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湾湾杀青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四天,台北,阳明山公园。

    黄月泰站在镜头前,紧盯着镜头,大全景,广角镜头,一种无声的空寂呈现在镜头内。

    远景处,一片堰塞湖泊,野草纷飞,几只白鹭立在湖中的斑破烂橼的木船上,轻啄翅羽,看着草地上对峙而立的两帮人群。

    镜头转向白鹭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也打开准备好的一个铁笼子随时准备。

    突然,一颗高尔夫球冲着那群惬意停留的白鹭飞冲而来,呼啦啦的一声,铁笼中的白鹭飞上青天。

    顿时引得一群水鸟扑闪着翅膀飞起,画面从刚刚的静怡,瞬间活泼起来。

    这组镜头把“空间”诠释的很有味道。

    吴孝祖看了监视器又与黄月泰沟通后,结束了这组远景镜头的拍摄,转身对身旁坐在椅子上的瘦长脸中年人笑着道,“柱哥,你一会的表情越是压抑,越能体现心中的愤怒。整个画面也会越有张力。辛苦你了。”

    “好的,吴导。”瘦脸男子微微一笑,自有一股老帅哥的味道。

    …

    继续拍摄,吴孝祖站在了黄月泰身旁。

    镜头里,先出现一颗高尔夫球的大特写。忽如高尔夫球一晃,镜头也随之慢慢拉回。

    苏黎耀扮演的“文仔”躺在草坪上,嘴嘟起,上边摆放着一颗颗粒感十足的高尔夫球。

    镜头一切,先是出现西裤,衬衫,大背头。然后一名穿着得体,颇有气派的男人背影就出现在镜头里。

    他手中握着一柄闪着金属感光泽的高尔夫球杆,背对着镜头。

    “你,揍的我老婆?”

    声音低沉,似乎还夹带着几许平淡与压抑。说完不等回答,手中突然挥起球杆——

    “砰!!”

    暂停,化妆师连忙给苏黎耀补妆。继续拍摄。

    “啊!!”

    苏黎耀整张脸瞬间血葫芦一样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整个人痛嚎声让人心麻。

    旁边的小弟又摆上一颗球,又是一杆。

    只见牙齿、血肉飞溅出去,苏黎耀狰狞痛嚎,全身抽搐挣扎,眼前两把枪指着他,让他不断哭喊。

    这场戏拍的很繁琐,接连暂停,化妆师补妆和道具师增添现场道具占了很多时间。

    休息一会,演员重新站到场记刚刚在他们休息前圈定的位置上。

    电影拍摄时,结束一组镜头拍摄,场记都会迅速的标记好演员站位和周边道具景物。

    很多电影和电视剧的穿帮,就是因为场记的粗心大意。真正讲究的剧组在拍摄关键戏份的时候,都需要场记用相机拍摄下前一组的镜头。

    前世凯哥老师拍《无极预言**》,影片好坏不论。穿帮镜头差点笑死吴孝祖他们一群朋友。

    吴孝祖又把自己拍林清霞的相机带来了。

    摄像师换完胶片,演员重新站位,场记确定无误后,继续拍摄。

    苏黎耀满脸血肉模糊的往前爬,手抓着草坪,鲜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所过之处,一条血迹……

    “砰!砰!”

    每爬慢一点,高尔夫球杆就直接冲着脸上猛烈挥过来。血肉都飞溅出去。

    男子忽如一抬头,一张瘦长阴鹫的面庞出现在镜头中。

    见到这一幕,站在镜头后边的吴孝祖微微点了点头。

    张国住虽然是半路出家的演员,名气也不大。但架不住他有一个好儿子——

    演员张振!

    一个演一部戏学会一个技能的资深“无限玩家”。比小说中刷副本的男主角还惊奇的存在。

    对于他的传闻可谓是一件比一件玄乎。

    不可否认作为演员,张振确实非常的敬业。对此,吴孝祖也很认可。但至于一些很夸大言辞的报道,就只能是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当做笑话听了。

    张国住扮演的“角头”在电影中戏份不多,唯二的两场戏一场在医院,一场就是在公园里。

    医院的戏份昨天拍摄完成,只剩下最后一场戏,湾湾的拍戏任务也就完成了。

    …

    “action——”

    此刻,黄月泰躺在地上,镜头仰视拍摄着对峙的两人,阳光正好射在二人身上,呈现出一副逆光剪影效果。

    张国住一把枪指着刘清云的头,阴鹫的盯着他,“你一定要保那三个砸碎?”

    为了表现两个人对峙的关系,吴孝祖除了用这种仰拍的方式外,更多的选择了过肩的外反打特写镜头来处理两人的细微表情。

    在拍摄双人对话的镜头中,分为内反打与外反打两种处理镜头。内反打更注重演员的情感表达,外反打则更看重两人之间的联系。这种外反打过肩大特写镜头,既能展现出演员脸部细微表情,又有一种很强烈的纠缠性。

    大特写,最考验的就是演员的表演。一个细微的错误就会让观众出戏。

    为何很多电视剧以演技著称的演员演起电影时会演技直线下降?

    角色区别对演技的加成不谈。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电影大荧幕观影时,大荧幕会无限的放大演员很细小的每个细节缺陷。尤其是大特写时,要求演员必须很苛刻的控制自己微表情。

    为何小鲜肉拍电影一直板着僵尸脸?不要怪他们不想表现,要知道就算是baby都有一颗当影后的心,何况其他人?

    只是他们真要是展现表情的话,可能还不如板着脸,最起码这样看起来还有点颜值。还能吸引一下脑残粉的支持。

    可以给粉丝解释的空间,我家爱豆抿着嘴,板着脸,实际上表现了他此刻内心的纠结、痛苦、伤心、高兴、悲哀、忧郁、无奈、彷徨、愤怒、迷茫、苦闷……这叫“意识流演技”。

    如果真的只剩张嘴瞪眼露出大鼻孔,粉丝都无法洗地,总不能说自家爱豆的鼻毛展现了主人公的纠结心理吧?

    所以,偶像明星凭借拍电视剧,凭借着修图还可以靠颜值蒙混过关。毕竟电视剧几十集下来,在蠢也能把一个故事讲清楚吧?但电影就不可以!一共120分钟,凭颜值真的无法讲好故事

    电影特写更难!观众进电影院又不是去看海报了!

    镜头里,此刻是刘清云的特写镜头:

    刘清云头上往下淌汗,这是真汗。为了真实,刘清云在之前做了几十个俯卧撑。

    他抿了抿嘴,眼睛慢慢睁开,眼白微微转动。嘴动了动,呼吸慢慢放缓。脸上肌肉微微颤动,整个人好似从慌乱中突然平静了下来。

    “我十二岁,进了洪门。”声音平稳,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吐的很清晰,眼白轻转,瞥了一眼头上的手枪,咬肌轻轻动了一下。

    “今年二十二岁,今天,你用枪指着我的头,我就让你杀掉我三个朋友的话……那我这十年以来,还只不过是一个烂仔!”

    这句话刘清云说的很慢,也说的很酷。

    张国住咬着腮帮,直勾勾的眼神突然眨了一下,手中的枪口一歪,道具枪啪啪啪的就响起来——

    ……

    “咔——”随着吴孝祖挥下手,演职人员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杀青!”吴孝祖笑着喊出了大家期盼的那个词语。

    演职人员全都松了一口气。

    刘清云也笑着一抹后脑勺,红色染料制成的血液瞬间涂满一手,直接朝着旁边瞪着斗鸡眼还在戏中的吴镇予脸上抹过去。

    “我顶你个肺啊!”被偷袭的吴镇予瞬间翻身朝着刘清云追过来。

    看着在夕阳下奔跑的刘清云与吴镇予,吴孝祖很愉快的伸出了腿——

    再看着一瘸一拐幽怨走下场的吴镇予,众人走路的时候全都变得又轻又乖。

    吴孝祖也很尴尬,他也没想到吴镇予会飞那么远不是……

    人体力学不是讲过……算了!

    吴孝祖紧盯着肥成仔仔细细的把一盒盒胶片锁在铁箱子里保存好,这才安心。

    王仙仙远远看着坐在导演椅子上忙碌的吴孝祖,嘴角一勾,翘的好似一只小狐狸。

    “咦,到底该怎么摔才能摔的更漂亮一点?电影上费雯丽那种弯腰姿势好似很美……”王仙仙一只大腿一下一下的在空中晃动,实验几下,打定主意,朝着吴孝祖走过去。

    王仙仙的爱情观念里也是敢爱敢恨,主动出击。

    ……

    “咳……”身旁传来一声轻咳。

    转过头,王祖苋装模作样望天。

    黑发披肩,脖颈处系着紧紧的choker项圈,小铃铛挂在上边,内搭一字领露肩紧身装,外套一个浅色牛仔外套,下身热裤,边缘剪着碎流苏,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好似打了光的在眼前晃悠。

    “看你这么辛苦,我发善心请你去吃蜜豆冰……当然了,我也不是非要邀请你……哎呀呀——”

    王祖苋浮夸的脚下一滑,大长腿顺势往前迈——

    然后浮夸表情瞬间化为惊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