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攒局(下)
    ps:求推荐票!推荐票!

    一台普通的的士停在街边,马路对面一辆红色丰田mr2硬顶改装跑车呼啸的驶出加油站。

    摇下玻璃了,对面的加油工朝着这边竖起拇指。

    “用钢丝球堵住排气筒,保准蒋二少犀利的mr2成软脚鸡。”

    肥成得意洋洋的对吴孝祖道。“汽油再给他加点料,他如果还能跑回家,那我以后在钵兰街签单的名字全倒着写。”

    “你名字倒不倒着写我不知,我就知如果你的方法不管用,你从今以后再也用不到去钵兰街了。”

    吴孝祖轻轻推上墨镜,抬离合,挂档,踩油门,红色的士好似利箭一样冲了出去,电台中飘出动感的音乐:

    “我吔呢班打工仔,通街走籴直头系坏肠胃;

    揾嗰些少到月底点够洗(奀过鬼);

    确系认真湿滞,最弊波士郁啲发威(癫过鸡);

    一味系处系唔系乱嚟吠,唉亲加薪块面拿起恶睇(扭吓计)你就认真开胃;

    半斤八两,做到双积咁嘅样;

    半斤八两,湿水炮仗点会响;

    半斤八两,够姜呀揸枪走去抢;

    出咗半斤力,想话洛番足八两……”

    许冠杰的《半斤八两》节奏感十足。出了半斤力,当然要收回远超八两的收成。

    ……

    青葵干线路边,一名矮个风衣男子站在路旁的石头上,拎着大哥大扯着嗓子喊。

    周围空空荡荡,别说人。连一朵鬼火都没有。

    此时,葵涌、青葵、南湾隧道这边非法赛车的很多。就如后来青屿干线一样出名。

    “挑!我现在处在青葵啊!”蒋志强大骂,“刚改装完就趴窝,你们当我凯子,耍我啊?要不要我送副锦旗给你们?扑街,还不快点搵台车来载我!”

    恼怒的挂掉电话,跳下石头,飞起一脚踹在mr2的轮胎上,气急败坏的情绪挂在脸上。

    “呼——”

    突然,一辆红鸡按着喇叭飞驰而过,正当蒋志强准备骂人的时候,的士突然停下来,尾灯一亮,迅速的倒车回来。

    “要不要帮忙?”摇下玻璃,一个靓男拉下墨镜,看着站在原地喘粗气的蒋志强。

    玻璃彻底摇下。蒋志强与吴孝祖对视。一个气急败坏,一个淡然微笑。

    的士尾灯消失不见,有两个人出现在mr2旁边鼓捣一翻,把“证据”装到便利袋之中带走。

    “学人家玩赛车?骑单车都赢你。”肥成吐了口吐沫,鄙视这种只懂砸钱不懂汽车的富家公子哥。

    ……

    “刚刚改完车就变死鸡。”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蒋志强朝着司机抱怨了几句,点头感谢,“多亏今日遇到你,不然我还要继续站在这里吹风……”

    “没关系,我这个人最喜欢助人为乐。”

    吴孝祖笑着一轰油门,车子呼的就窜了出去,惊得正滔滔不绝讲话的蒋志强连忙抓住把手。

    “伙计,你开车比我还威!你这车改过吧?”

    蒋志强双眼放光的打量车辆内饰,见到方向盘旁边的红色按键,不禁大笑,“哇,连一键喷射都有,现在的士都这样威风吗?你不会是来这边赛车的吧?”

    “对啊,口水达介绍来的,他讲今晚陪个公子哥赛车……”说到这,一脚刹车踩下去,偏过头,“不会是你吧?”

    “……”

    蒋志强差点吐血,自己遣人来赛车赌钱。最后自己沦落到坐人家车回来,太糗了。真被圈子里知道,能当做一年的笑料。

    ……

    “看来富公子就是你了?”吴孝祖揶揄一笑,“那今晚算不算我赢?”

    “……”

    蒋志强一脸不爽的从兜里翻出一卷港币,扔在风挡玻璃处,“我蒋志强一向讲信用。不过讲好了,你今天不过是侥幸而已,不然,你真认为就凭你这辆破红鸡能赢我的mr2?”

    “现在你坐在我的红鸡里,mr2在哪?那你讲红鸡到底强不强的过mr2?”

    吴孝祖瞥了一卷港币,指了指旁边的牛皮纸袋,“我知蒋少你说话算话。但我又明白今夜我赢你,你一定不服气。所以介绍一个买卖给你做补偿,使不使?”

    蒋志强一怔,见对方目光示意手边的牛皮纸袋,好奇拿起来。一边翻还一边警惕,“哇,你这家伙可别害我。你不会是条子钓鱼执法吧?如果里边是面粉……”

    “剧本?”蒋志强双眸一凝,瞥了眼吴孝祖,“社团现在搵明星我就懂,难道你们也想搵我拍戏?”

    “蒋少你真幽默。”

    吴孝祖笑着道,“讲真的。今晚我可是托了很多关系才知道蒋少你来这边寻人赛车。原本只是想赢你后,同你谈谈生意。谁知刚到地点就睇到你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路边潇洒吹风。

    你别这样睇我,你不会真当我认为你长得帅,闲着无聊载你吧?当然是有求于你了。”说谎话一定要真假参半。吴孝祖这番“真诚”的话也让蒋志强收起了警惕心思。联想一下事情经过,好似还真的是这样。

    “你这样讲我放心不少。”蒋志强伸了伸懒腰,斜看向吴孝祖,“你不会想在计程车里同我谈生意吧?如果真是这样,不如送我回家睡觉好了。”

    “地点。”吴孝祖嘴角一笑,快速挂档。

    “丽霄皇宫。”蒋志强抬手看了看表,揶揄挑衅道,“不知你够不够赶上开场舞。”

    “开场舞?”吴孝祖盯着前边的路,一脚狠踩下去,“开场舞之前的打-炮时间都留出来给你得唔得?!”

    “小子,你在我这个青葵车王面前吹水,小心被打脸!”蒋志强不屑的瞥嘴。

    红色的士发动机轰轰的咆哮,前车头一跳一跳的抬头跳舞,猛然一松刹车,车子好似冲天炮一样冲了出去。只留下一串浓烟。

    肥成改的这台车,马力之足,全港都搵不到第二辆。

    ……

    丽霄皇宫。

    几名泊车仔靠在边上一边抽烟一边等候着帮客人泊车。

    “飞仔乐,你们几个都给我机灵点。”

    年长的头目指着灯火辉煌的夜总会,“呐,来这边的非富即贵。不是开平治就是法拉利。说不得嘴巴甜就赏你一张大牛。上个月……”

    “吱——”

    一台红鸡冒着浓烟突兀的停在丽霄皇宫门前,巨大的刹车声,让正同细佬吹水的泊车头目话音截然而止。瞪着一对牛眼盯着面前的计程车,不敢相信。

    “你没事吧?”吴孝祖递给蒋志强一张纸,“你自己讲你是青葵车王呀,难道你们开的是卡丁车?挑!”

    “呕……”

    蒋志强抹了抹嘴,死鸭子嘴硬,“我是车王而已!可你开的是飞机啊!我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有驾照!”

    “当然有,要不要掏出来给你睇一下?”吴孝祖扶着蒋志强,打趣道,“好啦,车王。你再耽搁,开场舞就真的看不到了。”

    正当吴孝祖与蒋志强互相调侃的时候,泊车头目扯着嗓子走了过来,“喂喂,知不知计程车不许停在这里。快点挪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这四个字是不是念‘代客泊车’啊?”吴孝祖指着旁边的竖牌。

    “废话!”

    “那不就好了。”

    吴孝祖一扬手,车钥匙扔了过去。看着傻眼的泊车头目,偏过头叮嘱道,“记得用心点开,不要刮到碰到。”然后随手捞起一个手牌,头也不回的扶着蒋志强走进了面前金碧辉煌的丽霄皇宫。

    “力哥?”那名长的极靓的泊车小弟飞仔乐唤了唤目瞪口呆的头目。

    力哥看着手里的车钥匙,揉了揉眼球,眼前的红鸡还是红鸡。

    “挑!计程车司机都来丽霄皇宫?明天一定同大佬讲,让他帮我换个地方泊车!这里迟早没前途!”

    力哥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一巴掌扇在一名泊车仔头上,车钥匙塞到对方手中,大骂,“扑街?发什么呆?还不快去泊车。傻乎乎——”

    “噢。”呆头呆脑的小弟挠挠头,迟疑道,“大佬,我实际想泊法拉利……”

    “法拉利?”头目脸色骤变,拎起旁边的牌子就朝着小弟砸去,一边打一边大骂,“我叫你泊法拉利!泊法拉利啊?挑你老母!还泊不泊法拉利!”

    打完后气喘吁吁的直起身子,指着红色计程车,“睇没睇到?这也是红色!”

    呆头呆脑的泊车仔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满眼委屈:红鸡的红能与法拉利的红比较吗?法拉利的小费与红鸡能一样吗?

    “算啦算啦,我来泊吧。”一旁的飞仔乐瞧不过,笑着接过钥匙,替这倒霉的同伴去泊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