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竖起大旗迎风扬,既要新潮还要浪(求订阅)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新浪潮再添一将,新人导演独挑大梁!”——《新报》。

    “《一个字头的诞生》!新浪潮后起之秀,创新港岛电影语言。”——《成报》。

    “电影语言的创造性改变,掀起电影技术的革新!”——《文汇报》。

    “《一个字头的诞生》一部酷到骨子里的电影!两段式的开创了电影史上的一个新的叙事方式!”——《港岛虎报》。

    …

    九龙别墅。

    “戚——这小子新浪潮?”

    一身睡衣,戴着老花镜的李翰祥看着油墨味十足的报纸上极尽吹捧的言词,利落的把报纸折成纸飞机,走到窗边————走你!送你们上天好啦,新浪潮,浪才是真的。

    “你呀,这么大年龄还要喝到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生气……”

    一名极为有气质的老妇人一边递热毛巾给李翰翔伺候他,一边又嘴不饶人的同李翰翔拌嘴,“就你能折腾,刚刚从广州回来,又偏偏要去汉城…我看你干脆住在帝都好了。你看看你买回来的这些东西,不吉利还慎人……”

    周围书桌上全都是李翰翔买回来的一些古董。老太太一边骂,一边却端热茶给他,把李翰翔服侍的很周到。

    又有趣,又可爱。

    “当年我就讲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个委员……”

    李翰翔不以为意地道,“帝都总比台北好!说话声音都比湾湾腔好听。一群虚伪到极致的家伙。”

    “你这么能耐,没见你把家辉解封……”老太太很犀利。年轻时更犀利。

    当初吵架,直接拿出“***”(电动喷水温控版)……这事弄得李导演很被动啊——然后就卖力的播下两个女儿。

    一提梁镓辉的这事,李翰翔就想骂娘。那帮王八蛋当初炮制自己,却发现无可奈何。最后只好把气焰撒在梁镓辉身上。梁小抠才拿到金像奖蓝色水晶方块奖杯,就被湾湾报复性封杀,纯属实力躺枪。

    “我去给金全打电话——”李翰翔一张一张折着飞机,心里美着呢。

    这帮依旧沉浸在新浪潮余晖的艺术“余孽们”真以为找到了新的旗手?一想到吴孝祖那奸诈似鬼、无利不起早的穷酸样,李翰翔惬意的品了一口醒酒茶,“自荐枕席事君王,赔了夫人绿帽王……”

    “你再折飞机乱飞,我就把你折了,扔出去!”李太太气急败坏看着院子里的纸飞机,河东狮吼!

    李翰翔办事的效率和床上一样。亚太影展与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的报名程序很快就搞定。

    在这个年代,电影入电影节事宜并没有后世那么复杂。对李翰翔这种电影节老炮儿更是不难。

    如今,坎城(戛纳)电影节很多上映很久的影片都依旧可以光明正大去参展主竞赛单元,这在后世应该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更不用提亚太影展和南特三大洲这种三流的非主流电影节了。亚太影展,李翰翔本身就是港岛这边的“选片人”,也就是电影推荐人。

    南特三大洲电影节,很巧!胡金铨是亚洲地区的推荐人。正所谓朝里有人好做官,电影节也是一样。各种电影节很习惯培养各自的嫡系。南特三大洲电影节也被很多欧洲电影人称为“戛纳电影节孵化基地。”

    有着嫡系的推荐人,《一个字头的诞生》很合规的就参选了两个电影节。

    李翰翔对自己的办事效率很满意!用很短、很快的效率,就能办出很大的事情。李导演自傲着呢!

    “爸爸……”

    二女儿李殿浪笑眯眯的从身后,搂住李翰翔的脖子。诺,这就是他办出很大的事情!

    …

    影评人的推波助澜,一时间全港娱乐圈内都知道有一个叫“吴孝祖”的新时代导演,继谭继明、严昊、徐尅、许安华这帮大咖之后,再一次的领导起了“电影改革!”

    摇身一变,吴孝祖这个俗人就挂上了新浪潮旗手的高逼格标签,立刻化身为垫脚尖走路的新浪潮新一代渠帅。

    《一个字头的诞生》就是旗下的起义大军,一群影评人就是急先锋。纸质媒体的吹捧,让《一个字头的诞生》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这事情到让吴孝祖一时间都有点措手不及。

    “新浪潮导演呀!”

    梁镓辉拿着报纸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吴孝祖,想看看新浪潮导演有什么不一样,最后撇撇嘴,“这帮影评人眼盲嘅?”

    这种好评,吴孝祖无所谓。但好评带来的效果却让他很满意。甚至说有点意外惊喜。

    受影评人口碑营销的影响,两日的戏院反馈票房经过蒋志强统计计算出来后,顿时给众人打了一剂鸡血!

    两日票房!

    302万港币!!!

    这还只是电影刚刚上映,口碑、宣推还未全部爆发的情况下。这个成绩一出,蒋志强差点又要招手带众人出征。

    当初《雨夜屠夫》上映时拼死拼活,首周票房才335万!这一次还没彻底发力,就已经显露出强势。同时期上映的电影一时间全都受到影响。

    “稍晚一些会有一个电台直播访谈,你这位新浪潮记得准备好。”

    江嘉华在旁边握着笔,提醒道,“港岛电台第二台的一个当下收听受众最广的一个节目,主要听众是青少年、学生、白领等年轻群体。这些听众与我们电影的受众很相符。节目的音乐骑师也是最近很火的dj之一,相信这次的电台宣传对《一个字头的诞生》的票房有很好的推动作用!

    江嘉华出身港电台,在这方面的资源和人脉确实很广。

    …

    尖沙咀戏院斜对面的茶餐厅,几十个花里胡哨的古惑仔或坐或站的聚集在店内、店外。

    一名穿着西服敞胸露怀的桀骜年轻人翘着二郎腿吃着面,头也不抬随意问道:“几时了?”

    “花鸡哥…16点了。”旁边一名马仔拿出bb机看了眼,试着道,“花鸡哥,要不要开工?”

    “挑,时间过的这样慢??”

    花鸡挑起面条秃噜一口,含糊不清道,“开工?现在开工边个看戏?当然是等到全港下班高峰期在做事!”咽下面条,对着马仔吩咐道,“叫下边的人都醒目点,不要搞事。”

    “放心吧花鸡哥!”马仔急忙回答,“下边的伙计都分散在附近,不会让差佬们盯住。还有其他事要吩咐吗?”

    “你这样能干,我当然万事大吉咯。”花鸡皮笑肉不笑的凑到马仔耳边,“这么多兄弟,我一直最看好你。好好做事,我捧你出位!”

    “谢谢花鸡哥!”马仔感激道。

    …

    广播电视大厦。

    白色的大楼,绿色的hk?tvb标志。

    江嘉华看了身旁眼驻足仰望的吴孝祖,缓声道,“75年电视大厦建成的时候,这里原本是佳艺电视台的厂址。78年佳艺倒闭,tvb就把这边当做了制作分厂,最近港台内部传出风声,tvb这两年应该会搬回广播道77号。”

    转头看了一眼吴孝祖,指着不远处挂着港台标的北楼,“港台在这边直播,我先陪你过去。这次上的节目叫‘青春进行曲’……”

    吴孝祖点点头,随着江嘉华朝着港台走去。一路上碰到很多行色匆匆的tvb员工,每个人都显得神色匆忙。

    港台演播室。

    “薇薇安,节目嘉宾的详细资料——”

    制片人随手把一页资料递给正看台本的长发女郎,叮嘱道,“多多照顾一下这位嘉宾。口播的时候如果出现问题及时切歌,上边有人打招呼多帮他宣传宣传新戏——”

    “好哒,淑芬姐——”

    长发清纯的邻家小姐…姐眼神迷离的接过资料,拿到眼前凑近看,“吴孝祖?”眨了眨高度近视眼,名字莫名有几分眼熟,看到后边资料,恍然,“原来是拍《雨夜屠夫》的导演”。顿时没什么兴趣。

    没听过!没兴趣!也不想认识——吴导演未曾蒙面,就被小姐姐给pass掉了。

    他的电影对花季少女,吸引力基本等于负数。

    《小时代》vs《杀破狼》,你觉得十几岁女孩子会选择看哪个?当然看有爱豆实力演绎的作品。

    吴孝祖的电影哪里有“爱豆”身影?名气最大的是还没涨人气就已过气的梁镓辉。

    唯一一届领蓝色水晶方块奖杯的苦逼影帝。奖杯摆在那,low成骆驼趾!

    邻家小姐姐刚摘下眼镜,双手揉起鼻梁,就感到眼前一暗,制作人魏淑芳的声音在身前响起,“薇薇安,这位是嘉华姐。这位是吴孝祖导演……”

    “你好,我……”

    邻家小姐姐手忙脚乱的连忙站起身,手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近视镜,“唉!”慌乱间,厚厚的近视镜直接被扫下桌,朝着地上掉下去——

    说时迟,那时迟!

    吴孝祖见到眼镜掉落,一个垫步帅气的冲上前——

    “咔嚓——”

    脚下一声脆响,三对目光齐齐看向吴孝祖,继而看向他脚下被踩成碎片的眼镜!

    吴孝祖顿了能有两秒钟,脸色平静的抬起脚,孤零零的红色眼镜腿和稀碎稀碎的玻璃渣子,昭示着这副眼镜死的比赵四他爹死的还惨的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