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灯光的妙用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action——”

    摄影机立在楼梯的后上方,镜头正对着楼梯,可以很巧妙的拍摄到演员上楼时的背影。这个镜头会用中景长镜头来拍摄。

    周边的灯光师则调好光比、硬度和色调。

    镜头里,先是一个黑屁股出现,呃……这是刘清云。

    他用浴巾捂着裆部,蹑手蹑脚的走上楼梯。夹着腿,走的很慢。两条毛腿格外显眼。

    紧接着,镜头一亮,一个翘屁股堂而皇之的摄入镜头内,自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骚柔,这是吴镇予!

    他把‘演员每个位置都是戏’诠释的很到位。

    除了黄月泰掌镜在后上方拍摄的1号机位外,2号机位摆在上楼正前45°。3号机位则挂在大摇臂上,俯视拍摄。

    吴孝祖就坐在2号摄影机前,熟练操作。正好能看到刘清云的黑脸。三台机器完美操作,保证360°无死角!

    拍电影,就是这么严谨。

    吴导演为了宽慰七位男演员献身,扔了一早上的“毒鸡汤”。

    “你们想要成为谁,就先从行动开始。”后半句没说,然后你就发现,你们的差距真的好大!

    “你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因为陆地上没有你们的活路。

    “像影帝一样表演吧!”——证明你自己的渣渣。

    环肥燕瘦七个大男人就献出了荧幕首花。

    第三个出场……凶神恶煞的坑坑洼洼的屁股紧随其后,李钊基头抬起头,又连忙低下。脸紧跟着前边的翘屁股后边走上楼,满脸赤红。

    话说基哥还是第一次拍裸戏。

    他用生命诠释,人长得丑,真的哪里都难看。

    白屁股?

    古仔一个毛巾捂脸,一个毛巾捂裆就这样的献出了从影以来最大尺度表演。此时距离他开始演戏,不超过48小时。

    瘦屁股……苏黎耀推着眼镜跟上。

    拍到下一个的时候,黄月泰往后退了一步,镜头拉回!

    然后一个肥屁股赫然出现在镜头里——

    “嘟——嘟嘟——嘟嘟嘟——”

    一溜声突然响起,恰如《出埃及记》前奏一样骤然登场,直接“凯瑞”全场!

    全剧组都看向了他身后的罗东!

    ……

    化妆间内。

    “咦?什么声音?”

    王仙仙童鞋好奇的歪了歪头,正好瞄到门前一处高耸凶器率先映入眼帘,顿时瘪嘴。

    人未到,胸先行!

    紧接着就是一双大美腿,光滑似雪。

    高丽红波浪秀发拢到侧面,一袭酒红短裙睡衣走了进来。

    如果你在门后看,你会发现——

    人已走,臀尚在!

    这就是真正的前凸后翘最直观的解释。

    王仙仙看着镜子里高丽红的高耸,再看看自己胸——直接看到了小腹。瞬间泄气。

    直接葛优躺的瘫在椅子上,伸着大长腿放弃了这种“庸俗”的比较。

    王仙仙也是有野心的,早已偷偷的让王妈妈从湾湾托人捎带了最优质的大木瓜。

    可惜,她吃的很嗨皮,肉却找错了地方,直觉的这脸……是越来越大了。

    只能眼看着“小婊砸”高丽红与日俱增…增增。

    “怎么了?贤贤,看你心不在焉?”

    高丽红很随意的坐在了王祖苋的腿上,捏了捏王仙仙满是胶原蛋白的脸,o型捏成y型,“对了,那个在尖沙咀‘火凤凰’餐厅酒吧的靓仔歌手,你们怎么样?”

    “讲了普通朋友而已……”王仙仙眼馋的伸出了魔爪。

    “干什么?”

    高丽红护住胸,戒备的看着王仙仙。没办法,某女劣迹斑斑,不得不防。

    “小气,是不是好姐妹?不是讲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呐……”王仙仙一拍胸脯,砰砰空响。

    “我现在有难你要不要帮我?”

    高丽红顺着闺蜜胸口往下看,扑哧一笑。

    “噢!!你笑我?”王祖苋炸毛了。关系到人生尊严的大事,姐妹都没得当!

    “嘻嘻嘻…不要闹……”高丽红花枝烂颤……颤颤。吊钟橄榄形的胸型很摇摆。

    “我让澳洲的朋友寄来了一些深海鳕鱼制成的营养品……”高丽红打掉王仙仙作怪的手,附耳嘀咕了几句。

    瞬间两女又凑到一起开始了闺蜜间的小秘密!

    我们关系好着呢!

    ……

    “咔!”吴孝祖脸黑的突然喊停。

    “哎呀呀——”

    “挑!”

    “呜……”

    “噢!”

    刘清云一脚急刹车,后边就……撞尾椎上了。

    好似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的追尾。

    古天樂都差点哭了!一张俊俏的脸蛋“砸”在了凶神恶煞坑坑洼洼之上。这个砸字可以解释许多东西。

    “扑街!谁压住我!”

    肥成一脸惊恐的跳脚,身后罗东面色如冰,双眼冒火瞪着他,瞬间百钢化为绕指柔,让其脸色瞬间呈献媚状,“东哥——”

    罗东很好说话。

    直接一脚,踹在肥成屁股上,牙缝里冒出冷气,“你排我后边上楼!咳咳咳咳……”

    “重新开始——”

    吴孝祖面色如冰指着肥成,“你排最后一位。”

    黑、翘、坑、白、瘦、紧、肥,七个**的男人用浴巾捂着裆部,一字排开。

    “过!”

    吴孝祖声音刚落,六个人就争先恐后的跑去更衣室换衣服。只有刘清云淡定脸的走在后边。

    他一会还要有床戏!

    ……

    王祖苋与高丽红披着大衣,牵着手走进了片场。正见到吴孝祖给刘清云示范躺在床上该如何表达。

    两女直接无视了粗糙的黑汉,全都把目光投向了吴孝祖。

    “阿云,一会你先是你和joyce的戏。然后和贤贤拍。”

    吴孝祖躺在床上,对旁边刘清云道,“你只需要躺在这里就可以。只需要拍摄你的脸部特写。咱们这场‘伪’床戏很好拍。”

    《一个字头的诞生》一共两场“床戏”。

    一场床戏是就是“大嫂”高丽红与阿狗的激战。也是在这场激战中,大嫂兴奋到升天。平添一种荒诞的黑色幽默。同时也预示着他们惨烈的结局。

    另一场床戏则是骨场妹王祖苋与黄阿狗的床戏。

    这场戏总的来说都不算床戏,只需要增添些汗水,然后双方躺在床上装刚办完事的状态就好了。

    两场床戏也暗示着各自不同的结局。

    电影拍摄中,床~戏已经成为了正常态的存在。软色情的存在更是成为了无数影片的噱头。

    《一个字头的诞生》的两场床~戏并非强加,而是对于影片有着很强的预示作用。所以,这两场床~戏都必不可少。

    正如李鞍的谍战片《色戒》。电影中又六场极为露骨的床~戏,但这六场床~戏实际上是男女主角直接不断升级的对抗与纠缠的体现,包含了他们的心理变化。

    当然,安叔也很会玩,那一场惊世骇俗的**戏,瞬间震惊世人。

    吴孝祖的床戏没那么大的尺度。

    甚至说两场所谓的床戏都很清纯。

    比偶像剧尺度还小。

    一场常规的床戏拍摄,并没有电影上那么享受。甚至对男女演员来说算得上是折磨。

    男演员开拍前要做好防护措施。套袜子裹胶布最方便最实用,除此外多穿防护内裤,缠尼龙布等等都是办法。

    女演员也要贴好胸贴、姨妈巾,穿好防护肉色内裤一些招数。

    真正拍激烈的床戏一点都不享受。常常一场戏下来男女演员心身都疲惫不堪。

    万分庆幸,《一个字头的诞生》不用拍激战,只需要几组小镜头就可以。

    实际上只是一场“伪”床戏。

    但“伪”床戏更加考验剧组的配合。想把一场“伪”床戏拍摄的逼真可信。

    那么灯光师、摄影师及导演就要有完美的配合。

    后世咸湿片盛行的年代,专门有一个组叫“机光组”。就是负责专门拍床戏用的。

    经常一场短短几分钟的床戏,往往就要二十几盏照明灯来打光。在拍摄“伪”床戏中,最常用到的一个打光手法就是打轮廓。

    先利用打光勾勒出角色的一个大致形象,然后再依靠借位、错位等手法拍摄演员们的互动戏份。

    最后再加上一些演员们的特写镜头和全景,就算完事,完全能够以假乱真。

    刘清云从始至终都不会与两位女演员有接触。隔着枕头的镜头都没有。(感觉这个要不解释,会有人玻璃心。)

    片场房间中,灯光组在布线试灯,黄月泰也调试着摄影机,准备开戏。

    这次在全剧组同样渴望的眼神中,吴孝祖领会精神——

    清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