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亚太影展(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邀好友,赏佳片!你买单,我承担!”

    “一份友谊在心中,两张影片在手中!”

    “《一个字头的诞生》电影票第二张半价,欢迎观看!”

    翌日,安泰戏院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戏院外边扯上海报、横幅,张灯结彩一般,不断吸引着路过此处的路人。

    罗东、肥成等十几个人一人拿着上千张传单,穿插在戏院一里地内的繁华街道,不断派发着电影传单。

    第二张半价这个噱头,足实的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同时也让更多的观众走进了戏院。

    远远望去就能看到安泰戏院门前的售票口排起了小小的长龙。虽然无法同《英雄本色》蜿蜒长龙相提并论,但这也足以说明这部戏的受欢迎程度了。

    电视、电台以及纸质媒体,最近社会版面全都把关注点放在了“港岛福利保障问题上”,鬼知道吴孝祖当初那段话为何会扯到港岛福利保障体系这个话题。

    但不管如何,这种热度只要持续下去,吴孝祖与《一个字头的诞生》就得以受益。

    吴孝祖很自在的蹭了一波热度。

    如果此时有某度热度指数,他的名字会从300直接升到了10万。没准又会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案例。

    凭借着这一周的新闻热度,再加上第二张半价的噱头。《一个字头的诞生》票房首周就突破了万!

    这还是因为晚上映两日的《义盖云天》分流走了720万的票房。这种分流是全方位的分流,从媒体宣传、到观影人数再到港岛民众的热议关注点,最后全都体现在票房上边。

    如果没有《义盖云天》,吴孝祖不怀疑自己这部被港岛影评人称为“跨时代的作品”的电影首周就上千万。这种全港热议的效果再加上影评人的吹捧,足以让很多观影主体,也就是年轻人走进戏院。

    可惜,发哥魅力十足太大。这部罗纹导演,周闰发、郑裕伶这对经典荧幕情侣的作品上映五天就冲上了720万的超高票房。

    要知道,吴孝祖的《一个字头的诞生》可是受到全港电影爱好者热议的一部作品。但这都抵不过一个实力大明星的吸引力。

    这部《义盖云天》,吴孝祖没去看。同时也监督着跃跃欲试的肥成不准去看。有这个钱,不如给邓广荣买点纸钱烧。

    因为没去看,吴孝祖也不知道郑裕伶有没有被强迫“纹蛇”。想想郑裕伶的小舢板身材,吴孝祖更没兴趣了。

    两部电影依托着德宝戏院与嘉禾戏院,倒是斗的旗鼓相当。

    与此同时,吴孝祖、梁镓辉及李翰翔一行人则乘飞机飞往了高丽思密达,去参加第31届亚太影展。在此之前,蒋二少已经带着拷贝先走一步。

    天空之上,白云之下。

    望着越来越模糊的港岛,吴孝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哈欠…”吴孝祖正准备盖着薄毯入眠,就见到坐在斜对面的梁镓辉冲着自己不断眨眼。

    “?”

    吴孝祖装作一脸不明白的样子,朝着对方耸耸肩,安然入眠。只留下一脸怨念的梁小抠,继续承受着不可描述的痛楚。

    左手前女友,右手现女友。这种状态何其尴尬?

    左手边坐着的是李翰祥的二女儿李殿朗,当年梁小抠同人家也有过一段缠缠绵绵的鸡荡岁月。

    然后……被甩了。

    理由是:你跑步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

    梁镓辉应该算是被演戏耽误的短跑健将。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屡次刷新港理工百米、二百米纪录,平均成绩在11秒左右。当时的世界纪录才是9.93,也才创造3年。

    当时梁镓辉事业上被封杀,感情上被踹!那叫一个酸爽。

    前女友与现任女友夹击其中,个中滋味,想来会给他的表演生涯再增添几许经验。

    吴孝祖好心的想着。

    …

    汉城。

    1986年的汉城才刚刚举办完亚运会。依稀还保留着几分亚运会的痕迹。

    吴孝祖走下飞机的时候,还能听到一群思密达在议论他们“亚洲第一”的盛举。这个“亚洲第一”被思密达一直说了三十年!

    体育上思密达完成了两个“创举”,一个是1986年亚运会奖牌数超过华夏位居第一。一个是2002年世界杯,思密达神奇的获得了第4名,这个也装b了十几年。两次创举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东道主!

    对于这个国家,吴孝祖只限于知道大腿时代和总统是个高危职业。

    可惜,此刻大腿时代连毛都没长齐。咳咳……连小蝌蚪都还没开始找妈妈呢。细读之后就会明白,小蝌蚪找妈妈——儿童时代最高效的性启蒙故事!谁说我国性启蒙晚?

    亚太影展在思密达受到了很高规格的对待。

    吴孝祖一行人跟着熟客李翰翔入驻了华语电影人下踏的……穷酸小旅馆。然后李翰翔就自己浪去了。

    亚太影展参展的华语电影人,一般都具备两个特点:1,兜比脸干净。2,不是嘉禾的电影。

    你要讲六先生不小心眼,打死吴孝祖他都不信。

    不过人家邹汶怀估计也看不上这个破影展。嘉禾根本没来参加过。

    “阿祖?!”

    吴孝祖正想好好观察一下八十年代的高丽思密达,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

    转扭过头,入眼就见到一个乱糟眼镜男与一个黑色大屁股脸笑着朝自己挪动过来。

    “杨导?”

    吴孝祖一脸诧异的看着兴致颇高的杨德倡,目光又随即扫了一眼全身充斥着农民工气场的大屁股脸,圆圆的大脸,就像是屁股开了一道缝。

    “阿祖,没想到真的是你,我们这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湾湾错过,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哈哈——”杨德倡张开手臂,极其热情的把吴孝祖拥入怀中……

    吴孝祖讳莫如深的沾之即离。此时杨德倡与蔡芹无性婚姻的,你以为闹笑话?

    “这是我的好友侯孝苋,也是一位电影导演。这次来这边卖片拉投资……”

    杨德倡先是指了指‘大屁股脸’,随即又把吴孝祖介绍给了侯赔钱,“这位是港岛电影导演吴孝祖,自己有一家电影制作公司、自己当老板。”后五个字说的是意味深长。

    吓!!

    吴孝祖看着大屁……侯孝苋,吓了一跳!

    从这一身农民工气质倒很像侯孝苋,但这卷发大屁股脸的形象与他脑中“黑瘦蔫蔫小眯缝眼”模样太违和了。

    侯导,你为何放弃治疗?

    这tm不符他心中对于侯赔钱的印象啊!!说好的艺术家呢?好嫌弃——

    “你好你好吴老板,我是侯孝苋,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烫着卷发的大屁股脸——侯赔钱格外客气的主动揽客……那笑容,相当的诡异!哪里像个艺术家,喜感忧人。

    原本吴孝祖对于“面如满月”这词最直观的印象只有两个人。书本中代表人物是贾宝玉,他被人形容“面如满月”,也就是俗称的“大饼脸”。后世就是小岳岳。

    今天看到侯孝苋,终于见到行走的“大屁股脸”了!

    湾湾这两位电影界堂吉诃德,一个乱糟糟,一个大屁股脸。这种艺术家并不讨厌。

    “客气客气……”

    吴孝祖有点懵逼的看着面前“两脸”热情的二人,心中莫名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你的新片这次带来参展?”

    杨德倡笑着道,“正好我和侯孝苋也特邀来参展和观影,你电影何时内部放映?我们去捧场。”

    看着真心切意的杨德倡。

    吴孝祖内心深处一阵感慨,尽管杨德倡媳妇长得丑,但冲他这“敦厚长者”的名号,还是应该当朋友结交!

    尽量少坑他!

    ……

    旅馆。

    “孝苋,你新片看来还是要放在港岛电影公司上边找机会。湾湾这群大片商如今都盯着港片市场。我们也只能与时俱进……”

    杨德倡把“坑钱”这件事情讲的是清新自然,而旁边的侯赔钱深以为然。

    杨德倡与侯孝闲两人此时关系极好。这一个海龟知识分子,一个土鳖农民工,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有时候好的足以叫蔡芹吃醋。

    作品风格上,杨德倡就像是像是一柄利剑,霸气的劈开湾湾电影圈的腐朽。但平日里真性情,豪爽大方,却性格略显易怒。

    侯孝闲则不同,他好似一块抹布,润雨无声的改变现状。平时‘放荡不羁’、温吞平易,但极为敏感。

    侯孝闲在这时,还是挺佩服从国外回来,眼光独到、犀利的杨德倡。把杨德倡当做老大哥。

    他的那部著名的《风柜来的人》,就是杨德倡帮着重配的交响乐《四季》,友情可见一斑。反之,杨德倡拍摄《青梅竹马》也特意把侯孝闲弄来当男主角。

    后来两人之所以分道扬镳,更多还是理念不同、互看不爽!再加上杨德倡脾气易怒,侯赔钱不想惯着他。

    “你说这位……吴老板能不能投资我的新戏?”侯赔钱突然问道。

    “?”杨德倡眨眨眼,对侯赔钱的寻钱嗅觉很满意。

    正在楼上房间内与蒋志强交谈的吴孝祖身子莫名打了个个寒颤。

    他们在讨论如何蹭杨德倡与侯孝苋的热度。

    回到房间后,吴孝祖把这两个人与蒋志强一提,蒋老板顿时提起了兴趣。两位电影节常客,湾湾电影界新生代旗手,如果能够在这次影展上多多发声,吴孝祖获奖几率大增!

    朋友吗,当然要互相帮助!吴导演笑着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