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午夜场点映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9月16日,尖沙咀戏院。

    戏院门前异常热闹,并非全是前来观影的观众,只是因为戏院门前有着不少流动小贩及摊位大排档,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夜市,因此显得火热。

    尖沙咀戏院本身是全港为数不多能与嘉禾港威电影院、荷里活戏院,金公主丽声戏院、凯声戏院、德宝的油麻地戏院、旺角戏院,以及丽宫戏院、京华戏院这些知名戏院相提并论的大戏院。

    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香瓜子、热甘蔗、炒栗子、糖水、卤水牛杂、烤玉米、爆炒牛河、烤生蚝扇贝,云吞摊、车仔面、凉茶冷饮、搓鱼丸,数不胜数。

    纳凉的市民会停下来花上一块两块满足一下口舌之欲。也有看电影的情侣会买一些零嘴解馋。

    一台红鸡唰的停在车位外边,车子在一阵吵闹声中,慢慢倒车,退回停车位。

    四个大男人手忙脚乱挤出车子。

    “怎样?”

    吴孝祖掸了掸自己的黑色西装,肩宽腰窄让西装格外有型。两条大长腿杵在那更是惹眼。

    “一个字:靓过周闰发!”肥成谄媚着竖起大拇指,拍马屁写在脸上,弥补自己刚刚开车过错。

    身上同样是西装,他则努力的吸着气,但西服穿在他身上,依旧是紧身衣效果。

    旁边罗东与苏黎耀互相睇一眼对方,皆互赞大拇指。

    “铜锣湾四靓仔,简直人见人爱…”肥成咧嘴吹水。

    吴孝祖偏头。

    罗东偏头。

    苏黎耀偏头。

    齐齐冲他扬扬下巴。

    肥成装作没看见,大踏步朝着戏院走去。走的太急,腹部一口气没跟上,肚子囊肉涌出,西服瞬间撑开,缩回变紧身小马甲。

    四个…三个西服男加一个穿汗衫的胖子走进戏院。

    ……

    “吓!你们扮英雄本色嘅?”一见面,梁镓辉就被四人黑西装的阵仗吓了一跳,然后就疑惑看向女友,“午夜场皆要穿这样夸张呀?”

    江嘉华没讲话,指了指一旁排队穿着背心短裤的观众,朝着男友一摊手。

    “咳……”吴孝祖看了一眼旁边咬着甘蔗趿拉人字拖进场的观众和摇着蒲扇买票的阿伯,无语的瞪了肥成一眼。

    “大佬,这叫气场。”肥成连忙辩解,“有了气场才能开门大吉!”

    “呵呵……”梁镓辉欢笑的吸了一下手中冰凉清爽的冰汽水,学着女友同样的朝着四人耸耸肩一摊手。

    “挑!”

    ……

    “来来,加冰的汽水。”

    肥成谄媚捧着可乐分发给众人,此刻四人都脱下了西装,穿着白衬衫。最起码这样凉快些。

    “谢谢。”劭美戚接过可乐,转身贴心的递给罗东。

    梁镓辉见吴孝祖叼着烟,眯眼看着不远处稀稀拉拉的人群,“担心?”,虽是疑问,但脸上却很笃定的笑意。

    “是啊。”吴孝祖轻笑道,“我担心观众被我的戏吓到飚屎飙尿。”

    “你是我睇过嘴最硬的导演。”梁镓辉指了指拎着甘蔗进场的观众,挑眉道,“知不知这些观众为何喜欢咬甘蔗?”

    不等回答,他继续道,“更容易砸人而已。味赞解闷还能打人,你讲划不划算?”

    “……”

    吴孝祖白了他一眼,率先朝着影厅走去。

    扔甘蔗是港岛午夜场的保留节目。自从午夜场出现以来,全港被甘蔗砸破头的导演没一百也有九十。

    正如老一辈导演讲的一样,“甘蔗敲不敲,新戏好不好!”

    午夜场是70、80年代港岛电影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这条规定在90年代开始消失殆尽。

    究其原因,第一是盗版猖獗,第二可能是烂片增多,导演怕被打。在1986年,属于最后的余晖。

    走进戏院的一间午夜点映厅,吴孝祖松了一口气,上桌率应该有3、4成,算合格。

    后世如果有30%上座率,那可谓爆炸影片了。低排片高上座=口碑佳片。高排片高上座,那就是爆炸现象级影片了。

    《战狼2》这种现象级电影前期上座率平均到38%,属于石破天惊。但那是后世,此时港岛屏幕数不及后世百分之一,《雨夜屠夫》午夜场的成绩只算是马马虎虎。

    蒋志强倒没怎么在意。本身不是大制作,也没明星。午夜场中规中矩很正常,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光。信这部戏一定会吸引眼球。

    午夜场内中间几排坐着一些蒋志强邀请的媒体、影评人及其他戏院老板。见到蒋志强与吴孝祖走进来,交头接耳。

    “蒋二少最近很活跃啊。蒋会长就任他胡闹?一个扑街新人的新作,值得这样大动干戈?”一名胖胖的戏院老板好奇道。

    “蒋二少发善心,解救你我出苦海,有什么不好?”

    “哈哈……”

    众人闻言皆大笑。吴孝祖纠缠这些戏院老板的招数,简直不要太烦,早已成了他们私下的笑话谈资。

    “近期影片上映不少,希望蒋二少不要太扑街。”

    “二少这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刚刚一部动画片捞到钱,自以为就样样精通。”

    “说起来,还是蒋大少更稳妥些,这位蒋二少赌性太大。真用他当纨绔子弟赌马那一套来做生意了。”

    众人会心一笑,谁不知蒋二少三十岁之前就是败家仔,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无所谓,只要能让你我赚到钱,管他蒋志强和蒋志文如何搞。反正皆是他蒋家的家务事。”

    几位戏院老板点点头,蒋家两兄弟之间的事无人不知。前些年蒋家大少风光无限,但今年以来,蒋志强却备受蒋父青睐。到底是母亲健在的嫡亲,比不得。

    蒋志强也领着吴孝祖在戏院老板和媒体、影评人面前混了个脸熟。也算是帮着吴孝祖扩充一下电影圈的人脉关系。对于这些戏院老板,吴孝祖表现的很客气。

    尽管很多人都曾经拒绝过自己,但此一时彼一时。在吴孝祖看来,这些人多多少少掌握着戏院资源,同他们打好招呼对自己没坏处。至于那点龌龊和面子?

    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

    吴孝祖正左右逢源,一抬头看到冷艳翘美的高丽红与王祖苋携手缓缓走来。一个高挑冷艳,一个妩媚曼妙。

    “joyce,你今天很靓。”吴孝祖笑着迎上去,他的话让高丽红眉眼间一喜。又转身同王祖苋打招呼,“王小姐也很漂亮。”

    “吴……吴……”王祖苋一脸诧异。

    “吴孝祖。”吴孝祖微笑提醒。

    “你们?”高丽红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

    “那个……”王仙仙目光闪烁。她大闹片场的事情这如何谈起?

    “我同王小姐之前有两面之缘。我开车载过她。”吴孝祖帮忙解围。又朝着两女一身手,“先入座吧。电影马上开始了。”

    “两位靓女坐这里……”

    肥成热情的凑上来招呼,一屁股拱走没眼力见的苏黎耀,把吴孝祖右手边两个座位让了出来,自己一屁股占据第三个位置,正好挨着王祖苋。

    “靓女,饮唔饮汽水?”小胖哥顶着油腻腻的肚子,一脸献媚的捧出一杯可乐。

    “抱歉,我不钟意碳酸饮料。”

    王祖苋亮眸一剜,很客气的拒绝了肥成,然后就很扎心的接过闺蜜递来的雪碧,喝的那叫一个爽快。

    小胖哥张了张嘴,讪讪的自己喝起来。他觉得这些美少女一点情趣都没有,同少妇没法比。

    苏黎耀在旁边幸灾乐祸。活该,让你见色忘友。

    随着厅内灯光熄灭,现场观影的人也压低声音,厅内变得安静下来。不是大导演、大明星还是不要在开映前亮相得好。说不得哪个等得不耐烦的甘蔗党就赏一支甘蔗给你。

    吴孝祖翘-起腿,右手边高丽红长腿叠起,王祖苋大长腿也叠起,三条大长腿让左边的蒋志强与右边的肥成默默的把翘着的腿放了下去,相形见绌,短一截。

    荧幕一闪。

    呜呜呜的火车声音响起来,黑暗中,山洞形状的图案中闪出一个火车头的方块图标,大致形象:倒着的凹,下边插入一个凸。

    下边出现公司名。

    “一零二四火车头工作室?”

    “好扑街名字!”

    无数观众闪过这个念头。

    剧组众人齐齐羞愧捂脸,只留吴孝祖看到图标的时候腰板一直,神采飞扬。让一旁的高丽红美眸侧目,疑惑不解。

    可惜此时的技术不达标,要不然一列红黑色复古小火车从山洞中由暗至明,拉着鸣笛,呜呜呜的跑出来,一定很有仪式感。

    倒凹与凸最后紧紧扣在一起。

    影片正式开始。

    字幕闪过,雷雨交加的画面出现在荧幕上。

    画面昏暗,略显怀旧。

    远处,红色的计程车出现在幽暗的画质中,整个画面诡异起来。迎着观众开过来,一束光线照出一个曼妙倩影。

    女子举着伞,浓妆艳抹,亮片抹胸紧身短裙,下踏着高跟,身形曼妙,长腿诱人。

    王祖苋嘴角一翘,荧幕上正是闺蜜高丽红。

    随着长腿女子被昏黄灯光照出倩影,画面一下子鲜活起来。

    “光线和色彩运用的还不错。”方保罗道。

    卢燕桦推了推眼镜,点点头,同意好友的说法。

    两人作为港岛专栏作家及影评人,同电影公司的联系不可谓不深。

    这次受安泰影业邀请来观看这部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原本是应付差事,现在倒提起了几丝兴趣。

    最起码不像前几天扎堆上映的几部影片一样,一丁点看下去的**都没有。他们连提笔骂人的想法都不没有。不是不想骂,是骂不过来。

    在港岛这种商业氛围浓重的地区,影片连最起码的娱乐性都没有,真不知道现在电影圈都是些什么人在捞钱。

    暑期档一过,港岛影坛顿时间牛鬼蛇神全都出现了。看瞎了不少影评人的眼睛。

    午夜场尤其危险。这次如果不是蒋志强相邀,他们两位不可能来捧一个不知名新人的场。

    影片的宣传,离不开这些影评人。赞也好,骂也好,只有有话题,就能吸引眼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