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追求者也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过!大家休息一下——”

    吴孝祖一挥手,结束这一组的拍摄。

    肥成屁颠屁颠跑到黄月泰身边去换胶片。剧组拍摄,大胸弟很卖力气,罩杯甚至都掉了一个 size。

    整个房间显得很暖,很有藴晕的意境。

    候场多时的场务和助理也连忙给两人递上毛巾和大衣。

    由于这组镜头是转场镜头,所以实际只需要拍摄两人躺在床上,假装“事后”的样子。

    当然,为了真实,吴孝祖还是让化妆师给两人“洒水”、“涂腮红”,营造出自然“事后”效果。

    吴孝祖觉得事后的王仙仙妖的很迷人。

    当然这场戏更重要的是男女之间对感情的小心翼翼的触碰。

    每一句台词,都包含着男女对感情问题的看法。也与另外一场选择有了南辕北辙的改变。

    拍摄时,选用了十几盏灯来营造氛围。

    王祖贤美就不用说了,刘清云整体都白了好几个色度。

    ……

    吴孝祖招手叫来苏黎耀,询问了一下接下来的拍摄事宜。

    电影拍摄,自然不能够如同电影放映一样紧挨着拍摄。跳场拍摄在正常不过了。这时候场务、场记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场记板是为了剪辑时更方便下剪刀。

    但现场拍摄该如何安排呢?

    正确的方式是由场务、统筹和执行制片人一起来进行沟通。一个景色,类似场记的镜头,编上号码,统一拍摄。每天,最清楚拍什么的实际上不该是导演,而应该是场务。

    前一天拍片结束前,场务会把拍摄计划表发放到各个部门手中。然后确保第二天的拍摄任务。

    港岛电影圈此时场务更累!

    因为往往没有剧本。

    一边他要安抚演员和工作人员,安排演员的轧戏时间。一边又要追着编剧导演来排表。后世场务出身的林超苋就讲,“场务就是大管家,吃喝拉撒睡。如果导演有需要,陪睡的工作都归他!”

    苏黎耀汇报完,就见到王祖苋轻捂裙摆走了过来。嘴角一笑,不等吴孝祖开口就转身离开。

    与王祖苋错身而过时,微微一笑,心重暗赞:我阿耀当年在社团一不能打,二不够胆。之所以我能够吃的开,就是因为有眼力。大佬每次去偷腥,次次选自己把风。

    吴孝祖眼前一白,两条大美腿笔直的竖在自己面前。白嫩嫩的脚丫随意的趿拉着一双人字拖,脚趾上涂着与红唇遥相呼应的红艳指甲油。

    王祖苋俏丽娇憨的盯着吴孝祖笑。

    “好不好看?”抬起脚丫灵活的动动脚趾,朝着吴孝祖显摆。

    “红色指甲油涂在脚指甲上会很俗气。”

    不等王祖苋脸色变换,吴孝祖就微微一笑,撩起来,“可涂在你的脚趾上,却显得特别仙气。”说着指了指王祖苋的口红,“配合着红唇,显得颇有一番味道。”

    “稀罕!”

    明明心里美的不要不要,偏偏故作不屑一顾。女神很傲娇的一甩长发,露出天鹅颈与曼妙锁骨。

    胸……略过。

    “天凉,衣服系好……”

    吴孝祖笑着放下剧本,站起身,自然的帮其紧了紧风衣。

    “嘿嘿……”

    王祖苋傻笑的露出招牌的兔子牙,白晃晃,明亮亮,吃货标配。。

    一旁的黄月泰嘴角一翘,举起相机。

    镜头中,刘清云与几名工作人员坐在背后的床上,调好光圈,模糊背景。

    男子高大提拔,女孩高挑曼妙。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傻笑如花,很配。

    拍完王祖苋的这场戏,两场床戏就拍摄完毕。

    吴孝祖总算松了一口气。

    ……

    下午,元朗大桥。

    吴孝祖与罗礼苋两个人顺着大桥观察着爆破点的埋线。

    为了这场戏,无论是吴孝祖还是罗礼苋,都煞费苦心。二十几台车想要营造出爆炸的大场面,需要的不单单是爆点那么简单,每个部门的配合至关重要。

    “摇臂架好了吗?”

    吴孝祖看着不远处正忙碌的摄像组与灯光组,心里一动,朝着身旁的黄月泰与罗礼苋问道,“这里用大广角拍摄如何?”

    “大广角会很失真,恐怕效果并不好。下边设的机位完全可以扩出全景。”

    黄月泰认真的解释,“已经可以做到广角镜头能做到的事情了。”

    吴孝祖点点头。在片场,导演并需要样样精通。但只需要明白你想要的效果是什么,就足以了。比如镜头方面的事宜,吴孝祖就需要不断与黄月泰这位摄影指导商讨、预演镜头方案,原先剧本上很多的镜头最少替换了一大半。

    吴孝祖抬手遮了遮眼睛,看着太阳。心中估算大约1个小时后夕阳正好照在水面上,余晖散漫映射~出万千光影。

    然后在万千的夕阳余晖下,五个人会很干净利落的被撂倒打死。

    这种感觉既有悲惨,又莫名的有些暴力的美感。同时,太阳的余晖,也象征着他们的命运。

    这种光彩运用,想来会很有画面感。

    ……

    吴孝祖走进片场,远远就看到一名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在同王祖苋、刘清云、吴镇予谈天说笑,显得很熟络。

    “吴sir——”

    吴镇予瞪着斗鸡眼率先打招呼。签了五部戏约的他,就好像与王京签了六部约的舒琪。

    “吴导。”刘清云也点点头打招呼。

    “祖哥——”

    王祖苋双眸泛喜,声音突然间就娇羞百媚的响彻剧组,然后很自然的捏着一瓣橘子,塞进一脸诧异表情吴孝祖的嘴里,“你尝一尝,这个桔子好不好吃。”

    吴孝祖叼住橘子,感觉纤纤玉指在自己唇间划过,目光扫到一旁斯文白面小生,顺势的嚼起桔子,感觉很甜。比自己买的好吃。

    “这位是?”

    “吴导演你好,我是吴奇华,小贤他们的朋友。”

    吴奇华斯斯文文的用中指推了推眼镜,脸色不自然的笑了笑,“这好也在这附近拍片,顺路就过来探一探班。”

    “阿华来探班,正好我就让他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桔子。”

    王祖苋头偏向吴孝祖,媚眼如丝,不等吴孝祖回话,玉指捏着橘子瓣直接塞进吴孝祖嘴中,“可惜,怎么都没祖哥你上一次买的好吃。”

    吴孝祖刚想开口,王祖苋又是一瓣塞进嘴。见此,吴孝祖眉眼一挑,就势咬住,让其脸瞬间通红。媚态横生的剜了他一眼。

    看着王祖苋与吴孝祖这亲密的**动作,吴奇华的面色略有些不自然。

    尤其是看到吴孝祖嚼的很带劲,吃的很开心的模样,心里那种滋味不要提了。

    吃着我的橘子,泡着妞。这感觉让“未央生”很酸楚。

    他本来通过朋友认识了王仙仙,就展开了追求,但……

    “味道很正点。”

    吴孝祖轻~咬了一下王祖苋,这才松开嘴,转过头笑着对吴奇华感谢,“谢谢阿华你还带橘子来剧组探班。”

    “不客气……”吴奇华挤出僵笑。

    “那你多吃几瓣。”

    王祖苋拿起一袋橘子递到吴孝祖手中,用别人的橘子表自己的不满。

    “咕噜咕噜咕噜——”吴奇华拿起水杯,灌了一瓶水下去,脸色变化的很有趣。

    ……

    望着吴奇华打车离开,吴孝祖目光戏虐的盯上一脸如释重负,躲过一劫的王祖苋。

    “祖哥……”

    王祖苋冲着吴孝祖甜甜一笑,兔子牙露出,好似一只小狐狸,“你还吃不吃橘子,我给你剥……”

    “吃橘子就不吃,吃你就可以。”

    吴孝祖不正经的撩起来,目光盯着王祖苋,“下次再遇到不喜欢的人缠着你,就讲你有男友不就好了。”

    “讲谁?”

    王祖苋明知故问,装傻充愣,杏眸如水,妩媚盯着吴孝祖,“讲祖哥你吗?”

    “我怕我挺不住。”吴孝祖微笑道,“不如……”

    “稀罕——”

    王祖苋风情万种的后退转身抬腿离开,走到半途中,突然回过头,眨着美目忽如一笑,冲着吴孝祖道,“不过没关系,你这么帅,我对你有信心。”

    “……”

    旁边坐在椅子上正埋头啃橘子的刘清云与吴镇予眨了眨眼睛,对视一眼。

    非常有默契的默默往后挪椅子。

    同时很坚决的扔掉手上的吴启华买来的橘子,表明立场。

    吴孝祖看了两人一眼,随手勾住一袋子橘子,飘然而去。

    ……

    随着爆炸戏结束,港岛的戏份也拍摄完毕。除了需要赴台拍摄的相关人员,其他人就结束了《一个字头的诞生》的工作。

    很多人同吴孝祖打了个招呼就急急离开。有的人是准备去潇洒,有的人则要赶其他的戏开工。

    整个片场行色匆匆,有一种人为的躁动。

    随着港岛电影越来越热,演职人员受到的第一波行业福利就是工作密度的增加。

    回到房间,吴孝祖拿出蒋二少发来的传真,上边是湾湾那边演员及工作人员的名单。

    涉及到两地拍摄,很多食宿、交通、场地及剧组相关的问题就会直线增加。也幸亏蒋二少全权承担下来,不然,吴孝祖真觉得自己会疯掉。

    这次戏,湾湾的戏实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以后的电影发行做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