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返港
    ps:求推荐票!

    龙城冰室。

    梁镓辉叼着烟瞥了眼明晃晃新竖起的彩灯大招牌,迈着从帝都新学的京八步走进茶餐厅。

    老帝都人告诉他,这步伐绝对正宗皇亲国戚步。

    “……?”

    坐在餐桌上杵了半天,烟蒂都差点烧到嘴,梁镓辉还是没见到有伙计跑来招待自己这个大活人。

    “点……餐——”

    话音没落,一页餐单旋飘着落到眼前,一名白衣工装伙计打扮的黄毛年轻人拿着纸和笔帅气的走了过来。

    梁镓辉一怔,哟,这还有粉嫩新面孔。

    “一份a套餐。”

    梁镓辉咧着嘴打量着面前的新人,招手笑道,“靓仔,新人的?睇你好眼生,点称呼?”

    “老兄,点餐的话就19.8,点人就出门左拐去对面那条街的马栏,拿着餐单提龙城冰室的名,算你八折!”

    古天樂翻着白眼撕下餐单,“你现在重新想想,你到底是点餐还是点人?”

    “呃……a套餐吧。”梁镓辉尴尬道。

    “a餐一份!”

    古天樂朝着后厨吼一句,一吹头前的空气刘海,黄毛飘起,潇洒中带着几分不逊,非主流风格充斥全身。

    “你老板在唔在?公司办公室电话打不通的……”

    “我都有在找他啊!”

    古天樂闻言没好气的撇撇嘴,他才不会说自己把餐厅的订餐电话线给拔了呢。

    看着梁镓辉一脸诧异的样子,他小声嘀咕道,“我老板说好捧我当明星,现在好啦!茶水明星就有我!我快成这条街茶水少爷了!马栏点餐都搵我去送,挑——早知道不如泊车……”

    抱怨抱怨着,看着眼前文质彬彬,板寸发型的梁镓辉,古天樂眼球一转,拉过椅子,到坐在梁镓辉面前,认真点头道,“你找我老板做咩?我睇你一脸富贵相,做其他行当都冇前途的,不如改行来做演员。

    睇冇睇过《雨夜屠夫》?我老板拍的!这样……你洗餐盘得唔得?我先睇下你的基本功!”说着,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冲着梁镓辉努努嘴。

    梁镓辉摸了摸板寸头,笑容灿烂。

    看着盯着自己傻乐的梁镓辉,古天樂咬着烟含糊道,“点烟啊!记住,出来混做人要有眼力……”

    “叮!”

    一束火苗出现在香烟下边,点燃香烟。

    “乐哥,不如你先去把电话线插好,再收小弟,得唔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古天樂身后。

    ……

    吴孝祖四人刚走进餐厅,就见到梁镓辉坐在那。

    一见到四人,露出笑意。

    没等吴孝祖打招呼,就听到古天樂滔滔不绝的给梁镓辉“洗脑”,听着听着,吴孝祖脸差点黑了,这小子背诵贯口吗?背的这么熟。换上大褂能去九龙城寨说相声了。

    掏出从蒋二少那里顺来的zippo——

    “乐哥,不如你先把电话线插好,得唔得?”吴孝祖重复一遍。

    “我插你——祖哥!!!”

    哐当一声,椅子倒地,古天樂慌忙站起身,傻眼的看着面前黑着脸的吴孝祖。

    “家辉哥!”

    “辉哥!”

    肥成、罗东与苏黎耀三人笑着朝梁镓辉打招呼。

    “古仔,你真行,如今在茶餐厅跑堂都能摇旗立棍!家辉哥都想收!”

    肥成勾住古天樂的脖子满脸笑意,嘴型保持不动,声音小声对其道,“马栏是不是真的打八折?”说着,扯过古仔嘴里的烟,叼在自己嘴上,“正不正点?”

    “那个……祖哥、成哥、东哥、耀哥……家家辉哥,你们先坐,我去倒水……沏茶!”古天樂踉踉跄跄的撒腿就跑进了后厨。

    “这臭小子够犀利,跑堂都跑成街坊明星。”肥成大笑着夸奖。鬼知道这到底是夸还是黑。

    “吴大导,未成年人你都哄骗,有冇良知啊?”

    梁镓辉面露鄙视调笑,“不怕教育署找你麻烦嘅?”

    “你的大清都亡了,还这么嘴臭!”吴孝祖摇头笑骂。

    “你不也一样!”

    两人互相对视,哈哈一笑,笑着互锤打闹。

    “看来大陆的伙食不错?”

    吴孝祖笑着又看了眼形单影只的梁镓辉,“花姐怎么没一起?你们这对公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分得开?”

    虽然八十年代的内地物资依旧还是短缺,买东西需要粮票、肉票、糖票,但港岛去过去的人却不受限制,港币1:1就能兑换成外汇卷,此时,内地一斤带鱼才几分钱。

    李翰祥这种同官方合作的大导演,在大陆很是受到优待。看《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乃至《火龙》的配合单位就知道了。

    “你不讲这个我就不气!你这家伙把公司财务报表都放在我家桌子上了,我们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嘉华这两日都不断在核算着公司的账务……”

    梁镓辉瞪了眼讪笑的吴孝祖,没好气道,“不过你也别得意。嘉华看报表的时候一边看一边骂你拍片大手大脚!她就准备找你好好谈一谈……”

    “先生你的a餐……”古天樂小心翼翼端着餐盘走过来,一打岔,帮吴孝祖解了围。

    “先吃饭,给家辉哥多加一个鸡腿。”吴孝祖满意的冲着古天樂笑了笑,几日不见,眼睛就醒目了不少。

    弄得古天樂莫名其妙,自己打扰谈话,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啊?你这样冲我笑,我好乱的!

    “挑!一根鸡腿就打发我!”

    梁镓辉鄙视撇了撇嘴,冲着古天樂招招手,“有冇鲍鱼龙虾的?”

    “最好的就是鸡腿,不过你不走运,鸡腿已经卖光了。”古天樂好死不死回嘴。

    “……”

    梁镓辉被噎的翻起白眼,鄙视道,“茶餐厅连海鲜鲍鱼都冇,不如趁早关门好啦!”

    “你咒我关门?我都有想过开连锁店呢!到时候就打出‘影帝梁镓辉倾情推荐,影帝吃了都说好!’的招牌。得唔得,家辉哥?”吴孝祖笑着指了指周围陈设,“旧是旧了点,但这就叫港味嘛……”

    “那不如开博物馆好啦,收门票的。”

    梁镓辉没所谓的笑着打趣,咬了口西多士,竖着大拇指赞道,“味道倒是很赞!”

    “当然啦,货真价实。你当我这龙城冰室的招牌假的!”

    两人说说笑笑,随意的谈起关于《火龙》及内地电影。

    “前两日,贝托鲁奇打跨洋电话给我,请我演溥仪,我直接拒绝了。”梁镓辉喝了口柠檬咖啡,笑着讲,

    “我同他讲,我演过了溥仪,不想在重复一个角色。”

    “我看是因为他同李导演口水仗,你才拒演吧?”

    吴孝祖笑着戳破,“现在谁不知李导演和国际大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因为版权的官司闹得是满城风雨。”

    “哈哈,没错。总不能这边他同我师父打口水仗,然后我还要给他拍片吧?”

    梁镓辉手一摊毫不掩饰的自己的成见,“况且,我也不觉得他一个外国佬会拍的比我们这部《火龙》更优秀。为了这部戏,我师父都变成了半个历史学者,他一个外国佬恐怕没这样的心思。他拍不出中国人的内核。影片名就高下立判。知不知这部戏为何叫《火龙》?”

    梁镓辉笑了笑,接着解释道,“溥仪这个末代皇帝是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中唯一火葬的龙,其他都是土葬,所以我们才叫《火龙》,他一个外国佬能理解这种思维吗?

    他改名叫《末代皇帝》,是从他的看法,类似于《last empire》,我要讲讲你们最后一个皇帝,根本就已经有贬义了……”

    吴孝祖点点头,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拍摄的只是他一个西方人想呈现出来的溥仪,迎合的是西方的猎奇。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想拍我们的历史。

    这一段时间,李翰祥同国际大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的官司也是热闹不已。吴孝祖身在港岛都略有耳闻。

    两人又谈到了如今大陆的电影环境。

    电影市场及创作,大陆确实还处于刚开始的萌新阶段。但八十年代的大陆创作环境却比后世不知宽松了多少。

    在这时期,《银蛇谋杀案》、《黑楼孤魂》这种典型的b级片不但能够过审,还能堂而皇之的商业并且票房大卖,就知道多宽松了。

    吴导演思考一秒,就放弃了此刻去沟通内地的想法。内地市场还未成型,此刻过去开荒有余,长期吃肉就很难。况且还要顾及小心眼湾湾的想法。

    时机合适,找寻机会也不迟。比如……明年去浪一波?

    吴孝祖托腮思考,觉得可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