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赔钱,你们是认真的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国泰航空,冲上云霄。

    一双白嫩长腿缩在一起,王仙仙好似树懒侧歪在身边一个宽大的肩膀上,口水滴答出一条晶莹的线条,挂在嘴边,蕴湿一片。手很肆意的往旁边人的腿上一搭,毫无淑女形象。

    睫毛轻动,抬眼偷瞄了近在咫尺的男性脸庞,美哒哒的一笑,兔子牙露了出来,满是胶原蛋白的胖脸上一阵娇羞。眼眸似水,藏不住的风情。

    莫名的两个人就会撞出说不清道不明的火花。

    脑海中回忆微微荡漾,心儿俏的好似花开绽放。想到他的那句话,心就酥了,骚柔的好似羽毛挠耳,痒!

    她正昏昏欲睡,突然感觉一张大手轻轻板住她的头,小心翼翼的放在肩膀上,然后就听到吴孝祖磁性的声音。

    “你想睡,而我就恰好有一副好肩膀给你靠。”

    她板着脸,矜持的靠在肩膀上,嘴紧闭。

    一个女人最好看的时候,就是她虽然想扳着脸,却又忍不住要笑的那一刹那。

    “想睡你,你恰好也含苞待放,留在最美的年纪等我!”

    王祖苋身子往吴孝祖身边拱了拱,鼻似轻哼,似有呢喃,兔子牙光洁明亮,脸皱成了包子。

    一个女神,愿意毫无形象杵着两颗门牙,口水流你一肩膀,似乎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我见时光多妩媚,料时光,见我应如是。

    在最美的年纪,恰好撞到了这段时光。

    ……

    《一个字头的诞生》这部戏在湾湾的戏份主要拍摄地就集中在台北市。之所以选择台北进行拍摄,第一,是出于交通和拍摄成本考虑。台北市湾湾经济文化娱乐中心。在整个湾湾的娱乐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设在了台北。

    第二自然也是考虑湾湾的票房因素。

    在湾湾的国语片票房市场中,台北大都会区的票房基本就占据了百分之七八十的份额。

    台中、台南好多地区国语片实际并不吃香。他们更追捧的是湾湾本土的闽南语电影。这种情况在后世依旧很严重。

    对于很多港岛电影人来讲,台北大都会区的票房就能够看作是港片在湾湾的票房了。包括西片也是如此境遇。

    …

    随着飞机降落在台北松山机场,《一个字头的诞生》剧组一行人也踏上了湾湾的这片土地上。

    吴孝祖走下飞机,望了望86年的台北。并无太多新意。

    前世他来过台北,印象最深的是台北街头随处可见的小踏板机车。整体感觉就如内地二三线城市,并无太多差别。

    那时,他们只能自娱自乐的讲“茶叶蛋”的梗,实际很多人心中清楚,却不想承认,他们需要靠着内地的市场才能养家糊口。这一点在娱乐业最为明显。

    此时的台北,经济开始发展,大肆修建基础设施。

    松山飞机场对面的民居,大写的“拆”字,更说明了社会急变下的浮躁。

    弯弯电影市场的蓬勃离不开本土经济的发展。同内地很相像的一点,此刻湾湾“拆迁户”也很多。

    社会的变迁,尤其是经济出现较大波动的时候,人们对娱乐业的需求就会急剧增加。

    “看什么呢?”王祖苋用国语好奇的问。

    王祖苋马尾辫随意束在脑后,上身一件宽大的牛仔夹克,里边白衬衫斜着系个蝴蝶结在腰间,露出一截白藕般嫩滑的蛮腰,腿上套着短裤,显摆出两条大白腿,齁白齁白的晃人眼。

    “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杰地灵的地方,养育了一位如此出类拔萃的大美女。”吴孝祖笑着撩。

    吴导演觉得撩妹比拍电影有趣。

    “天生丽质难自弃!”

    王仙仙很傲娇的憋着笑,然后媚眼剜了一下,“那你看到了什么?”

    吴导演仔细看了看,街道上一辆辆泥土车驶过,吴孝祖恍如隔世。

    “社会的变迁与人文之间的矛盾。”

    两世心情相结合,发自肺腑的唏嘘。

    前世的内地不正是如此吗?历史很奇妙,它就像车轮,你总会找这条大路上,找到类似的车辙。

    “急剧变化的社会,也必将造成现代城市中的独立个体与整个社会洪流的间隔与恐慌。这是避免不了的一种悲哀。”旁边传来一句略带湾湾腔的感叹。

    装b骗妹纸,遇到个大明白?

    吴孝祖转过头,正看到一位黑镜框,小眼睛,大鼻头的打扮随意的黑衣中年人拎着旅行包,驻足不前,全然一副悲天悯人的感慨。

    “第一次来湾湾?”

    中年男人目光定格在吴孝祖脸上,“来湾湾拍电影?”话看似疑问,但其实很笃定。

    “你这么确定?”吴孝祖诧异看着这个‘大明白’。

    “王祖苋嘛。我在港岛有看过她的电影。”

    ‘大明白’中年男人眨了眨眼睛,又指了指吴孝祖身后正搬运行李的剧组,大笑道,“刚刚有个胖子在飞机上唧唧喳喳谈论半天你们来这边拍片的事情。我正好同他坐在一起,想不知都不可以。。”

    吴孝祖看着不远处正死缠烂打勾搭空姐的肥成,不用猜了。那就一定是了!

    成哥的嘴,不提也罢!

    “港岛,吴孝祖。”吴导演笑着颔首。

    “湾湾,杨德倡!”中年男人笑着伸手。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互相客气问候一句幸会。

    吴孝祖是真觉得很幸会!导演系的学生有几个没拉过杨德倡的片子?

    把脑海中的“湾湾社会手术刀”称谓的adc模样与面前这位“大明白”一对比,瞬间就跑不了了!

    “我就刚从港岛回来。没想到刚下飞机,就碰到一名港岛的同行。”

    杨大明白很熟络的笑着调侃。“看来电影导演现在真的很难混,港岛的来湾湾,湾湾的去港岛。”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吴孝祖点头微笑。

    “哈哈……我做和尚都难做成好和尚。”

    杨德倡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自嘲一笑,“所以只能求爷爷告奶奶的四处挂单。现在湾湾本土的电影商一窝蜂漂洋过海的去港岛大把投钱,却不肯给本土电影人一口汤。我这个假和尚也只能随波逐流了。”说话间,颇为无奈。

    “呵呵……”

    吴孝祖嘴一撇,不置可否。对于杨德倡的话,他没去争辩。

    市场最现实,你赔钱就一定没人找你拍片。哪怕名气很大,依旧如此。

    资本市场本就有逐利的天性,如今港岛电影有能力赚钱,自然就吸引投资人来投资。这是市场规律,无可厚非。

    至于外来和尚还是本地和尚并无区别,唯一的区别就看你这位和尚能不能懂的市场行情。

    佛靠金装这句话本就点明这一点。佛祖都要打扮的光鲜亮丽,何况你靠着佛祖吃饭的僧人呢?

    电影行业更是如此!

    所以,别看杨德倡在湾湾已经小有名气,如果真的找投资,兴许还真不如吴孝祖这个港岛十八线导演更讨片商欢心。

    最起码吴孝祖的处女座《雨夜屠夫》千万票房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杨德倡几年前开始与几位新浪潮导演合拍《光阴的故事》后,接连几部“文艺片”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论名声,甩吴孝祖十八条街。两人之间估计隔了好几沓王京。

    他与侯赔钱被海内外的电影人誉为湾湾电影先驱赔钱手,很明白的告诉所有人:赔钱,我们是认真的!

    别说他们,电影大师黑泽明拍《没有季节的城市》票房失利后,都很难再轻易拉来投资。

    最后还是远赴苏联才重新回归影坛。

    当然,杨德倡与侯孝苋最起码拍的电影能捞奖!

    此时,湾湾当局的电影保护政策,让很多文艺片导演迎来了“春天”。也让湾湾电影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当然这是在票房上的体现。

    如果论国际影响力,湾湾电影的名声远远好于此刻的港岛电影。

    不过,口碑这东西伸缩性很大。叫好不叫座非常普遍。

    一部电影,一共10个人看,就算评分10分,口碑好,但有什么用?

    亚洲电影分为两种,一种为港片,另一种是其他影片。

    亚洲电影,50、60年代的时候一直是rb电影的天下,世界影坛也极具号召力和影响力。以黑泽明、大岛渚、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为首的电影大师在国际电影节上屡屡斩获大奖,让rb电影风头无两。

    80年代以来,湾湾电影顶替rb电影,开始了世界方位的圈奖之路,直到90年代内地第五代导演人爆发。

    湾湾电影的代表人物就是杨德倡与侯赔钱这两位。

    杨德倡还好!

    他虽然是电影人,但并不迂腐。明白艺术家也要吃饭的道理。还能保证投资的电影赚钱。至于侯孝苋……不提也罢。

    90年代两大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吴孝祖上一世导演系毕业,你讲他没艺术追求吗?

    何为艺术?艺是你的这身本事,术是吃饭的技巧,艺术家养不活自己,那不是艺术家,那是流氓!

    进入这个圈子就要懂得一个道理——

    进入江湖内,便是搏命人。

    先学吃饭,再顾养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