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一部不正经电影的诞生(上)
    ps:第二更求月票!

    电影戏厅内,人头涌动。

    灯光慢慢昏暗下来,嘈杂声响也渐渐平静。

    “不要担心,票房一定大卖!”

    高丽红脸红红的偷瞄一眼坐在右侧气鼓鼓的王祖苋,趁其没注意,小手轻轻碰了碰左侧紧贴着的吴孝祖,声音软绵,自带着一股子骚气。

    “呃。”

    吴孝祖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幕,下意识的捏捏递过来的手。两女腿一样长,手指也同样细长柔软,若无骨结,摸起来细细滑滑。吴导演保证,自己滑摸手心的做法不是故意为之。

    手心一痒,高丽红抖m的属性瞬间占领高地。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她又不傻,如何看不出王祖苋这小蹄子心中泛起的小爱意?虽然不知两人已经勾搭成奸,但王祖苋与之前判若两人的态度是不争的事实。

    高丽红想到这,小手顺势就搭在了吴孝祖腿上,特自然。

    她的动作被身子挡住,加上电影将要开始,老王并没有看见。

    老王御姐此刻正在心里计划着是不是昭告天下登基凤位!想到这,狠狠瞪了一眼她旁边的肥成。

    “嘿嘿——”

    肥成笑颜如花的奉上笑脸,绝口不提“大嫂”这个称呼。

    这一点他有前车之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滚瓜烂熟。

    王祖苋心中哪里知这些。她以为是自己的叮嘱起了作用。在此之前,她挨个叮嘱众人不要露馅。殊不知,人家兄弟早有默契。

    “拍拖怎么就这么难?”

    19岁的老王托着香腮,暗感生活的不易。为了怕闺蜜受到打击,她做了一个特不靠谱的决定:暂时隐瞒,徐徐图之。

    当时吴导演百般推辞、严词拒绝!却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一落座,高丽红翘臀自然而然的就挨着吴孝祖坐了下来。

    留下气鼓鼓的老王小拳头攥的很紧:只要高丽红再赶越雷池一……不!半步!别怪老娘不顾奶罩之情,翻脸不认人,

    胸大的菇凉又如何?小拳拳砸的就是胸前八两嫩肉包!

    这时影厅灯光彻底暗淡下来,门口处走进一男一女,随意的坐在后排。

    熟悉的凸!

    熟悉的倒凹!

    哎哟哎哟配合着呜呜呜呜的声音合扣在一起,一下子就吸引了观众的眼球。

    银幕一亮。

    一个硕大的钟表特写滴答滴答的转动,随着指针转动,一个个人名、工作人员名字都一一出现。

    一

    个

    字

    头

    的

    诞

    生

    黑底红字,自下而上出现。字体勾勒出一股肃萧的气息。屏幕一闪,字体横过来,然后念着“洪门三十六誓言”的声音就同期声出现,声音从模糊到清晰,画面渐渐淡去。

    刘清云扮演的黄阿狗皱着眉头坐在算命师傅前,客串算命师傅的正是非主流导演邱立涛。物尽其用,吴孝祖做的很到位。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黄阿狗推门走出,穿梭过街巷、横穿马路,自带bgm配乐。电子琴与吉他扯弦纠葛在一起,显得自有一股诡异。

    画面一转。

    吴镇予站在桥下,抖了抖裤裆,低头看了看手中的bb机。

    “砰砰砰!!”

    吴镇予不耐烦的拍了拍电话亭,冲着里边煲电话粥的劭美戚大骂,“挑!快一点,我很急啊——”

    “催催催!急着去投胎啊?”劭美戚回声骂道。顿时间,电影中,两个人争吵起来,手中的电话里则不断传来“喂喂……”的声音。

    “喂?喂?阿戚?你几多意思?让我去投胎?”

    苏黎耀拎着大哥大恼怒的大喊,见对面没有回声,气不打一出来,随手就把大哥大砸在麻将馆路边的车玻璃上……

    麻将馆内,乱糟糟的麻将声。罗东跪在招财猫前,身后一名老者怒吼着大骂。

    此时,门外一名马仔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大呼小叫,“契契……契爷……你的车子被人刮花了!”

    “谁把我的爱车泊在那里的?”

    老者气急败坏的大骂,顺着旁边人的目光,正好望向正跪在地上的罗东身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扑街!!你怎么不去死……”

    跪在地上的罗东双眸血红,周围的咒骂、嘲笑声让他脸色越来越冷,突然直接抽起案台上供着的大刀——

    “掉雷姆!!”说话间,暴怒而起,抽刀砍向背后打骂自己的老者。整个麻将馆乱作一团的朝外边逃跑,慌乱中一个鲜血模糊的人跌跌撞撞跑出麻将馆。

    “靠”

    肥成傻眼的看着被撞掉在地上,踩成碎片的手表,哭丧着脸蹲下身,余光处刘清云的身影很巧的出现在街头,他慌乱的看到旁边卖水货手表的摊位,连忙奔过去……

    “狗哥!我们要发财啦!湛江最有势力的黑星帮是我干哥哥讲的算……二十二岁是男人的关口,你二十二我也二十二,李小龙二十二岁开设了振藩武术馆,你下半辈子想做龙做蛇,就看你够不够胆同我去湛江……”

    “你连我的赌马钱都骗,还想让我陪你去赣江?”刘清云回呛。

    “不就是几个赌马钱吗?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

    肥成口若悬河的拍着胸前大灯,“我戴的是劳力士,眼镜是卡地亚,衬衫是阿玛尼,裤子是范思哲,连内裤都是ck……”

    大全景镜头,罗东拎着刀追出麻将馆,苏黎耀则慌忙的躲屋檐下,装作看客。肥成则被刘清云直接脱成一条白猪,顺势抢过他的“劳力士”当作补偿。

    “我叼你阿母!”

    夺过手表一拍,劳力士猛然弹起一米高,这让刘清云瞬间……脸更黑了!恼怒的直接把表甩到桥下。

    “砰!”

    吴镇予刚与劭美戚争吵完,拿出不断震动的bb机看,突然,一块手表冲天而降。

    低下头,bb机瞬间被砸成碎片。

    “哈哈哈!人贱自有天收!”劭美戚故意气道。

    吴镇予张了张嘴,仰天抿嘴,眼睛乱翻的转过身,旁边的劭美戚还在幸灾乐祸。

    “我干你娘啊!我今天替老天收拾你!!”突然,吴镇予转过身暴怒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原本正在河边学习游泳的古天樂和李钊基被吓了一跳,傻傻的看着正拳打脚踢劭美戚的吴镇予。

    这段戏一环扣一环,原本还吃着爆米花的观众全都感觉眼睛不够用了。

    大全景对比构图。

    桥上,罗东站在最远处,对面苏黎耀低着头诺诺不安。一旁的刘清云则正把肥成扒成精光。桥下,吴镇予敲打脚踢着劭美戚,李钊基扮演的角色与古天樂扮演的角色傻傻的看着,游泳圈则顺着河水飘走……

    “有点意思!”

    李翰祥笑道,“这一处的大全景描写一下就把剧中人员给交代清楚了。一环扣一环,前一个人做法造成后一个人的结果……不对……”

    李翰祥收齐笑脸,认真的看了看面前的构图,发现从始至终,画面每个人的站位都不是正对着观众。

    坐在后排的一个精瘦古朴的男人也目光烁烁,显然也发现了这点小细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