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带队出征,人生套路(求订阅)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晚上,蒋少爷大手一挥,带众人出征。

    兄弟们闻之,个个精神焕发、弹药充足,此去不为求功名,只愿妈咪不要负我情!

    1024火车头工作室全体出洞!风采依旧,任谁都要赞一句:真乃港岛铁军。

    吴孝祖知道自家老王的身体状况,贴心地把其和长腿抖m送回宿舍,然后就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拉着一起去浪。

    梁镓辉这种拖家带口的则反被家属李翰祥给拉来浪。

    “演员,最重是的就是要体验生活!嘉华,你放心,有师父我——”

    李翰祥话撩下,江嘉华瞥了瞥他,心中暗自摇头。把目光投向吴孝祖,头摇成了拨浪鼓。

    这些家伙明显都不靠谱。托付给谁,都感觉是把梁镓辉推进火炕。最后江嘉华要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梁镓辉做思想工作!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梁镓辉推给众人。

    中国城夜总会。

    港岛最繁华鼎盛的夜总会,灯火辉煌,酒林肉池,极度奢靡。充斥着一种资本主义的腐朽。1024一行人此次来就是惩戒腐朽,解救劳苦。

    “辉哥?”

    肥成推了推梁镓辉的肩膀,疑惑道,“没事吧?看你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要不要看医生?”

    梁镓辉抬了抬昏昏欲睡的眼皮,此刻他还感觉自己双腿在打颤,朝着肥成摇头,“没事!不用管我,我可能最近几天营养不好,有点低血糖……”

    …

    “李导……”

    “不要同我客气。”

    李翰翔轻轻碰了碰威士忌杯,笑着指了指趴在桌子上酣睡的梁镓辉,“你们都是阿辉的朋友,叫我翔叔好了。”

    “翔叔——”吴孝祖笑眯眯恭敬。

    看着面前眯眯笑的吴孝祖,总觉得对方很有几分“六先生”的神态。莫名他就想起六先生被人淋成落汤鸡却保持微微一笑绝对不抽的状态,下意识盯了眼桌上的酒杯,笑了。

    “你知不知你很像一个人?”

    李翰翔摇晃着酒杯,琥珀色威士忌在灯光下如此晶莹,抬起头看向吴孝祖,“不过你比他能喝酒……”

    笑着把酒杯放在桌上,也没说吴孝祖像的那个人是谁,吴孝祖也没问。

    “家辉同我讲了,你这部电影确实很适合走影展……”李翰翔矜持客气了一句,“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影展事情……”

    “那就麻烦翔叔了!”

    吴孝祖极其感激的一把握住李翰翔的手,情浓话诚恳的道:“我正发愁对各路电影节一窍不通呢,幸好遇到翔叔你。翔叔你可是各个国际电影节都混过的电影大师……我真不知要怎么感谢才好。我听说最近亚洲影展要开,然后还有马尼拉电影节、印度电影节、南特三大洲电影节……”

    看着吴孝祖惺惺作态一脸诚恳的模样,李翰翔差点就真想一杯酒泼过去,试试这扑街会不会眯眯笑、笑眯眯。

    这家伙有没有六先生罕见的城府李翰翔不清楚。但臭不要脸的程度,一定远超六先生。

    当年,李翰翔在湾湾创业失败,一贫如洗回归邵氏。为了筹资和生计,不得已开创出了风月片,且出道既巅峰。在当时,李翰翔早已闻名遐迩、名声在外。

    风月片一出,他瞬间被主流电影圈批判的体无完肤、掘墓鞭尸。就连出门买菜,都有文艺女青年跑过来骂他:臭流氓,不要脸!

    李翰翔当晚就挥笔做刀枪,朝着敌人捅过去!

    “尔等不看,奈何知之?”洋洋洒洒上千文,一个脏字没有,却骂的对面连回答的勇气都没有。

    大致意思就是:你们这群扑街不偷看,怎么知道我低俗?拍的不流氓,谁看完骂街谁流氓!十几万观众看,就你逼叨叨,那只能说明你智商低……大俗即大雅,俗人眼中都是男盗女娼!我呼吁全港去看一看,因为我相信大多数市民心灵健康!个人对喷十几人,连续一星期不重样,文言文、戏文、现代文、国语、粤语皆有。

    最后被喷的人都要买一本康熙词典放身枕边,一边看报纸,一边翻词典。

    逐,票房大卖之!

    其风月片开华语电影之先河。并且随意的就把此类型影片带到了一个后人仰望的高度。

    今天,看到吴孝祖,总觉得自己当年被骂“臭流氓不要脸”何其冤枉?遇到真流氓你才知道什么叫厚颜无耻!

    李翰翔脸黑的想抽出手,却发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扣住,越挣扎越用力。想他一介书生,哪里有双花红棍出身的某导演手劲大?

    “谢谢翔叔!”

    吴孝祖恰然放手,瞥了眼趴在桌上熟睡的梁镓辉,言语低沉的道,“这次去湾湾,我与对面的一位大片商有过沟通。家辉哥封杀事件并非不能解除,《一个字头的诞生》的湾湾发行已经交给了对方。

    如果口碑票房双爆发,这件事很容易解决……翔叔,你也不想家辉哥一直无戏可拍吧?我想您应该最懂的无戏可拍的痛苦……我不否认我想这部电影大卖,但我更想帮帮家辉……所以这个不情之请我虽然难言出口,却也不……”

    “阿祖——”

    梁镓辉默默的撑起胳膊,目光深邃,一脸的感动。

    “我的傻徒弟啊……你这一句阿祖,师父就真的被卖了——”李翰翔黑着脸,生无可恋!

    这扑街何止是像六先生,简直就是六先生附体。

    你说他虚伪吧?他确实是有几分真心实意。但你要说他忠义两全?我呸!李翰翔一口黄痰吐你嘴里!你觉得恶心?他听了“忠义两全”比这还恶心!

    但……

    偏偏这家伙把事情掰开了、讲明白。更不掩盖利益的一面!整个人就显得很诚恳了。这倒是把李翰翔推到了墙角。

    他身为梁镓辉的师父,本就对梁镓辉很有亏钱。明知吴孝祖在利用他,他也只能接下来。

    不但要接下来,还要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尼玛,人家电影大师的头衔都按你头上了,还是为了你嫡系徒弟……

    最起码这扑街有一句话说得对:这事情也是为了梁镓辉!冲这一点,李翰翔就无法袖手旁观。

    当年他能呸邵老六,那是因为他无欲无求。但今天却没法啐吴孝祖。

    “小子……”李翰翔戴着大金戒子的手指指向吴小狐狸。

    “哎,翔叔,您老人家讲!”吴导演态度毕恭毕敬,得便宜自然要卖乖。

    哎哟,我的心脏!李翰翔被这一声叫的心绞痛。

    今天领掌,本想让这扑街欠自己一份情,谁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是老赖。压根就没打算还账不说,还又再琢磨怎么继续压榨他。自己这属于自投罗网!

    “我送佛送到西,电影节的事情我帮你来联络。除此之外……”李翰翔恢复笑脸,紧盯直视,“我还会在报纸上帮你吹捧造势。不过——”

    “放心!”

    吴孝祖不等李翰翔点明,心领神会,“我与家辉哥讲过,事不可为,他入股电影公司做管理。有我吴孝祖一口肉,他就不会只喝汤……”

    “阿祖——”梁镓辉双眼感动,欲说还休。

    李翰翔刚想讨价还价,多争取一点利益。可便宜徒弟一句欲说还休的“阿祖——”。瞬间把他的话又给怼了进去。

    此刻他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不是敌军太狡猾,而是我军太无能啊!

    自己这个便宜徒弟果然是帝王绿玻璃种翡翠玉料,老坑出土!自己这个坑恐怕难爬出去了。

    “参加电影节的事情我来安排。不过马尼拉、印度电影节之类的就不要参加了。对这部电影口碑没有几多影响。”

    李翰翔沉吟道,“金马报名截止,但我可以同金全联系一下,让你这部《一个字头的诞生》加映几场,当做宣传。除去很多时间不太合适的电影节外,也就只有亚太影展与南特三大洲电影节时间正好,受关注度也比较高。亚太影展这边好说,南特三大洲电影节……”李翰翔顿了顿。

    吴孝祖洗耳恭听的看着他,傻徒弟也泪眼婆娑的仰头。

    “我安排!”

    李翰翔翻了翻白眼。感觉自己被面前这个小狐狸吃死了,“胡金全是多个电影节亚洲区域的选片负责人,我让他来帮忙。”

    远在湾湾养伤的胡金全一个劲的打喷嚏,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总感觉叫做:欺负老实人!

    亚太影展是亚太电影制作人联盟举办的一个区域性影响甚大的国际性电影节。成员包括东亚、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不同国家。每年一次,举办地由加盟成员轮流承担。这一届在高丽汉城。

    李翰翔之所以对这个电影节信心满满,那是因为这个电影节里边的几个核心成员全都是他的好友。

    创办人是六先生。这位在亚洲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其他一些人他也都熟悉。比如多届亚太电影节主席,金马奖筹办者龚红。高丽的申相于,日本永田亚一,菲律宾庄家等等,这些影展的常客皆是他熟人。

    可以说,亚太电影节基本就是日、湾、港三地在撑起了百分之九十的天地。近年来日本影片示弱,港岛与湾湾成了顶梁支柱。

    “谢谢翔叔!”吴孝祖笑道。

    “stop!”

    一瓶威士忌重重落在吴孝祖面前桌子上,李大导演拍了拍吴孝祖的肩膀,“年轻人空口无凭。我当年同人办事的时候都是一瓶一瓶干。我看阿祖你也是豪爽之人,翔叔就不同你客气了,我一杯你三杯!干——”

    李翰翔端着纯净水笑眯眯举杯。

    “师……”

    “家辉,你也要喝?”李翰翔头刷的转过去,笑眯眯的盯住梁镓辉,“那不如一人一瓶,同喜?反正”

    “我有点低血糖……”梁镓辉瞬间变鹌鹑。

    “阿祖,我先干为敬!”李翰翔端着水杯一饮而尽,擦了擦嘴角,杯子倒着给吴孝祖看。全然煞有其事的样子!

    吴孝祖第一次见到喝纯净水还他喵的有先干为敬,道杯底朝上的时候。

    看着面前明晃晃的威士忌,吴孝祖干脆利落的一把握住瓶身,扭开盖子就仰头痛饮。

    “慢点喝慢点喝,我干第三杯了——”李翰翔一边余光瞄着吴孝祖喝酒,一边的嘴轻轻渡进第三杯白水。

    …

    “呕——”

    洗手间,吴孝祖扶着李翰翔,一老一少两个人一起呕吐。一个迷糊,一个恶心。一杯酒顶三杯水这种喝法,两人生生给对方都喝懵了。

    “小子……呕!”

    李翰翔恶心的干呕,瞥着一旁扶墙都扶不稳的吴孝祖,一边弯腰吐一边竖起大拇指,“你真靓!喝水都让我喝到吐……”

    吴孝祖感觉脚下踩着棉花,脑袋就一个劲的想要往下扎。好久没有这样狼狈了!

    ……

    “呕——”

    洗手间,吴孝祖扶着李翰翔,一老一少两个人一起呕吐。一个迷糊,一个恶心。一杯酒顶三杯水这种喝法,两人生生给对方都喝懵了。

    “小子……呕!”

    李翰翔恶心的干呕,瞥着一旁扶墙都扶不稳的吴孝祖,一边弯腰吐一边竖起大拇指,“你真靓!喝水都让我喝到吐……”

    “……”

    吴孝祖感觉脚下踩着棉花,脑袋就一个劲的想要往下扎。好久没有这样狼狈了……

    吴孝祖在这边舍命陪君子,外边则是风起云涌。

    《一个字头的诞生》就像是一块硕大的石头,猛然砸进港岛的电影圈,巨大的浪花瞬间就让无数人侧目。

    影评人们就不用提了,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他们甚至觉得又回到了前几年,新浪潮大军席卷港岛的年代。

    那时候一个个新浪潮导演站出来,给港岛影坛带来了巨大的变革。

    但随着港片市场的扩大,上至投资商下至明星演员,全都一路朝钱看。再无多少当年那种金戈铁马的感觉。在这种时候,《一个字头的诞生》横空出世,以一种创造性兼具破坏性的姿态摆在他们面前。

    哎哟哟!

    不少人还没开始,就自嗨暗爽晕了。

    他们已经认为吴孝祖这部电影必将是他们想要的那种电影作品,那么吴孝祖这个人自然也就是他们想要的那种人!这是一种根本不询问创作者愿意的yy。

    吴导演在他们眼中,已经就是那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