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后手准备,票房争夺(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慌张,有人愁。

    卧室门悄悄打开,王仙仙蹑手蹑脚的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只美丽且安静的小鹌鹑。手里边还拎着一部bb机。

    心中祈祷着最好王妈妈永远看不见她。

    “王祖苋!”

    王鹌……祖贤下意识挺胸收腹提臀,两条大长腿紧紧并拢,鹌鹑瞬间变白天鹅,轻轻一甩秀发,笑靥如花,贝齿光洁,两条英眉都抖成了献媚的模样。显然王仙仙的祈祷并不虔诚!

    “妈——”

    王仙仙扭着柯基臀,可能是打篮球,需要练半蹲紧逼防守,她的翘到让人怀疑人生。属于那种又翘又圆的类型。不过最怕贪嘴……

    “大半夜不睡觉,你做什么?”王妈妈上下打量穿戴整齐的王祖苋。

    “嗯……我饿了——”王仙仙理直气壮的打开冰箱门,然后特惊奇的叫道,“啊!竟然没有我想吃的……”

    “你想吃什么?”王妈妈迈着八字步渡到王仙仙面前。

    “面条……”

    “唰——”拉开一个抽屉,两包面条。

    “不是不是,我想吃馄饨……”

    “唰——”拉开冷冻,一袋捏好的馄饨。

    “我不想吃这种馄饨……我想吃鲜虾仁……”

    “鲜虾仁!”

    “基围虾!”

    “盐水虾!”

    “青虾!”

    王妈妈唰唰唰拿出食物,最后又拿出一袋馄饨皮,“吃哪种,讲——”

    “……”

    王仙仙盯着捋胳膊卷袖子的王妈妈,心里有那么一刹那的心虚。但想到自己身负“**深抽”的艰巨使命,大脑以一百四十五迈的速度疯狂运转。

    “b-b——”

    王仙仙迅速拿出寻呼机,依然是熟悉的号码。

    “妈,不要这么麻烦啦……你今天忙碌一天,又是去机场买票,又是忙前忙后,太累了!”王仙仙化身小公举,摇着尾巴就凑到了王妈妈身后撒娇。

    “不累。”

    王妈妈手不停,头不回的道,“这样能防止老年痴呆。省的我被人家哄骗。我在外边为女儿的工作忙前忙后,然后女儿都要欺骗我……妈真的不累……”

    王仙仙手一僵,看着仰头吸着鼻子说话委屈的王妈妈,她瞬间蔫了。

    “妈,我帮你一起捏吧。一会叫爸爸一起吃。”

    王仙仙从身后搂住王妈妈的腰,下巴抵在妈妈肩头,柔声道,“妈,明天我配你去戴阿姨家,一起逛街吧……”

    “好。”王妈妈慈爱的拍了拍王仙仙的手,目光晶莹的笑,“你去喊你一爸爸一起吃宵夜。我们一家人…很久没一起吃饭了。”

    远在湾湾的两个王哥哥被王妈妈瞬间抛之脑后。

    看着离去的王仙仙,王妈妈的笑的很欣慰…呃,奸诈!然后王妈妈吹着口哨哼起歌,拢了拢烫发,一脸的得意。

    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肉,还治不了你?

    不要和自己妈妈撒谎,她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揭穿。王妈妈的的演技,甩出还窝在偶像派内沾沾自喜的王仙仙好几条街。

    王妈妈平时三大爱好:逗王仙仙、逗王仙仙,逗王仙仙。这爱好全家人很默契,唯独王仙仙自己不知道。

    某位导演等的大刀饥渴难耐,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

    月黑风高夜,鸡鸣狗盗时。

    《义盖云天》首映结束。邓广荣乘车来到了联乐堂商会。

    联乐堂坨地坐落在一处麻将馆。

    此时屋内里间坐着三五个中年人,外边大厅内二三十位古惑仔聊天打屁。

    “荣哥!”

    “荣哥——”

    大背头,黑风衣的邓广荣走进麻将馆,原本吊儿郎当聊天打屁的古惑仔纷纷站起身问好。

    “坐——”邓广荣威严的压压手,然后从内衬里拿出皮夹,抽出两张千元大金牛递给一名古惑仔,“这么晚了,兄弟们也很辛苦。点些宵夜给大家——”

    “谢谢荣哥!”

    几十位古惑仔都连忙笑着感谢。对于邓广荣的豪爽非常感动。古惑仔三更穷五更富,这种豪爽的大佬无疑更受他们拥戴。也怪不得邓广荣在联乐堂威望很高了。

    “抱歉,刚刚多喝了两杯。”

    邓广荣走进内屋,见社团的护法、元老都已经到齐,顺手把风衣递给司机兼保镖,“既然大家都来了,就都说说这件事如何做吧。”

    “阿荣,你自己惹的麻烦,现在让社团替你擦屁股?不合适吧?”一位元老开口道。

    “话不能这样说,荣哥为社团做多少?你们在座各位哪一个没受到过荣哥照顾?就说阿波、水华你们的酒吧边个带上人去捧场?哑叔上次被古惑仔揍,也是荣哥出的头……荣哥为社团出钱出力,现在讲这些?”一名瘦高的眼镜佬摆明车马的不忿道。

    邓广荣往沙发上一坐,抽出一根古巴雪茄,旁边的司机火机已经点在面前,点燃雪茄,吞吐一口。

    “天后站那边我和几个大老板联手开了一间夜总会。我打算把场子和泊车的摊子交给社团。”邓广荣夹着雪茄,霸气道,“你们怎么做,我无所谓。”

    他的话让屋内的几位叔伯辈互相看了一眼。

    “对了,我晚上坐船要赶去“回力”同驹哥摸牌九,有没有一起?”邓广荣站起身接过保镖递过来的风衣,环视了一下众人。

    “我打电话给和胜秃头佬,话他一起饮茶。”一名元老出声。

    “我晚上正好要去湾仔,我的拜把兄弟帮项家做事。”另一名元老也开口。

    “警局我有熟人,我联系律师吧。”四眼佬最后出声。

    “过两日春风得意楼摆宴,各位赏脸。”邓广荣笑了。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情让他确实很被动。和胜、新安两支旗盯上他,很麻烦。他的名声更多靠的是出手大方、为人义气。真出事,他未必担的住。

    这次他利用花鸡摆吴孝祖一道,顺便也想让利用花鸡挑拨和胜与吴孝祖的关系,谁知道花鸡的心思实际上想借这个机会“平地一声雷”!

    邓广荣差点去差馆砍死花鸡这个扑街。

    他不知道,花鸡此刻一样想砍死他那个长脸马仔!

    每个人都自认为算无遗策,但他们算不到人心。如今古惑仔讲的是利益,大佬栓都栓不住了。

    这也是吴孝祖不愿意和他们多接触的原因,吴导演这种心思敦厚的人,看不得这种人心的险恶。

    相比项十三,邓广荣这个江湖大佬属于那种外面名声显赫,内子败絮其中的典型。他没有实力承担这种后果。所以,他今晚去见他的大佬,他要绑住社团。

    如今有钱还不行,还要有势!

    …

    龙城冰室。

    “第二张半价?我的吴大导演,我刚刚接手安泰,你这样搞,我怕我老豆直接吐血啊!”

    蒋志强靠在沙发上,两只小短腿将将搭在茶几上,睬都不睬旁边的一对大长腿。“如今全港票价都在上涨,已经涨到了22元。金公主和嘉禾打擂时优惠也不过是八折……你这第二张半价……呃?”

    “七折半而已。”

    吴孝祖换了一下大腿,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自顾自道,“第二张半价也不过就是给客户打了一个七折半的优惠。看似只便宜了半折,但你要知道,这个钱是赚在了第二张上边。

    你想一想,你都觉得很优惠,客人会不会这样想?这种时候,你会不会多叫上一个朋友来一起观影?两个人都少花了钱!客人觉得占了便宜,心里满意!我们又多卖一张票,多赚了一张票钱,同样满意。双赢才对……”

    吴孝祖心说,我这才弄出第二件半价,没给你能预付定金、充值反卷。不然吓死你!客户按计算机算一个礼拜都算不清其中的道道。

    第二件半价,这个营销方案在后世都属于各大商家经久不衰的营销手段……棺材铺除外。

    “挑!!!”

    蒋志强一激动,两只脚掉了下来,一脸惊喜,“这种招数你都想的出来,你吃什么长大的?观塘那种工业区怎么就出了你这个扑街……”

    讲完,他控制不住亢奋的站起身,“不行,我现在就要回公司,明天开始就让旗下戏院展开这种活动……”

    “嗯,我就不留你了。晚上约了人。”吴孝祖心不在焉的伸了个懒腰。

    蒋志强行色匆匆的离开,他预视到这次“第二件半价”的营销方案会给《一个字头的诞生》带来更大一波的客流。

    吴孝祖终归是没有等来救火队员,等来的只有一则传呼台留言:

    你的货物被暂扣家中,请自行解决。

    吴孝祖拿着电话,一脸懵逼。

    自己的老王大姐到底平时读的是什么书?他们这些湾湾女生不应该是读琼瑶吗?

    为何着文风偏向了张爱玲和亦纾?

    …

    翌日。

    港屁民们一早出门,随手买张报纸,就见到报纸上全都是昨天“电台事故”的新闻。

    吴孝祖如愿以偿的再次入选了社会版。

    《一个字头的诞生》这部电影与吴孝祖这个浪子回头的导演一时间印入很多港民的印象里。

    “浪子回头金不换,古惑仔导演诉说港岛梦!”——《文汇报》。

    《文汇报》副刊版面报道:“昨日晚高峰时段,港电台第二台‘青春进行曲’的节目播放时,做客嘉宾是被誉为新浪潮新一代接班人和旗手的吴孝祖。在最后时段,一位不知名的听众打电话掀开了这名吴导演的背景…………

    面对着这种指责,这名导演娓娓道来了自己出狱后的各种遭遇。听者伤心,闻者流泪。这也带出了一个港岛如今很现实的一个问题:社会对于出狱人士以及有案底人士的歧视……”

    《文汇报》洋洋洒洒上千字,留给吴孝祖的版面很少。更多把矛头指向了这个事件带来的社会矛盾。《文汇报》在港岛发行量超十万,影响力、辐射面都很大。

    相比较《文汇报》把关注点放在了社会矛盾上边,《东方日报》、《星岛日报》、《新报》等报刊则更多把关注度放在了娱乐版面上。

    “《一个字头的诞生》导演吴孝祖原为古惑仔!电影何去何从?”——《星岛日报》。

    “劲爆!劲爆!新浪潮导演竟出身古惑仔!!电台引发影迷讥讽!《一个字头的诞生》导演强烈回击!”——《东方日报》

    “新人导演险遭暗算,背后黑手到底是谁?独家揭秘:《一个字头的诞生》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成报》。

    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明报》上的文章。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狗屁倒灶臭不可闻!”——《明报》,作者是:李翰翔。

    “鄙人看了《一个字头的诞生》,内心何其惊艳!今又闻吴小友的事迹,大感‘宝剑锋从磨砺出,梅香出自古寒来’!只有这种经历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人才能够拍摄出如此惊才绝艳的电影。

    我不知爆料者心思几何,想来无非就是要搞臭这位后生仔罢了。不过,他们这次明显是找错了对象。吴小友的风姿从言语间就展露一二……”

    李翰翔这波实力吹捧,明显已经把“脸”当做了身外之物。

    娱乐圈适者生存。在乎脸的走不长久。大导演没什么两样。

    除此之外,最新上映的《义盖云天》也抢占了不少娱乐版面,吸引了许多影迷的目光。凭借着罗纹、周闰发、郑玉玲的名头就已经有了票房保证。

    小马哥的余热给这部电影带来了足够的票房潜力。一时间,整个港岛娱乐圈的新闻全都被《一个字头的诞生》与《义盖云天》所掩盖。

    相比起《一个字头的诞生》出奇制胜,这部《义盖云天》就真的是靠着大明星在圈钱。

    在这个时候,安泰戏院旗下第二张半价的经营策略推出的悄无声息,并没有吸引多少有心人的目光。但是这一招对于影迷的吸引力却很大。

    新闻热度配合着现实优惠双管齐下,这让《一个字头的诞生》也悄然无声息的就把噱头变成了钞票。

    吴孝祖从不怀疑这种推广策略会输给那些砸钱推广告的电影。

    小马哥很靓!

    他足以值1000万!

    仅此而已!

    吴孝祖对那个未曾会面,却摆自己一道的邓广荣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