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节操碎一地,底线到海沟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家辉几时回港?”蒋志强好奇询问。

    “应该同女王一起回来。”吴孝祖指了指窗外正在街边挂米字旗的人,看了眼蒋志强,“点样,有事搵他?”

    “没什么,只是有几家公司想找他开戏而已。”蒋志强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外边张灯结彩挂米字旗的劳工,瘪瘪嘴冷笑,“讲大陆如何怎样,鬼佬又好到哪里?亲妈不认,抱着仇人哭。数典忘祖……”

    “蒋生小心隔墙有耳,对蒋会长不利。”吴孝祖劝解一句。他不怕有耳,但怕中秋节将至,河蟹太肥。

    “我回来通知一下家辉哥。”讲到这,吴孝祖一脸无奈,“这对公婆离开后,我拍了不知多少封电报催他们。公司的事情乱成一团……”

    江嘉华一走开,筹拍进展还好说,有李钊基、刘玮镪等人帮忙。但各种手续、账务关系这些真的让吴孝祖很头大。连续拍电报给李翰祥的《火龙》剧组,催促梁镓辉与江嘉华快点返回。

    也幸好这是李翰祥,不然拍电报都困难。

    李翰祥导演是极少数走遍两岸三地进行拍片的大导演,对华语电影事业的交流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做为第一批赴内地拍摄的大导演,李翰祥在内地高层都挂着名号。吴孝祖也只能“曲线救国”,让人拍电报给这位大导演。

    梁镓辉一对公婆不在港,吴孝祖发现生活好像都缺少了许多滋味,很不习惯。连吃饭都没有往日在梁镓辉家里吃得香。这是实话。

    “财务的事情我派公司的会计师帮你核算一下好了。然后你找律师楼报税核对。”蒋志强苦笑。

    两家公司财务对接让蒋志强头大得很。吴孝祖这边乱糟糟一问三不知。他也只好让安泰把1024火车头的财务报表一起做出来。

    “你最好是搵(en:找)一家律师事务所和会计楼。现在还好,以后外埠票房或者……”蒋志强言有所指。

    录像带市场和外埠票房市场自然也是俩人囊中之物。

    别讲什么保证,也别讲什么影片消亡!商人这种人从来就不要脸。

    再讲,当时发出的承诺就是“本土大荧幕永久消失”,并不包括录像带和外埠市场。

    86年,录像带已经成为了好莱坞电影后期收入的一部分,且越来越重。这一块的市场份额虽然还未超越票房收入,但却利润极高。再过两年,录像带市场会一举占据好莱坞电影半壁江山,租赁业务好莱坞赚得盆满钵满。

    日韩、港岛录像带市场潜力同样巨大。今年,港岛已经冒出了不少录像带商店和放映厅。

    想一想后世内地那满地开花的“录像厅”和蓬勃发展的录像带,节操这种东西似乎可以扔到一边,底线这东西也可以再放低一点。

    反正吴孝祖除了在乎女人的贞操外,自己的节操并不是很在意。

    安泰不具备外埠市场电影发行的实力,同时录像带市场也没有能力去撬开这块蛋糕。只能徐徐图之。

    最起码吴孝祖就知道蒋志强在接触东南亚片商,准备把《雨夜屠夫》的外埠发行卖掉,至于录像带市场……更要等等再说。

    港岛电影录像带分成机制还未完善,盗版问题解决不了,录像带版权卖不了几个钱。

    除非——

    吴孝祖觉得自己节操可以再解开一些,底线就算了。底线这东西总要留给别人看一看,不然如何兜住自己的节操?

    当然,这些全都是在拥有一定实力的情况下才能继续。不然就算吴孝祖把底线放在马里亚纳海沟,一样唔用。因为底线太薄,很容易被人捅破!

    ……

    “阿祖,好歹你也是同我坐在这里,谈几百万生意的电影公司老板……”

    蒋志强掸了掸烟灰,环视周围,一脸鄙夷,“卧室当办公室,要不要这样节俭?连个沏茶倒水的员工都没有。还要让阿涛去扮茶水工……”

    邱立涛笑眯眯的在旁边帮着沏茶倒水。

    “还有,麻烦你买个手提电话ok?我每次找你,你下边的两个伙计都当我是订餐的食客,声音乱糟糟的听都听不清!

    你能想象我站在街上提着手提电话大吼的场景有多丢脸吗?拜托,我好歹是管理几十号人的老板,我蒋二少不要面子的?扑街仔……”

    邱立涛在一旁嘿嘿直笑。

    环视眼前的简陋环境,感同身受。1024火车头工作室一定是他见过最简陋的电影公司了。

    尤其是《雨夜屠夫》票房大卖的情况下。怎么看吴孝祖都算是新出头的新晋千万导演。赚了上百万,但办公室却不知道改善。

    讲好话就是节俭。讲实话……而港岛这种金钱社会,从来就不讲节俭。

    “呵,我又觉得都还不错嘅。你睇一眼,这公司招牌金光灿灿明晃晃,多耀眼?客厅里也有沙发,有办公桌,旁边还有食饭桌、卧室、卫生间,你想打麻将都有麻将牌俾你玩。吃喝拉撒睡一应俱全,哪里不好?”吴孝祖指着四周,不以为意,“奥门葡京都冇(没有)这样心细……”

    “挑!你知不知庙街那些古惑仔开的电影公司,都比你这还要正规啊?玩牌?我不如坐快艇去澳门玩。最起码唔用玩到半途中,还要给人腾地方,让人走过去上厕所!你真想玩牌,不如我请你?”

    蒋志强一脸无语的摇摇头,随手把自己的手提电话扔给吴孝祖,大声道,“我最近准备买一部新的手提电话,这部送你玩了。电话卡我退下,你去新买一张好了。省的我每次打电话给你,还要多订一份番茄炒蛋,我都不知我要不要加底?”

    “不加底二十五块半。”

    “加底呢?”

    “三十六块八。”

    “早晨呢?”

    “十二块二!”吴孝祖笑着伸手补充道,“早晨没有加底。不如下次蒋生你早上订餐,长此以往能省下不少钱……”

    “……”

    蒋志强一脸无语,“真不知你这家伙到底是导演还是厨子。”

    “你当我厨子好了。”吴孝祖笑着扬了扬手中的大哥大。感觉这东西能砸死人,“总之,我最钟意不花钱的东西。”

    “我顶你个肺”不爱讲脏话的蒋志强都忍不住骂了一声,“你这家伙搞~女人是不是都懒得花钱啊?”

    “那蒋少你有冇(mao)不用使钱的女人介绍给我?”吴孝祖开着玩笑。

    蒋志强哈哈一笑,点了点吴孝祖,调侃道,“你这家伙这么钟意二手货,小心女人也是二手货。”

    吴孝祖摇着手指,一脸认真,“如果是二手货,那一定是我给怼成的二手货。这种情况我就一定收藏起来。不然就是别人的货我借来用一用,那样的话二不二手货全无所谓了。”

    蒋志强闻言大乐。

    实际上,吴孝祖真的不是装穷,他是真穷。

    票房分成一共150万,初次分成大约50万,剩余的100万连影子都还未看到。原本一个月,但看情形1986年能结清就阿弥陀佛了。

    当然,吴孝祖也没怀疑蒋志强贪下这笔钱。如果蒋志强如此短视,只能怪吴孝祖有眼无珠,怪不得别人。

    真当吴导演不想站在大落地窗前,俯视全港,真皮座椅上一边嘴里叼着雪茄,一边下面被叼水烟?办公桌比双人床还宽……

    可惜,这都是想想而已。

    第一笔50万资金到账,吴孝祖要投给邱立涛10万作为影片投资,又要拿出20万做自己影片的拍摄资金。只剩下20万,还要留作急用。哪里还tm有钱来置办公司?

    吴孝祖当初收了20万的红包,但这属于私人收入,不划入公司账里。包括肥成、罗东、苏黎耀他们的红包皆如此。最起码个人所得和公司盈利要分得清吧?

    很多人办公司,连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都分不开,试问一句,你以为税务系统你家开的?就算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皆为同一个人,但该分清一样要分清。

    毕竟吴孝祖开的是正经的电影公司,不是农家乐。

    殊不知他这正经电影公司的规模和框架还不如一户农家乐呢!

    况且对吴孝祖来说,办公室也好,公司也罢,都是旁枝末节。一个导演或者说一个电影人,想要真正的得到行业和投资者的尊重,最大的资本就是好作品和好成绩。

    这个行业最现实,你能赚钱就有人捧你。你赚不了钱,就有人踩你。

    作品是最大的底气!

    程龙这位今时今日的影坛巨星,一样是从被古龙鄙视的阶段走过来的。不管他是不是好色,但他的努力与成绩谁也不能否认。

    话说回来,娱乐圈玩几个女星算人品有问题吗?

    算吗?

    算吗?

    戚!

    不管别人怎样想,吴孝祖正义凛然的觉得——算。

    勾女怎么能说玩呢?调-教鞭挞滴蜡油才对!炮台这种碧池,最需要常开和养护。

    对此,吴孝祖很迟(gan)疑(cui)的拒绝了蒋志强张罗去sh道开趴的建议,驱车去参加高丽红与王祖苋的电影试映。

    “蒋生,sh街我熟……”望着离去的红鸡,肥成凑到蒋志强身边献媚。

    “你开车领路。”蒋志强说罢,就把mr2的钥匙扔给肥成。

    一群人浩浩荡荡朝着sh街出发。大有化悲愤为硬度!

    ps: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