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电影散场(求订阅)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全场瞩目,只见一个黑脸戴着金项链的老头突兀的站起身。面容郑重的带头鼓掌,掌声拍出了一套和谐变奏曲的节拍!

    方保罗、卢燕桦以及俞乗(它/他/她)等一众电影人士,皆是一怔,继而诧异,惊讶。

    这位大流……呸!大导演,竟然主动领掌?

    梁镓辉和好多认识李翰翔的人都惊呆了。然后这些电影人、影评人又纷纷释然。多好的老头,这分明就是对电影的热爱!

    起身,鼓掌。

    观众反倒是最后反应过来。有些人还莫名其妙的朝旁边人打听。

    “那黑老头是边个?”

    “估计是社团大佬。”

    旁边人深以为然,李翰祥的这身打扮确实很有社团大佬的派头。

    华语电影圈三大导演。李翰翔、张澈、胡金全。

    李翰翔拍摄历史剧多,小品风月片也极为出名。

    但实际上他的装扮最浪荡,常常大金链子小手表坦胸穿西服。友人皆称其“李黑”,当年初次接触的时候,廖先生及一众同志皆以为这是港英臭流氓。

    当然说他是流氓也没问题。这位咸湿片祖师爷,90年代还不服老的拍摄出诸如《金瓶风月》、《*****》、《半妖乳娘》这种一听名字都心花荡漾的片子了。

    不过这个****素养太高!拍风月片比别人拍正剧还考究,整理出来的相关历史题材拍摄文献,到后世都影响很多电影人。

    张澈的电影豪迈冲云霄、阳刚热血情,但现实中他自却极为斯文得体。曾经是果党文化官员出身。

    胡金全呢?最具情怀,同时也最具艺术家追求的一个导演。在三人中,他国际成就最高,名头也最响亮。

    当然,也是三人年轻时长相最帅,年老后最敦厚的一位电影人。

    李翰翔是歪书生,张彻是名门将军,胡金全是书院山长。

    …

    黑老头见掌声雷动,自己则深藏功与名,翘起二郎腿。心中则准备一会抓住那个吴小卒……吴孝祖探讨一下这部电影的运用技巧。

    从叙事到镜头、光线都足以让他琢磨好长时间。弄不明白这些问题,他寝食难安。但让他去“不耻下问”,李黑还是有些抹不开面,所以,带头领掌这件事就应运而生了。

    小子,我这样捧你,你不念我好?

    李翰翔估计是掌柜出身,这算盘打的很溜。

    电影人之间,妥妥全tm是心机。

    梁镓辉和诸多的电影人看着后排的李翰祥,又看看前排的吴孝祖,这一老一少,代表了港岛电影。

    此刻,他们心中都升起了一种薪火相传,血脉传承的情怀感。这是港岛电影的传承,这是导演间的薪火交替。

    这帮刚被捅破……窗户纸的电影人,又受到一波强烈刺激。李翰翔的算盘挠到了他们的g点。

    “师父……谢……”梁镓辉转头,真情感谢。

    “打住!有你什么事?”李翰翔翻着白眼,这感谢的话,要真让便宜徒弟说出来,那就真的很便宜了。

    等闲变了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雨打浮萍,打的就是那一片真心实意。

    梁镓辉这媚眼算是抛给了瞎子。要想在娱乐圈混,梁镓辉还得悟!

    相比之下,吴导演悟的就很透彻。

    虽然不知影片人的真切打算,但他看得出来,这帮人对自己都很有善意。

    这明显都是是一座座小靠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吴小蹭能放过这个?瞬间打蛇随棍上,握着影评人的手就开始沟通感情。各种便宜话不要钱一样的洒出去。

    打算来一出坐吃山空,立地吃陷!

    “吴导演,这部《一个字头的诞生》算得上是今年最好的电影之一了。”

    卢燕桦这位熟客上来先夸奖一句,然后顺势把身旁一位小小小小胸弟介绍给他,“这位是俞乗女士,港岛赫赫有名的媒体人!”

    “你好,吴导。早前看过你那部《雨夜屠夫》,非常精彩。今天这部《一个字头的诞生》更是创一代之先河。”俞乗脸上挂着黑框眼镜,梳着偏分,全然男性打扮。

    俞乗?!

    吴孝祖恍惚一下,继而恍然。

    “俞女士好,多谢夸奖。”

    吴孝祖目光闪烁,淡笑道,“开创先河不敢当。我只是想好好拍摄电影,仅此而已。如果能卖一两吊饮茶钱,足矣……”拽完文,吴孝祖一脸坦诚。

    俞乗笑笑没说话。

    旁边的卢燕桦、方保罗却圈都升起一种感觉:此子吾辈志同道合者也!

    港岛电影人从来不顾及谈钱。吴孝祖的话非但不会让他们鄙夷,反倒是觉得这个人真性情。

    这年头文化届名人要不玩玩真性情,都不好意思出门和大家打招呼。所以,一众人都心安理得的开始谈起钱来。理直气壮的告诉民众:这叫真性情。

    民众还真买账!这也是港片之所以能够雄起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拍电影赚钱这个初衷决定了港片的商业属性。

    “我这位老上司能量可不小。”

    江嘉华看吴孝祖的目光大有一副“你要得宠”的神态,“金像奖这两年如果没有她,撑也撑不下去。我这位老上司如今在电影圈非同一般,这一次你入了她的眼……”话未尽,但意思明了。

    吴孝祖只是笑,并未答话。反倒是旁边的高丽红、王祖苋目光闪烁,一脸钦佩。

    “我带你们去认识一下。”江嘉华不容反应,就把王祖苋与高丽红两女带了过去。

    呵呵……

    呃!

    原本正笑容满面与周边人打着招呼的吴孝祖突然瞥到被拉走的王仙仙,脸色瞬间大变。

    看着已经搭上话的几女,吴孝祖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自己得宠无所谓,但王仙仙千万别入坑是真的!

    同男人竞争女人吴孝祖还有自信可言,可同女人竞争女人,就不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了,这简直在侮辱吴孝祖。

    任何男人不会承认自己不如橡胶、水果、蔬菜、ppc材质、亚克力塑料、304食用级钢材、玻璃制品、档棒……

    况且……

    吴孝祖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

    正好梁镓辉走过来,吴孝祖手一闪,掌中多了一盒万宝路。手速绝对秒杀一切……等等,万宝路?

    吴孝祖的手再一闪,另一只手中多了一盒健牌香烟。

    瞬间脸黑!

    梁镓辉诧异的看着吴孝祖手中的两盒香烟,有一种褪去芳华,方见真知的模样。

    这种模样叫做:装天真!

    “……”

    吴孝祖伸出手,眼神示意正装无辜的梁镓辉给一个完美的解释。

    “那个……这个……”梁镓辉睁眼说瞎话,“健牌香烟焦油量低,为了你的健康,我也是故意背着这个锅。你难道认为我舍不得给你抽?”

    吴孝祖手一扬,示意对方继续。

    “俗话说的话,抽一辈子烟,烧一辈子手。喝一辈子酒,你就丢一辈子丑!”梁镓辉痛心疾首道,“只有健牌烟杆才最长,抽烟就抽健牌……”

    “凸凸”

    健牌香烟就差没烟嘴了,你同我讲它烟嘴长!

    …

    电影散场,吴孝祖赔笑完,轮到蒋二少的金元攻势来应对那些“真性情”的影评人和记者。大家都真性情,你敢接我就敢送,你不送我就骂街,全都性情中人。

    “如何?”吴孝祖散了一根健牌给走过来的蒋志强。

    蒋志强接过烟,竖起这支烟,冲着吴孝祖耸耸肩。

    10万块!

    这是给记者与影评人的塞的红包。

    也怪不得娱乐圈越来越真性情!真值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