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暗潮涌动,下场搵钱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佐敦,新安工商总会,副经理办公室。

    “上好的台湾冻顶乌龙,我刚刚入手,十哥品下?”

    项胜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脸上驾着一副金丝眼镜,掩盖他的细长阴眸。整体文质彬彬,好似知识分子多过像黑社会。

    手腕轻抬,茶壶如蜻蜓点水,关公巡城,茶水如弧线一样划入茶杯之中,轻轻把茶杯推到对面,笑看着对面的男人,一抬手。

    “十哥,请茶——”项胜斯文一笑。

    “你知我更钟意饮咖啡的。”

    面色冷峻的男子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看着面前这个足智多谋、想法颇多的幺弟。

    “你前几日同我食早茶时提到,加大对电影圈的投资,系唔系讲真?两年前挂牌永胜,你我都知是为了社团服务,你这回搞这样大……”说着掏出烟,“啪”的翻开军用火机,点燃香烟。

    项胜看着面冷目锐的十哥项镪,端起茶杯嗅了嗅,呷了一口,抿嘴回味,过了半响这才放下茶杯,发现十哥早已一饮而尽,不禁摇了摇头。

    “十哥,品茶需要静心的,做事也一样。你这样很难体会到茶中三味。”

    “卤味我就爱吃,三味就不懂。”项镪手指夹着烟,挥挥手,不以为意。

    “此一时彼一时。”

    项华胜满上两杯茶,细条慢理道,“卤味自然有卤味的好,但三味亦又三味的妙。”

    茶杯推到项镪身前,轻笑,“电影业就像前些年的地产。当年,号码帮、潮州帮几只沙船都赚的盆满钵满。如今社团都在转型,打打杀杀已经上不了台面了。黑社会不懂食脑,就一定会死的很惨……”说着脸色得意,不自觉竖起兰花指。

    手一顿,见项镪没注意,悄悄的缩回手。

    “车仔面管饱,但鱼翅燕窝才真正能上桌。难道为了车仔面,就放弃满桌的山珍海味?今时不同往日,黑社会一样要念英文,学企业管理。

    搵水电影行就不同。捞的钱干干净净,脏的钱进去都洗干净了。就算是o记和老廉都唔话可讲。更何况如今电影行如此好赚。没道理我们只配食车仔面?不上桌吃大餐的!”

    项镪弹了弹烟灰,“电影行搵水的社团又不少。和胜、长乐、合图、水房都有人在电影行食饭。但最多就是小打小闹。永胜凭咩就可以?”

    “凭我项胜懂规矩!凭有大水喉撑我们!凭我不贪快钱。”项胜紧盯着项镪,笑道,“湾湾的王老板这次投钱给我们拍片。《魔翡翠》票房很喜人。和胜他们做不大是因为他们用社团的方式来做事。但……”

    项胜不屑一笑,指了指窗外,“鬼佬想搵钱都要按规矩办事,整出一个分级制度来入场捞肉。更何况他们?真正想捞钱,一定要按圈子里的规矩办事。更何况,现在有湾湾大水喉愿意撑我们。只要公司打响名头,根本不用担心没有销路。

    之前三大这边卡死了外埠市场,但蛋糕这样大,湾湾那群片商谁会甘心只食他们的残羹剩饭?真的打通外埠市场,你讲利润有几多?”

    “大佬知唔知?”项镪问。

    “还未知会大佬,但我猜大佬不会反对。”项胜

    “现在风声紧,我怕动作太大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也知,外边的一些人听到了一些消息,不是很安分!”

    项镪揉了揉额头,疲乏道:“警队传出声音,高层要整治三合会,新安兄弟多,目标大,恐怕会首当其冲。尤其是上个月那场风暴,手下那些家伙闹得太欢,已经被睇死了。

    斧头俊他们几个更是听调不听宣,冇事就搞飞机。内部不稳,大佬在改组新安。正逢多事之秋,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影响大局。

    我最近好几夜一直失眠,睡都睡不顺。我倒是觉得入场电影圈钱的事情倒是可以缓一缓。项家的根基在新安,不能不考虑清楚在动,要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

    “新安是项家创立的,但不表明项家只限于新安。我倒是觉得电影业是一个很好的破局契机。”

    项华胜意味深长反驳,“现在传出电影分级风声,三大注意力不在我们身上,下场搵水机会最佳!《英雄本色》在席卷东南亚,知不知雷老鬼赚了几多?”

    项华胜竖起五根手指摆了摆,“你讲好不好赚?再说,北面协议签了,还有10年就到97了,社团?我讲饭团还差不多,反正一样被人随意捏。这时候才是我们项家的机会!”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大佬也因此才调整社团……”

    项华强思考了一下,皱皱眉头道:“可电影我们都没掂过,我怕搞不定。”

    “饮茶非要懂种茶吗?”

    项华胜拿起身旁的牛皮纸袋,抽出几张报表,“张国中的艺能电影公司、王英祥的龙翔影业和我们一起制的《魔翡翠》,这是票房报表,十哥你过目。”

    递过去,补充道,“这还只是本土票房!”

    项镪接过报表,一页一页翻过去,细致的看不懂,但数字他看的清晰。

    《魔翡翠》本土票房超千万。

    看到这里,项镪眼睛睁大,一脸惊讶。

    似乎早已预见了项华强的震惊,项胜拿过茶壶,“这次不过是小打小闹。后边还有更多的蛋糕可分。我们永胜不懂不要紧,有人懂就好了。”

    一盏清茶推到项镪身前,“十哥。号码帮、和胜、合图、长乐、胜义、一边、港岛十几支,既不按规矩办事,又冇大水喉撑,眼光又唔够犀利,只想食快钱,一定做不过我们。做生意讲究眼光独到,认定一个就要快准狠!此时不下场,更待何时?”

    “几成把握?”项镪问。

    项胜手一伸,一脸自信。

    “既然如此,我去同大佬谈。”

    项镪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计划,“十年时间过得会很快!项家转入正当生意势在必行。大佬那边我去支会,现在警察24小时睇着,像苍蝇一样。”

    “大佬那边……”

    “天塌不下来。大佬现在已经准备后手了。只要新安不乱,在香江,就没人敢动我们。”项华强摆摆手,示意不必担心。

    “那就先不要急,等这部戏下档好了。”

    项华胜眯着细长的眼眸,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永以胜之,即为永胜!”

    项胜,只想胜,不想败!

    …

    旺角茶楼。

    这里就是和胜的是陀地

    儒雅四方脸的男子坐在角落的八仙桌上喝着茶,旁边一名会计师在同他报账。

    “乐哥,这个月的账务已经做好了……”

    儒雅男人摆了摆手,示意其下去。目光看向一旁穿的花里胡哨的男子,“花仔明,公司的事情你搞什么飞机?好几个姑爷仔都告状告到我这里。你喜欢搞飞机,不如调你去骨场好了。”

    “大佬你消消气。不过是几条烂鱼。我下次注意就好拉。”

    花仔明翘着二郎腿,抖了抖花衬衫的大宽领,“不过,大佬。最近开戏真的很好搵钱,我有兄弟是新安的,他讲新安新拍的电影票房就上千万……”

    一边说,一边把一把紫砂壶递给儒雅男子,“大佬,要不然……”附耳过去小声诉述。

    儒雅男人端起紫砂壶,对着嘴抿,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精明点。事头婆来了,你大佬我出门都有差人关照。你讲港岛还又冇法律了。”儒雅男子叮嘱道。

    ……

    这只是港岛电影圈的一角。

    当拍电影比开字花档还划得来,社团中人蠢蠢欲动也就不奇怪了。相比他们食快钱的作风,真正的大鳄还未露出水面,准备找准时机,一举颠覆港岛电影圈。

    电影制片业、发行公司、戏院老板、投资行包括许多大型基金都虎视眈眈垂涎港岛这块肥肉。

    电影分级的风吹起一片涟漪。

    新艺城、嘉禾与德宝三大想着清场赚钱,那其他人又何尝不想重新洗牌呢?

    港岛电影市场票房喜人。

    蓝乃材与王京合作的《俾鬼捉》下档成绩,都达到了600多万。

    诸如《殭尸再翻生》、《开心鬼精灵》、《鬼咁有缘》、《凶咒》这些影片一部接一部团购似的上档圈钱。

    三四百万的成绩比比皆是。百来万的成本,一两个星期完工,赚上一二百万。对他们来讲简直像是在散步。

    这种情况下,三大想清场,除非三家一起发力。但这又是一个伪命题。

    新艺城经过了创业初期的众志成城后,因为利益、各人的理念等种种原因,早就进入了各自为战的时代。

    麦光头、石田、黄白鸣各有各的心思。不然黄白鸣也不会开一部《英雄正传》来消费《英雄本色》的价值了。

    嘉禾现在摊子铺得很大,一心想同好莱坞接轨。旗下也子公司无数,各自利益诉求也不同。

    德宝?

    老板潘迪笙的心思都没有全在电影行上。服装、手表、奢侈品才是他事业的根基。最近潘老板还在运作“迪生创建”上市的事情呢,哪有心思管电影公司。

    如今德宝全都是由制片经理冼杞燃、发行主管及外联经理张家赈、德宝院线总裁岑健勋三人在主事。洪锦宝股份稀释闻不可闻,根本不插手德宝的事情。

    三大本身就互相拆台。

    这种情况下,外来片商与本土有野心的电影人蠢蠢欲动也就情有可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