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一个字头的诞生》正式开机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10月24日,丙寅虎年农历九月二十四,节气,霜降。霜没来,雨先至。

    风雨很大,大到全剧组只能躲在房间中准备着拍摄事宜。

    吴孝祖整理着剧本稿件。电视机里,事头婆也冒着雨走下飞机,不知雨和她到底是谁给港岛带来了凉意。

    他特意抬头看了眼电视里的这位英女王。然后心疼的瞥了眼紧随其后的那位查尔斯王子。

    有个超长待机的女王,吴孝祖估计他这辈子想荣登王者,悬了。应该可以考虑下一局了。

    “大佬,关…关二爷来啦!”

    苏黎耀指挥工作人员抬着一座关公神像走了进来,“特……特特意去黄大仙请风水先生开的光,很灵的!”说着指了指身旁的肥成,“你讲灵不灵?”

    “灵!”肥成咬着牙苦闷回答。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生怕他乱开口。

    “不知这场雨几时会完。也真是怪,当初拍《雨夜屠夫》求雨却冇雨,这次拍阳光明媚,雨落个不停。”副导演黎叔唏嘘的看着门外的瓢泼大雨。

    “或许老天爷知港岛今日太肮脏,特意清洗一下也说不定。”苏黎耀指着电视上热情洋溢的港英官员,冷笑,“一群虚伪家伙。”

    “挑!那不如求求老天爷,让他下刀片好了。砍死那群王八蛋!!”

    肥成竖着中指,一翻白眼,“老天爷盲的嘛……”说着,双手合十拜了拜关公,“求老天爷不如拜关二爷。”

    他话音落,众人就齐刷刷的望向电视机。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下刀片,吴孝祖就真的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把自己这位“大胸弟”供起来卖票参观更合适。到时候弄个“肥龙王”的称号,不会混的差。

    1.2米的彩色明艳的关公摆在正厅,头戴青扎巾,身披鹦鹉色绿缎长袍,玉带围腰挂佩剑,脚踏花靴。青龙偃月刀杵在身侧。凤眼半眯,望着门外的狂风暴雨。

    在“骨场(按摩院)”,剧组人员安安静静的上柱香后,《一个人字头的诞生》就鸟悄羞耻的开机了。

    ……

    “现场安静,场务清场,现在人员退场。各单位注意,演员入场。道具待命、化妆、茶水待命!”

    黎叔拎着对讲机,“试音,123,321——”然后开始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确定,整套流程显得很繁琐又仔细。

    “1号机位ok!”

    “2号机位ok!”

    “3号ok。”

    “灯光没问题!”

    “收音ok!”

    “演员组准备就绪——”

    随着各部门负责人纷纷伸手或通过对讲机确认ok,场记拎着写着场、幕及拍摄次数的场记板,站在了已经亮起红灯工作的主机位摄像机前,等待导演喊开始。

    见到吴孝祖挥手,场记随即打板。

    “《字头》第15场第一幕第一镜,action——”哒的一声,轻轻一磕,正式开拍。

    吴孝祖站在监视器前,看着几处机位的设置。

    机位,代表的就是视点及构图。通过机位的变换来表达导演拍摄影片的意图。每一个机位的设置都包含了摄影师对影片和镜头的理解。

    黄月泰负责的1号机位,平行轴拍摄,负责正面构图。在身后45°处,2号机位则拍摄人物走出房间的这个动作。3号机位则架在摇臂上,可以拍摄全景画面。

    这种机位埋放结构属于最基础的三角形原理。三条轴线代表了三处视点。构成整个拍摄范围。演员走出这范围,就是拍摄盲区。俗称的出戏了。

    黑云压顶,大雨倾盆。整个街道上好似世界末日。

    幽暗的巷子,两旁的房屋斑驳破旧,但一层层的竹竿、顶棚却使得这里雨水小了很多。

    刘清云慢慢的从巷口走进来,脸上光线分明。鼻子以下,看得清楚,双眼则似乎藏在阴影中。手中撑着一把黑伞,脚踩在一处处水洼上,溅起水花。

    “嘎吱——”

    随着越来越近,光线也越来越明朗,能看出他板着脸。

    浓眉轻皱,眼白盯着斜下方。落魄而又心事重重。

    在他面前,黄月泰一直挎着斯坦尼康进行拍摄。因为巷子里杂物乱堆,助理无法上手帮忙。只能靠他一个人来托着斯坦尼康和机器。满脸汗水。

    巷子里道路不平,四处水坑,再加上乱堆乱放杂乱无章,根本没法铺设滑轨,只能选择手提拍摄。这就真的很考验摄影师的基本功了。很多摄影师一辈子都没学好手提拍摄。

    手提拍摄,摄像师不能无氧拍摄,因为坚持不了几多时间。呼吸的节奏与手提的幅度要掐的很精准才行。

    黄月泰早年被称为“铁手”。在没有斯坦尼康的年代,全凭一双手,更了不得!

    全港真的敢说在技术上超过黄月泰的摄影师,恐怕一个都没有。未来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位能够相提并论。

    “厉害——”

    罗礼苋与黎叔凑过来暗暗竖起大拇指。电影行的专业人士,最佩服的就是有真本事的行家。胶片电影最注重基本功。

    一年一个导演,五年一个摄影。

    一个摄影师从学徒到真正的摄影指导,最少需要五年的时光来打磨。

    刘玮镪算是这一行既有天赋又有名师的典范。从刘家莨导演的《十八般武器》的小工到《雨夜屠夫》的摄影指导用了多长时间?

    他熬了五年半。

    想到这,吴孝祖瞥了眼身旁年轻精壮的罗礼贤,微微一笑。为了心中某种“养成”的陋习,他安排给了罗礼苋一个导演助理的头衔。让其跟在黎叔身后学习。

    在吴孝祖班底中,摄影有了黄月泰、刘玮强两位顶尖高手。灯光方便,邹林也足够耀眼。但是动作、特技方面却一直乏善可陈。

    实际上并不是他面临这样窘境,很多导演都有这样窘境。如今,港岛大多数的动作、特技人才全都已经被袁家班、洪家班、刘家班、成家班等等几大班底垄断了。想真正的开一部大场面电影,就一定要请几大班底才行。

    反倒是,罗礼苋很有这方面的才情胆色。最重要他胆子够野。为了以后拍摄也好,还是为了发掘人才也好,吴孝祖没道理不提携一下罗礼苋。

    当导演,他的天赋就一般。但动作、特技、爆破、火药、飞车等上边,罗礼苋就真的很有一套。

    黄月泰拍的的好,刘清云演的也很到位。

    整场戏,就是几步路而已。

    走路,看似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但很多人在镜头前就忘记如何走路。

    形体这堂课属于演员的基本功,同台词一样基础。

    古代戏行称作身段,一个手势全是戏。

    讲究的是:举手到眉边,拱手到胸前;云手如抱月,指手到鼻间。考验的是手、眼、身、法、步。比如梅先生,还未开口,只是起了个云手,兰花一送,顿时间百媚丛生,娇羞百媚就出来了。

    演戏也如此。口白、身形都是基础中的基础。港岛演员的通病是基础差。从天王到天后,皆是如此。

    碰到天赋好、运气佳,诸如梁超伟,几部戏经验积累下来,基础就夯实了。再比如陈冠西,一部戏一个进步,如果不是***,以他当时展露出来的状态和天赋,他也许会成为梁超伟这个级别的演员。

    刘玮镪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讲拍《无间道》时,他觉得有一幕,陈冠西比刘德桦塑造的更准确。就是回头看着陈永仁被赶出警校的那一幕。

    如果碰到天赋一般的——例如刘德桦。

    华仔一直拍到第95部戏,才终于摆脱了偏平的人物塑造,抛却了扮酷耍帅的套路,凭借《暗战》拿下金像影帝。

    化茧成蝶,真正被人赞一句,华仔会演戏。

    演戏就像建楼房,塑造角色时地基很重要。肢体与口白就是演员的地基。

    地基不稳,很难建高。除非你有足够的资源任你去挥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