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架起火堆燃起碳,谁是盘中餐(下)
    ps:求推荐求月票!

    “吴先生——”

    19岁邻家小姐姐周慧慜快跑两步,追上吴孝祖,冲他抿抿嘴,鼓励道:“加油!”

    吴孝祖扭头露出自信的微笑,轻轻颔首,转身离开。不去看胸前又褶皱又湿润的小姐姐。

    对于这位小姐姐,吴孝祖没什么特殊体位的想法。不过占便宜这种事,咳咳……胸软中带挺,凑合。

    吴孝祖刚走出港电台大楼,外边十几位记者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江嘉华则早一步离开了。

    好几根录音笔、话筒朝着吴孝祖伸过来。

    “吴孝祖先生,请问你如何看待你古惑仔这个身份对电影的影响,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否有人故意整你?”

    “《一个字头的诞生》讲的是黑社会的事情,是你亲身经历的事情吗?”

    “吴导演——”

    吴孝祖环视面前十几个记者、狗仔,面容刚毅的点点头,“这件事情如何,我不想再多解释。港电台里边有我原话录音。我该说的已经说了。我现在只希望那些背后耍阴招的人省点力气,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然后借着港电台保安的解围,吴孝祖冲出了包围圈,此时,一台红鸡恰好的停在他面前——上车就跑!

    车辆快速行驶,两边景物不断后退。

    “大佬,事情办妥了。”开车的肥成不回头。

    后座上,吴孝祖请嗯一声,手里握着盒式录音机,继续聆听,“这段沙哑声音应该注意一下轻重音……”

    没有什么事,能随随便便成功。除非你真的很随便。

    ……

    陋室茶屋。

    “请茶。”

    茶楼二层雅阁,雕梁画柱,古韵古香。

    一名穿着草绿印花旗袍挽着鬓发,模样清秀的茶艺师纤纤玉手中好似行云流水。

    手腕高抬,粉青色瓷碗中划出一条暖玉色的弧线,香味扑鼻,却不媚俗。

    形不杂,味不腻,水不满。一切都显得那般恰到好处。

    不远处,一座泛着内敛包浆的木质复古留声机坐在同色木桌上,唱针轻轻划动出美妙的音符。

    茶托上放着粉青茶杯,茶香徐徐,未尝便感受到淡淡茶意。茶道一词博大精深,品茶如品味人生,品茶也如品人。

    项胜端茶,观望、轻嗅、慢呷,三口而入,口中留香,慢慢渡之。

    “好茶。”

    坐在对面的吴孝祖轻抿,感受到茶叶特有的先苦后香,茶香很淡,却引人回味。

    “你比我十哥要厉害,佢次次饮茶都似牛嚼牡丹,睇得我好心疼,我告诉他好些回,他还是改不了。”

    项胜翘着腿,笑的很亲切,“早知吴导演如此犀利,我就不必平添烦恼丝了……”手边放着几张照片。

    吴孝祖笑而不语,接过茶艺师的茶杯,继续饮茶。旁边的蒋志强也如老僧入定。

    “热闹中一冷眼,便省去很多苦心思,冷落处一热心,便得了许多镇趣味。不管如何,这一次多谢项生出手,看来又欠了项生一次人情……”吴孝祖举杯,“借花献佛,以茶代酒!”

    项胜笑着举杯,呷了一口,轻轻放下茶杯,“人常言,嚼得《菜根》香,百事皆可为。吴导演……”

    目光又看向蒋志强,“蒋老板二位,怪不得能把把生意做好。”讲完,拿起手边的热毛巾拭了拭手,显得有洁癖。

    “项生有话不妨直说……”蒋志强放下茶杯,突然开口。

    “呵呵,不急。”

    项胜主动帮蒋志强斟满茶,朝茶艺师挥挥手,语气淡然道,“不才和家兄创办了一家电影公司,几年时间一直不得要领。反倒是扔进不少钱打水漂。

    倒是二位,一部胜一部,我只是想同二位取取经……”虽然是同蒋志强说话,但目光最后却落在了吴孝祖脸上。

    蒋志强是瓷器,但这种瓷器他不缺。他缺少的就是吴孝祖这个盛“水”的瓦罐。项胜的目的从开始就没想单纯的交恶吴孝祖。

    吴孝祖动作没停,继续饮茶,茶杯道嘴边,突然不动,看向项十三,“项生,大家出来做生意,打开天窗说亮话。”

    项胜轻笑的一摆手,示意吴孝祖讲。

    “我同和胜的乐先生讲过,我不参与社团的事。一根筷子都不参与。这话希望项生明白。”吴孝祖道。

    “当然。”

    项胜点头,“我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做生意,不涉及任何其他事情,这个我可以保证。同时,双方合作自然是自愿合作,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好!”

    吴孝祖点点头,指了指茶壶,意味深长的道,“煮茶讲究水要干净。”

    “我做生意的钱一向干干净净。”

    项胜笑了笑,“我知你的担忧。放心,我也看好电影业这潭水,不会泼脏水进去,让自己冇水饮。”

    吴孝祖直视项十三,沉吟半晌,“好!”说完,两人齐齐一笑,很默契的举起杯,相互轻碰了一下。

    三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告别。

    看着吴孝祖与蒋志强离去,项胜摘下眼镜,慢条斯理的用眼镜布轻轻擦拭。

    “老板……”

    黑西服司机走了进来。

    “很聪明的一个人。”项胜瞥了眼桌上的照片,随手扔进纸篓,“通知大荣电影制作公司那边,就讲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参加他们的首映档了。”

    “好的老板。”

    黑西服司机点点头,慢慢退下去。随手带好门。

    项胜叠着腿坐在木椅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繁星。最近警队很安静,但项家还是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总有一股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他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对项家来讲是唯一的一条出路。项家不能藏在幕后,而应该走到台前。因为走到台前,才可以让很多小动作无从遁形。

    习惯了黑,就难以去追求白。但在如今的港岛,尤其是中英协议敲定之后,黑就越来没有未来。只有白,才可以。但项家却偏偏无法染白。

    娱乐圈是不黑不白的地方。这个是唯一适合项家生存地方。镁光灯下,项家才能存活下去。

    甚至在他内心中,都谋划着让项家人一步步的走进公众视野。

    不得不说,相比起项家其他人,项胜不亏项家白纸扇的称号。他这条路如果走好,项家在二十年、三十年后,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站在公众前,还可以正大光明喊出“我不是黑社会!”这种宣言。

    项十三,终归是项十三!他是一个很合规也很懂规矩的人。十年后,港岛最大的规矩就是北边!项家必须要懂规矩。

    ……

    “你真信项十三的话?”

    车内,蒋志强抽着雪茄,好奇的看向吴孝祖。

    吴孝祖收回目光,手中雪茄只是放在鼻尖处轻嗅,“蒋生你希望我信还是不信?”

    不等蒋志强回答,吴孝祖又接着道,“实际上信不信已经不打紧。你总不会认为我们接二连三的影片大卖,真的没有人会凑上前吧?只能说项十三更有眼光,也更决断。他帮我们是为了利益,他害我们一样也会是为了利益……”

    “所以?”蒋志强笑道。

    “所以。”吴孝颔首微笑。

    觉人之诈,不行于言。

    很多时候,不怕一个人看不明白是非。怕就怕你自认为聪明,却非要点破是非。

    所以自古讲傻人有傻福。傻吗?呵呵……

    项十三打的算盘,吴孝祖能猜出一二。这一点,项十三本身都没有吴孝祖看得清。终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更帅一点。

    这年头,懂规矩,识时务,有眼光还有自知的人太难得了,最怕这个人还有一个好脑筋和坏心眼。

    鹰立如眠,虎行似病!

    这就是项胜。

    一个十顶十的聪明人!

    项十三看重的是利益,好巧,吴孝祖看重的也是利益。

    没有人比吴孝祖更明白接下来港岛娱乐圈的态势。

    花鸡?

    这只是一个小角色。

    这次是花鸡,下次或许就是老母鸡。吴孝祖只要还想在这个圈子里站住,免不了要和这些人打交道。

    项家利用他,他又何尝不是在借用项家?

    他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和底蕴。

    今夜,很多人注定都无法入眠。

    不过,吴孝祖却觉得自己会睡得很踏实。想到这,他觉得是不是传呼一下王兔牙。

    兔牙轻刮……

    “蒋生,电话借我一下!”

    ……

    嘉禾院线,大荣制作公司上档新戏《义盖云天》。

    首映档气氛很热烈。凭借着邓广荣的人脉,娱乐圈很多大咖前来捧场。

    邓广荣笑着招呼着不少捧场的演艺圈人士入场。转过身,他却一脸的阴沉,双眸中都透着几分急躁。

    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真的小瞧了那个先抢马子,后挡财路的吴孝祖。

    捧杀!

    这从来都是娱乐圈最阴险的招数。但这一次,竟然无效!

    他自认为算无遗策,却没想到处处遗策!

    这段时间,媒体上尽是对吴孝祖与《一个字头的诞生》的吹捧,实际上就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在这个圈子里站的越久,他就懂的一个道理。站的越高,摔的越惨!

    可偏偏这一次百试不爽的招数竟然失灵了!吴孝祖这家伙捧起来,却发现竟然顽强的竟然像一只蟑螂,当着全港听众的面竟然都难以杀死!

    再然后,他就发现,就连自己杀人的刀,都被轻而易举的夺了下去。

    这一刻,外表威严,总是一副豪迈大佬模样的他,真的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