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选择决定人生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我这边有一部黑帮戏,有冇兴趣?”

    吴孝祖目光含笑的看着两人,“点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吴镇予先是一怔,继而一对斗鸡眼喜上眉梢,神采奕奕,“有没有钱拿?有没有台词念呀?”

    “男主角!”

    吴孝祖笃定的指了一下刘清云,又望向吴镇予,“他男一号,你男二号,你说有唔台词念?”说着微微一笑,不等对方回答,又接着说道,“至于片酬,同《恐惧斗室》一样,你5000,他35000。得唔得?”

    刘清云九线小演员,吴镇予……不入流小龙套。刘清云咔位比吴镇予贵30000块。这个价位已经比刘清云拍一部电视剧要赚的多不少了。

    吴镇予同刘青云对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几许希冀。这感觉好比坐过山车一样刺激。大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黑帮戏?”刘清云绷着脸问道。

    “黑帮戏。”吴孝祖笃定点头。

    “好!我们接了!”

    刘清云咬咬牙问也不再问,直接应承下来。

    或许他在tvb境遇比吴镇予混的好许多。但实际上依旧逃不离无关痛痒的范畴。拍完《新扎师兄》后,他之所以出来轧戏,未尝没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打算。

    毕竟在电影圈tvb训练班系名声在外,从刚刚大火的周闰发,到歌坛新出头的刘德桦,再加上其余的台前幕后人员,tvb训练班出身的演职人员在港岛电影圈堪比后世的“中戏系”、“电影学院系”。

    在电影圈,各种山头一点不少。其中tvb训练班系、亚视训练班、新浪潮系、龙虎武师系独占鳌头。不单单只有演员,幕后的编剧、导演、制片、监制都包含在其中。

    如果单算演员,还要算上港姐系与亚姐系。

    再过两年就会出现“港姐出明星,亚姐产艳星。”的说法了。

    刘清云效仿前辈,想法很丰满。但随之处女作独挑大梁电影扑街,他瞬间就被打回原形。

    黑马王子终归还只是黑马王子,没有登基就没有话语权。在tvb也好,在电影圈,能够有戏拍,已经很知足了。

    相比刘清云的际遇,斗鸡眼王吴镇就可以参加选秀卖惨了。吴孝祖目光又转向不入流演员吴镇予。

    “我都得。不过……我只有一个问题。”吴镇予挑着斗鸡眼摸了摸鼻子,道,“可唔可先预支人工给我?”

    “冇问题。一会先付你一半酬劳2500港币,够不够使?”吴孝祖豪气一笑。

    “不够使。”

    吴镇予口直心快的道,“可唔可以预支5000?”

    “你秀逗了!”

    刘清云一把搂住好友脖梗,抬起头,平静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慌乱,一没看住,吴镇予就放飞自我。

    “不好意思,他开玩笑而已。支我的工钱好了。”刘清云一副歉意,死死的嘞着吴镇予,“不许搞事情。”

    吴镇予小眉毛趋在一起,瞪着斗鸡眼一脸不爽。

    他没觉得自己说话有问题。明明是吴导演问够不够的呀,诚实也算错?

    如果诚实也算错,那自己不是罪恶不赦?这个社会连最基本的诚实守信都做不到,哪还有公信力?吴镇予觉得做人还是要真实一点。

    论tvb训练班最难搞、最容易得罪人、朋友最少的艺人,规整一下,就要数吴镇予了!

    用训练班曽sir的话:自创立训练班以来,他一共碰到两个最难搞的演员,他们分别叫梁镓辉和吴镇予。相比而言,当时的周星星除了喜欢加戏外还算乖宝宝。

    梁镓辉是问题多,非要问个明明白白,且喜欢抢戏。

    吴镇予是容易解放天性,放飞自我,导演都不确定下一秒站在旁边扮士兵的他,会不会突然给主角来一脚。

    “冇事。”

    吴孝祖摆摆手,“先签戏约,留下联系方式,三天内联系你们两个开戏。”

    吴孝祖没理会脑子一根弦,情商感人的诚实个性boy吴镇予,干脆利索的叫苏黎耀拿出公司制式戏约合同给两人签。制式戏约合同也是当初江嘉华的手笔。

    “诺,你的2500块。你的5000块!”

    苏黎耀拿出七张大金牛和一张大牛递给两人,“进组开工就是自家兄弟,有什么难处可以同我提……等下,吴志强哪位?”

    苏黎耀指着吴镇予签名处,“吴镇予、吴志强”两个名字全写在上边,且写的又丑又别扭。

    “我!我不清楚名字改没改好,就全写上好了。”吴镇予咬着笔帽态度诚恳道,“要不要我重新誊写一份?”

    “无所谓。你高兴就好。”苏黎耀扯过一份合约递给他。

    “谢谢。”吴镇予考虑一下,新合约上依旧签了两个丑萌丑萌的签名。

    刘清云瞪着眼睛,看着吴镇予,一脸无奈,“做演员,你不会签名的呀?”

    “大佬,我跑了三年龙套,没一个导演告诉我龙套还要练签名嘅!”吴镇予掰开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竖在眼前,质声道,“三年!”

    刘清云看了看老友,没讲话。转过头冲着苏黎耀挤出一抹笑,“老板,可不可以再来一张和约?”

    苏黎耀耸耸肩,又递给两人一张合约,“别称呼老板,叫我阿耀好了。”

    “谢谢。”

    看着状态各异的两人,坐在沙发上的吴孝祖与蒋志强各有想法。

    “呢两个很有趣。”

    蒋志强盯着两人,随意道,“你确定你是认真嘅?真的选他们演黑帮片?一个是斗鸡眼神经质,另一个是闷佬黑炭头,哪里像社团中人?”

    “难道现在入社团要求这么高?还要求五官端正,思想健康的嘛?如果社团中人真的个个长得像周闰发,不如去考政府雇员,好过当矮骡子!”

    吴孝祖笑了笑接着揶揄,“社团本就是藏污纳垢,蛇鬼牛神样样俱全。你真以为开选美大会?真的那样,两帮古惑仔讲数就不用动刀动枪了,直接刷脸好了。”

    “蒋生,你这样的要求会让古惑仔心理压力很大的!”吴孝祖调侃道。

    “咦,貌似你讲的好似有几分道理。”

    蒋志强愣了下,继而皱皱眉,“但电影毕竟是视觉艺术,除了喜剧效果和特殊要求,这种……”手指点了点对面俩人,“你开的黑帮戏一群怪咖,得唔得?”

    “得唔得我就不得而知。”

    吴孝祖指着趴在那签字的两人,“但我想他们演黑帮戏,应该比很多签名漂亮的明星更得!”

    “系唔系真?”蒋志强满眼怀疑,明显不信。

    演员需要打磨,需要沉淀才能绽放光芒。帅哥美女明星就不一样了。看着就养眼。外行人看得永远是光鲜亮丽的明星。好比当年银河战舰,锋线上巨星灿烂,却吝啬给马克莱莱一纸合约。球队同男人一样,后腰不行,在能冲刺又有何用?

    “刘德铧都可以,我当然不比他差。”

    吴孝祖还没回应,一旁咬笔头的吴镇予则微微歪着头,竖着斗鸡眼,一脸认真盯向蒋志强,娘哑磁性的声音中里充满了自恋,“我没觉得他哪里演得好过我……”

    站在一旁的刘清云张了张嘴,想伸手拦,没拦住,干脆一脸无奈的放任自流。

    “你的意思你比刘德铧更犀利了?”蒋志强挑了挑眉,看着这个斗鸡眼,略带嘲讽,“请问你比他靓还是比他哪里更强?”

    吴镇予好似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嘲讽,摇头道,“我不够他靓。”

    刘清云尴尬捂脸。这个不是重点啊!

    刘德铧此时是影坛小鲜肉新人王,歌坛当红辣子鸡。你同人家比较真的有对比性吗?

    “呵……”

    蒋志强也被逗的一笑,把吴镇予的话当笑话听。

    如果吴孝祖算是影坛的一个小卒子的话,那吴镇予恐怕连棋盘都上不去,顶多算旁边桌上那局“五子棋”的一枚不起眼的小棋子。

    “演戏讲的是走心。刘德桦走路就很帅,走心就真的睇不到。”吴镇予彻底的放飞自我,斗鸡眼中踌躇满志,“除了这一点,我觉得我还可以……”

    自我评价:优秀!

    导师评价:此学生绝无培养价值。

    外人评价:这就一无厘头神经质!

    见到蒋志强一脸讥讽,吴孝祖插话打断了两人不着边际的互呛。

    “蒋生,小成本黑帮戏而已啊,如果你真的钟意小马哥那类型,不如你帮我搵周闰发来扮,那我一定举双手赞成。”吴孝祖打趣道,“靓仔发比华仔还要靓!”

    如今,港岛电影圈一句戏言:再红红不过钟儊红,再发发不过周闰发。

    小马哥如今一戏难约。友情价都要180万才能谈下来。

    金公主、新艺城握着周闰发接下来好几部的戏约,赚钱都赚到手抽筋。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羡慕金公主的好运气。

    最气的要属协利影业的老板吴协利。我拍你,你就坑的我一部塞一部扑街。转身投向吴大头怀抱就展翅高飞。

    你摸摸你那满是窟窿眼的风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可惜,就算再怎样抱怨,吴协利也请不到周闰发了。

    想搵演员拍片并不是有钱既可以。

    如周闰发、钟楚虹这样的大明星,戏约排成队等着他,电影公司一签就会签下多部戏约。档期都握在电影公司或经理人手中。想搵他们拍戏,不但要有钱,还要有关系。

    真以为吴孝祖和蒋志强不想掏一二百万搵周闰发吗?可惜请不到啊!

    所以,小导演真的很难混。

    “小心我哪天真的搵周闰发过来,吓都吓到你。”蒋志强也没在同吴镇予争辩,转头同吴孝祖开起玩笑,“到时候周闰发、钟楚虹、林清霞……咳,林清霞就算了。总之全港大明星排队任你选,得唔得?”

    “好啊!到时候就算我被吓到飙屎飙尿,也一定拍一部不输《英雄本色》的片子给你睇。”吴孝祖大笑回应,手上顺势接过苏黎耀递过的合约。

    “这两日去观察一下那些不得志的古惑仔怎样生活。”

    吴孝祖对着吴镇予、刘清云吩咐道,“我希望你们三天内站在这的时候,同真的古惑仔一样。”说着指了指身旁的苏黎耀,“如果没处去体验生活,让阿耀安排你们。了解?”

    “冇问题。”两人点点头,告辞离开。

    时间紧任务重,吴孝祖也无法像梁镓辉那样给他时间去揣摩角色。只能靠两人的天赋硬撑了。

    况且这部戏不同于《雨夜屠夫》,那是大男主的戏,梁镓辉一人就独挑大梁,带动故事的发展。这部戏不一样,故事性更强,远远大于表演。这就很考验导演的功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