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喜、怒、忧、思、悲、恐、惊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剧组角落里。

    刘清云坐在椅子上,手上捧着剧本,逐字逐句的研读。

    他的天赋或许不如梁镓辉、吴镇予。

    但他很幸运,因为黄阿狗这个角色分明就是在讲他自己。一样的郁郁不得志,一样的想要出人头地。

    一名演员本色演出,往往塑造人物的时候会带上自己的性格在角色里。很容易就能入戏。或者也不能叫做入戏,称为演自己就可以了。

    不要以为演自己很容易。现实生活中你是个花花公子,让你在镜头表现出花花公子的神韵。你不一定能演好。

    不然那些在电影中演明星的明星怎么一个个都特出戏呢?镜头前与现实生活有着很大的不同。甚至演电视剧和演电影都有很大不同。

    刘清云很拼命,为了演好黄阿狗,他不但背了自己的台词,还从吴孝祖这里要走了其他几个角色的台词。研究每个角色讲话时他该有的态度和反应。

    这种勤奋拼命型演员内地也有一枚,叫“演员张译”,混知乎的!

    吴孝祖很喜欢这种演员,或者说,正常的有艺术追求的导演都喜欢这种演员,虽然他们往往很丑。

    好吧,实际上,吴孝祖就是觉得这种演员比较省心。

    蔫巴、不起眼,却就像剧组的军大衣,披上就能用,机器保暖可以用,演员保暖可以用,垫屁股底下当垫子还可以用。

    所以,尽管刘清云走的很随意,节奏也很随意。但就有了吴孝祖想要的那种感觉。

    郁郁不得志,却又没有真的怀才不遇。就是一个普通港人的人生渴望。

    ……

    昏暗的狭小空间,灯光闪烁。

    一台摄像机在摇臂上扩出大全景,黄岳泰则手提着摄像机一脸喜色。

    他从吴孝祖给演员设定的位置上,看到了一股很奇妙的空间感。

    这种空间感他在港岛电影人的电影中没有看到过。

    空间感是个很奇妙的词语。但很多景点电影中,空间感一定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尤其是群戏,最主要展现的就是导演对于整个画面空间的把控。

    黄月泰有感觉,这部戏同以往任何一部戏都不相同。

    如果吴孝祖听到他的心声,会赞一句有眼光。

    从黑泽明的电影,再到杜老炮的电影,他们把空间画面感的那种微妙气氛营造的让人沉醉。

    镜头里。

    刘清云坐在最左角,侧对镜头,埋头食饭。

    肥成大肚便便坐在正当中,他右手45°卡座内,李钊基与古天樂一个翘着腿,一个拿着镜子,对视而坐。

    镜头微转,罗东叼着烟坐在桌子上。他斜后方,苏黎耀端着一份报纸坐在那。

    镜头180°转到门前,吴镇予拎着红色旅行袋立在门口。

    七个人或坐,或站,很巧妙的拉扯出一个“对峙”的空间画面。

    好似不规则的棱形构图,尖角却对着其他人。

    这个画面特别有黑泽明《七武士》中隐约对峙的几分山寨感觉。实际在银河映像的电影中,或多或少都有黑泽明的影子。

    就像吴雨森的电影就是张撤导演的现代版一样。

    七个人,代表的就是七种情绪。

    喜、怒、忧、思、悲、恐、惊。

    同时这七种情绪也贯穿了整个故事的脉络。从最开始七个人登场到他们结束。

    站在镜头外,吴孝祖目光紧盯着刘清云。

    刘清云坐在那,埋头食饭。不声张,身子不动,脸也不动。观察人的时候,只是转动眼球游离在众人之间。这个小细节,把一种不信任就演绎得惟妙惟肖。

    站在门口的吴镇予就恰恰相反,他站在门前,目光从左自右扫视众人。眼睛一眨不眨,全凭脖子动。

    不同于其余五人扁平化的表演,两人的表演很立体,也很丰满。

    分别用两种不同的方式,演绎出各自需要展现出来的情绪。

    一个内敛,一个外放。一个很含蓄,一个有张力。

    从吴孝祖这个导演的角度看。两人此时的表演已经远超大多数演员了。更不用提后世的那些明星鲜肉了。

    李小峰同廖影帝演《心理罪》,那演技简直辣眼睛,直接把廖影帝的光芒都遮盖了,从台词功底到人物表情,简直一个大写的“烂”。

    且这字写的如此清新脱俗。

    刘德桦早期的戏同样烂。但最起码你让他扮酷、扮帅,演个《天若有情》的小混混,真的可以感动人。后者就只会瞪眼睛。

    刘清云与吴镇予两人不同于梁镓辉从内到外,收放自如的演技。

    相比之下,他们两人还局限在擅长的角色中,并无融会贯通。刘清云在《忘不了》、《阿呆拜寿》就是这样的情况。有演技,但也很局限。直到碰到了银河映像,这才绽放出另一种光彩。

    内敛的演技相比较而言很难给观众惊艳的效果。但观众看戏的时候会信服他演的这个角色,并无太多出戏的感觉。

    吴镇予就不一样。他演戏外放,很有欧美风格,特别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当初的《古惑仔》、《旺角揸fit人》、《暴列刑警》等等一出,真的惊艳一片。

    神经质的演绎可谓惟妙惟肖,让人印象深刻。但却也限制住了他的戏路,直到《朱丽叶与梁山伯》中的佐敦、《无间道》中倪永孝,这才让人看到了他除了神经质外的另一面。

    刘清云与吴镇予都是好演员,既有天赋,又肯努力。

    哪怕丑一点,吴孝祖也乐意用他们这种演员。

    这场戏很简单,讲的就是七个不靠谱的人组成一个团伙,走私平治去湛江。每个人都夸夸其谈,煞有其事,然后最后却无一个人买单。最后无奈,只能刘清云扮演的黄阿狗买单。

    ……

    七种情绪。刘清云初始而来的就是一个‘忧’。

    其他六人呢?

    肥成看似是喜,但实际吴孝祖给“大飞”这个人物贴的是‘恐’。他本身就是骗了几个兄弟,实际上根本不是去做生意,走私五台平治,也只是为了去黑帮赎老婆!所以他‘恐’的浮夸,就合情合理。因为他是一种极力掩盖的“恐”。

    吴镇予演的“阿猫”代表的才是‘喜’,一种荒诞的‘喜’,因为荒谬,所以黑色。他乐天派的人物设定,在片中里会展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第二种选择的时候。

    其余人也各有各的设定!每一种设定都有着必然的联系。

    这种方式,既能让观众上来就有一个印象,利于融入戏内外,最主要是能够平衡几人的演技。

    整个剧组,刘清云与吴镇予的表演不用多提,颇为符合剧中不得志的设定,演绎起来游刃有余。

    但,其他人的表演就参差不齐。

    其中,做为新人的古天樂最差。

    盯着摄像机看。

    演着演着就忘词。

    演出镜头范围。

    表情不到位。

    总之新人该犯的错误他全有,新人不该犯的他一样有。

    对此,吴孝祖只能徐徐图之。总不能让古天樂一下变梁超伟吧?这对港岛不好女色版小李子来说也太难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演员与从事其他各种形式的艺术创造的艺术家有十分相似之处。

    任何人都存在成为成为演员的可能。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则需要强大职业素质。

    可以说一个不具备演员应有的创作素质的人,是不可能从事表演艺术的创造的。

    一个真正的演员,第一重要的自然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一点羡慕也羡慕不来。

    第二就是强大无比的学习能力。

    第一点古天樂很不错。最起码形象上就远超一大票人。但第二点,可能是年龄关系,他并没有展露出高人一等的天赋。

    但幸好,他长得足够靓!偶像派就足够了。不要认为小成本就不要颜值。往往小成本才更注重颜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