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新戏
    ps:求推荐票!

    曲终人散空愁暮,招屈亭前水东注。

    梁镓辉受到师父李翰祥召唤,赴帝都去补拍《火龙》剩下的一些镜头,女友江嘉华也被他拉着一起北上,说是旅游散心,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

    不过吴孝祖揣测,梁小抠怕自己趁他不在家去他家找江嘉华——蹭吃蹭喝才是真的!以他的秉性,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吴孝祖也宅在龙城冰室楼上修改自己新戏的剧本。

    从《雨夜屠夫》身上,他看到了港岛恐怖片市场的刚需。

    他本身无所谓钟爱不钟爱,只觉的恐怖片能赚钱。

    当然,他看得到这一点,其他人自然也看得到这一点。且比他想象的还迅速、还癫狂。

    近几日,好几家电影公司老板不知从哪里搵到他的联系方式,张口闭口搵他开戏。就开《雨夜屠夫》这种戏!个个都把吴孝祖当招财童子!

    千万票房不知让多少人眼红嘴馋。

    以小博大,恐怕没有比恐怖片最合适的类型了。无数个小公司都看到了大捞一笔的契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雨夜屠夫》这种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尤其受到电影公司的青睐和跟风追捧。

    可以预见,披着惊悚片外衣的电影一定会在近期频繁出现在戏院之中。毕竟有《雨夜屠夫》做示范,没道理不跟着学习!

    这种情况,吴孝祖只能摇头苦笑。自己不会把港岛电影圈领偏的同时加速了“进化”过程吧?

    据他所闻,六七十年代的杀人案件都成了电影公司立项的目标。更有甚者直接去警局翻案宗,都已经翻到了五十年代了!

    只能佩服港人的执行能力!做正经事呢就不在行,讲投机取巧呢就一个顶俩!

    恐怖片好似一夜之间就成了各大公司眼中的香饽饽,新艺城、德宝都有心染指,可见一斑。

    奇案风一时无两!

    本身奇案风格并非吴孝祖原创。

    70年代初,影视娱乐管理署和警队放宽电视台外景限制,带动了写实剧兴起。这是奇案风和现实题材电视剧崛起的最主要根由。

    在这时,丽的趁势而起,就创作出了《十大奇案》系列电视剧,轰动一时。

    但是电影就一直没人尝试,《雨夜屠夫》这种披着奇案风的恐怖杀人电影的出现,让港岛电影人看到了惊悚片的新方向。

    ………

    龙城冰室,三楼。

    一双大长腿搭在木桌上,笔直修长。身子就势靠在椅子上,一张画版遮住脸,只能听到沙沙的铅笔声。

    “祖哥,咖啡。”苏黎耀端着咖啡放在桌子上,看吴孝祖专心入神的做事,没多讲话,下楼去帮忙。

    收起铅笔,吴孝祖伸了个懒腰,脖子一扭,嘎巴响。

    新戏强调空间感和画面感,吴孝祖需要把脑子中的一些画面用故事板的形式展现出来。

    故事板比剧本更直观,更有画面感。

    拍摄过程中,导演可以通过故事板来传达他想要表达的画面镜头。

    后世故事板很简单,直接用电脑就可以制作。但此刻却需要导演一笔一笔的去绘画。每名导演的美术功底不一也造就了各自迥异的分镜头手绘稿。

    大导演希区柯克绘画功力超强,他的手绘稿同他的电影一样,完全可以当恐怖悬疑漫画看。卡梅隆司机就不用讲了,拍大船的时候杰克给露丝画的裸画就是出自他之手。

    当然,好莱坞并不是每一个导演都懂得绘画,好莱坞此时已经有了专门的分镜头手稿绘画师,影片工业化不是说说而已。

    港岛中,真正科班出身的导演为数不多。徐尅应该算是为数不多喜欢画故事版的导演。

    徐尅电影科班出身加上他从小就喜欢漫画,因此他的分镜头脚本浓浓的漫画风。完全属于被拍电影耽搁的漫画家。如果他突然间改行当漫画作者请不要惊讶。

    分镜头脚本、手绘稿这些词汇在港岛电影圈就属于天方夜谭。当初徐尅讲给新艺城七人组听得时候,曾智伟都听傻了,直到徐尅解释,他才明白。

    恰恰港岛娱乐圈,曾智伟这种野路子出身的电影人占了很大一部分。这样导致港岛电影圈一个很怪的现象——基础薄弱。导演、制片如此,演员更是如此。

    房间中全都是沙沙画图的声音,吴孝祖时不时放下笔,拿起窗台上的咖啡,眼神放空的望向窗外。脑子里构思着新剧的桥段。

    故事板上,先是一张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紧抱着画像,能清楚看出她们被绑住了手脚,表情慌乱惊恐。

    翻下一页,一名男人拿着枪站在空旷大街上,枪口指着另一个男人,形成对峙。往下翻,四个组图,两个男人的脚部特写,上边皆用链锁扣住。

    在往下翻,一个全景构图,一间空旷的房间中,两个男人痛苦绝望的分别倒在两边。他们中间,一具尸体倒在地上,血流成河。

    在图画旁边余白处,明晃晃四个大字:《恐惧斗室》。

    “生或者死,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很多人活着,却不能心存感激……”

    图画旁边有不少口白,如果后世人看到这句话一定就会知道这些皆出自《电锯惊魂》!

    没错,吴孝祖筹拍的新戏就是根据《电锯惊魂》改编的电影。他称之为《恐惧斗室》。

    名字很挫,但没办法,港岛影片名字从来都如此,为了票房,他只能取这种港漫风名字。

    同第一部电影一样,这部《恐惧斗室》,吴孝祖也打算提炼《电锯惊魂》的内核元素,故事塑造会加以创新和改编。

    温仔仁虽然是华人,但他影片的价值观念却完全是西方式的文化内核。这种观念在后世都没有完全融入东方,更不用提80年代的港岛了。

    跳出影片局限,吴孝祖很干脆的选择用港岛或者东南亚地区更能接受的“宿命论”、“因果论”来诠释影片基调。这种冥冥之中的巧合,作恶必受自与己!

    宿命、因果这些东西在港岛非常盛行。如果你看港岛出品的鬼片、僵尸片,大多有这种元素存在。似乎在中国人心中更愿意相信因果轮回胜过“救赎”。

    因此,在故事板中,黑夜、雨、幽暗街道、昏暗灯光、茶楼几茶餐厅等成为了吴孝祖诠释这种因果轮回的黑色情节时常常出现的事物。《恐惧斗室》极为港岛化。在影片中,吴孝祖选用了“关公”这个标志性的图像出现在构图中,表达自己的意图。

    至于是不是有些冒险?可话又说回来,哪部电影不是在冒险?

    任何一部电影拍摄之前,都没法预测这部电影是否真的能够被观众接受。哪怕让吴孝祖去抄袭《英雄本色》,他也不可能与吴雨森版本一模一样。

    灯光的设计、镜头的运用、画面的转切、人物的口白及导演赋予电影的感觉,都会产生巨大的差别。

    如果把时间调回,让吴雨森重新拍摄,也许《英雄本色》会是另外一个故事也说不定。

    因为在拍摄的时候,实际上张国栄扮演的阿杰才是真正的意义上的第一男主角!他同朱宝意的感情脉络贯穿整部电影。只是最后剪辑的时候,吴雨森剪掉了这些戏份而已。

    朱宝意也成为出镜最少的女一号。当然,朱宝意比女二号要强,最起码还有镜头。还有女二号?答案是肯定的,狄拢大哥实际上是有感情戏的……

    小马哥是临时来客串的而已。他和狄拢都不是投资商真正掏钱给电影工作室拍这部投资颇高的电影的原因。直到找来张国栄,投资商才愿意掏钱……

    世界上重来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

    后世,好莱坞大导雷德利-斯科特拍摄的史诗巨作《天国王朝》剧场版和他的导演剪辑版简直就是两部电影。同一名导演的同一部电影都如此南辕北辙,更何况所谓的照搬?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那些机械的照搬电影,就认为票房大卖,简直就是笑话。

    照搬从来不是灵丹妙药,如果你认为照搬就等于成功,那只能恭喜你,说明你真的是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智商和胸部一样发育缓慢。

    就算是有前世的成功先例,但影片不是复制粘贴。如果电影真的是复制粘贴,那也就失去了它最该有的魅力,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它了。

    艺术创作本身就因人而异。当然,自带bug除外。

    《战狼2》很优秀也很棒,但你觉得换一个时间和地点,照搬过去之后,一定还会复制成功,依旧那么火吗?

    答案是个问号。

    所以每一部电影上映,都是一次对市场的赌博。恰好,吴孝祖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赌徒。

    因为他珍惜每一把牌。

    不管是好牌还是烂牌,他都能打出自己的风格!《雨夜屠夫》如此,《恐惧斗室》依旧如此。他从来不会按照别人的规矩来玩。每一把赌局,都会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然后,没等他掌握自己的主动权,他就被邱立涛洒一脸血,擦都擦不掉。

    目光转移到桌上的一份崭新剧本上边。吴孝祖嘴角微微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