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请君登台唱,谁吟第一曲?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浅水湾,雷家豪宅。客厅内,灯火通明。

    一位穿着浅灰色绸缎睡衣的矮胖老人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手中握着一对铁胆,嘎吱嘎吱的在掌中慢慢转动。

    在他面前,一个中年男子擦着头上冷汗毕恭毕敬的汇报。

    “雷生,事情就是这样。”

    边上一名神情淡然的年轻人摘下眼镜在手中轻轻擦拭,目光冷冷的盯着计程车公司负责人的眼睛,“这样讲,这件事就是自发得咯?”

    “是的,大少。”

    男子不断擦着头上冷汗,雷韫擎雷大少的目光刺的他颤栗不安,颤颤巍巍。

    “父亲、大哥,我同工会也打听了消息,事情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领头的那个家伙是的士工会的一名代表。受害者家属就是他联系的。”旁边一名神情懒散的年轻人不耐烦道:“很明显就怪那个狗屁的《雨夜屠夫》自己倒霉,被那群扑街去抵制。关我雷家何干?”

    “那个《雨夜屠夫》系乜事?”坐在老者侧面的白面中年人问道。

    “安泰影业上档的新戏,之前票房马马虎虎。不过这次之后嘛,嘿,扑街惨了。”雷二少雷韫龙幸灾乐祸。

    雷韫擎微微一皱眉,训斥弟弟:“蒋家是香江戏院协会的领头羊,咱们有些时候还要联合他们,没必要得罪太深。不要忘记潘廸生与邹汶怀在暑期档是如何玩双线联映嘅。这时候同蒋家闹得僵,没好处。”

    “难道要我雷家去给他们擦屁股?”雷韫龙不屑的打了个哈气,“不如让蒋家改姓雷好了。过年过节我还会封个红包给他们。挑——”

    “阿龙!”雷韫擎不满的一瞪眼。两兄弟剑拔弩张。

    咚!

    客厅一静,雷觉琨手中铁胆一碰,慢慢放缓停在掌中,虎目慢慢睁开。

    “事件清晰,不代表这件事冇问题。只不过人家技高一筹,不愿让你睇到问题而已!”

    雷觉琨声音沉稳,手中铁胆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扫视了两个儿子一眼,两人都乖巧低下头。

    “既然外界认为我雷觉坤在杀鸡儆猴,那就干脆全都斩杀好了。告诉徐尅,加大影片宣传。就讲《刀马旦》宣扬国家情怀,激发市民良知!我要让这次示威成为《刀马旦》的东风!”雷觉琨虎目雄威,言语间都带着霸道,瞥了两儿子一眼,语气放松,“至于蒋家那边,我会搵蒋老鬼饮茶。”说完,抬腿走上楼。

    老虎老了,却霸气依旧。

    只留下客厅中两个儿子及计程车公司老板,还有那名白面男子。

    “大少、二少。不早了,我回去做事了。”白面男子笑着告别。

    雷韫龙瞥了眼他大哥,不阴不阳的笑了笑。雷韫擎面无表情,两兄弟心思各异。

    不管怎样,雷觉琨最后一句话他们认同。

    雷家做事,不用解释!你讲我杀鸡儆猴?我连猴都一块杀!反正金公主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

    …………

    九龙塘电影工作室,会议室烟雾缭绕。

    “施经理,这件事真不是雷生的手笔?”坐在下手的程晓东唏嘘不已。“这一手真是赶尽杀绝,原先咱们预计在9月上档本该顺顺利利,大展宏图。没想到前段时间冒出一部《雨夜屠夫》,我原本还担心《刀马旦》票房会受到分流,没想到……”话未尽,意已明。

    施楠生轻声咳了咳,打断了程晓东的话。

    “雷先生刚刚来电话,要我们加大《刀马旦》的宣传攻势。他没讲事情原委。但以我对雷先生的了解,这件事不像是雷先生的手笔。况且……”施楠生琼鼻微皱,总觉得事情透露着一股怪异。

    “不是雷生手笔?”黄永恒推了推眼镜,失笑道,“全港哪个不知雷生是港岛交通业大亨。全港计程车行业就是他嘴边的肉,他打个喷嚏,的士公司老板都要抖三抖。

    这次游行,摆明了杀鸡儆猴。得利的就是金公主……反正我想不通谁会这么好心,帮咱们踢走绊脚石。摆明搭台捧咱们唱戏!”

    黄永恒作为徐尅提携上来的新晋摄影师,连续担任几部大卖影片的摄影指导,最近风光无限。

    “总不会是邹老板发善心,帮咱们清场吧?真要是那样,我就相信一定是蒋家二公子发瘟勾了邹老板的女人,不然讲不通啊。”

    坐在最下手的徐尅捏着雪茄,狠狠吸了一口,无奈的摇摇头,脑中也理不清这里边的故事。这种狠辣果断杀鸡儆猴的手法却很像雷觉琨的做事风格。

    当年为了捧新艺城、永佳等一系列子公司,雷老板可谓是弄出不少大场面。使得邵氏节节败退不说,嘉禾都难堪不已。最后两位昔日的仇人都不得不一起联手抵抗金公主,这才止住颓势。

    杀伐果断,狠辣刨底。这种作风,一般人学不来。

    “不管如何,雷大亨让我们加大宣传。我们只要好好拍我们的电影就好了。一会打电话通知青霞她们,就讲,让她们近两日辛苦一下,多多宣传。忙完这一阵我请她们来家里开趴。”徐尅与施楠生对视一眼,挤出微笑,桀骜的面容也露出几分亲和。

    两公婆理不清头绪,却明白这件事对电影工作室和《刀马旦》没坏处。尽管徐尅没把《雨夜屠夫》放在眼里,不过能一劳永逸,也算好事,没道理不趁机抢钱。既然雷生发话,借着东风“大摇大摆”,他们自然乐意!

    ……

    嘉禾影业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冠倡,你怎样睇这件事?”身形消瘦,面容古朴的邹汶怀,双手转着雪茄,神态祥和的看了眼老伙计何冠倡。

    “这一定不是雷老鬼的手段。”

    “为咩?可是多赚几百万啊。”

    “如果几百万就能让雷觉琨吃像这么难看,你我也就不必在这里加班了。”何冠倡放下手中的书,笑着指了指两人的白发,“干脆环游世界好了。”

    “哈哈咳咳……”邹汶怀开怀大笑,雪茄扔给对方,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港岛灿烂夜景。

    “手段很犀利,倒有些老头子的前几年对付你我的招数。”何冠倡点燃雪茄,夹在手中未吸,儒雅的脸上充满疑惑,“可边个会这样好心,帮雷老鬼清场?”

    突然,他一怔,看向背对自己的老伙计。玻璃内倒映出老伙计邹汶怀得意的笑脸,冲着他微微颔首。

    “欲盖弥彰!”

    邹汶怀仿若古叟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不管如何,雷老鬼这次掀桌子的锅背的不冤。他食肉,汤都不送人家饮,免不得有人动心思。”

    “食肉有食肉的香,饮汤有饮汤的鲜。”何冠倡插话道。

    “哈哈,冇错!”

    邹汶怀闻言转身大声道,“嘉禾这些年笼络无数电影人来制作电影。肉越来越香,汤越越来越浓。何必让外人来饮汤?这次雷老鬼背锅,实际是不是他做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也想喝汤?”何冠倡笑着衔上。

    “所以不要怪我邹汶怀不讲情面,实在是人心不古啊。”邹汶怀悲天悯人的摇了摇头,面善心黑。

    言行举止云淡风轻,但话中含义却夹带杀气。

    以往三大食肉,其他小公司在身后饮汤,但随着市场越来越大,他们突然发现,这锅汤明明也很鲜,何必给予外人?徐尅《刀马旦》,就是掀开桌子腿的一个支点。

    1986年,三大默契的想要蚕食这锅汤。然后一手拿着肉,一手握着汤,很明白的告诉所有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如此一来,不是三大的子公司,就是唯三大马首是瞻!

    想法很好!

    但,哪有三个秦始皇同出一个时代的情况?真正想要车同轨,书同文,从来都是一个皇帝才行!

    三足鼎立那是魏蜀吴。

    最后当皇帝的是谁来着?司马家!

    也是司马一家祸害了整个华夏。

    港岛电影圈细思极恐,简直同三国演义一模一样。后世再来看,港岛电影圈就是翻版的三国。

    曾经的繁星璀璨好似荡尽了后代的天赋运气,从此再无星光。

    与此同时,不少牛鬼蛇神都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

    龙城冰室。

    “大佬。雷家有心去查,一定查得到。”苏黎耀迟疑一下,见吴孝祖端着酒杯没在意,低声道,“万一蒋家不撑我们,那么……”

    “你们读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吗?”吴孝祖不答,目光含笑问道,“知道萨拉热窝事件吗?”

    肥成挠挠头,讪笑,“萨拉黑哟我就懂,萨拉热什么就不知。”

    吴孝祖微微一笑。

    “祖哥…我可以做加夫里若-普林西普。”罗东~突然开口。

    屋内一静。

    苏黎耀与肥成呆呆的看向罗东,不知他在讲什么鬼话。

    吴孝祖干咳了一声,揉揉脸问,“这个加夫里若……”

    “萨拉热窝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就是塞尔维亚青年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开枪射杀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这才点燃了巴尔干火药桶,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罗东口齿伶俐讲演大方的速度说道。

    “挑!!”肥成目瞪口呆大声道,“你除了面瘫耍酷,还懂几多?”

    罗东酷酷的挤出硬笑,“从小我就喜欢军事战争,算半个军事迷。实际上战争的根本原因还是新兴资本主义国家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矛盾……”

    苏黎耀突然眼前一亮,惊叫道,“所…所以这……这场戏的跟本问题是利益分配不均!”

    吴孝祖点点头,决定以后再也不用战争来举例了。

    “所以,就算雷家查……”苏黎耀露出笑意。这回轮到罗东与肥成静静看着他。

    “那就查喽。”

    吴孝祖不在意笑,“一块蛋糕放在那里,金公主也好、嘉禾也好、蒋家也好,都没可能不动心。只要我们带给蒋家的利益大过他的付出与成本。他会比立了贞洁牌坊的女人对你还忠贞。”

    目光扫了一眼三兄弟,“你我只是小角色。冲锋陷阵的工作已经完成,排兵布阵决胜千里,当然让大佬们去争了。做为小卒子也要有小卒子的觉悟。”

    “砍人的事情我们做,饮茶讲数就归大佬咯。”肥成恍然总结。

    “然,明明可以做得更干净利索。不留把柄给蒋生……”苏黎耀说着说着就不往下讲了。

    “拜门封红包给顶头大佬?”肥成喃喃道。

    “投名状?”罗东疑惑道。

    “风筝线?”苏黎耀询问道。

    吴孝祖没回答,也不需要他回答。倒满酒,说道,“今日~你我搭台,生旦净末丑上台亮相。哪个是龙套,哪个是大角,不是用嘴讲出来的,是演出来的,更是观众追捧出来的。”

    吴孝祖举杯,四兄弟对碰,一饮而尽。

    正应一句词:“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甚荒唐,到头皆为何人作嫁衣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