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一部不正经电影的诞生(下)
    ps:求月票!求订阅!求包养!

    昏暗的灯光,晃。

    通过灯光摇摆产生的阴影与亮度,一一来调度画面人物出场。灯光晃动,光源集中一处,其他三面略显暗淡。这种光线的运用,华语电影第一次出现!

    刘清云率先出现在镜头中。灯光晃动,他脸上表情通过灯光,特别抓人眼球。简单的几个动作,就让观众感受到他的“忧虑”。

    结合之前看到的算命画面,不少观众猜到批命应该并不乐观。

    灯影再一晃,古天樂、李钊基、苏黎耀、罗东、吴镇予,一一呈现,最后肥成一把拽住晃动的吊灯,光源稳定下来,整个场面豁然明朗。

    七个人或坐,或站,很巧妙的拉扯出一个“对峙”的空间画面。

    棱形构图,每个人都侧着身子对峙其他人,特有一种玄妙的“仪式感”。

    电影天皇黑泽明最善于营造仪式感。后世,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有很多仪式感气氛,就有模仿黑泽明的痕迹。

    梁镓辉突然发现随着电影发展,他师父李翰翔从玩世不恭慢慢神情认真起来。老头前倾身子,坐的板直。头往前伸,眼睛直勾勾盯着屏幕,不忍错过一格画面。

    “这种仪式感像不像胡金全?不对……”

    李翰翔突然自言自语道,“这场群戏,通过光线阴影的调度来表达画面和人物,升华出淡淡的仪式感。这个片段让我想到了黑泽明的《七武士》与胡金铨《侠女》中那场竹林戏……金全只是在浅尝辄止……”

    吓!

    梁镓辉诧异看着画面。

    他不是第一次看这段戏。以前觉得这段戏简直吊炸天。现在看来,吴孝祖不但用光线来调度了画面,顺便也调度了人物和观众的眼球。

    除此之外,这段戏竟然还他喵的在营造仪式感……话说,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吴小蹭导演的?恍惚间,他还记得昨晚吴孝祖还蹭了自己家三碗大米饭……

    摸一摸左兜的健牌香烟,又摸摸右挎兜的万宝路。梁镓辉觉得自己应该把香烟换回一种档次。没准今日吴小蹭以蹭自己为荣,明天自己就以蹭吴小蹭为荣也说不定?

    按照师父李翰翔的说法,这电影是不是应该去坎城参加电影节?然后再去柏林,再转道威尼斯……

    他有那么一瞬间后悔没有劝阻吴孝祖放弃眼前的利益,先去欧洲兜一圈……弄不好就批发一书包金奖杯回来呢?

    自己这个金像奖影帝是不是可以换换?

    奥斯卡貌似不错……

    好演员,内心戏都很丰富。梁镓辉在这一刻诠释了什么叫做影帝!

    ……

    “啪啪——”

    客串茶餐厅老板的刘玮强拍了拍“沙沙沙沙……”响声的收音机。

    “誓要去,入刀山,浩气壮,过千关;

    豪情无限,男儿豪气;

    地狱也独来独往返,

    存心一闯虎豹穴,

    今朝去几时还……”

    七个人充斥在画面上,这种群戏本身就很酷。吴孝祖也同样选择了一首很酷的歌曲——《誓要入刀山》。

    呃……原创!

    强烈的小鼓点,搭配着吴孝祖低沉的声音,透过冰室一个不起眼的小录音机放出来。在搭配着七个人“百万的大买卖”,观众看得时候,特有一种鬼马的黑色幽默。

    黑色幽默在港岛不新鲜。

    港岛鬼马喜剧本身就是黑色幽默的一种体现。不过《一个字头的诞生》这种黑色幽默就高级多了。观众看着不靠谱的七人,听着如此豪迈的歌曲,特有一种智商的优越感。

    “这个当初同你打擂的年轻人蛮有才华,一场群戏,把七个人物拍的形色各异,惊慌、浮夸、冷漠,很有趣……”

    坐在后排的短发女子对身旁瘦骨仙一男友调笑,“怪不得当初能从我们手里抢下1000多万的票房。”

    徐尅看着眼前横移式的全景镜头,看着画面,突然道,“喜、怒、忧、思、悲、恐、惊?”话好似疑问,但神态分明很笃定。

    施喃生闻言也看向荧幕中的七个人,这回她顾不得和徐尅说话了。这部电影明显包含了导演很大的野心。

    普通观众:好酷的站位,好酷的台词。

    智商领先的观众:一种荒诞喜剧。

    影评人:黑泽明?空间调度?光线对比?暗藏的人性特性?

    每个人都能从这部电影中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观影效果。吴孝祖很鸡贼。他如果一味玩长镜头、玩内涵,恐怕这部电影会扑到让他吐血。

    姜闻说:我站着就把钱赚了。

    吴孝祖没这样的觉悟。如果能赚钱,他趴在地上都可以。

    当然,吴孝祖是有底线的……好似有吧……反正不管怎么样,他底线只不过低了那么一丢丢,这么远的距离:1—∞—1

    所以,这部电影必须要让大多数观众看到后有一种智商优越感存在。但又要保证整部电影智商在线,这样观众观看的时候才会有淡淡的成就感。

    你看《七宗罪》、《恐怖游轮》会有股智商优越感。

    你看《笔仙》、《小时代》还会有智商优越感吗?

    最起码你不能用电影侮辱观众吧?看个电影,出门变二等残疾?脑残!

    死不死!

    ……

    电影进度很快,节奏适当。

    伴随着《誓要入刀山》这首吴孝祖原……抄的歌曲,六个人一哄而散,只留下刘清云站在桌前,一脸懵逼。

    “哈哈……”

    不少观众看到这都大笑起来。这种喜剧效果不是许冠汶似的“滑稽”,更不是低俗的屎尿屁。这是通过一种强烈的对比,给观众暗示之后,由观众心理延伸出来的判断感决定的喜剧效果。

    有人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后来很多人都把这句话奉为金科玉律。

    那是因为,你片中人物撕开揉碎后,观众看到的实际上正是剧中人物的悲剧,这是诱发喜剧的始因。之所以有这种喜剧效果,就是因为观众与剧中人物的对比差距,产生的优越感。

    黑格尔说过:喜剧来自于矛盾

    吴孝祖通过这种前后对比的矛盾,制造了一场荒诞的幽默效果。

    喜剧的内核是不是悲剧,吴孝祖不知或者说不完全苟同。他只认为,不管是喜剧电影,还是悲剧电影,内核都该是人生。

    所以说,吴孝祖的觉悟比周星星还是更高一点。钱财除外!

    电影继续,很快就到了七个人洗澡的镜头。

    黑!

    翘!

    瘦

    坑!

    白!

    硬!

    肥!

    七种屁股一出现,顿时间笑爆全场!如果说刚刚那种是对比产生的差距效果化,那这种就真的是**裸的嘲讽风了。

    “七个人的臀部,都阐述了每个角色的内涵!这是导演对影片人性的探讨!”

    报纸专栏影评人,80年代“大v”方保罗严肃认真的在本上记下这段不明觉厉的话。

    他此刻内心是激动且自豪的!

    新浪潮没有死啊!

    港岛新浪潮真正的旗手出现了!

    许安华、严昊已经对资本鞠躬,徐尅、谭家铭跪了。方育坪难产!

    在他们这些“真正”的电影人和影评人心衰竭,即将挥泪心死的时刻,一部天才般充满了创造性的作品就横空出世了。

    这一刻,他眼睛是湿润的!

    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只因为我对电影爱的深沉。这是他们这群“大v”们的写照。

    目视不远处那个年轻导演的背影,他,以及他们,找到了新的旗帜!

    “多有艺术追求的一个导演啊!迷途知返!”

    卢燕桦没他好友方保罗这样的“忧国忧民”,她只是觉得这部电影坐到了“雅俗共赏”!

    “好电影,应该多捧。”旁边一名梳着偏分,颇带点女性化气质的汉子感叹一句。

    卢燕桦笑着握了握知心好友的如男人般有力的手。知道她又升起了爱才之心。

    有自己这位好友“看重”,吴导演基本就在“港岛资深电影人”心上都画上了重点符号。

    一条康(zuo)庄(si)大道摆在了吴孝祖面前——文艺花样作死道路。

    “资本是个好东西,商业电影也是趋势。但港岛还是要有一些人能够拍摄出真正的艺术。”它(他/她)笑着道。

    安能辨我是雌雄?

    卢燕桦知道她话是这样说,但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决不能让资本强奸了他!

    无数“忧国忧民”拥有独特审美视觉的影评人在这一刻站在了吴孝祖的身后。

    忘了说了,金像奖评审团:港岛资深电影人组成!

    吴导演不知道,自己身后多少人惦记着自己!幸好他不好捡肥皂……

    呃,吴孝祖在肆无忌惮地摸女人大腿——

    高丽红这一刻有一种恨不能今天穿齐b小短裙的遗憾,不然凭借吴导演的手速,她能上天……台吹吹风!

    吴孝祖根本没有“艺术导演”的自觉,他此刻正和另一层的蒋志强谈着这部电影票房的事情,顺便商量商量戏院营销方案的事情,还有夜晚消遣健康生活安排!

    “5个?”蒋志强挤眉弄眼。

    “3个吧!”吴孝祖矫揉造作的推迟。

    “4个!”蒋志强义正辞严的伸出四个手指,“你不能再推迟了!”

    “其实吧……”吴孝祖点点头,勉为其难的接受下来。

    “你要日系还是欧系?”

    “我点点你……东欧……!”吴孝祖言简意赅。

    “明白!你是行家!”

    电影上映,蒋志强与吴孝祖在谈买车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