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光影绘织的欺骗艺术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一个字头的诞生》这部电影的时间线是夏日。为了拍摄出夏天的效果,演员都需要打扮的很清凉。

    反季节拍摄基本都属于电影拍摄的常态。《一个字头的诞生》剧组还算好。

    后世姜闻这位大神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是冬天拍摄夏天的戏。但无论是画面,还是演员却一丝冬天感觉都没有。

    全片完全一副浓浓的夏日风情,搭配着少年雄性荷尔蒙的冲动。

    很多戏份,吴孝祖不但是反季节拍摄,还需要颠倒黑白在拍摄。白天,拍摄夜晚的戏。

    在电影拍摄过程中,胶片、ccd传感器感光度实际上无法同人眼相提并论。

    昏暗的路灯、摇曳的烛光、幽冷的月亮实际都是布光后,呈现出的效果,不然,胶片摄像机镜头的效果只会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就算是白天的戏,一样也需要灯光布景。因为白天的自然光随时变化,同时方向、强度、硬度都不一定符合要求。

    银幕上呈现的白天或者黑夜的体验,不是来源于不同的光强度,而是通过不同的光比、色温、黑白灰面积的比例也就是影调和色彩饱和度等来完成的。

    灯光师贵就贵在既繁琐又真的吃功夫。好的灯光师比好的摄像师还稀少。很庆幸,邹林这位灯爷水准很高。

    所以,看电影的真的就是导演在造梦给你。故事、人物、景物,就连你认为正确的白天黑夜也许都是通过技术手段展现出来的。

    电影是一场欺骗的艺术。这话讲的很正确。

    因此,吴孝祖觉得自己混蛋也就情有可原。

    如果一个导演不会骗人、不人渣,那么他一定是个烂片导演,或者正在步入烂导的路上。

    为了保证自己作品的质量,吴孝祖心甘情愿被人亲切的唤一句:混蛋!

    导演不会骗人,同咸鱼有什么区别?

    ……

    翌日,拍摄现场。

    吴镇予与刘清云一众人失手杀死了“大飞”,只能选择把其用转头砌在了墙壁里。在这里,吴孝祖与黄月泰沟通很久,最后选择了长镜头来表现每个人的心情。

    “ok!”

    吴孝祖冲着黄月泰点点头,表示镜头没问题,就进入了下一场。

    收音师举着套着防噪套的收音话筒顶在演员头顶半米至一米的合理位置。既能不入镜,又可以准确的收音。

    灯光助理打着遮光布和遮光板,为了营造昏暗阴冷的光影效果,必然会增添了很多盏蓝冷光灯。

    如果没有遮光板,那么这部电影也就可以宣告为“鬼片”了。当然,演员本身也需要灯光师来打光,不然呈现在镜头中的效果就很难看。

    拍戏时,补光、调光等技巧可以凸显出演员清晰柔美的五官轮廓。通过强光甚至修饰遮蔽皮肤瑕疵,绝对是现场版美图秀秀。

    女演员皮肤吹弹可破肌肤似雪的盛世美颜,实际上都是灯光师的功劳。因此,灯光组从来都是剧组最繁忙的部门。

    如果一名女明星真的想拍出来漂亮,就一定要同灯光师打招呼。年龄越大越注意——

    如果真的有女演员想睡服一个正常的大剧组。

    那么建议她的科学顺序是:出品人-监制(或制片人)-导演-摄像师-灯光师-执行导演-副导演……最后是对戏的男演员这个顺序。

    没错,茶水和司机也排男演员前边。所以,公婆都当演员的话,男演员就容易“连襟”多。

    某粤明自从知道自己的连襟多以后,就从偶像派走上了演技派的不归路。

    挺好!

    不戴帽子以后,小伙涨戏了。

    欲戴王冠,必受其重。这话在娱乐圈相当流行,内含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

    夜晚,吴孝祖一个人躲在房间涂改着剧本与拍摄计划。刚刚蒋志强打电话来通知了湾湾那边已经安排妥当,只等他赴台拍摄了。

    这部戏,让吴孝祖有一种头炸的疲惫感。

    不同于《雨夜屠夫》属于梁镓辉一个人的独角戏,角色推动剧情的发展。

    《一个字头的诞生》的人物、场景、道具哪怕是一束光,全都是为了整部戏的节奏和故事来服务。

    换句话讲,这部戏出彩的不会是演员,而是导演。演员的表演对于整部戏来说并没有决定性的重要性。这部戏考验的就是导演运用镜头、灯光及对故事的完成度,全是一个导演最基本的基本功。

    演员只需要按部就班的配合剧情发展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就给吴孝祖造成极大的疲惫感。他并不是神,前世理论对过实践。

    这种对心神的消耗让他日渐消瘦。实际上,这在导演行叫做“新人导演综合症”。

    篮球界有个名词特别准确的形容这种情况——新秀墙!换句话讲,吴导演撞墙了!

    一个导演,总会在第二部、第三部戏中对自身的导演技法做一次炫技似的总结。这是事物的变化规律造成的。

    吴孝祖没开上帝视角,自然也不能避免这样的陋习。

    这种炫技在导演生涯中不多见。一般只会出现在很多导演的早期作品中。

    实际上,吴孝祖应该庆幸他第二部戏选择了一个让他有足够发挥空间的《一个字头的诞生》。他可以肆意的去在这幅作品上涂抹自我的风格。

    也庆幸蒋志强对他足够放心,没派一名监制或制片人来限制他。

    一名导演,总会有几次无心的探索。这种无心的探索,往往粗糙,却很凌厉。同时也会磨砺出吴孝祖身上的锋锐。

    ……

    《一个字头的诞生》拍摄到第三天,剧组也基本步入了正轨,工作人员配合默契,演员也入了状态。

    吴孝祖很干脆的选择了“按摩院”的一场群戏来拍摄。

    灯光很暗,吴镇予伸脖子去望刘清云,被刘清云板着脸抬起胳膊把他脑袋架了回去。

    不许看,害羞。

    站在监视器前,吴孝祖板着脸,一脸严肃。

    “导演,拍不拍?马上九点了……”

    黎叔明知故问的看着吴孝祖,一脸的道貌岸然,“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准备待续。”

    “咳!”

    吴孝祖看他一眼,心想,我还不知道演员都准备好了?没准备好我能迟疑吗?就是因为这个才迟疑!

    “清场?”

    黎叔试着建议道,“我可以让现场工作人员暂时出去,只留下工作人员就可以了。”

    吴孝祖目光扫向周围一脸渴望的剧组成员,又转过头看向面前的演员,义正言辞的道,“算了,演员没有特殊要求,正常拍摄好了。”

    “嚎——”

    现场工作人员顿时间……

    ——无精打采,尸骸遍地,阵阵哭嚎,全都有一种暗无天日的绝望。

    正等待拍摄的七双眼睛也转过头,幽怨的看了眼吴孝祖,导演,你也没问我们需不需要清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