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火凤凰酒吧,今夜歌儿悲
    ps: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尖沙咀,火凤凰酒吧。

    音乐激荡,节奏十足,杯盏交错,火热一片。五光十色的灯光掩盖着无数的**。

    beyond五人站在舞台上尽情的挥洒梦想与青春。

    黄家拘、黄家腔、黄惯中三人摇头晃脑扫着吉他,刘志沅手抽筋一样按着电子琴,叶世容则甩着膀子狂舞鼓槌,时不时伸伸脖子,从四人身后展现一下孤独的自己。

    一首《岁月无声》唱的激荡心胸,肥成与邱立涛这两人恬不知耻的站在舞台前跟着节奏踏着节奏摇头晃胸的领舞。邱立涛负责摇头,成哥负责摇胸。

    肥成把胸前一对吊钟大灯甩出了交叉协奏曲的节奏来,时不时曲腿,还来一段80年代后现代抖臀。油腻感十足,让人看后难以释怀。

    王仙仙立在一旁,愣是没跟上成哥的节奏,最后只能不甘心的灰溜溜走下舞台,去舞池中和泯然众人矣的众人一起跳。

    一群人在舞池内狂魔乱舞的释放着各自的压力。

    《靓妹正传》上档十天,拿下310万票房,虽然无法同《靓妹仔3之午夜丽人》的920万的票房相提并论,但依旧让蒋志强与邱立涛两人心潮澎湃,格外欣喜。

    尤其是邱立涛。颇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这感觉就像是郭小四“热搜榜”刚上榜,就用猪刚鬣代替自己一样的心情。

    “《字头》这部戏我同德宝的发行经理张家振及德宝院线总裁岑健勋联络,准备借着他们的院线上映。德宝院线这段时间能挤出18天的上档时间,旗下戏院皆会腾出一间超过200人的影厅来放映我们这部电影。”蒋志强满脸通红大笑,“加上安泰旗下几家戏院,这次一定撑你再爆一部。”

    “德宝这样好讲话?”吴孝祖挑了挑眉,戏笑,“他们现在改行做慈善了?”

    德宝电影公司,算得上是电影界的后起之秀了。前期虽然是岑健勋与洪金寳创办的电影公司。但随着大水喉潘廸生不断注资,早已改性了潘。岑健勋还好,掌控德宝院线,大权在握。洪金寳就很惨,股份稀释到极点,职位上也只挂着个副经理。唯一安慰的就是价钱很合理。

    如今,德宝真正掌权的几人都是潘廸生的嫡系心腹。

    一把手是副总经理兼制片部经理的冼杞燃。冼老板制片、行政两手抓,两手抓的稳。

    发行经理及外埠联合负责人张佳振,电影圈为数不多科班出身的电影制片人。历经嘉禾制片经理、丽的监制、麦党雄制作公司制片经理等职务,能力卓越。后世最出名是把吴大脑袋推进了荷里活。

    院线总裁岑健勋,艺员部总监陈琪、财务投资总监许李玉芬。皆是圈内知名的人才。

    潘老板对电影的态度就是赚钱,。对电影有多喜爱还真的谈不上。或许他还没有他新女友杨紫穹更爱电影多一些。

    “我老豆前两日参加了潘生的迪生创建在联交所上市,有一些交情。”

    蒋志强看着吴孝祖不以为意的作死样,翻了翻白眼,承认道,“我同张家振谈好了外埠发行的事情,外埠发行由安泰与德宝一起来负责。所以德宝才同意安排这段的空闲档期。这样总行了吧?”

    看着吴孝祖一副‘这才对’的模样,蒋志强白眼翻出“雪姨”的速率。

    吴孝祖才不相信潘廸生一个生意人会因为点头之交会无脑的去干涉公司的正常运行。能够把生意做到上市,垄断港岛高端产品及奢侈品业的大亨怎么会如此纨绔?

    在后世,迪生创建依然屹立不倒。可见一斑。这位潘老板,电影不懂几多,但做生意却精明的很。

    之所以定在11月上映,吴孝祖心中就是存了避开强敌的心思。吴导演不是怂,他是秒怂。

    他又不是自虐狂,有钱赚,何必去强行提高难度?他从不会认为自己的这部电影碰到真正的大制作会凭借一点小计谋就击退对方。

    当初与徐尅对上,他不知前一世《刀马旦》票房如何。但这一世《刀马旦》依旧拿下了1600多万的票房。真正遭殃的是那些低劣小制作。

    捏柿子,谁不选软……甜的食?找女人,谁不找奈德丽?

    想到这,吴孝祖觉得可以辅导一下王仙仙胸腔软组织皮下脂肪层顺时针穴位刺激增大疗程教学。不怕奶小,就怕胸平偏偏解释自己胸下垂。

    实际上,《一个字头的诞生》就是替代《电锯惊魂》(恐惧斗室),方便拍摄而已。刘清云与吴镇予两人也是扮演两位男主角。只不过零时改道,这才拍了这部任意妄为的《一个字头的诞生》。

    这部电影下来,吴孝祖敢保证,与原作电影比早就面目全非了。其拍摄手法与惊喜度,一定领先港岛电影人半个身位。

    至于票房是否能够卖座,只能听天由命!

    拍电影归吴孝祖管,电影票房这东西他讲的不算!

    不过,这段时间,各大公司都没有真正的扛鼎大作,正是偷鸡的好时机。

    ……

    动次打次动词打……咦?

    正在领舞的肥成突然看着一位小白脸凑到王仙仙身边,伸手去碰肩膀。双灯一闪,冲入天灵盖,全身一个激灵,直接弹跳下舞台,生生砸出一方天地,拱开人群,挺了过去。

    “叼,小子,做咩?”

    身子横在两人中间,胸膛一挺,直接把面前的俊俏小哥弹的后退两步。

    “你做什么?”

    男子脸色变换的看着肥成,目光瞥向一旁愣神的王祖苋,连忙伸手,“贤贤,不要怕。我来应付!”

    “我叼你个扑街,信不信我打的你飚屎飙尿!”

    古天樂突然闪出来,一巴掌扇在男子胳膊上,忠心耿耿的护住王仙仙,脸色凶悍,“龙城冰室古……乐哥在此!谁敢动我大嫂?”

    既而踏前一步,直视放话,“小白脸!你伸右手,我就砍你右手!你伸左手,我就砍你左手!你两只手都伸出来,我就断你两只手!”

    “前面是哪方,

    谁伴我闯荡,

    沿路没有指引,

    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寻梦像扑火

    谁共我疯狂……”

    beyond在台上演唱起吴孝祖创作的《谁伴我闯荡》这首歌。音乐飘荡在舞池,环视左右没人动,这首歌大致很符合古天樂的心境。

    古天樂挺胸直接贴近面前男子,伸手指着对方鼻子,冷声问,“现在你回答我,你刚刚哪只手动的?”

    吓!

    肥成侧目。

    罗东侧目。

    刘清云、吴镇予同时侧目。这一刻,古天樂绝对关二爷附体。自有一股少年装逼犯的姿态。

    俊秀男子吓得倒退一步,“我……不……”目光连忙看向王祖苋。此刻王祖苋还一副很骄傲的模样,让男子的话差点噎了回去。

    “贤……”

    “啊?噢——”王祖苋正沉浸在大佬女人的意境中,突然见到男子幽怨的目光,尴尬不已。

    “古…阿乐!这位是我朋友黎名,不是坏人。”王祖苋连忙朝着众人解释,“他平时多在这边驻唱演出,大家都是朋友。”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古天樂手僵在空中,手指是收也不是,伸也不是,脸色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

    “乐哥?”肥成看着脸色不断变化的古天樂,心里狂呼庆幸,幸亏有古天樂趟雷,不然此刻尴尬的不就是自己了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

    古天樂突然低哼起这《大侠霍元甲》的主题曲,然后手指顺势偏移过黎名的脸,指着正不远处两个鬼佬,“问我国家哪像染病,冲开血路,挥手上吧……”这一声“上吧”,撒腿就快走两步,一直伸着手指跟着鬼佬走进了卫生间。充满了豪情壮志,歌声很有感染力。

    所有人都转着头看着消失不见的古天樂。四周音乐震动,这一片却诡异的窘静。

    “……”王祖苋。

    “……”肥成、苏黎耀、罗东、黑白双雄,齐齐呆滞。

    黎名懵逼而又凌乱。

    “他……”

    “冇事冇事,古仔最近在练习表演和唱歌……”肥成一本正经解释,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咬着牙朝着古天樂追过去。

    这扑街孩子最近有点太膨胀!

    ……

    “夜店一个角落里,

    独坐以黑暗作伴侣,

    隔数张台那处,

    ……”

    黎名站在舞台上,握着麦克风,双眼欲滴。唱起了自己之前参加新秀唱歌大赛获得季军的歌曲《绝对空虚》。眼神余光处,瞄到那对“狗男女”,顿时又悲伤了几分。

    “碎了的心再碎,

    独跌坐失意里,

    闭起眼睛想过去,

    绝对空虚——”

    台下,吴孝祖抱着王祖苋,搂着蛮腰,抚着大腿。怀中的王仙仙则拿着鸡尾酒偷偷尝,见意中人未制止,笑脸盈盈,一脸幸福红。全然没注意台上偷瞄,已经唱到肝肠寸断的好友黎名。

    黎名星路算是很顺。入行就碰到了恩师戴思聰,受其推荐参加了新秀唱歌大赛,凭借形象获得了季军,可谓是前途无量的歌坛新秀。同门师哥师姐张明闵、吕仿、梅艳淓皆是此时歌坛一线歌手。

    他师母与王妈妈是牌友,他也就认识了王祖苋,甚至他在王妈妈面前都印象极好。很得王妈妈喜爱。也凭着这层关系,多次对王祖苋献殷勤。可惜,仙仙女神这种怪异的脑回路对他这种大众帅哥不来电。

    原本,他今日见到王祖苋,他惊喜万分。

    如今却天雷滚滚——

    眼看着吴孝祖的大手欠嗖的顺着王祖苋的小腹处钻进t恤里了!!钻进去了!!!!

    “情人这晚你属谁,

    仍然是爱你从没怪你,

    爱你是永没年期,

    仍是爱你然而没有你……”黎名的歌声此刻如同杜鹃,悲伤已逆流成河。缓缓闭上双眼,不敢再看。

    他看不看都改变不了吴导演给19岁的女友检查身体。生病的话,一般吴导演都很乐意帮忙打针。堪称娱乐圈的“诺尔曼-白大夫”,白大夫曾经就是一名著名的“胸外科”医生。

    显然,王仙仙很需要急诊科吴大夫好好检查。打针输液这些招数需要检查后才可下决定。对待病人,吴孝祖一向认真负责。

    “世界顿变了乏味,

    但愿我没往昔,

    但愿我没记忆,

    永不想你——”

    杜鹃啼血猿鸣哀,黎名不想记住今晚,他只想回家大梦一场。

    台下不少女观众都掌声雷动,只感觉台上唱歌的男人歌声动听,人长的帅帅帅帅帅……

    “我蒲你阿母啊!”

    正在此时,一声叫骂掩盖了黎名的舒缓情歌,然后就见不远处一阵鸡飞狗跳。

    入眼望去,一个平平无奇的身影上蹿下跳,身后三个男人骂骂咧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