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过客,你是快乐的不得了
    ps:求推荐票!

    凌晨02:00,维多利亚港,海堤锁链。

    长袖喇叭口棕色薄线衣,高腰鱼尾包臀长裙,半长秀发随着微风轻轻飘散。双臂抱在胸前,挤出一汪海沟。俯身趴在栏杆上,静静的看着维多利亚的璀璨光芒。

    海面上闪着灯光的天星小轮呼呼的留下一列水泡。星光璀璨,灯火通明,海水黑波,小轮点缀。

    伊人侧着身子,发丝轻拂在脸上,俏皮的遮住她的眼,整个景象好似梵高的油画。憨憨中带有特有的玄妙美感。恰如陈丹青所讲:他最迷我的,就是他那个憨。

    “咔嚓——”

    吴孝祖依靠着的士,叼着烟,单手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了这幅风景油画。

    快门声惊扰了这一幅画,画一下子就乱了。伊人轻轻凝眉,转身,不远处自己的司机正在抽烟,而面前多了一辆红色的士和一个无聊的男人,无聊男人手中端着一台无聊的相机。

    林清霞抱着玉臂,远眺着海景,头脑放空。任凭风的吹荡,沉迷在自己的文青病营造的多愁善感之中。

    身后白光一闪,一声快门声让她回过神。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吴孝祖垂下相机,歉意一笑。

    目光交汇,齐齐一怔。

    一个人的双眸意外,意外又化作平淡。

    一个人的双眼诧异,诧异也转为心虚。

    凌晨2点的海堤,两条线上的男人和女人在维多利亚港前四目相对。

    林清霞嘴角一翘,招牌式的笑容挂在脸上,英气妩媚。冲着男人点点头,干净洒落的转身离开,不带一点风尘。

    吴孝祖颔首点了点下巴,目光追送着对方上车,这才收回。

    他来这边是因为明日勘景,临时去梁镓辉家里取相机。

    这台相机就是当初拍《雨夜屠夫》电影中,林过云用的那一台。拍完电影后,梁镓辉留作珍藏。

    拿过相机后,他很贴心的把相机中剩余的胶卷帮梁镓辉锁在抽屉里,然后换了新胶卷,飙车路过这边。却很意外在这个时间点见到林美人在撅在这里观景—

    想着,自嘲一笑。

    车未熄火,电台中飘出张雪友的《月半弯》,静静的午夜,一首静静的歌曲飘荡在夜空。

    “月半弯,倚於深宵,晚风轻飘;

    一张俏脸,泛着半点的醉意;

    夜已醉了,夜已醉倒了;

    让它安静到天晓。

    我记得与你一起,我心高飞,会急促跳动说真需要你,让我看你,让我细赏你,陪你身边。

    今晚,让我靠着你的臂胳,流露我热爱心底说话,孕育美丽温馨爱意,做梦都是你……”

    吴孝祖目光放在电台一闪一闪的频率上,待待续续的声音显得很逗。

    却不影响他躺在前车盖上仰望天空假寐。

    “刹——”

    平治返回,林清霞跑下了车。

    离去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提电话竟然忘在了海堤的石墩锁链上,连忙驱司机返回。

    跑到刚刚所站的地方,黑色的手提电话孤零零的立在那,让她松了一口气。

    忍不住回过头,正好看到吴孝祖枕着双手躺在车盖上斜望着自己。这让她脸色一红,刚刚她真的以为电话不会找回来了呢。

    显然,这个小男人也看破了她的心思。

    想到这,她微微一笑,朝着吴孝祖走了过去。

    这一步踏出,两人都很意外。

    “你好……”

    林清霞淡淡的看着他,“刚刚手提电话落在这,不好意思。”为什么不好意思,她没说,估计他能懂。

    “刚刚也打扰你看夜景,扯平了。”吴孝祖拍了拍相机,“当然,如果你非要删掉的话……”相机递到林清霞眼前,目光坦诚。

    她接过相机,俏皮一笑,举起手中的相机,冲着躺在机顶盖上的吴孝祖也照了一张。

    白炽灯很晃眼,吴孝祖很诧异。

    “这回才叫扯平了。”

    林清霞晃了晃手中的相机一笑,眼角处出现一抹鱼尾纹,“不介意的话洗出照片送给我一张,很久没有照相了。”

    “你这个大明星讲很久没照相……?”吴孝祖不禁一笑。

    “他们照的的是大明星林清霞,不是正常人林清霞。”林美人很文青的轻轻一笑,言语中隐约流露出一股酸楚。

    这有区别吗?

    原本吴孝祖还想调笑几句,终归是没有吐出来。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份咸湿报刊《胜报》上一张她在大屿山穿着比基尼的美照。那是大明星还是林清霞?又想到刚刚撅着美臀观海的倩影,那又是谁?

    看看林大美人文艺范的微微入神,吴孝祖莫名有些坐立不安。

    林大美人到底是情路崎岖生出的感慨,还是事业受阻引发的波动,吴孝祖不得而知。

    但,吴孝祖最近也知林美人“玉女掌门人”的头衔肯定是保不住了,总体来说事业多少都受到了波及。这段时间算是事业的瓶颈期吧。

    照片也就罢了,文章全都出自他的笔下。字里行间全都是林大美人的绯色黑料。

    把她从欧皇生生黑成了非酋……这功劳他不想领。

    不知过了几多时光,林清霞缓过神,招牌笑容,“让你见笑了。”

    “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候笑笑人家,有时候给人家笑笑。”

    吴孝祖也文艺的反了一句,然后特俗的笑,“如果你想过的自在些,就不要活在别人的言谈中。不要去管外界的纷纷扰扰与流言蜚语。人活着还是要往前走——”

    吴孝祖牌鸡汤,准时热乎送上。

    林清霞笑了笑,星眸盯着他看,看的他心里发毛。

    果然,30岁的轻熟女不像19、20岁的女孩那样好哄。心灵鸡汤这一记平a对方直接免疫。

    “你看过我比基尼照片吧?”林清霞笃定的盯着他。

    “……”

    吴孝祖瞪着眼睛看着林清霞,却发现她笑容玩味。

    看过?

    没看过?

    “咳嗯……”吴孝祖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

    “那张照片是我在大屿山荒芜人迹的海滩,他照的。”林清霞微微一笑,没在意吴孝祖的含糊不清,或者她也不在意他的回答。

    风吹过来,发丝凌乱,扰了她的眼,双眸忽闪的特别晶莹。

    “秦翰?”

    话一出口,吴孝祖就觉得有些唐突。

    两个人朋友不都不算,顶天算个“聊友”。不过是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展开一个各自不反感的话题,然后就着风景,相互聊上几句。

    但自己这一问,就显得有些唐突佳人了。九浅一深……咳咳,交浅言深。

    林清霞没答。

    不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

    两人陷入沉默。

    吴孝祖不知出于愧疚,还是出于男人对美女的怜惜,或者纯粹的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总之很骚味十足的甩了一句文艺腔调。

    “有些人和事,它们赤脚从你的世界走过,眉眼带笑,不短暂,也不漫长。却偏偏足以让你体会幸福,感受痛苦。你要做的无非是留住那份回忆,浅尝辄止。因为,相比起你人生的精彩,他也只是一个踏着哒哒马蹄声,走过雨巷的过客……”

    这话说出口,配合着《月半弯》的音乐,融洽出一份很温暖的气氛来。

    可能我们总会对莫名其妙的人和事发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感叹,然后把其归结于成长。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林清霞呢喃一句,偏过头,晶莹的眼又恢复了英气十足的风华,笑容没有那样招牌,却显得很亲和。

    “你拍的那部《雨夜屠夫》我不喜欢,那首《高级动物》我也不喜欢。但你这段话我很喜欢。”林清霞说。

    “书上看的而已。”吴孝祖笑。

    “那样的书?”

    林清霞纤纤玉手轻轻一摆,透过挡风玻璃,副驾驶座位上鲜艳明丽的《龙虎豹》绕首弄姿的十分显眼。

    “……”

    吴孝祖想解释,却见林清霞似笑非笑的打量自己。这话解释不清楚。也没必要解释。

    “为了你的这一段读白,下次遇见,我请你喝咖啡。”林清霞留下一句客套,坐着平治又离开了。

    望着林清霞圆鼓鼓的屁股和丰润细腰,既有女人的风姿,又有少女感。轻熟女似乎也挺有味道。

    想到这他连忙摇摇头。1986年的文青林清霞他招惹不起。

    70年代她是琼瑶笔下的女主角。

    80年代前期她变成了新浪潮独立女性代表。

    80中后期她又变成了文艺轻熟女。

    90年代……如那首歌,快乐的不得了。

    这时候招惹文艺轻熟女,吴孝祖觉得自己会疯掉。

    平治车后座,林清霞忽如一笑。她不懂,也不知。

    她把他当陌生的谈天者。

    如果她知道,她把他划入谈得来的朋友,他想上她。不知林大美人会如何感想?

    吴孝祖耸耸肩,挥去脑子里的翘臀,驾车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