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正面人头,反面字!
    ps:求推荐票!

    走出餐厅,吴导演就十分膨胀了。

    连忙躲到阴暗的巷子里,掏出“男人看了很悲伤,女人看的想被上”的家伙,解裤放水。

    “砍他!!!”

    我浦你老母啊!

    吴孝祖刚掏出雄厚资本,巷子另一处入口就传来一声怒吼,阵阵回音吓得吴导演手一抖,原本画好的“?”型,瞬间就不完美了。

    这对于有强迫症的人来讲,无异议是一场灾难。

    ……

    古天樂哈着舌头甩臂狂奔,黄色秀发映衬着白净脸庞,随风飘扬。

    身后三个拎着刀的朋友一边追一边亲切的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他女性亲属在言语中全都换了三十多种姿势了。

    “呼呼……”

    眼看一个巷口,乐仔一个急转弯,身子漂亮的漂移进了巷子里,身后三个拎刀古惑仔一个琅跄,撞墙上一推,也追进巷子。

    “挑!又唔系……睡你马子,”古天樂一边仰头狂奔,一边冲天大骂,“你兄弟马子而已,用唔到赶我四条街斩我吧……”

    “呼…我兄弟…兄弟马子…我上的次数还没你勤……”后边追着挥刀的领头古惑仔破口大骂,“我说最近这个臭三八怎么越来越宽敞,原来你这扑街整日帮我翻地——我浦你老母!”

    “我顶你个肺,我也是刚入手而已——”话没说完,身后劈刀风呼呼作响,古天樂吓得脸色更白了,拼命狂奔。

    忽然,借着亮光,不远处的身影映入眼帘,这让他面色一喜,计从心来,脚下加快速度。

    “给我往死里斩他!”古惑仔一把刀扔出去,狂追不舍,“砍他!”

    “大佬,江湖救急啊—”

    吴孝祖转过头,瞬间就明白被朝着自己逼近的这个扑街坑了。

    果然,身后那三名年龄不大的古惑仔闻言,齐齐刹车驻步。

    按照古惑仔的尿性,下一句就该是放狠话了。

    “挑!你就是他大佬?知不知我旺角化骨龙……”

    吴孝祖没回话,目光看向一旁弯腰喘粗气的白面嫩仔。

    “不泊车,学人家玩血染的风采?”

    “……”

    古天樂闻声,借着灯光这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样,瞬间胸腔就升起一阵悲鸣,眼神那叫一个幽怨!

    他真傻!真的!真傻!

    原本自己有一个安稳的工作,旱涝保收,吃香喝辣差一点,但顿顿不挨饿没问题。天天查豪车开,轻松有钱拿。

    谁知道突然有一天,有个家伙一脸和善对自己讲,“你不如转行去当明星,在这当泊车仔没前途的……”

    这话稀松平常,却扎在他心中,让他那颗少年飞扬的心一下子就躁动起来。平日里就羡慕明星的他瞬间就异动了。

    然后考虑了半个多月,就在前几日,他鬼迷心窍的去报了一家表演培训班。

    据说周闰发当洗车工的时候就是在这家培训班接受的培训,这才得以考中tvb艺员训练班,成为了一代大明星。

    今天,他正在时钟酒店里同那个在表演培训班新勾搭上的野马玩策马奔腾。

    瞬间就冒出三个古惑仔拎刀进来要砍自己。害得他抱住衣服就从二楼跳下来逃命!

    有那么多条路不躲,偏偏跑到这条巷子,好不容易碰到个“冤大头”准备甩锅,才发现,碰到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当初劝自己改行的那个扑街。

    古天樂感觉自己的人生从报考表演培训班起就注定命运多舛。罪魁元凶正是面前这个扑街!!!

    刚上4天课,就被人追着砍……

    “你得唔得帮我顶一下?”古天樂咬紧牙关瞥了眼吴孝祖,瞬间漏气,“算啦,我还是继续跑吧,你自求多福……”作罢就要蹬脚飞驰。

    “等下——”吴孝祖拦住古天樂,往前踏了一步,虎躯刚要一震,按照套路规定的回几句狠话。

    “扑街!今天算你走运,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不然一定砍死你这个扑街!”

    古惑仔指着古天樂撂了一句狠话,然后面色复杂的倒退几步,转身就逃之夭夭。

    古天樂胸口上下起伏大口喘气,莫名其妙。逃什么?

    吴孝祖觉得自己不回去继续混社团真的很明智。他突然觉得社团中人的脑回路可能真的可以考政府雇员。

    不容人讲话就跑掉,现在的古惑仔素质这么低吗?没礼貌。

    “大佬——”

    身后传来脚步声,肥成、罗东和苏黎耀走进巷子,疑惑的瞥了眼对面的巷口,又看看白面长发五官俊秀的古天樂。目光下移,各个脸色怪异。

    吴孝祖顺着他们的目光,唰的连忙转过身,一低头————我屮艸芔茻!裤子没系上!

    ……

    “大佬好久冇(mao)去钵兰街了哦。”

    肥成望着走在前边的吴孝祖与白面靓仔,心情复杂的自问,“也冇一次夜不归宿……”

    “冇吧。”罗东回了一句,又疑惑道,“你咩意思?”

    “有冇烟给我一支?你们有没有觉得大佬处境很危险——”肥成呢喃道,“男人…女人…男女…男……”

    “你那个字要敢讲出声,我就真敬你是条汉子。”苏黎耀没好气的一包烟砸过去,“挑!调笑大佬!拜托你睇《龙虎豹》就好了,乱七八糟文章少睇。乌烟瘴气——”

    “凸!”

    肥成接过烟,竖起中指不忿道,“点乱七八糟?这都是历史的精华!牺牲亿万才能存到今天。你等着瞧吧,这些书籍日后都会成为宝贵的财富,弄不好拍成电影都赚钱……”

    “戚!风月片我就听过,咸湿内容成片就不知!”苏黎耀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要不要揾一份《金瓶梅》给你意淫?”

    “实际《金瓶梅》真不是**刊物,全书描写河蟹场景的片段还没《红楼梦》多呢!”肥成不满嘀咕了一句,心中想着以后要为这些历史的礼物“验身证明”。

    就算是**,也有它存在的价值!

    “有冇觉得那个靓仔长得很像小细佬……”罗东忽如冒出一句。

    肥成与苏黎耀一怔,仔细想想,似乎还真的有几分相像。

    “皮…皮肤黑一点就就…就更像了。”苏黎耀磕巴道。

    “要唔要问问他有没有一个哥哥叫小细佬?”肥成摩擦着下巴的胡茬,挺着肚子一甩卷发,“不如先抓他去晒日光灯……黑点在审?”

    凸凸!凸凸!

    罗东与苏黎耀个个竖起两根中指给他吃。

    “小细…细佬南亚人嘅!难道这乖仔也是南亚人?挑!”苏黎耀没好气道。

    “说不定他老豆跑船的呢……”肥成讲道。

    ……

    “点称呼?”

    “古天樂!”

    “跑的很欢乐哟。”

    古天樂憋了一句,“天乐是天生快乐的乐……”

    “那就是跑的很快乐?”

    “……”

    吴孝祖瞥了一眼身旁年纪轻轻一脸青稚的古天樂,掏出一支烟,轻轻在烟盒上磕了磕,叼在嘴上。

    “没有火的?”

    古天樂翻了翻裤兜,掏出打火机递给吴孝祖。

    “嗯!?”吴孝祖叼着烟,冲其挑眉扬了扬下巴,“这样没眼力见,点样混的古惑仔?”

    古天樂不情愿的帮其点燃香烟,自己也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点燃。“古惑仔又不需要懂礼貌。”他顺势把一包烟都揣进兜里。

    “所以你才会被人砍。”

    吴孝祖吐了一口烟,瞥了对方一眼,不屑道,“出来混,第一要够醒目,第二要懂食脑。你一没脑,又不懂礼貌。难道靠跑得快,活下来的?”

    古天樂脸一黑……一黑……还是很白。百分百没南亚血统!

    “你系不系拍电影的?”古天樂试着问道。

    “点(怎么)讲?”吴孝祖既没承认也没否定。

    “我同丽霄皇宫的公主们打听到你们谈拍电影……那个****公主讲,你手劲特别大,一看就是混电影行的武师……”古天樂老实回答。

    吴导演脸色如常,毫无尴尬。

    “点样,你要跑龙套?”就是话题转折的些许僵硬。

    “跑龙套?”

    古天樂嗤之以鼻,“我讲我想成为周闰发那样的大明星才对!”

    说着叹口气,一脸无奈,“我最近报了个临时表演培训班…谁知刚上四天课,就有马子便宜倒贴,我哪里知道这个三八是双层巴士啊?所以………咳咳……”

    话一多就容易漏。

    “所以被人家男友追着砍?”吴孝祖轻笑。

    “不是男友。”古天樂恼火不已,没解释。

    吴孝祖同样没深究细问,当年自己还不是一样钟意撅别人的红旗玩,铜锣湾吴小锄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

    年轻人嘛,喜好刺激很正常。

    “真想学人家扮明星?”吴孝祖咧嘴,露出白牙。

    “点样?不可以?”古天樂不忿仰头。

    吴孝祖笑着摇摇头,“想当明星,学表演就去考tvb好了。”随手递过一张名片给古天樂,“如果最近冇几多事情做,按这个地址寻我。我最近有戏要拍。成明星就难,但吃饭睡觉就一定可以。”

    讲完,吴孝祖朝着古天樂摆了摆手中的一包烟,笑容灿烂,“小小年纪少吸点烟,对肾不好。”

    “……?挑!抽烟走肺,又不过肾……”

    古天樂忽然一惊,连忙摸了摸兜,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那包顺来的健牌香烟被对方顺了回去。

    “我丢你老豆!手这样快?”忍不住嘀咕道,“怪不得丽霄那个****讲他手劲不但大,还灵活。一秒钟拨弄好几下灯头,比发电报还快……”

    这tm行家啊!

    ……

    街边,古天樂攥着一张名片,一脸迷茫。好好的泊车生涯就这样断送了?

    想要扔掉这张名片,却不知道心中为何还有些舍不得。

    16岁的他隐约理解手中卡片的分量。正是如此,他才更加摇摆不定。选择这种事情很难。

    “人头就去泊车!字就去当大明星!”古天樂掏出一枚硬币,咬了咬牙,拇指用力一弹。

    叮!

    古天樂蹲在下水道口,一脸惆怅的轻轻扇了自己一巴掌,“扑街!让你乱抛!现在好了,坐巴士的钱都没了!”一提起巴士,他就反胃了。

    没翻土,地就松。这事情就很尴尬了!跳进黄河洗不清。

    “回去找力哥?”

    古天樂摇摇头,少年心性,没混出头如何有脸回去?不要面子的?

    “那……”

    低头掏出裤兜里名片。他脑海中不禁响起吴孝祖的话:我最近正好有戏要拍,如果对拍戏有兴趣的话就按地址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