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打雀文艺圈,人设不能塌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二筒——”

    略带着慵懒的声音又带着一点明媚,一恍好似沙漏型的曼妙性感的背影,丰臀坐在凳子上,挤压出蜜桃型,结实又弹性。

    老王的臀很翘,搭配着举世无双大长腿,那种翘,是一种能够让吴孝祖睇一眼就想翘她的翘。

    眼前这个臀浑圆丰润,很圆。这种润和圆很结实,是一种润的让人想直接“pia”在上边。

    两者各有千秋,但就实用性来讲以及出于科学的对于姿势的深入和探索,老王适合推车,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骑大马。

    人生就像臀部,不知道你最爱的是哪一款。

    目光轻搔而过。

    吴孝祖又瞥向牌桌上其余诸位。

    正面精致的短发女人尽管未曾蒙面,但脑海中就是能够跳出她的名字,似乎她的名字都那般的争强好胜。

    她叫施楠生!

    港岛女强人圈,名声最大的三位就要数施喃生、林燕尼、俞乘三位。女人有时候活成了张爱玲,有人活成了林徽因,有人活成了陆小曼,但吴孝祖却觉的,施楠生最洒脱。

    巾帼不让须眉,并非只是说说。

    掠过旁边一位一脸精明长相普通的女人。吴孝祖又把目光扫在徐尅身上。

    孤熬的发型搭配着鹰钩鼻,全身上下充斥着反派气息。

    想到这,吴孝祖叹了口气。长成这样,自己坑一坑也算是给徐老怪积德。他心里瞬时间就充满了成就感。

    沙发上,俞乘、江嘉华、卢燕桦在一旁谈着美容。

    整个现场哪里有一分一厘文艺沙龙的气息。

    眼前这一幕让吴孝祖很怀疑港岛文娱圈是不是点歪了天赋属性。吟诗作对没有,最起码也有推杯换盏吧?

    打雀牌,扯美容……

    林清霞摸上来一张自己极为渴望的“小鸟”,嘴角一翘,听到门铃声,转过身,双眸一滞,嘴角特玛丽苏的露出一抹会心泛甜的笑意。

    吴孝祖也一怔,继而嘴角一翘,冲着林清霞微微颔首。

    三十岁的文艺女青年的嘴角微翘露出阳光微笑,略带含蓄的点点头,拇指与中指曲成圈,“小鸟”在指尖旋转。

    “林小姐——”吴孝祖伸出手,“又见面了。”

    “吴先生,又见面了。”林清霞恰巧也同时伸出手。

    双手一碰,吴孝祖一翻开,掌心里出现一枚湿漉漉的小鸟。

    “不好意思……”

    三十岁文艺女瞬间笑到破了功。捏起吴孝祖掌心处湿漉漉的“小鸟”,转身插入自己…牌中,轻轻一推,冲着旁边打眼色的两个中年妇女眨了眨眼,“胡牌!自摸十三幺八十八番!”

    “边个摸到了十三幺,要唔要这样威……”

    俞乘笑着站起身,冲着吴孝祖点点头,“吴sir欢迎来参加沙龙,恭喜你的《一个字头的诞生》获得亚太影展的大奖。”

    “谬赞了。徐导演在这里,我可不敢讲自己获奖。”

    吴孝祖笑着朝徐尅伸手,“吴孝祖。”

    “徐尅。”

    男子轻笑自带平和,却难掩眉宇间的潇洒,“欢迎。”这是一个桀骜不逊却懂得审时度势自带bgm的男子。

    才情就真有,长得是真丑。

    “吴导演久仰大名,我家徐老爷睇了你的《一个字头的诞生》都叹为观止。他讲你这部电影让他对电影语言都有了新的认知。刚刚嘉华讲,你有意参加欧洲的影展,我想一定会领鬼佬惊艳连连……”

    施楠生微笑着夸赞一句,似有深意的道,“说起来吴导演当初的那部《雨夜屠夫》还和《刀马旦》一起上映的呢。”

    “不提也罢。”吴孝祖脸部呈现出苦笑,反打一耙耙道,“当时没经验,也是我第一次拍摄电影,也不知得罪了哪一路的牛鬼蛇神……弄得自己很是狼狈……”讲到这,吴孝祖唏嘘的叹了叹气,完全一副想不明白的神色。

    这让徐老怪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他心中认定当时那件“的士司机抵制事件”就是雷家的手段。

    施楠生倒是脸色不变,继续保持着微笑。

    “一饮一啄吧,当时无良小报乱黑青霞,吴导演的事情倒也帮了青霞一把。大家也算是互帮互助。不然今天怎么会一起坐在这里呢?”卢燕桦笑着打趣了一下林清霞,“青霞,你说起来还要感谢感谢吴导演……”

    林清霞露出招牌式的微笑,望向吴孝祖。

    “不客气。正和卢主编说的一样,一饮一啄吧。”吴孝祖脸不红心不跳的露出内敛微笑,环视众人,“我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极其厌恶且方案的,可能是因为我本身是一个电影人的缘故,我更喜欢用电影作品来说话。”

    看了眼明媚优雅的林清霞,吴孝祖坦然一笑,极为入戏的道,“一个演员最终还是要靠作品来支撑。我一直认为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每一次的波折都是老天爷给予我们的磨砺,人这一生总是要经历一下,那样人生才完整,你说呢,林小姐?”

    林清霞看了眼吴孝祖,不着痕迹的一笑,盯向吴孝祖,“你是说我就该被人黑一次呗?”

    看着吴孝祖略带尴尬的样,林清霞忽如俏皮一笑,“不过你讲的很对,人生是应该多经历一下事情才对……”

    “多出去看一看,对我们人生的宽度就很有益。”俞乘笑着回应,“旅行就是一种很好方式。”

    “旅行吗?我倒觉得另一句话更有意思……”

    林清霞瞥了一眼吴孝祖,缓缓清晰道,“有个人讲: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或是心灵的,都是一种旅行。看一场从未见识过的电影亦然是一种旅行……”

    施楠生、江嘉华、卢燕桦包括陈淑芬和徐尅都眼前一亮,嘴里咂摸起这段话。

    “这句话很有意思,有一种禅意。”俞乘品了品,好奇问,“哪本书,哪位先生的名言?”

    林清霞没说话,眼睛瞟向旁边渊渟岳峙气定神闲的吴孝祖身上。

    “吴孝祖导演?”

    俞乘一怔,既而恍然道,“怪不的你能够拍摄出如《一个字头的诞生》这种充满宿命感的电影,也怪不得你能够对电影进行创新。”

    “是啊,真的去触及心灵,跳出局限,才能够拍出不循规蹈矩的电影。”卢燕桦也附议。

    “呵呵……”

    吴孝祖此刻有一种被强行加人设的感觉。他很想多瞟几眼林清霞一弯腰露出的事业线,可此刻只能一脸云淡风轻的装b。

    他此刻确实感受到什么叫做文艺沙龙了。

    有那么一瞬间,吴孝祖自己或许走错了路,泡文艺圈的文艺女青年似乎更好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