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好风凭借力,助我上新戏
    ps:求一下推荐票!

    观片室。

    镜头拉远,独自坐在监狱内的梁镓辉隐藏在阴影之中,画面中-出现逆光镜头,只能见到梁镓辉的一个轮廓剪影。

    音乐渐渐响起。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

    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好强、无奈、孤独、脆弱……”

    在“幸福在哪……”自说自话的拷问中,影片四周一亮,唯有梁镓辉的剪影越来越黑,让人目光忍不住的要陷进去。

    这组镜头牛b到刚刚拍摄完,邱立涛就认为腮帮强凭此一组镜头,足够晋身港岛一流摄像师行列。

    忽如一暗,全片收尾,字幕渐渐出现。灯光亮起,影片结束!

    此刻,江嘉华、梁镓辉、邱立涛及刘玮镪、肥成、苏黎耀、罗东和劭美戚,目光全都落在坐在中间那个矮身男人身上。

    这部电影,他们看了几遍,依旧觉得很精彩。

    第一遍,你觉得它恐怖,第二遍你觉得它诡异,第三遍,所有人都觉得这部电影展现了人类的阴暗面,剖析了人心的叵测。

    这是第四遍,故事情节知道,但,两首歌依旧让人入迷。

    噪音狂怒质问的《垃圾场》,刨开人性拷问鞭策的《高级动物》,如此的合情合理。

    屋内的众人都关注着蒋志强的表态,可作为第一主角的吴孝祖倒躲在屋外没进来。

    “怎样?”

    肥成紧盯着这个蒋二少。打定主意,只要蒋志强开口讲个“不”字,立即让他从此只能搭计程车出门!赛车就不要出车库了,反正出来也开不回去。

    对车辆了解这一块,肥成很有这种自信。

    “你们大佬都这样招待客人吗?麻烦先给我一杯水,睇片很累的。”蒋志强挑了挑眼眉,内衬中抽出一支雪茄叼在嘴上,一脸纨绔风范。

    “水没问题,我大佬连香槟都帮你准备好了。不知道蒋少仲点样意思?”苏黎耀抱出一瓶香槟,笑呵呵的看着蒋志强。

    ……

    屋外,剪辑棚。

    高丽红穿着黑色桃心领包身t恤,下身黑色破洞铅笔九分牛仔裤,裤脚为了显示出层次,有几捋牛仔流苏。

    上身圆-润-丰-挺,腰肢纤细,下边两条笔直的长腿叠在一起,显得臀部极为丰满。

    身材凹凸性感,又颇具时尚感的她坐在高脚椅上,心不在焉的翻着杂志,余光不断偷瞄着不远处躺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吴孝祖。

    上身白色轻薄衬衫,两块胸大肌撑起衬衫,显得格外强壮,袖子微微卷起,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打。

    “吴导,我听美戚姐讲,你最近正在四处寻求影片上档?刚刚那位蒋先生就是发行方吗?”

    为了寻找存在感,高丽红打破沉寂问道。

    “……”

    问话好似石沉大海。

    过了好一半天,吴孝祖这才缓缓的睁开眼,锐利的扫了对面的高丽红一眼。

    “冇(没)错。如果蒋先生不满意,我就真的要去街边搓鱼丸卖也说不定……”

    “啪”门被推开。

    “好啊!你去搓鱼丸,我一定去捧场。”

    蒋志强推开门,小小个子气场去很足。看到吴孝祖望过来,不禁一脸无奈的耸耸肩,遗憾道,“抱歉,吴导演,恐怕你真要去搓鱼丸了。”

    高丽红惊讶的捂住嘴,担忧的看向吴孝祖。

    “搓鱼丸啊……”轻敲扶手的指头停了下来,吴孝祖平静的脸上突然一乐,“那蒋少你饮了我的香槟,要不要先把单买一下?我这瓶香槟很贵的。”

    “哈哈……你们看吧。这家伙奸的很,很难哄到他。”梁镓辉大笑的指着肥成一行人,“你们几个嘴都咧到天边,他哪能被骗。”

    “哈哈——”

    肥成、罗东几人也不在意,嘴角笑的合不拢。苏黎耀拿出藏在身后的香槟,一脸开心。

    “大大佬……佬,蒋生同意发行咱们这部《雨夜屠夫》了。”苏黎耀一激动就容易磕巴。

    “你大佬没盲。”

    吴孝祖收齐笑脸,望向蒋志强,认真问道:“蒋生,我这瓶法国香槟,那你到底钟不钟意?”

    “你都叫我蒋生,我当然要撑你了。”蒋志强大声道。

    吴孝祖指了指肥成、罗东等人,一脸真挚的教育道,“呐,这就是我同你们讲的大水喉!你们几个扑街,还不快奉承几句,真当你大佬我面子不值钱吗?”

    “大佬你讲拍马屁,我就当仁不让了。”肥成谄笑的凑到蒋志强身旁,“蒋生这样器宇轩昂的男子,当然古今少有。我们能攀上蒋生的大腿,三生有幸都不够,我讲,最少也要十生十世才对。”

    现场一片大笑,这家伙插科打诨的功力与日俱增。

    “谢谢你,蒋生。”最后,吴孝祖还是诚挚的感谢一番。

    “不要客气。大家生意人,有利可图当然不能错过。”蒋志强伸了伸胳膊,调侃道,“你不会让我站在这里一边吃盒饭,一边同你聊电影发行的事情吧?”

    “当然不会。”

    吴孝祖一把搂住准备遁走的梁镓辉,笑道:“家辉哥他家离这不远,不如……”

    梁镓辉直接打断,抢着道:“不如咱们去龙城冰室吃一顿。”

    见到吴孝祖哑口无言的的瞪着自己,梁镓辉得意的耸耸肩,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冲着女友眨眨眼,江嘉华竖起大拇指。

    看着对视互瞪的两个人,现场众人皆一笑。

    这一笑好似让压在身上多日的疲乏与重担都消散不见,那种压抑、那种失望、那种期待、那种劳累,在这一刻,都化作了笑声。

    努力过才会懂得收获的喜悦。

    好风一起,

    云飞扬。

    送我起兮,

    战四方。

    ……

    龙城冰室。

    “我看完《雨夜屠夫》的时候,想起了之前的《天空之城》。电影载体、结构、故事都不一样,但都能从电影里看到导演本身的诚意。”

    蒋志强端着酒杯,环视四周,“我看电影,一看拍电影的人!二看剧本!三看电影的精气神!我不懂拍摄,但我懂做生意。做买卖讲究将心比心,我想拍电影也该如此!”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

    “一个能够挨个戏院推荐,屡屡被拒却依然不气馁的人,我想他必有他可取之处。一个人能让全剧组的人都跟着他一起去努力,更加证明这个人不简单,这部电影不简单。哪怕这部电影扑街,我照样看好你,阿祖!”蒋志强很真诚道。

    显然,蒋二少回去没少做功课。一晚就摸清了吴孝祖的底。不得不说,这些富家公子哥真的要塌下心来做事,很多时候比普通人更厉害。

    至于蒋志强这番话,听听就好。话很漂亮,也很让人心甜。但,吴孝祖更相信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影片不扑街的基础上的美言。

    “我抽烟喝酒说脏话,我坑人蹭饭做混蛋,我腹黑乱搞还艹粉,但我知道我是个好男孩。”吴孝祖也认为自己是个好男孩。前提是上述那些都tm不存在。

    蒋志强与吴孝祖碰了一杯,各怀心思一饮而尽。

    “安泰负责发行影片,我会尽力去宣传推广。”

    蒋志强沉吟几秒,讲道,“戏院协会那边我会去同我老豆打招呼。但那些老鬼皆不睇兔子不撒鹰。除非《雨夜屠夫》真的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不然……”不言而喻。

    港岛影片发行,三大为尊,其中任意一家都够资本有实力硬捧一部电影大卖。

    银都机构稍逊一筹,但在大浦、元朗的小戏院比比皆是。那边靠近深圳。但三大东南亚的发行渠道却无人可以匹敌。

    港岛除了三大加银都外,其余的就是零星的小戏院,这些小戏院实力弱,规模小,经常与三大签订放映合同。

    在此之前,港岛电影界制片资源奇缺。基本属于缺片多档期。邵氏与嘉禾皆是自产自销。院线丰富,但影片奇缺。

    不然金公主也不会打造一批诸如新艺城、永佳、刘氏电影公司、二友电影、余允扛电影制作公司等诸如制作公司了。

    但随着东南亚地区文化解冻,港片大热,制作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港岛也正式进入渠道为王的时代。

    但,港岛市场规矩依然是三大声音响亮。小戏院依旧指着三大存活,每一次发行新戏,分cd会受制于三大。

    真正打破壁垒还需要历史上两年后新宝院线竖起大旗。那时候外埠市场大热,甚至成倍远超港岛本土市场。陈家陈大少与冯家冯少爷两人牵头下,东南亚戏院老板合组了新宝戏院。

    在此之前,港岛本土小戏院很多,但却各自为政。

    蒋志强就算是蒋家二公子,也办不到随口一句话就让人唯命是从、鞍前马后。

    但要想让他们主推《雨夜屠夫》,利益与分成标准才是关键。

    “过几日午夜场我会邀请戏院协会的老板们来睇画。只要开画成绩够靓,影片足够犀利。他们不请都会主动扑上来。”蒋志强自信道,“没人会同钞票有仇!”

    “我明白。”

    吴孝祖郑重的点点头。这种方法无可厚非。如果没利可图,就算是蒋家的二公子恐怕也难服众。排片也好、上档也罢,一切还要看午夜场的情况。

    但不管如何,命运多舛的《雨夜屠夫》终于在蒋志强的帮助下,迈出了上档最关键的一步。

    “大不了去街上搓鱼丸卖!”

    不远处,肥成握着酒瓶,满脸通红的站在凳子上大吼。

    酒不醉人喝得少,有人劝酒一定高。

    古来圣贤皆寂寞,全因陪酒女人少。

    嗝!

    酒嗝!

    高丽红看着刚刚还搂着自己动手动脚,突然就变-软脚虾倒在床-上蒙头大睡的吴孝祖,美目闪烁。

    今天见到了蒋志强的态度,她对吴孝祖的男女之情之外,也升起了一些小心思。也许她真的对吴孝祖有好感,然后呢?

    一个模特出身,以徒弟身份一跃成为三毛正室,且一坐多年安稳如山的女人会很简单?你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