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人生结交在终始,莫为升沉中路分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九龙塘,《靓妹正传》片场,现场一片忙碌。

    导演邱立涛穿着墨绿色多功能马甲,头戴米色遮阳防晒帽,这帽子造型很诡异,好比“鬼子帽”,但实际上这帽子不但可以保暖、遮阳,同时看看监视器时还能遮光。除了造型丑爆了,没什么缺点。

    第一次做导演,邱立涛装扮很齐全。整个人意气风发,嗓门都比以前高了不少。远远就听到他高亢怒吼声。小小身体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乱哄哄的剧组,嘈杂的众人,怒吼的邱立涛,一切的一起都仿若昨日,就在眼前。

    一名新导演的第一堂课就叫做:确立威信,掌控剧组。

    电影涉及无数分工,而导演就是掌控这一切的总瓢把子,需要有能力、有手段把片场各个部门结合在一起的那个人。一名基本合格的导演,可以不懂讲故事的节奏,色彩美术,但一定要会调节分配各个部门的工作。

    很多好莱坞的电影导演没有故事创作权、改动权、后期剪辑权,但一样能根据流水线的工业步骤完成一部合格线以上的爆米花电影,这就是导演的基本功。

    “让一让、让一让——”

    肥成气喘吁吁的抱着一摞胶片盒,头被胶片遮住,哈着八字步颤颤巍巍的走过。

    “自己搬,得唔得?”

    “冇事。谢……”

    胶片盒放在铁箱上休息一下,肥成拎起挂在脖梗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汗,前胸后背已经印透,胸前大灯突兀的竖起凸点,格外明显。

    “很累的?”肥成诧异的转过头,正见到吴孝祖笑容满面的抱起半摞胶片,努努嘴,“看什么?摄像胶片不能耽搁,还不前边带路……”

    肥成原本坚强豪气的脸瞬间塌方,哭丧着望向吴孝祖,“大佬,睇唔睇到?”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我珍藏版的瞎***都竖起凸点,你讲是不是很累?现在把洋妞摆在我面前,我都无法枪出如龙……”一边说一边捞起剩下的半摞胶片,前边领路。

    听着肥成的抱怨,吴孝祖笑容不减,拍了拍怀中的胶片盒,“点样,已经坐上胶片员的座次了?”

    肥成一脸自得的扬了扬双下巴,“傻强讲我锻炼一阵但助理摄像学徒都没问题。最近正同阿奇学盲换胶片,人人夸我天赋异禀!”

    听着肥成的絮叨,再看看他脸上闪过的得意。吴孝祖百感交错,化作鼻酸与欣慰。

    这两日吴孝祖忙作一团,写剧本、编台词,他要快速的赶出来,绞尽脑汁,乱作一团。此刻,看到兄弟们踏实的忙碌,他对于新戏有了更多的想法。

    三日前的夜话历历在目:

    酒瓶乱倒,醉意正浓。

    “记唔记得当年这首曲调……”吴孝祖分握着两根木筷,轻轻敲着碗沿,醉眼朦胧。

    “哇,大佬你讲这个,如何能忘?”

    肥成打着酒嗝,大声道:“ 79年,大佬你领着我们十几个兄弟去屯门办事。办完事归堂口,老顶奖了一条老鼠斑给我们分,随手甩出几百块茶水钱就把我们打发了,那可是真刀真枪的砍人……”

    “我还记得当年最开始出来混的时候,真的…是三…三更穷五更富,哪里留得住钱,常常过得都很拮…拮据。”

    苏黎耀醉醺摇头,“每次办完事,我们都围在观塘最破最脏的工厂区大排档摆筵庆功,一群人戳一块肉,沾着油星食……素素面……简直穷困到极点……”

    现实中,并不是随便一个古惑仔就开字花档卖粉,也不是随便的社团中人就印假钞。

    “那时,祖哥领着我们拿命搏出头,搏富贵,信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罗东感慨道,“风云际会!”

    “那时候没得选啊!要不选择砍人,要不就选择被人砍。我记得那时候我每个月都要交数,人人话我是个死肥仔。”

    肥成低着头,喃喃自语,“当年我老豆对我话,一定要扮乖仔,长大做个好人。人在做,天在看,好人有好报,我14岁以前都是这么想的。”

    说到这他呼了一口酒气,自嘲道,“可是他不知,老天爷盲的!好人不长命的!人人都问我,你是不是死了老豆啊?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我真的死了老爸啊!

    那年我14岁,人人揍我,为咩?因为我冇有老豆啊!因为我老母跟人跑了啊!我系个野种啊!我没得选啊——”

    肥成猛灌一口酒,抬起头,盯上兄弟三人,“小时候在球场,我被十几古惑仔打到跪地求饶,依旧没人可怜我。他们这群扑街逼我饮尿啊!我浦它老母!真的是尿!明仔为了不让我挨打,一边流泪一边替我饮尿……”肥成哭的稀里哗啦,泪水狂流。

    其余三人也鼻子一酸。

    “祖哥你提着我衣领问我,你想不想以后都不被人欺负啊?我当然说想了。那天,你拎着刀追着那群王八蛋砍,所有人都惊你,好威风!那年你我14岁。从那以后我就知,人要想不被欺负,就要比他更狠!对自己更狠!”肥成抬起头,眼睛赤红。

    “阿耀,观塘那笔钱送没送到?”吴孝祖抿着嘴,搂着肥成肩膀,目光看向一旁的苏黎耀。

    “大佬你拿出的20万我花了5万块。其他兄弟一家给了500块。阿金、飞仔、阿标他们几家给了2000块外,还给他们的弟弟妹妹买了一些礼物。明仔只有个姐姐,早就不在观塘了。至于小细佬……”

    小细佬孤儿的!

    “嗯,剩下的钱你收好。告诉阿金、飞仔他们的家人,弟弟妹妹都要去上学。考上学,我来付学费。有人想出来开工,也可以。”吴孝祖点点头。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他懂。

    在观塘那种地方,真的给他们一人一万,估计第二日几家就会被古惑仔缠上。吴孝祖送钱给他们,不是养蛀虫。只是尽一个大佬的心。与其大笔送钱,不如让他们的弟弟妹妹读书识字,自食其力。

    “我们十几只拿命出来搏的观塘仔如今就余下你我四人,好好活下去。把明仔、阿金、阿标、小细佬、飞仔他们那份替他们活好。港岛电影圈,未尝不是你我兄弟的又一次风云际会!”吴孝祖口吐酒气笑道。

    “祖哥,上刀山……下油锅我都跟着,绝不皱眉。”肥成信誓旦旦,一脸认真。

    “扑街,叫你多睇书。下油锅?那叫下火海!扑街,你下油锅难道榨油的?”罗东团个纸巾砸在肥成头上。

    肥成仰着脖梗,“睇女人我就中意,睇书就不行。”

    环视身边的兄弟,吴孝祖暖意一笑。

    有一句古话,他很喜欢。

    “人生结交在终始,莫为升沉中路分。”

    做兄弟,始终而一。不为低落分别,更不会因为富贵放手。

    人生漫漫长路远,风景春光接无限。在烈日昭昭下、清风绿荫间,无数风景等着我们去赏析,

    假如有一日,自己站在巅峰,却只有寒风相伴,岂不遗憾?

    难道到时候非要呜呼哀哉矫情的来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才好吗?你早干嘛去了?有那么多兄弟朋友陪伴,你不珍惜,你怪谁?

    谋一条出路,领着兄弟趟出各自的辉煌!

    这是吴孝祖的心愿。

    这也是一个做大佬的担当!

    ……

    “这边记一下,一会埋机位的时候注意角度——”

    刘玮强鼓着腮帮指挥着助理摄像安装巨大的摄像机器,又对身旁场务叮嘱道,“告诉灯光,这边光线不够,记得补一下光。一会把场次拍摄日程再给我一份……”

    “好…好的强哥。”旁边穿着马甲的瘦高场务迅速的从马甲兜里掏出纸笔记下,麻利迅速。

    “那个谁谁谁……胶片怎么能放地上?”

    一名摄像助理看着一名男子抱着胶片放在地上,忍不住走过去训导,“你怎么做工嘅?懂不懂胶片盒不许放地上?受潮的话你负责吗?看什么看,还不放到铁箱子里去!”

    “好!”

    吴孝祖笑着点点头,抱着胶片放到一旁的铁箱子里。

    “祖哥?”

    钱文奇一转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吴孝祖被摄像助理黎耀晖正训斥,快步走过来,一巴掌扇在黎耀晖脑袋上,“扑街,祖哥都不识的?”

    “……”

    黎耀晖委屈的捂着头,“大佬,我真不识祖哥嘅……”

    “好啦,阿奇你是不是想让大家都知我放错地方被训吧?”吴孝祖开着玩笑,又冲着黎耀晖点点头,“晚上一起喝酒。”

    “祖哥……”

    刘玮镪闻声走过来,一见到吴孝祖,尴尬的挠了挠头。腮帮咬的赛韦德。

    为了拍好《靓妹正传》,邱立涛直接拉来了刘玮镪来掌镜,并担任自己的副导演。

    然后,刘玮镪就闪电侠附体,交叉步配合拜佛晃倒了吴孝祖,选择突破到邱立涛身边。

    “冇事,不要多想。好好替阿涛拍片。下部戏我一样短不了你。”吴孝祖拍了拍腮帮强的肩膀,给予安慰,“对了,晚上得空陪我一起同泰哥食饭……”

    “放心吧祖哥,不会忘。”刘玮镪如释重负笑道,“泰哥最近正好有档期……”

    “先拍片吧。”

    望着不远处忙忙碌碌的李莉成、罗东、苏黎耀三兄弟,吴孝祖笑笑没去打搅,离开了片场。

    时间紧任务重,他中间还要赶个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