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何以解封?战略资源!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解封?”

    梁镓辉面露诧异,瞪着眼,难以置信的看了眼吴孝祖,“你发瘟,讲胡话的?”伸手去摸吴孝祖的额头。

    “冇讲笑话。”

    吴孝祖打掉梁镓辉的手,拿过他桌上的一包香烟,弹出一支叼在嘴里,沉吟道,“当初湾湾文化部门封杀你,无非是因为你去大陆拍片。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并非真的触碰到他们的底线。如今在内地取景拍摄的电影人绝非你一人,你中彩而已。这种擦边球问题,唔系唔可以解决……”

    “道歉的话,你提都不要提。”

    梁镓辉吸了一口烟,抬起头直视吴孝祖,“你如果讲这个就算……”

    吴孝祖伸手止住他后边的话,轻轻一挑眉,笑着压压手,“安心。我从不会让朋友做他们不钟意做的事。这次去湾湾,我倒是认为,解封这样事情并非不可以……”

    眼瞟了一下梁镓辉,“知唔知我为何加了几场湾湾戏?”

    “难道真的是为了我?”梁镓辉眨着眼,捂住胸,面容忌惮,“我卖艺不卖身嘅!”

    “凸!”

    “你卖身,我都只想买艺!”

    吴孝祖直接竖起中指,笑道,“除了去湾湾拍戏,当然是想睇一睇湾湾这边的市场行情。随着湾湾经济复苏,这边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大。打通湾湾的发行渠道刻不容缓。”

    “你差点惊到我!”

    梁镓辉如释重负的拍了拍胸口,疑惑道,“但这与我解封有几多联系?”

    “联系很大!”

    吴孝祖笑着解释道,“随着电影票房越老越大。如今外埠资本很想进入港岛来拍片、选片。所以,每一名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都会是一种很稀有的资源。

    你想想,你主演了一部算上宣发投入都不超过150万的的千万票房电影,对片商有没有诱惑力?当然,这种诱惑力可能会因为一些顾虑而受到阻碍。”

    见到梁镓辉陷入沉思,吴孝祖深入简出继续道,“但只要有这种迹象,就表明你能够给很多人赚到钱。这种情况下,一定会有既得利益者出面帮我们解决掉湾湾封杀的问题。

    因为那时候封你一天,他们自己就损失一天的钱。谁又真的会和钱过不去呢?”

    世,梁镓辉在明年就会迎来“解封”。

    封杀这种事情放在梁镓辉与一些普通电影人身上确实是极为残酷和绝望的事情。但对于身为八大片商之一的学者电影公司来说,并非不能周旋。

    前一世新艺城为了利益都可以帮梁镓辉解封,吴孝祖不信身为地头蛇的蔡松淋做不到。

    唯一的一点就是梁镓辉是不是值得有人为他出手!

    况且,1987年开始,湾湾也会允许民众回大陆探亲访友。这种大趋势下,梁镓辉的这点问题实际并不算问题。

    相信有足够的筹码,蔡松淋和学者电影公司会乐意帮这个忙。

    财帛动人心!

    如果他们认为梁镓辉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别说解封。就算是给梁镓辉颁发一个“爱国人士”的招牌都不是不可能。

    世界上很多事并非没有缘由,利益就一定是最大的理由!

    看着梁镓辉心事重重的离开,吴孝祖揉了揉额头。这一次湾湾之旅,心力交瘁。

    梁镓辉无疑是如今吴孝祖手中为数不多能拿得出手的“战略性资源!”

    他有演技,也有观众缘。梁镓辉在90年代初3年内连拍38部戏,且票房都很客观。就已经说明一切了。所以,不管是出于朋友立场,还是商业考虑。

    梁镓辉被解封对吴孝祖来讲都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就算卖戏约都能捞一笔。如今新艺城捏着周闰发几部戏约,不知让多少电影公司眼红。

    后来李修苋靠着周星星的合约,简直不要太赚。千万票房只需付出几十万的片酬就可以。

    最后一转手,生意人都没这样好赚。

    电影市场太热,港岛电影公司如雨后春笋滋生,各种挂靠在三大旗下。吴孝祖想着如果真的出现第四家院线,自己要何去何从?

    如果从观影人数来看,1982年开始,港片就已经开始进入蓬勃发展期。从这一年开始,港片观影人数成几何增长,观影人数高达3000万次。

    但从票房来看,1986至1995年才是真正的黄金巅峰时期。1981年票价首次突破两位数,然后每年都高涨,1982年12块、83年13块,到了86年已经到了19.5的价格。

    控制戏院票价上涨的第一是三大院线,第二就是戏院协会!估计票价还会上涨下去。蒋家身后站着很多小戏院的支持。蒋祖怡这个会长和戏院协会就是为了制衡三大院线。

    他也庆幸自己回到了1986年。如果在此之前,要不就被三大招安,要不就最好自求多福。独立制片这条路在当时很难走活下去。

    但如果真的有人搅浑这潭水,投资方面有大水喉撑,独立制片或许会活的很滋润。

    “电影分级制度!”

    “院线制衡!”

    “独立制片!?”

    “111级片?”

    吴孝祖手中握着笔,不断在纸上写下一个个的词。在湾湾,有些话他也未曾对蒋志强讲明。

    对于外埠资本与本土野心勃勃的那些人来说,蒋家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招牌!

    但如果一个处理不好,恐怕蒋家就容易成为片商竖在三大面前的一块靶子,欺凌破碎亦有可能。

    蔡松淋够狠!

    昨晚与蔡松淋谈话,回到港岛吴孝祖才真正的想明白。只能说吴孝祖与蒋志强两人都被蔡松淋算计了。

    吴孝祖当初想的是“静观其变”,如今才知道,那种时候,本身进不进场已经不重要了。人家已经替你挂好招牌了。

    门口挂着‘怡红院’,你讲你卖艺不卖身,也要人信才行啊!

    当然,用比较俗的话讲: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吴孝祖并不是神,但庆幸他有着几十年的眼光,看到一些只鳞片羽,就足够他管中窥豹。

    从陈冯两位太子爷的动作,他闻到一股黑云压顶,雷悬九天的味道。

    惊雷准备,那么风雨是什么呢?

    吴孝祖望着渐黑的街道,面露沉思。

    ……

    蒋家。

    “有钱一起赚?”

    蒋家大少,蒋志文看着正与父亲下棋的蒋志强,笑眯眯冷笑,“蔡松淋想分羹?胃口这样大,不怕蹦掉牙的?”

    “港岛电影圈又唔系抱团的金刚石,蔡松淋、陈荣美、冯秉仲及其他隐藏在身后的大鳄,未尝不能分食掉这块大蛋糕!”

    蒋志强下起旗来,异常火爆,“何况我蒋家亦不是软柿子,哪个真想吃掉我们,兑子喽!”说着,与对面的棋子兑了一个棋子,在大哥面前晃了晃,“想吃肉,不下场,永远吃不到!”

    “也有可能满盘皆输!”

    蒋志文忌讳莫深,“他们不是在分羹,简直在另搭炉灶。蒋家入场的话,就像一把刀柄握在人家手里的刀。一个不慎,第一个捅的就是自己!就怕父亲……”

    蒋志文的话让蒋志强微微沉默,目光看向对面老僧入定一般的父亲蒋祖怡,客厅安静。

    “讲实话,我这个老头子就有一点动心。”

    蒋祖怡捏起棋子,轻拿轻放,“可惜我蒋家命薄,我蒋祖怡福更薄……”抬起头看了眼两个儿子。

    “肉,我蒋家消化不了。蔡松淋不过是要拿我蒋祖怡当靶子而已。”

    两兄弟齐齐惊异侧目,蒋祖怡叹了一口气。

    “蔡松淋让你和陈冯两家少爷见面就已经足够了。我们发不发声……又有多大区别?就算我们竖起旗,凭你老豆我一个戏院会长的头衔就能成事吗?当然需要真金白银才可以!谁来替我们出?到那时,鸠占鹊巢的戏码也许就出现在我们父子身上。”

    “这……”蒋志文惊悚。

    蒋志强也一怔,他都没想到自己只是与蔡松淋见一面,竟然就被算计的如此之深。

    “这是最坏的打算。”蒋祖怡看了眼大儿子,摆了摆手,“正如志强讲的一样,我蒋家也不是软柿子。”转过头看向一脸亢奋的蒋志强,“多与吴孝祖好好联系,一个能赚钱的导演对于任何一个电影企业都是战略性的资源!”

    吴孝祖在谋划自己的公司战略资源“梁镓辉”,殊不知也有人把他当做“战略资源”。战略资源到底是什么,可能每一个具体答案。

    但,能赚钱就一定是必要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