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攒局(上)
    ps:求推荐票!

    港岛七七八八的商会不在少数,但能做到行业执牛耳的人,却绝不一般。

    蒋祖怡添为港岛戏院会长,实力自然不弱。在电影圈内,称一句行业大佬不为过。

    这种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真的在影响行业进展。

    他旗下的安泰影业名声不显,实力却极强。港岛西片市场一家独大。

    港片的繁荣,与经济发展和年代需求有联系。再加上湾湾、韩日皆都进入文化解冻时期,民众对影音娱乐的需求增加,这才造就了港片在东南亚市场一家独大的盛况。

    但是实际上,在湾湾、日韩的电影市场中,好莱坞的大片票房不比港片单片成绩差。只是港片更加具有规模化,整体太强势,这才显得西片势弱。

    湾湾票房就能看出来,1982年湾湾固定汇率崩溃,转变为浮动汇率制度,自此,台币与美元的汇率从1:45升值到了1986年的1:25。这让西片已经蠢-蠢-欲-动了。

    近些年,湾湾票房更是一改港片一家独大,很多次西片在湾湾市场都比港片票房高。当然,票房高不代表利润高。这也是为何湾湾片商更亲睐港片的缘故。

    当有一天,港片的利润低到让湾湾片商无法接受。那么一定会推动文化部门放开西片限制,到那时候,洪水滔天,港片这艘手工小舢板恐难继续航行。

    做为港岛乃至东南亚在欧美电影市场选片的“大买办”,蒋家在港岛电影界低调却又强悍。

    蒋祖怡从50、60年代开始接触西片,做为买办,三十年间人脉错综复杂。当初嘉禾硬顶邵氏在好莱坞发片,就有蒋家身影在其中穿-插。

    既然三大和众多小戏院不肯排片,吴孝祖干脆打上了蒋家的主意。

    ……

    湾仔,春风得意楼,恭喜发财包厢。

    “蒋家近些年一直在做西片刊行,业务也都交由蒋家大少蒋志文负责。听人讲,80年,蒋大少一部纪录片《惨痛的战争》打平了当年程龙主演的大卖片《师弟出马》,一举在电影圈成名。现在安泰的就是他在掌舵。”苏黎耀拿出一叠资料放在桌子。上边有蒋志文的照片。

    “后继有人!”

    吴孝祖拿着资料笑了笑。这两日,他不断收集蒋家的资料。意外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确实很有趣!

    长子庶出,幼子嫡出。

    看到这个,吴孝祖很乐。

    “既然这个蒋大少这样威,不如找他来发行我们的片子好了。纪录片能播出功夫片的票房,眼光一定犀利……”肥成叼着鹅腿嘟囔道,“总比那些眼盲的扑街强很多吧!”

    “你同蒋大公子很熟吗?”罗东反讽。

    “一回生二回熟嘛。大家都是生意人……呸,大佬不是讲了吗?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带来利益……呸。”肥成满嘴流油,吐沫星子乱飞。

    “鹅腿汁多吗?”

    “好多-汁。”肥成竖起拇指,赞道,“鹅腿就要汁多,不然就不好食了。怎样,东哥你食不食?”

    “食屎吧你!”罗东反手抹了一把脸,目光凶恶,“你如果再噗我一脸汁,我一定打到你的汁比鹅腿汁还多,信不信由你!?”

    咕噜——

    肥成咽了个口水,讪笑,“东哥,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火气这样大,不如我叫碗面给你食?”说完,不给罗东发怒的机会,开门就往外跳。

    “砰——”酒瓶砸在了门上,如果不是肥成跑得快,现在真的汁流成河,飙屎飙尿了。

    “阿打!幸亏我及时跳了脚,我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存。”

    “哎哟……”

    肥成窜出来,突然感觉大扎一重,一个倩影就被他弹了出去,顿时一声惨叫,女人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的摔在地上,秀发都散乱不堪。

    “哎哟……你眼盲吗?”

    女人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破口大骂,“扑街仔,急着去投胎吗?”

    “挑你老……”

    肥成刚要竖中指,脸突然瞬间从恼怒挤成一朵花,满脸尽是谄媚。“狄波菈?真的是狄波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撞疼你吧?我最喜欢你演的戏了……”说着,伸手连忙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娇媚少妇。

    狄波菈陪老公来聚餐,却见到老公背着自己给外边女孩打电话。联想到前段时间那几个骚狐狸,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没想到一出包厢又被一个冒失鬼给撞了一个跟头。原本就脾气火爆的她顿时大怒,但……

    看着死胖子一脸咸湿的表情和惊喜的目光,让其火气消去了不少。没想到还能遇到自己的忠实影迷。

    今时今日,最火的是林清霞、钟儊红、郑玉玲、汪明醛、赵雅芷这些女星。她结婚后早就没了往日的艳名。谁能想到还有人吹捧她?

    “肥仔,你还不撒手?”

    女人总是很奇怪,上一秒还怒火中烧,却因为那股不知名的“虚荣心”瞬间变了一个人。对不顺眼的肥成也舒服不少。

    肥成恋恋不舍的放开狄波菈丰腴的腰,舔-着脸献媚,“狄波菈小姐你毋事吧,不如我扶你去诊所睇一下?”

    “算啦,当我倒霉了。”狄波菈媚眼白了肥成一眼,转身离开。

    “溜溜……”

    望着扭着水蛇腰离去的媚影,肥成嘴里不断吸溜。收回目光,突然见到地上很神奇的躺着一个钱包,连忙弯腰去捡。

    “死肥仔!”

    罗东一巴掌扇在肥成屁股上,大声骂道,“大佬唤你好几声,你痴线了?还不快进来。”

    “啊?噢……”肥成手忙脚乱的把钱包往裤裆里一塞,笑着赔罪,“不好意思,酒店面条没有了,不如回家之后,我下面给你食?”

    “挑!”罗东一脚踹过去。

    ……

    “蒋家二公子呢?”吴孝祖点了点另外一张男子的照片。

    “这个蒋二少做事就胡天胡地。好多人都叫他花花公子、败家仔。这家伙赌马、勾女无所不干,就是不干正行。

    前几年突然进安泰帮忙,自己搵了一部好莱坞动画片,却赔了他老豆几百万。”

    苏黎耀笑着调侃,“好多人都叫他善财童子。不过这家伙最近转运了。又搵了一部什么《天空之城》的rb动画。这一次票房倒是很犀利。”

    见到吴孝祖对这位蒋二公子感兴趣,苏黎耀又补充道,“他似乎对真人电影不是很钟意。”

    “男人爱睇动画片,不是脑残就是gay!”

    肥成刚说完,其余三人就死死瞪上他,冲他扬了扬下巴,不言而喻。见此,小胖哥眨眨眼,重复了一遍,“男人不睇动画片,不是脑残就是gay!”

    “这样讲得唔得?”

    凸凸凸!三根中指送上!

    “这位蒋二少最近行程怎样?”吴孝祖问道。

    苏黎耀翻开资料,递到吴孝祖面前,摇头笑道,“这位蒋二少最近可威了,迷上了赛车。成日的去玩车。”

    吴孝祖的手指上灵活的翻滚着一根蟹钳,沉吟道,“有没有办法约他坐下来饮杯咖啡?”

    “恐怕很难,好多人想约他都无功而返。”苏黎耀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这家伙的行为迷踪不定,很难被搞定。”

    “啪!”

    吴孝祖手一扬,蟹钳甩在桌子上,抽-出纸巾一边擦手一边道,“大闸蟹很难捞,跑起来横行霸道,钳子还凶猛。但如果你想办法卸掉这个蟹钳,它就没法跑了……”

    “那还不好说,找来十个八个兄弟去砍那个王八蛋!保准他被砍完比死蟹还乖巧!”肥成竖着手掌一脸得意,“到时候别说饮咖啡,吃饭睡觉都冇问题。”

    “……”

    吴孝祖捡起蟹钳敲敲桌子,气笑的直接砸了过去,“拜托成哥你下次讲话动动脑子ok?我们想让人家赏饭给我们食。你直接想打死厨子?换你去颠勺吗?”

    “嘿嘿……”肥成尴尬一笑,抓了把裤裆,钱包硌的他不舒服。

    “大佬你的意思?”罗东好奇问。

    “想办法,让蒋二少心甘情愿同我们饮香槟。”吴孝祖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出去。

    “好,我们去准备!”苏黎耀脸色一喜点点头。

    “记得买一瓶香槟。”吴孝祖补充道,“一定要够正宗才好!”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