胸核上,压的她胸疼。

    “大哥大莫名其妙就会接到一些无聊的电话。”吴孝祖笑的很平和,指着大哥大解释道,“不知又是哪个小孩子的恶作剧。”说着,抽出大腿内侧的手和胳膊,对着两女微笑着颔首,“我去下洗手间。”

    吴孝祖从始至终一直保持着微笑,完全没有一丝异样。只有转身的一瞬间,泛起冷意的双眸才暴露出一丝戾气。

    天后站附近的一处电话亭,瘦弱的差佬拿着电话,一脸疑惑的皱皱眉。

    “这扑街简直冷血心肠,自己细佬被砍都无动于衷。”差佬扬了扬中指,直接把电话挂断,“江湖大佬?戚——”,说完,转身去给钱家豪汇报。

    “哇!不愧是江湖大佬,有一套!丢车保帅?”

    听到手下报告,钱家豪吸着吸管咬牙阴笑,“你以为这样就无法钉死你?”

    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人潮涌动的古惑仔,笑的很得意,“祖哥头马靓仔乐,如今边个不知啊?真以为自己躲得过?呵呵呵哈哈……”

    …

    龙城冰室。

    “喂,这里是龙城冰室。”肥成手里拿着笔和菜单,脖子夹着电话,“订几多餐?”

    话筒中传来冷静的声音,“我是吴孝祖。我说你听,什么也别问。”

    “好,a套餐有!”肥成笑着环视了一眼大堂,瞬间就发现今天堂食的几个位置的食客“皇气”很足,“加不加底嘅?”

    “古仔被古惑仔围堵在了天后地铁站。刚刚有人故意打电话给我报信。”声音一顿,“电话号码是咱们后巷很隐秘,平常没什么人注意的那个电话亭。”

    肥成瞬间领悟。

    那个电话亭平常根本没人使用,但很巧合的是肥成却经常使用。平常吴孝祖用大哥大与王祖苋煲电话粥,罗东用店里这个座机煲电话粥。

    肥成常常喜欢和夜总会的公主互留电话号码“沟通有无”,最喜欢留的就是后巷那个无人问津的电话亭的号码。

    谁会特意跑到黑灯瞎火的巷子里专门打个报信电话?

    站在洗手间,吴孝祖拿着大哥大,面露着笑容,声音平静。

    “你打电话给娱乐八卦狗仔队。告诉他们,最近最火的那个新浪潮导演吴孝祖正在中环一家叫做吉姆餐厅的美食餐厅和林清霞偷情约会,可能马上就去时钟酒店开房……”顿了一下,吴孝祖又添了一句,“可能会三人行!”

    “加底二十五块半。”肥成不耐烦的道。一楼大堂里的几个夹带着“皇气”的人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让阿耀去一趟黄大仙,对华叔讲,我有一部电影要开,想聘他做顾问。”

    吴孝祖淡定自若的对肥成叮嘱几句,这才挂断电话。对着洗手盆前的仪表镜整理了一下,捧起一汪水,轻拍了拍脸颊,全然一副笑容灿烂精神爽的姿态。

    “不管你是谁,都不好玩。”

    …

    “多好玩?”

    钱家豪咬着汉堡,指了指端着相机的差佬,嘱咐道,“记得一会给那个…那个什么……乐哥,多拍几张照片。天后站大火拼,江湖新人王嘅!多威风?”

    “可听电话里的意思,这位吴导演似乎并不想参合这件事……”旁边差佬问道,“如果这样,好像也钉不死他吧?”

    “吴大导演不来也不要紧,先钉死他这个细佬。就当我们收利息。江湖大火拼,抢劫犯罪,足够他吃一壶了。

    至于说吴导演?这些学生仔都是证人,都能证明他们都是跟吴孝祖混的。细佬被抓,大佬不闻不问不也是个好新闻吗?你觉得大口麟趟过界,吴导演这间冰室还保得住?更何况……”

    钱家豪的话让旁边的几个跟班会心一笑。

    他们这几天一直在捧“靓仔乐”,为的就是今日。不然那个16岁的后生仔真当自己如此嚣张?

    这用钱sir的话叫做:放长线钓大鱼。古天樂是个诱饵,吴孝祖才是那条大鱼。谁让这个家伙摇身一变成了大导演呢?

    不然他们早就直接扣走找麻烦了。

    不得不说,此刻的吴孝祖还是让他们有点顾忌。不是因为电影导演这个身份,而是因为吴孝祖两部电影大卖,他有钱!有钱人,差佬都要小心翼翼,自然不能像对待矮骡子一样对付!

    …

    “林清霞与《一个字头的诞生》导演野合?”

    “青霞大美女与男子约会,情浓意浓共赴爱巢?”

    “林清霞与一女共侍一夫,三人行?”

    原本已经处在下班状态下的狗仔们突然间就接到了一个堪称原子弹一样的新闻线索,瞬间,狗仔届接到线索的狗仔都意识到自己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吉姆餐厅!!”

    所有媒体狗仔这一刻不是嗅到了血腥的鲨鱼,这已经是变了态的鲨鱼。只要拍到一丁点这方面的消息,明天的头版头条就一定属于他们。

    丰厚的报酬足够让任何狗仔动心。

    吴孝祖不知道何人打电话给自己。但他知道,这件事一定有阴谋。面对未知的阴谋如何做?

    吴孝祖瞬间就想到了一个最佳方案。

    曝光!!

    把自己最大程度曝光出去。这束光照在自己身上,一定会影射出周围躲在阴暗角落里那些阴谋诡计。

    然后,吴孝祖就特自然的把主意打到了林清霞身上。

    “这里——”

    林清霞站在小舞台上,随着音乐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身体,脸上都充满了开心。见到吴孝祖走过来,笑靥如花的同吴孝祖摆手,“我很喜欢这种乡村小调式的民谣音乐,这种带着爱尔兰手风琴的音乐,你喜欢吗?”

    林清霞单眼朝着吴孝祖眨了眨,开心的像一个孩子。

    “喜欢。”吴孝祖笑着点头。

    “我看你的电影,貌似你还喜欢唱歌是吧?今天要不要趁兴唱一首送给我?”

    林清霞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好似阳光照射在吴孝祖身上,“得唔得?吴大导演?”

    “这算请求吗?”吴孝祖问。

    “不算——”林清霞笑着补充道,“不过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到底唱不唱?”

    “唱!”

    吴孝祖走上舞台,拿起林清霞递过来的吉他,瞄了一眼窗外,微笑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自弹自唱,可是这里没有立麦,你要帮我拿话筒……”说着,轻轻扫了扫弦,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目光看向林清霞。

    “那要你唱的好听才可以。”林清霞完全没有防备,全然一副文艺女青年的格调。

    吴孝祖笑眯眯的坐高凳上,怀里抱着一把破木吉他。林清霞半蹲撅着给吴孝祖拿着话筒。

    高丽红也踩着高跟鞋凑过来。

    竖起耳朵,外边似乎传来了汽车声,吴孝祖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林清霞,腼腆的笑了……

    三十岁的文艺女青年心里美滋滋,有一种调戏了此间少年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