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奇妙的早晨,发酵的口碑(求订阅)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咚咚——咚咚咚!”

    “祖哥?”

    一阵大力锤门声连续响起——这种扰人清梦的事情可以列为三大最恶毒的方式之一。

    硬木床上,吴孝祖缓缓睁开迷离双眼,头还是那个头,脸还是那么帅,就是觉得不是自己的。头晕眼花,恶心反胃。全身阵阵疲乏,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

    入眼,白茫茫的屋顶,眼球一转,“君子不器”四个大字挂在墙上。熟悉的环境让吴孝祖脑子稍微的缓过点神,昨晚喝当机了。

    “呼……”

    “嘤咛——”

    一声娇吟,紧接着一条大长腿顺势压在自己腰上,刚吐完气的吴孝祖大脑瞬间卡机。然后玻璃片一样的碎裂,让他直接惊醒。

    青丝披散,摩挲着脸颊,雪肌红唇,眉黛春山,秋水剪瞳,眉梢眼角间说不出的万种骚情。

    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

    气质突显在美貌前端,美貌又让气质更加出尘。妩媚中充满清纯,纯色还夹带着一丢丢的内涵。内涵引领下的妖娆,总之是美的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一亲芳泽——

    呃……嘴角处的口水粘稠成线,床单都打湿一片,湿漉漉水量很大。

    两截白藕玉莲般的小臂恰似拨开的荔枝肉,白嫩滑弹格外诱人。紧紧抱着吴孝祖的腰,纯白色薄款紧身小吊带背心,印出硬托圈的纹路,侧身而躺,倒也显出几分事业之心。

    天鹅颈上的黑色项圈,被扯的有些变形。

    “???”

    吴孝祖懵逼的看着自家的老王大姐,有一种错过很多精彩剧情的感觉。

    酒醉不觉咬,处处闻提鸟?

    昨晚?

    掀开被子,吴孝祖全身完好无损,依旧穿着衬衫西裤。王仙仙下身也穿着黑色紧身铅笔裤,腿又直又长长长……

    抬头太阳光,地上鞋两双。

    床上狗男女,老王和自己。

    吴孝祖此刻还有那么一些文人骚客的感悟,一男一女躺在一起,多刺激的事情!

    没等他多想。

    老王大姐嘤咛一声,齁长的睫毛轻轻一动,眼白那么白,瞳仁那样黑。真好看!

    女孩子在陌生床上第一件事一定是尖叫吗?未必哟!

    王仙仙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一只玉脚在地上划拉一圈,特神奇的就就把两只风马牛不相及的鞋子找到并穿好。

    然后直落落推门走了出去——

    吴孝祖都惊呆了,一点声都没敢出。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酒还没醒,或者在梦里看花……水中捞月?总之很迷茫!

    吴孝祖惊呆?

    呵呵!

    外边一群汉子更惊呆!

    肥成拿着小笼包!梁镓辉拿着西多士,罗东、苏黎耀、蒋志强、刘玮强、钱文奇、邱立涛、罗礼苋、李钊基一众人坐在办公室兼客厅的餐桌上呆呆的看着从众人面前悄无声息走过,却不露半点羞涩的王仙仙。

    “咕噜……”

    肥成咽下包子,一脸钦佩道,“不愧是要做大嫂的女人,简直……大气!”胖拇指竖起。

    众人齐刷刷的点头!

    一圈大拇指。

    王仙仙走进洗手间带上门,习惯性的坐在马桶上嘘嘘。

    手朝旁边一摸,咯噔!

    在一扫,咯噔咯噔!

    蓦然睁开眼,看看旁边,没有姨妈巾…

    一抬头,镜子里出现她漂亮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穿透龙城冰室,正在楼下堂食的客人吓到差点逃单。

    得亏有龙城冰室这条街“立棍大佬”古天樂罩,不然……哼哼!

    吴孝祖听到声,不及多想直接冲出卧室。

    刷!

    十多根手指齐唰的指向卫生间。吴孝祖颔首不及多想就顺着冲进去。

    “怎么?”

    吴孝祖推门闯进来,就见到王仙仙好似树袋熊一样的扑了过来,裤子已经提好了。

    暖玉入怀。

    “贤贤,你怎么在我这里?”吴孝祖问出了自己该问的问题。

    “昨晚你打电话喊我来的……”王祖苋一张嘴,牙齿上一根弯弯曲曲的短黑线头格外明显,哟,自然卷!

    然后卫生间内,吴孝祖又重温了一遍昨夜茄打梨花俏带雨,霜降白芒水滴滴。

    原来,170cm的女孩子蹲下去也那么低。可是,160女孩蹲下也够得着啊?你说神奇不神奇?吴孝祖觉得,这绝对是史上最奇妙的发现。

    在卫生间解决了一下卫生问题,吴孝祖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随手从古天樂托盘上拿过一杯牛奶。此刻,王仙仙还在里边漱……第五遍口。

    “祖哥——”

    罗东咬着西多士,随手把报纸递给吴孝祖。

    看了看牛奶,吴孝祖又放下,选择了一杯咖啡。

    “开创电影叙事时代的一部经典之作!让人捧腹大笑间感受到人生无常的天才影片!《一个字头的诞生》本年度最优秀的电影!”——《明报》。

    看到报纸的时候,吴孝祖都有点诧异。没想到竟然是《明报》,看看撰稿人,赫然写着:卢燕桦。

    “一部好的电影作品是拥有灵活的!《一个字头的诞生》一定是今年最有灵魂和内涵的电影。

    从电影开场,你就会看到不同于其他电影的那种视觉冲击感!导演用大全景开创性的镜头描绘出了一个世界的开端。

    看到这部电影,你才会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迷人的电影镜头风格。随便一帧的画面,都足以成为一张极具画面感的视觉享受,这是一部改变电影语言的作品,兼具娱乐与内涵属性……”

    卢燕桦整篇文章实力吹捧,吴孝祖一边喝咖啡一边的时候,心中那叫一个舒坦。

    恨不得王仙仙的姨妈巾不翼而飞!

    “喜、怒、忧、思、悲、恐、惊!一部旷世之作——《一个字头的诞生》!”——《星岛日报》。

    吴孝祖又拿起另外一张报纸,翻到娱乐版面,入眼就是左侧版面上黑色宋体大字。这篇文章比卢燕桦还夸张,直接把吴孝祖堪比黑泽明。

    “港岛黑泽明!也许吴孝祖导演还未有电影大师黑泽明的实力与名声。但他的镜头已经具备了挑战大师的资格!这是一位具备创新精神和人文关怀的新人导演。

    尽管上一部电影被某些人抵制下档,但这并没有击碎这位导演的脊梁。他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携带着一部旷世之作出现在世人面前……呜呼哀哉!港岛电影新浪潮并未止步不前,这部作品足够改变电影语言……”——《星岛日报》方保罗。

    “蒋生,这个方保罗你花了几多钞票?”

    吴孝祖随手卷起报纸,失笑不已,“这个家伙吹捧的也太明显了。你找枪手最起码也要低调一些,这很容易拉仇恨啊……”

    “钞票就有花,但例行公事而已。这个家伙全港有名的评论人,我哪里能让人家给我做枪手,你真以为我是金庸?可以找倪哐捉刀代笔?”

    蒋志强用纸巾拭了拭嘴角,郁闷道,“昨晚你喝到伶仃大醉,我哪里能免俗?我第一次早上起来见到这么多男人和我睡在一起……”

    吴孝祖自然做不到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他不知道,报纸上的报道只是凤毛菱角,这些影评人一窝蜂的上来吹捧既有红包效果,亦也是因为吴孝祖这部电影真的挠住了他们的爽点。

    再加上一些影评人的力捧,《一个字头的诞生》口碑持续升温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事情了。

    70、80年代,港人习惯早间报纸。每日印刷发行的中英文报纸,日发行总量在160万-200万份之间。如果按港岛统计人口算,每三个人就有一个人在读报。

    《东方日报》、《明报》、《星岛日报》、《成报》、《新报》、《文汇报》、《大公报》等等这些销量颇高的报纸在港岛的地位和影响力,不是后世报纸已经死亡时代的人可以想象的到的。

    发行量在10万份的报纸,在港岛就属于大报了。不少报纸的娱乐版面上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关于《一个字头的诞生》的方块字。

    虽然不全是浓眉重彩的影评,但一两句话也表明了这部电影受到了媒体界的认可。

    蒋二少没这么大的能力,钱撒出去,但小报居多。《东方日报》、《香江虎报》等等这些报纸倒好说,但其他一些报纸却并非一点点小利就能驱动。

    这里边有何缘故,吴孝祖不知。但感觉自己这一次似乎被当“炮”了。中间搭台子这个炮架他不清楚到底是谁,也就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炮当的是不明不白。

    但这不妨碍《一个字头的诞生》这部电影的口碑升温,电影的口碑在这个年代有些时候真的是代表了票房!所以不管是邱立涛还是蒋志强看到报纸的时候,都有一种被幸福砸晕了头的感觉。

    特意跑到街上买了六七份不同的报纸回来。

    “苋姐,你的牛奶!”古天樂献殷勤的把一杯牛奶递上去,“还温着!”

    “呕——”

    王祖苋闻言,俏脸霎时一变,干呕一声,跑回了卫生间。

    “?”

    古天樂手足无措站在那,一脸莫名其妙。

    16岁的年纪觉得眼前这群20多岁得老年人真烦!还是自己那群14、5岁的门生马仔更懂事一点。

    …

    港岛地铁,拥拥挤挤。

    罗智良坐在凳子上,手里抱着公文包,一张报纸铺在上边。

    “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一个字头的诞生》用别开生面的创作手法展现了一副生动的黑社会题材的电影。宿命论这个词我想最能囊括这部电影的主题了。

    宿命般的环环相扣。这是一部你不看到结尾,永远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的电影。电影从头到尾吸引着观众,当第一段结束,全场呆滞。这就是一部挑战智商的电影……”——《新晚报》。

    “挑战智商的电影?”

    罗智良喜欢这个调调。尤其是他没记错的话,这部电影的导演正是之前《雨夜屠夫》的导演。

    随着报纸报道,《一个字头的诞生》口碑持续升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