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上)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全港报刊昨晚连夜更换头版新闻。在无数有心人的期待下,舆论登场!第二天,铺天盖地轰炸下来。

    “惊爆!!全港的士行业大罢工!抵制《雨夜屠夫》!”——《新报》。

    “全港开埠第一部被抵影片,旺角交通陷入瘫痪!”——《明报》。

    《明报》文章中写道,“昨夜在旺角出现的士司机及受害者家属游行抗议。浩浩荡荡几百人集体抵制某部影射现实的影片。这次游行为的士协会的司机们自发发起。波及到了好几条街区的交通。”

    “的士司机大游行!谁人得利?阴谋呈现!”——《东方日报》。

    “据有关人士透露,此次罢工抗议内有玄机。冒头指向某位交通业大亨。电影圈同仁也透露,这一次游行行为异常。作为言论自由的港岛,从未有过集体抵制影片的行为出现……”

    “抵制劣质低俗电影,欣赏艺术优秀影片!”——《文汇报》。

    “《雨夜屠夫》低俗血腥,反之同期上映的《刀马旦》不论影片中透露的家国情怀,还是民族元素,都展现了……”《文汇报》对《雨夜屠夫》提出了批评,借机宣传了《刀马旦》。

    “影片被抵制是道德绑架还是制度不健全?试问港岛分级制度之路在何方!”——《星岛日报》。

    “让司机有粮食,让市民有良知!的士司机罢工,抗议《雨夜屠夫》继续放映!”——《港岛虎报》。

    早上一起来,全港市民突然发现铺天盖地全都是抗议罢工的新闻。细读新闻,纷纷惊讶。巨大的新闻舆论让市民都把目光纷纷注视在这件事情上来。这才发现,这次港岛的士行业罢工游行,竟然是因为一部电影。

    《雨夜屠夫》?

    媒体舆论上各种声音都有,谁也分不清到底都有那些人出手搅浑这汪水。但所有人都能看到《雨夜屠夫》这部戏摇摇欲坠,受到严重波及。当然,也吸引到了足够的目光。

    “扑街,这事全城都睇的清楚,有人要清场嘅!”不少人信誓旦旦对着旁人讲。

    “让人抵制,一定是烂片!当然要看《刀马旦》了!”也有人这样讲。

    纷纷扰扰,水浑一片。明显感觉到很多只手在搅拌这潭水。

    ……

    新宝豪华戏院经理室。

    “雷韫擎搞什么鬼?”

    一位年轻干练的大眼男子一脸不满的出声抱怨,“让你我降低票价,他瘟了吧?全港戏票价一月一涨,他现在同我讲降价,当我们是他老豆手中的铁球,随便搓?”

    “不然?”另一名中分男子翘着腿反问,“雷家在祭旗,你想当三牲?”

    “我当然支持雷大少了。”大眼男忽如一笑,脸上哪还有刚刚的怨气?

    “那你又讲东讲西。约我来就是话这些?算啦,收拾一下心情,晚上台弯佬在海鲜坊备了富贵满堂。好久没祭五脏庙了……”中分男拍着肚子笑道。

    “不如约几位报业朋友一起?”两人不怀好意的对视一笑。雷家近些年在电影圈可谓是不可一世。随着电影市场越来越热。不单单外部的对手跃跃欲试,就连内部的一些股东,心中也蠢蠢欲动。财帛动人心,雷家妄想凭借一家威势镇住宵小。有可能么?

    雷觉琨是老虎,但他又有几日可活?并不是真的虎父无犬子的!

    …………

    金公主旗下戏院,突然加大了对《刀马旦》的宣传阵势,还跳水一般降低了票价。林清霞、钟儊红与叶倩雯三位主演女星频频赶场宣传新戏,欣欣向荣。

    金公主刚有动作,嘉禾就率先推出优惠活动,德宝紧随其后不落于人。拉开阵势,摆明车马同金公主打擂。

    尽管《偶然》与《海上花》无法同声势浩大的《刀马旦》相提并论,但依旧起到了遏制的作用。两家公司也磨刀霍霍的准备推出新戏来接档。总之,不会让金公主太舒服。

    那些即将上档的小公司见到三单这种情况,吓得急急忙忙去三家戏院调整档期,生怕殃及鱼池。

    哪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部电影少说上百万投入,稍高一点就几百万。边个愿意去当炮灰?

    他们不愿做炮灰,内心庆幸。却不知无形中被清场……

    三大很默契的打擂,转移了视线的同时也似乎做到了清场。不管怎样,这在港岛开了一个恶劣的头。

    ……

    施楠生坐在天鹅绒大靠背椅子上,椅背上搭着一件米黄色风衣。身上穿着白衬衫,阔腿裤,短发淡妆,手中的银勺轻轻的拨~弄着精致瓷器中的红茶。别有一番精致。

    “侠女,今日怎有的时间约我和青霞出来饮下午茶?”

    一名气质出众、目光透彻的女人懒洋洋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位短发女人。

    一个风华绝代,一个别有精致。好有趣。他觉得徐尅看女人的眼光独树一帜。挑老婆如此,挑女演员更是如此。

    旁边的另一位大美女,一袭浅色波西米亚长裙,秀发齐耳,水眸明媚,耳垂处点缀着小耳钉,一偏头,微微晃动,鹅颈雪白平滑,没有一丝颈纹,一条简单的钻石项链钻入双峰,隐约不显。

    招牌式的一笑,嘴角上翘,琼鼻微皱,好似可以温暖人心。

    她就是林清霞。

    施楠生、亦抒、林清霞三女静静躲在咖啡厅,享受着彼此的午后时光。

    亦抒喜欢观察面前两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在她的书中文章里处处都有身旁这些女性朋友的影子。这其中,她独爱施楠生与林清霞!

    留声机放着轻缓的音乐,随着音符飘荡,心灵都安静许多。三位性格各异的女人微微一笑,时光拂过,都不忍停留。

    气氛淡如,恬美平和,舒适的好似躺在天鹅绒的毛毯上,轻柔的用羽毛划着光滑的脊背,窗外是雪花飞舞,旁边是壁炉火炭,一份玉米浓汤,唱读着印象中的歌谣……

    亦抒搂着清霞,喝着下午茶,好安逸。

    音乐舒缓,气氛安静。

    角落里,吴孝祖端着一份报纸,身前的小圆桌上摆着一杯七分满的红茶。

    风铃一响,一缕阳光斜照进来。走进来一名男子。

    神色慌张瘦骨嶙峋的男子极力掩面却依然难掩他的心事重重。

    很恰时的放下报纸,吴孝祖露出面庞。

    男人目光扫视了一圈,定格在角落处,快步走了过去。

    吴孝祖目光微微示意对方落座。手上则不紧不慢的把报纸叠的四四方方,规整标准,放在一旁。这才招手唤来侍者。

    “饮咖啡还是饮茶?”

    “茶好了。”

    瘦骨嶙峋的男子抽~出手绢擦了擦汗,眼珠不断偷瞄四周,神色紧张。

    “来一杯咖啡,谢谢。”吴孝祖对着侍者吩咐。

    侍者点点头,又一怔,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吴孝祖,见吴孝祖表情淡然,没吱声,躬身离开。

    “你的茶。”

    吴孝祖把身前的七分满红茶推到对方面前,旁边银勺还沾着几滴水露。全然当做没看到。

    “吴……先生,我……”男子欲言又止的把手伸进内衬,信封一角拽了出来。

    吴孝祖手掌一扬,止住了对方的话同时也让对方动作为之一缓。另一只手把四四方方的报纸掀开,同样有一封黄色信封。轻轻推到男子面前示意对方打开。

    “不如看过在讲?”似在询问,但却给人一种笃信之意。

    男子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拿起信封,刚抽~出一张照片,脸色骤然大变。喉咙滚动,一把攥住信封,目色慌张,神情惊乱的望向吴孝祖。

    “先生,你的咖啡。”此时,侍者端上咖啡,“请慢用……”

    “谢谢。”

    接过咖啡,吴孝祖呷了一口,抿抿嘴,满意的点点头,“比对面的咖啡好喝的多。”

    男子顺着望过去,对面是警局。

    轻轻摇晃着咖啡杯,吴孝祖语气淡淡的自言自语,“吃软饭的男人不少,一边吃着软饭,又一边在外面偷腥的男人就没几多。同时又够胆偷到妻姊的恐怕就真的很难寻了。你说呢罗梁先生?”

    听到吴孝祖的话眼前这个男人脸色吓得越来越白。

    “如果我没调查错,你妻姊有夫之妇吧?”吴孝祖笑着嘲讽,“老公日日当差抓贼,恐怕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家里先遭了贼吧?骗财骗色,吸粉吃软饭、搞妻姊,罗先生,你生活真的好精彩。”

    “呼——”

    瘦骨嶙峋的罗梁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瘫在椅子上,目光恳求的看着吴孝祖,提声道,“吴先生,你要求的事情我保证去做,求你放我一马。”

    “嘘!”

    吴孝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指着周围望向这边的客人,对罗梁一笑。

    “明天我要看到文章见报,不然……”吴孝祖身躯前倾,轻描淡写道:“我就送罗先生上社会版。”

    “我知。不过这件事我怕……”罗梁小心试探道。

    “放心好了,皆是一些绯闻小料。不会太让你难做。”吴孝祖保证道,“这件事如果真的有变数,你完全可以推到我身上。这样可以吧?”

    罗梁抹了把汗,点头应承,又拘谨道,“这件事之后……不知道照片……”

    “山水有相逢,有缘再见了。”吴孝祖的话让对方脸色舒缓了许多。

    “希望你信守承诺。”罗梁摸到那杯红茶,想了想一饮而尽。然后收起信封告声歉,行色匆匆的转身离开。

    渣男活的确实好精彩。

    吴孝祖端起咖啡,嘴角含笑。不经意一瞥,目光所及处,为之一怔。

    林清霞看着不远处奇怪的二人组。

    一个男人宠辱不惊,一个男人神情紧张,两相对比让她为之一笑。有些时候生活的点滴反倒是充满戏剧的幽默。

    本不过是一场无聊的自我舒缓,却没想到目光会相撞。

    两人对视3秒,林清霞客气的微微颔首,移开了美目。

    男人目光一愣,随之缓和,也点点头。看着女子收回目光,不禁微微一笑,笑容中略带无奈。

    “青霞?”施楠生轻唤。

    林清霞偏过头,笑容温暖。

    温暖的笑容与滑稽的自嘲,总觉得有些不搭。

    吴孝祖拎着报纸走出咖啡厅,透过落地窗,发现林清霞很巧妙的藏在视觉盲区。也怪不得她这位大明星在这里喝下午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