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坑人要严谨(求订阅)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港岛,大荣制作公司。

    做为一家不完全依靠三大电影公司生存的独立制片公司,大荣制作公司凭借着邓广荣的名头、人脉,近年来在港台地区也是小有名气,颇出风头。

    邓广荣60、70年代就进入娱乐圈,在港台、东南亚名头很亮。当时的片酬就超过150000港币。

    妥妥一位娱乐圈一线明星的价码。

    创办大荣公司,制作、参演的《出册》、《家法》、《白粉双雄》、《血洗唐人街》等片都很有名。

    公司最擅长的就是摄制黑帮题材的电影,且每一部票房都极为可观,在港岛电影圈很出位。

    这次《义盖云天》写实风格明显,并且邀请来了周闰发这尊大神,可谓是意气风发。全港能够随意搵来周闰发出演电影的公司不会超过一手之多。

    “这星期《义盖云天》票房增长速度下降明显,《一个字头的诞生》分流了我们的观影人群。我们做了调查,很多年轻人都喜欢拉帮结伙的去观看《一个字头的诞生》……”

    一名戴着眼镜的公司员工拿着报表娓娓道来,在他对面,巨大的黑色真皮老板椅背对而坐。

    “我们这部《义盖云天》票房几多?”

    老板椅后传来一声听不出悲喜的雄厚男声。

    “九百七十万零……”

    “唰!”

    巨大的椅背一转,一名背头四方脸,面容威仪的中年男子人转过来,脸色阴沉的盯着办公桌上的报表。

    “九百七十万?”

    邓广荣阴鹫的冷笑,猛然拎起桌上的笔筒朝着对面砸过去,“我叼你老母!养你们食屎嘅?我搵来周闰发、郑裕玲,你告诉我现在票房九百七十万?你个扑街点不去死?”

    眼镜员工躲都不敢躲,硬生生的被笔筒砸在身上,冷汗滴答滴答的往下淌。

    “老板,《一个字头的诞生》票房势头很猛,影评人不断在报纸上吹捧这部电影。对观众的引导作用很大。而且——”

    眼镜员工看着邓广荣不善的眼神,冷汗直流的慌忙道,“现在这部电影还在不断的打促销优惠,同一个人购买戏票,第二张戏票只需要9.9,邓生你看我们……”

    邓广荣冷冷的站起身,走到眼镜男面前,脸贴脸冷冷道,“你知不知谁给你开工?我搵你们来是帮我赚钱。你现在教我第二张票价9.9?”手狠狠的拍了拍眼镜男的脸颊,充满戾气。

    第二张半价这个方案对于有心人来说,瞬间就能读懂此间猫腻。比如某个广告公司的老咸湿男。可是对于一些对营销公司并不是很在意的人来说,这个方案就是如此不起眼。甚至他们潜意识里就觉得这亏的太惨。

    当初金拱门做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在全世界范围内瞬间就把某个上校给揍的鼻青脸肿。一个小小的营销方案,就有这种神奇的功效。

    不但邓广荣看不出此间猫腻,就算是在后世,不是营销人员出身,不细细琢磨,都可能从未注意过这里边的猫腻。

    “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一个字头的诞生》给我打下去!”

    邓广荣拿起一根雪茄,“通知周闰发、郑裕玲进行戏院路演!我不信凭借周闰发的名头会输给一个扑街!”

    “好的邓生,我马上去办。”

    “下次汇报的时候我睇不到效果,你就自己打报告咯……”邓广荣低头点燃雪茄,头也不抬声音淡淡。

    “叮铃铃——”

    正在此时,摆在桌子上的黑、粗、直大哥大响动起来.一接电话,邓广荣脸色越来越黑。最后没忍住,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办公桌上。

    “我叼你老母!!”

    邓广荣听到电话里的事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

    他没想到自己在这边算计《一个字头的诞生》,外面竟然有人已经算计上了自己。

    …

    铜锣湾。

    “华叔,来份报。”

    文质彬彬的罗智良掏出一张纸票,随手拿起一张《新晚报》,却发现往日热情的报摊老板华叔正兴致勃勃的端着一份报,看的津津有味,不时还露出猪哥相。

    “睇咩睇的这样入迷,不做生意嘅?”

    罗智良疑惑的伸脖子去望,豁然就见到《胜报》两个大字,“华叔,你这样大年龄还这样用功,身体受不受得了?婶子受不受得住?你俩受得住,床受不受的住?呐,我最近在一家家具公司工作……”

    “我顶你个肺!做什么不好,偏偏卖床,扑死你!冇床还可以在书桌台,卫生间、阳台、沙发、地板、天台都可以啊!卖床,不如改卖棺材好啦……”

    华叔没好气的把零钱扔给罗智良,抖了抖手边的报纸,“扑街,这期《胜报》不一样啊!我睇了咸湿报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样有意思的故事!这上边的故事全都是当年电影改编的小故事。这叫情怀,知不知?”

    …

    《胜报》报馆,因为下班的缘故,报社内空无一人。

    “啪!”

    一只胖手按下开关,屋内瞬间明亮起来。

    “成哥……东哥……耀哥……”

    罗梁连滚带爬的摔了进来。他身后,一身皮衣的罗东冷冷看着他没有理会。肥成与苏黎耀二人则满脸笑意,显得很亲切。

    “三位大哥,我已经照着你们吩咐的做了。能不能给我一条活路,你们这样搞,我……我们《胜报》恐怕会几天都开不了工…我没法交差啊——”

    罗梁哭丧着脸看着拎着油漆桶、棒球棍的三人,不断求饶,“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把祖哥讲出去……你们就放过我吧。”

    “呵呵,罗主编,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不知道你讲的祖哥是谁?”

    肥成笑眯眯的露出和蔼可亲的双下巴,一把拽起罗梁的衣领,把其整个人悬空拎起,善解人意道,“我们当然相信你。不相信你的话,怎么会搵你一起做事呢?不过嘛……”

    话顿了顿,肥成贴近对方的脸笑了笑,继续道,“忘了告诉你。你报纸上这位邓老板好似是社团大佬……你说巧不巧……你说他要是看到报纸……”

    罗梁双眼瞪大,整张脸都吓到煞白。

    “放心啦,你这样乖,祖哥当然心疼你咯。来,自己泼几桶油漆,然后捡几样便宜的东西砸。”

    肥成笑眯眯的递过一根棒球棍,然后很贴心周到的帮其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拍拍罗梁的肩膀道,“你帮我们做事。我们如果不撑你,难道真让对方把你砍成烂虾臭鱼?”

    罗梁听到这话,吓得全身好似抖筛子一样全身颤抖。他虽然人渣,但依旧是个文化人。真有骨气,也不会被吴孝祖他们一群人拿捏住把柄威胁了。

    仗义每多屠狗辈,忘恩总是读书人!

    真正有气节的文化人有不少,但港岛就凤毛麟角。要不哗众取宠,要么认贼作父。

    读历史就知道,最喜欢乱搞的往往就是这些文化人。贫民百姓知道多少文化姿势?

    “成哥,你一定要救救我……”

    罗梁恐惧颤抖着抱着肥成的胳膊。见到对方递过来的棒球棍,如同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急忙接过去,满脸激动道,“我砸!我一定砸!”说着,抡起胳膊就朝着办公桌砸了下去。

    整个人显得比一旁的罗东砸的还卖力气。

    “这样才对嘛。来,油漆管够。”

    肥成递过油漆桶,微笑道,“一会泼完油漆、砸完办公室记得给你那个连襟姐夫打个电话……”

    “成哥,我绝对不惊动皇气!”

    罗梁好似受惊的小兔子,连忙解释,“不报警!绝对不报警。”

    “挑!不报警怎么行?你这里被古惑仔泼油漆,又砸又抢,当然要报警啦!我们文明守法的良好市民!遇到这种事情当然第一时间找差佬!”

    肥成好像是搂小鸡仔一样掐住罗梁的脖子,环视周围,眯笑着吩咐,“《胜报》因为胡乱报道被古惑仔报复,你姐夫过来立功。你们亲戚,这种功劳没道理便宜外人?”

    “可……”

    “不想被人砍死,就找我讲的做。人只有听话,才能活的长久。”肥成笑着道。

    “好好……我照做……”罗梁慌忙点头。

    他就像是被拽进了贼船,一下海,文化人那点遮住羞耻的马赛克瞬间就消失不见。

    临走前苏黎耀拿出几捆钞票扔给罗梁,“这是十万块。大佬知你最近手头紧,特意给你的误工费……”说完就转身离开。

    身后,一片狼藉。

    …

    报停前。

    “情怀?”罗智良讶异不已。

    “当然!邓广荣识不识?这上边全都是他早年间电影改编的咸湿故事。呐,这叫番外篇!”报摊老板一脸得意的淫笑一声,“看这些文章,我仿佛回到了年少之时……”

    “这么夸张?”

    罗智良没经受得住诱惑,伸出了自己的罪恶小手。

    “《学生情人之腹黑老师爱上我》、《我的情人之爸爸的肉色丝袜》、《白屋之恋:束缚的小奴仆》……《三大文艺男神之我们的爱》”

    罗智良整个人都惊呆了。前面三部电影他略有耳闻,知道全是当年邓广荣的电影代表作。后一篇则写了邓方脸与秦兽、秦绿毛三人超过友情的故事,太邪恶!估计全是*号。

    在60、70年代的时候,邓广荣、秦祥琳与秦翰号称湾湾三大文艺小生,当年在港台及东南亚地区,受到无数年轻男女的喜爱。

    此时,这些年轻的男女都是眼前“华叔”这个年龄。突然之间在一份咸湿报上看到年轻时候钟意的电影的“下海版”,这种感觉怎能用刺激来形容?

    如果后世出现一版《李雷和韩梅梅:少年禁忌的公车之恋》这种番外同人,那些当年受到过这两个家伙荼毒的老男老女们自然也会读上一读。

    《胜报》这种低俗咸湿报的主要面向群体就是35-55岁的咸湿中年男。搭配着这种吸引眼球的文章,瞬间就爆炸了。

    街头巷尾你会发现不少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端着报纸露出猥琐的笑声。以往只是一些国外的猎奇故事。这种很有代入感的电影番外版本的咸湿故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别说他们,就连某个黄与林广告公司的副总都惊为天人。

    初次相见,精彩绝艳!

    《胜报》今晚注定卖疯!

    四五十岁的大叔们排队买《胜报》成为了很多隐蔽处小报刊摊位的一大亮点。

    为何不去明面上的报刊亭?反正港岛言论目田!

    四五十岁这个年龄注定了这一点!越长大越不要脸,越长大却也越要面子。特矛盾却很和谐的一件事。

    有着今晚的事情,想来《胜报》也能收获一波“声望”,这也算是吴孝祖对这家报馆的“补偿”了。想来凭借这次事情,后续他们的报纸的一定会吸引不少固定人群。

    远在高丽的吴孝祖早早就布置了这一手。

    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这是1024火车头工作室的传统美德。

    周闰发、郑裕伶这两人黑料也不少,但吴孝祖三思之后还是觉得不太合适。如果抹黑这两人,不说吴孝祖良心会不会痛,但他钱包肯定会痛!

    这种负面新闻,同样能够让《义盖云天》借光蹭热度。吴孝祖总不能自己搬起石头吧?

    所以,邓广荣这个出品人就很合适了。

    坑人,我们一向很严谨。既然坑了,那就一定往死了踩,不然如何对得起自己这张帅脸?

    吴孝祖的招数从来都是一环扣一环,在敌人最松懈的时候,发出致命一击。

    长脸马仔、花鸡这都只属于被动反击。

    难道被人欺到头上,只选择被动反击?这不是吴孝祖的性格。他床上床下都喜欢主动。不然王仙仙的项圈也不会被他扯到变形,也不会两边腮帮都疼……

    吴导演除了胆子大,那个大外,心眼一向不大。别人送的礼,就一定要加倍还回去!

    …

    大荣制作公司,办公室。

    邓广荣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面前的《胜报》,上边的文字扎的他全身疼。

    能够想象,明日全港媒体会有一种怎样的反应。这让他心中的戾气不断上涌,整个人好似被怒火燃烧一样。

    “给我去查到底是谁在搞鬼,给我刮出这件事相关的人——”邓广荣铁青着脸,双眼冒火道,“让兄弟们去给我砸掉这间报馆。”

    “是,大佬!”保镖拿起电话就“摇旗呐喊”。

    不一会,办公室就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叫声。《胜报》的文章里男女咸湿还好,最无耻的是最后一篇的男男男的情感历程。

    这可能也是吴孝祖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吧。几个月前,某个三十岁的文艺女青年被自己从头黑到脚。这一次,吴孝祖用同样的报纸帮其出口恶气,也算吴孝祖还了这段人情。

    反正不管林御姐同不同意,吴孝祖觉得自己这算是还人情了。下再见林御姐,他也能自在一点。

    吴孝祖不知道,有些时候人情债这东西很奇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